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聚今朝酬大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日】我们村的同修们都很想把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亲身体会和真实故事写出来,以见证法轮大法的超常和伟大,感恩李洪志师父的慈悲苦度。为此,谨将身边的这些感人故事结集成文如下。

识正邪 上士选大道

江氏集团利用中共邪党的政权对法轮大法及其弟子发动全面诬陷和迫害后,我失去了和外界同修的一切联系,但一修到底的决心从来也没有动摇过。我遵照师父“以法为师”的教导,一边在大法中实修着自己的一言一行,塑造着大法弟子的正面形像,一边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向人们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真相。

二零零二年秋收结束后,有朋友邀请我们七、八个人帮助栽树,我给大家讲大法真相,接受程度各不相同。有一个四十来岁叫李宽容的,为人温和却很有主见,他听的认真,问的仔细。最后他说:“共产党的话我不会全信,你的话虽然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我也不能全信,我想看一看你们师父的书再下结论,行吗?”我当天就给他送去一本《转法轮》。他看完后跟我说:“这本书太好了,解开了我很多谜团,我曾经進过教堂,听过神职人员讲道,但很多问题还是不能从根本上叫我信服。我看了这本书觉的你那天说的都是真话,你们师父很正,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决定也要炼法轮功。”我很高兴,很激动,感激师父的安排。我尽最大的努力和李宽容同修共同抵制各方面的压力和阻力,圆容好了他家庭的环境,使他终于坚定的走上了大法修炼的光明大道。他很精進,不长时间从里到外整个换了一个人,戒掉了三十多年的、比一般烟民们严重很多的烟瘾,放弃了打麻将的嗜好,改善了日趋紧张的家庭关系。特别明显的是由原来又黑又瘦、皮肤粗糙,变的胖了许多,而且红光满面、笑容可掬,是凡认识他的人无不惊叹。

李珍心今年六十五岁,在大法遭受迫害前我去她家讲过法轮大法的美好,她因为浑身疾病当时正在练“某功”,虽然看了一遍《转法轮》,也觉的好,还没有拿定主意的时候,迫害就开始了。虽然练了几年气功,身体也没多大改观,十几年的高血压一直居高不下,成天头晕脑闷、脸肿、四肢疼痛、牙疼、胃痛、失眠、头疼、冬日咳、肚脐流水……今天这儿一个瘤子,明天那儿一个疮,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不难受的地方。多少年全凭着医药维持,降压药每天吃,安眠药、镇痛药经常吃,吃多了又刺激胃,夏天也离不开肚兜,凉的一点也不敢入口,真不知如何是好。我们中国农民只要能爬起来就得去下地干活,她也不能例外。零五年春天在地里看到李宽容红光满面的形像,也早听说宽容炼法轮功后的变化和事迹,就主动询问法轮功真相,明白后就想请大法书,我马上给她送去《转法轮》和《大圆满法》。她借午休时间看《大圆满法》,越看越想看,一中午没有合眼。要换平时中午不睡觉,一个下午头疼头晕的肯定没法过,她心里有点恐惧和担心。谁知一个下午在地里干活反倒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和大脑清醒。她感到太神奇了,在地里就跟她丈夫说要炼法轮功。她丈夫叫李善义,比她大四岁,是中共邪党的老党员,当时因受中共造谣媒体谎言毒害就很坚决的反对说:“你练甚不练甚也不能炼法轮功。”她斩钉截铁的回答说:“什么事情也有商量,就这个事情还真由不得你,我说了要炼任谁也别想管!”珍心为人做事通情达理、简洁明快,说话板上钉钉,拿定的主意钢铁一块。很快她就学会了炼功,师父就开始有序的给她净化身体,以前的症状在逐步减轻、消失。她在坚如磐石正念、正信下,师父很快给她彻底净化了身体,祛掉了她浑身的毛病,真正让她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直到今天七个年头过去了药再未吃过一粒,病再未犯过一次,甚至连老花了十多年的眼睛也恢复到年轻时的视力,有人曾多次用很小字的书试验她都能一字不差的念出来。你说神奇不神奇?

