是大法给了我和儿子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日】我家住河北西部山区,可算得上是幸福的一家子。可天有不测风云,二零零五年四月的一天,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正在读初中的儿子放学后骑摩托车,摔倒在七、八米高的桥下,当场昏迷过去。

120急救车马上被叫来,将昏迷不醒的儿子拉到县城医院紧急抢救,拍完片子后,医生说:脑干受伤,脑出血30毫升,且出血量还在扩展,情况紧急,恐怕是无法抢救了。这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顿时我就软在了地上,开始抽了起来,他爸爸到急救室看看昏迷的儿子,再看看正在抢救的我,软坐在楼梯上跟他姐说:“大姐,这怎么办呀,我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啊,想尽一切办法抢救我的儿子。”医生说:“手术的希望已经不大了,根据你儿子的受伤部位和出血量,做手术的成功率不大,你们做好思想准备。”

儿子進了手术室,家里的亲人们都来了,从晚上十点多开始手术,三、四个小时过去了,也不见动静,我的心一直吊着,紧张的跳着,身上软的也站不起来,一会儿就又不行了,什么也不知道了,医生们就赶紧抢救。五个多小时过去了,儿子终于被推出来了,他身上插了好多管子,气管也切开了,推到了监护室,时间不长就开始高烧了,四十多度,后来就铺上冰毯,戴着冰帽,体温也不见下降,几天过去了,他一点知觉也没有,一个表弟是医院医生,说:“要不回去吧,没有多大希望了,几天花去了三、四万元,瞎在这里花钱。”我们一直坚持不走,只要孩子有一口气我们就不走。几天几夜不吃不喝、每天在生死别离的痛苦中挣扎的我,眼看就坚持不住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看见什么也害怕,白天自己一个人连厕所都不敢去,好象谁也不是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精神将要崩溃了,汽车喇叭一响,吓得我就不行了,一点也坚持不住了。

这时候一个学大法的侄子来看我们,告诉我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就管你们,孩子肯定会没事的。我就一直念,每时每刻都在念,家里的弟妹们都在念,首先我有了精神了,缓过来了,我在病床上半靠着似睡非睡的,突然眼前出现一片粉雾,粉雾里边旋着一朵莲花,转着转着变成了一个菩萨,后来又成了金黄色,放着金光好看极了!

我醒了,就在这时,家里的弟妹们一个个哭过的样子,原来医生通知让我们出院,说治不了了。可我特别高兴,心里也有了坚定的一念,就说:“师父管我们了,孩子没事了。”我姐上前抱住我说:“你别这样,你要好好的,咱孩子会没事的,你有个不好家里可怎么过呀。”我说:“姐姐,我很清楚,你以为我是在说胡话?真的。”我把刚才的一幕告诉了他们。就这样,我们每天在监护室门口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心想,我就认识一个大法弟子,也不知道人家的电话和家庭地址,就这一想,师父就安排了,就让我碰到了这位弟子,他给我讲了好多大法的真相,邪党怎么欺骗我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他让我告诉儿子:就跟李洪志师父走!回来吧。我就这样一遍一遍的呼唤着我的儿子。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匹棕色的骏马奔到了我的家里,儿子是属马的,我知道我儿子回来了。

第二天,儿子有知觉了,眼皮能动了,这已经半个多月过去了。但接着儿子又开始脑脓肿,脑积液混浊。这里的医院已经无能为力了,就又转到了北京進行了二次开颅手术,手术当天,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忽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回荡着,高喊着我儿子的名字,我吓的在楼道里过来过去,一时也不能停下来,一直双手合十,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保佑我们!”我心里渐渐升起坚定的一念:不管发生什么,孩子肯定会没事的,有师父管我们呢。手术后,我就在病床前给儿子念大法书,给他放师父的讲法磁带。他当时还不会说话,但心里知道我在说什么。

三个月过去了,儿子渐渐的清醒了,眼睁开了,渐渐的,面无表情的他会笑了!在病房里,激动的我唱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歌曲。儿子得救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回来的。我们全家发自内心的感激师父,都说法轮大法好。

现在我和儿子都得法了,儿子能自理了,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写这篇稿时,当时的情境,那惊天动地的一幕幕,仍然使我百感交集,泪水不知流了多少。慈悲伟大的师父啊,用什么语言也无法表达弟子对您的感激。我们唯有好好学法,扎实实修,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