那时,珍心、善义老俩口还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孙子,为了珍心的修炼不至于落套,我们把学法炼功点设在她家,我们学法,善义也听,我们炼功他也看,大法的真相资料他每期必读,我们叫他也炼吧,他总说:“我迟早要炼,但现在还说不来是什么时候。我先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他不仅看到了老伴的巨大变化,慢慢发现他在病痛时只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吉言就会减轻痛苦;还发现只要我们在他家学法或者炼功时,他就会感到有一个很祥和很让人舒服的场,他在这个场中时就不会有病态出现。如果我们因农忙隔一段时间不去他家,他会感到难受。就这样他反复体察,反复思考,最终在二零零八年真正走入了大法修炼,随之百病全消。老俩口精神抖擞,都是要奔七十的人了,还种着四十多亩地,每年六万多斤玉米全是老俩口自己往回收,从来不雇人。每天出勤是全村最早的,收回自己的还要帮东邻助西舍,不求名不图报。有一次是善义捡到一百二十元钱,主动找到失主送还;一次是珍心捡到九十元归还失主。这些失而复得的人在感激之余都成了活传媒,传颂着大法弟子的美德。

珍心的亲哥哥是虔诚的佛教居士,激烈反对妹妹修法轮大法,哥哥见自己无法劝说珍心,就叫自己的女儿们去劝说姑姑。

李小娴父命难违专程前来当说客,姑姑和侄女谈了一天一夜,小娴听明白了真相,也看到了姑姑、姑父的变化,当晚就决定也要修大法。小娴虽然文化不高,也没有我们这里这样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条件,也真难为她与大法缘份非浅,从始至终一直坚持修炼,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受益不小,有机会也要把自己在大法中得益的感受告诉村里的人,传播着大法的美好。

变娴跟着姑姑练过“某功”,后来跟着父亲皈依了佛教,也只是凑了个数,不用说修心,就连自己许多不好的行为也没有想到过要改。每天沉迷在麻将桌上,吃饭做饭有迟无早,家务活能推即推,能拖即拖。对自己的丈夫很冷漠,对丈夫的单身哥哥很厌烦,在家里无理也要占三分,家庭关系搞的很紧张。人们对她争议不小。但是,她从小受大人们的影响,很相信神佛的存在,也相信修炼的事情。当她亲眼看到姑姑修大法后的神奇变化后,她心里很矛盾,明知道大法好,就是割舍不下自己的嗜好。当时,她身体的毛病也不少,颈椎炎、肚子疼,特别是咽炎已经很严重,有一次到外地找名医看,医生背着她告诉家人可能已经发生了恶性病变,家人很着急但又不敢告诉她,她姑姑告诉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信了也照着做了,病情竟然没有再发展。好一段时间她在大法修炼的大门边徘徊着,每天还要去麻将场上,每逢我们集体学法日,她总要去听我们读法、切磋。经过了一番认真的观察和思考,在零七年她请了大法书,正式走入修炼。她几乎没什么文化,可是她非常上進,一有空就学法看书,不到一年就能通读《转法轮》了。并且,她的心性提高很快,变化很大。一次性戒掉了搓麻将的瘾好,善解了多年的婚外恋关系,消除了和丈夫的矛盾,家里地里的活儿主动承担,整个换了一个人样。特别是对她的年老多病的大伯子,原来她根本就不理他,学大法后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在老汉病重期间精心照顾,送水送饭。感动的老汉说:“小婶子比弟弟还强,还是法轮功教出来的人好。”随着心性上的迅速提高,身体上的病也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看到她的变化,丈夫很支持她修炼,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一家人和和美美、其乐融融。都非常感恩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是凡认识她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熟人们开玩笑说:“是不是你娘重养了你?”她就借机用朴实的语言给人们讲大法的真相和美好。

因为珍心和她的亲人同修们在大法中修的好,走的正,她的亲家母得了大法,善义的老同学得了大法,她九岁的外孙女在假期里得法后还看到了许多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

还有,善义有一个表妹也是我们一个村的,叫李琴心,五十多岁,看到我们大家的身体变化,零九年因想求得祛病健身跟我们学了不长时间功法,没有很投入的认真学法,因有求的心的障碍,导致身体感受不明显,又加上经不住外界不明真相人的说三道四,就半道打了退堂鼓,转而去基督教堂洗了礼。经常参加基督教活动,看到不是吹拉弹唱就是闲聊瞎扯,要么就是勾心斗角、搬弄是非,心里很感失落。自己原来的一身病丝毫未减反倒又添了新病,去省城做了手术。后来思前想后,把我们大法弟子的所言所行和她所接触的教会反复進行对比对照,觉得我们非常纯正,我们的集体学法环境也很正,是真正的正法修炼。就下决心重回大法中来,在去年刚刚请了大法书不久,就又有教会姐妹来拉她聚会,她正感到盛情难却、犹豫不定的时候,忽然在心灵深处听到从很遥远处飞来一个很清晰的男子声音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神奇的声音震撼了她,她断然回绝了邀请。从此坚定的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在集体学法中,她逐渐明白了大法法理,提高了心性,原来愁吃饭、愁睡觉的抑郁症消失了,吃什么都香,头一挨枕头就入睡;怕这怕那的恐惧症没有了,恢复了健康的心理;困扰多年的结肠炎全好了,想吃什么吃什么,没有任何忌讳。脸色由晦暗变的白里透红,满脸的愁云换上了喜气。她的丈夫在朋友家帮工摔折了腿,花了两万多元钱,村里人都在拭目以待,看他们怎么处理,甚至有的人想看他们的笑话。谁也想不到琴心十分高姿态,一分钱也不用别人出,就连人家主动送上门的钱也被她硬推回去。博得了全村人的喝彩。她的丈夫和子女都很支持她的正确选择,她丈夫借在家养病的机会也跟她一块看我们师父的讲法录像。这正如我们师父在《精進要旨》(悟)中所说:“人世浑浑,珠目相混。如来下世必悄悄然。传法时,必有邪门干扰。道魔同传,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何以分辨,必有上士。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识正邪,得真经,轻其身,丰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善哉!奋力精進,直至圆满。”

登法船 明智获新生

我村有个后生叫李亮源,零四年的时候才三十六岁,为人相当精明,高中毕业仅差几分没考上大学,在农村来说就算是博学多才的了,同龄人叫他“小诸葛”。他做事小心谨慎,对事物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我和他之间原本没有什么往来,我觉的他象是有点自命清高。

在一个看似绝对偶然的机会,我和他联手搞了一个新肥料产品推广项目,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的很近。开始一段时间几乎每天同乘一辆摩托车在各乡村跑。我当然不会放弃要救他的机会,一有空就给他讲真相,晚上借串门到他家送资料、放映真相光盘。他表面上对我很礼貌、很尊重,不跟我争执辩驳。但是我看得出他的内心并不认同,有一种恐惧感,把我当成危险人物。他对中共邪党有看法,特别是对目前的贪腐现象很反感,但还是站在“党文化”的框框中思维,不能从根本上认识它的邪恶。也就是说,他知道中共不好,也不认同你法轮功。有时我要去找他就预先给他打个电话看他家里有没有人,他看到是我的号码,就赶紧叫上他的家人躲出去。(这是后来他妻子说的)我要是当常人时,我绝对不会去“缠”他。当时我看到他们被邪党谎言毒害的很可怜,我不能顾及常人的脸面,依然坚持不懈的给他们讲,并且我把师父的《转法轮》送给他看,过后问他读后感,他说很好。我又不断的给他其他讲法书,我满以为他全看了,没想到他一本也没敢看,他甚至连住的这屋子里也不敢放,我给他拿一本他往出放一本。

那个阶段他的老毛病此起彼伏,肠胃炎、五更泄、头疼、眼胀、腰椎疼、颈椎痛、肩周炎等等疾病有时轮番,有时并发,折磨的他不得安宁。更为要命的是严重失眠已发展到神经官能症。他四处求医问药,家里药瓶子、药盒子多的是。零五年夏天实在过不去了,就到外地找名医看,听名医说的很玄,吓的回来后饭也吃不下,觉更不能睡,安定药根本无效。整日萎靡不振,脸色晦暗,人整个瘦了一圈。他那时真感到十分悲观失望,自寻短见的念头不时来骚扰他。家中亲人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

最后一次他连续有五个昼夜不能入睡,半夜,他的妻子突然想起我说过的法轮大法的神奇事,就劝他看大法书,就那样他还坚持不信。他妻子相信气功现象,看他实在不悟又没有办法就真生了气,说:“你不敢看书是怕共产党整你吧,我看你反正是不能活了,这样熬死病死也是个死,让共产党抓了大不了也是个死吧。你在家里看书我就不信共产党会知道,你以为我会告你还是你爹你娘会告你。人家法轮功学员与你无仇无冤好心好意告诉你真相,难道要害你不成?你咋就不能试一试呢?”一席气话激的他壮大了胆,豁出去才从另外屋里把《转法轮》拿过来从头看起,一看就觉得字字句句是真理,不知不觉中已入梦乡。一觉睡了三个小时,第二天晚上接着看就睡了四个多小时,第三天就五个小时。他高兴的说:“五个小时,我足矣了”。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一天放下过这本能救苦救难救人性命的天书。得法炼功后,他有文化、根基好,对法理理解快,修炼决心大,心性提高突飞猛進,全身疾病荡然无存。一天,他把家中所有存留的中西药品打了一个大包,骑着摩托车带着李净莲跑到大河桥上,把一大包药用力抛向大河流水中高声大喊:“永生永世我与你无缘了!”

我们为了使李亮源尽量少走弯路,就把学法炼功点挪到他家,他妻子李净莲亲眼看到丈夫的神奇变化,对大法和师父感恩不尽,我们学法炼功时她一边手里做着针线活一边听或看。我开玩笑说:“李净莲是咱们的旁听生。”不料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句话竟然激起了心强人。李净莲心想,我为什么要当旁听生?我也要学,我也要炼,我还要赶超你们呢!这样她也成了大法中的一员。因为她没有任何求心,没学几天去洗澡,发现折磨了自己近三十年的神经性皮炎竟然不治自好。后来她的七岁小女儿也跟着成了大法小弟子。李净莲能说会道、善于结交,平时除学法炼功外,就带着手头针线活走东家、串西家去告诉人们大法真相,把自己全家人如何得法、如何绝处逢生、受益无穷的真实而神奇的故事原原本本的告诉兄弟姐妹、父老乡亲。村里人明白了,她就和丈夫利用或创造一切外出办事的机会去给有缘人讲。因为李亮源的母亲和岳母经常闹毛病,李亮源夫妇就带她们去找自己当初患病时认识的一位年轻好医生,医生一见他满面春风的样子,很惊讶,就要细问根由。李亮源就将自己的奇遇从头告诉他。这位医生后来也得了大法,自己曾患过的在现代医学中望洋兴叹的疑难杂症在大法修炼中得到了根除。有一次,这位医生很感慨的劝李亮源的岳母说:“你们为什么就要相信我呢?连我都在相信你的女儿女婿,我连我自己的病都不能根除,我给你们看病只能暂时缓解。你们又花钱、又吃苦受罪,何苦呢?”使李亮源岳母明白了不少,起到了他俩口子很难达到的效果。就在前几天李亮源去学驾驶,通过讲真相使一位年轻教练得了法,一见面就要李亮源给大伙讲真相。并且深有感触的和同行、学员们说:“《转法轮》这本书太神奇了,看了后真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受。”

李亮源的隔壁是一对年轻夫妇,有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后生叫李逢春,三十多岁。逢春从小命苦,过早的就失去父母的关爱和呵护,姐弟仨相依为命在苦难中熬煎成人,借钱娶了亲,欠债盖了房,生活一直过的紧巴巴的。也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零九年年关将至,逢春在用力发动三轮车时,突然晕倒在地。送去医院抢救,诊断为冠心病引发的心肌梗塞,按照现代医学的观点,必须做心脏搭桥手术。手术后也只能静养,不可能再干重活。从天而降的横祸给这个小家庭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妻子儿子哭的眼泪涟涟,岳父岳母急的团团打转。要看病,这十几万元对他来说真是天文数字,纵然借的来也还不起。就是做了手术,自己年纪轻轻就成了半个人,一个以苦力求生存的农村人又如何去面对将来的人生道路?如何去养家糊口、偿还债务?人生在最危难的时刻也才是最能考验一个人的理智的时候,逢春虽然命苦家穷,但人却相当聪明睿智,他隔壁李亮源夫妇的修炼大法经历他非常清楚,平时没少看大法的真相资料,对法轮大法很认同。他在清醒过来知道了自己目前的处境后,就跟他妻子说:“你不用怕,也不用愁,怕和愁都没用。你现在就给咱隔壁打电话让他们来医院。”见到李亮源夫妇他开门见山就说:“你们看的书和听的mp3能不能借给我?我想我只有走你们这条路了”。就这样,他在病床上认认真真的看了《转法轮》,放下书就戴上耳机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越听越想听,越看越想看。不知不觉中病已去了大半。要过年时,他嚷着要出院,医生们都觉的不可思议,给他带了一大堆药回家过年。他虽然只读了初中,可是平时喜欢读书,人又聪慧,根基好,缘份大,对大法和师父深信不疑,对大法法理理解的快而深刻,他的身体恢复的超常神速。正月里他就认识到自己不需要用药了,但妻子不理解,他就开始逐日偷偷的把药藏起来瞒过妻子,身体反而好的更快。春季播种他就什么活儿都能干了,自己一直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个有病的人,我曾问他干活时身体感觉怎样,他欣喜的说:“比没得病以前还好,以前锄地每逢到地头都要抽烟休息,现在边锄地边听师父讲法,半天不休息也不累,还不觉的时间长。”一直到现在都好好的。他不仅身体上消去了顽疾,还改掉了很多坏毛病,例如:抽烟、酗酒、赌博、脾气暴躁、打架斗殴等等。他说:“我真的从心里发生了改变,现在在路上看到一块石头我都会停下车来把它搬掉,过去是根本做不到的,心中就没有那样的概念,如今我做事首先会想到别人,这是大法和师父教导我的。”全家人喜气洋洋,真应了“福无双至今朝至,祸不单行昨夜行。”

在一次集体学法后切磋时,我担心他对我们向世人讲清真相的事不理解会给他的修炼带来障碍,就说:“你不喜欢多说话,如果你对我们的所言所行有不理解的地方要提出来,我们给你慢慢解释,不要产生什么想法。”他很清楚我话中的涵义,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我没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你们所做的事所走的路都是最正的,如果没有你冒着危险、忍着屈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就不会得救,如果没有他们也象你一样给我讲真相,我也绝不会有今天。不用大家吩咐,我从心底就想把我在大法中的切身感受告诉所有的人。我也会象你们一样去做自己该做的事。”从此,他不仅仅是一个个人修炼不错的大法学员,很快就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法轮大法弟子,时时刻刻把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放在自己的心上,溶在自己的工作和日常生活中。真是“后来者居上”啊!

在这苍穹从组、乾坤再造,人类即将面临一场大淘汰的时刻,世上的众生都是为这大法而来,为最终得救而来,为最后作出选择而来。我在一个村长家的饭桌上讲真相,有一个基督徒听明白了,他也给他的亲朋好友讲,他的一位朋友因身体罹患多种疑难病多方求医、久治不愈;无数次找过带有“附体”而人们误认为是“仙家”的神汉巫婆都无济于事;练过几种气功也不见好转;因此而進过教堂、读过佛经也不起作用。他的基督徒朋友告诉他:“你只有找到法轮功才能得救。”并且告诉他曾听过我讲的真相。他很想见到我总无机缘,一个宴席上我给他“神韵晚会”光盘,他欣喜的把我拉到他的小车里:“我可找到你们了。”从此他义无反顾的走進大法,并且带动其妻子也炼了法轮功,老俩口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无病一身轻,退了休的人了还又开了个修理铺,成天忙忙碌碌,欢欢乐乐。这样的事迹不在少数,不能尽数。正如我们师父在《精進要旨》(拜师)一文中所说:“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有多少有缘人在渴盼着我们去救度呀!

我们村里的同修们,都在平时的日常工作和生活中注意自身的修炼。比如:无论在村里人们所要举办的红白喜宴上,还是在乡亲们盖房子的工地上,大法弟子们都能做到任劳任怨、不挑肥拣瘦,哪里需要到哪里,哪里艰苦到哪里。村里有个习惯,是凡帮工的每人都要给发一盒香烟,我们的同修都不抽也不要,这看似很一般的小事,可在当今人们的心目中就觉的很超常了。总管或领工人前人后都发感慨:“要是人人都是法轮功就好了。”我们在每年秋收前,所有大法弟子都出动把村里所有的大道小路都整修的平平展展,有缺土多的地方就开车从很远处拉土垫平。乡亲们都称赞法轮功。邻村的过路人也在口耳相传着法轮功学员的事迹。

我们走的正,邪恶也害怕。我在种好地的同时,还在自家地里自费搞玉米新品种对比试验,为农民们选择好品种。在销售玉米种子的过程中,参加很多社交活动,接触很大的人群,我不顾个人的安危在大庭广众面前不失时机的发真相资料、光盘,面对面讲真相救人,是凡接触过的人都知道我是法轮功。据某公司经理对我关切的讲:“你应当注意点安全,据相关人员说过,人家都知道你的事,就是因为听说你尽做好事,是个好人,人家不忍心害你。”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我是发自内心的想救人,我的心正念正,有我师父管,谁也别想碰着我。去年冬天在村里选举村委的大会上,想当干部的人在极力拉选票,有人在开小会说:“就给他们这一次机会了,干不下个名堂再也不用上了,下回咱谁也不选,就选人家炼法轮功的,人家那里的人什么人才都有,关键是不贪不占,尽做好事,咱最放心。”引的大家一片欢声。我们倒没有这样的欲望和诉求,但这能体现出乡亲们对我们的肯定、认同和信赖。我想谢谢众生的支持。

我们村里的同修在法轮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在师父给我们留下的集体学法形式形成的环境熔炼下,大家都能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回首我们所走过的路,虽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壮举,但也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事。我们在人类社会的道德一日千里急速下滑的今天,用自己平时的看似平凡而实属超常的一言一行塑造着大法弟子的形像,证实着大法,引领着人类的道德回升;我们要用我们的亲身感受和真实故事来揭穿中共邪党造谣诬陷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的谎言,叫所有众生都明真相,都得救度。

我们有幸能得到恩师的慈悲苦度,能尽情沐浴在主佛的洪恩浩荡中,我们有缘相聚在今朝,共同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我们荣幸万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