诬判重刑的背后隐藏的是中共的杀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日】山东临沂市蒙阴县垛庄镇寺后洼村法轮功学员赵传文,在山东省男子监狱历尽生死摧残,艰难的熬过了十个年头,去年十月份终于出狱回家。一直关心他的人们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又传来了该地区沂水县法轮功学员陆丰田遭遇枉判十年重刑的消息,悲愤之余,人们发现,十多年来,该地区乃至全国被中共当局枉判重刑的大有人在,透过这一个个冤案,人们发现在那一个个善良公民被枉判重刑的背后,隐藏着中共的险恶用心和杀机。

枉判重刑是中共虐杀生命的罪恶手段之一

中共恶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曾经用重刑镇压过不同的“阶级敌人”,那些被判重刑入狱的人群,大部份受到的主要是长期的强制性劳动奴役和思想改造(精神洗脑)等,也有一部份人根据需要被扣上罪名杀掉。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枉判重刑的目的则是虐杀精神和生命为目的的,法轮功学员一旦被枉判重刑入狱,就可能面临三个方面的危险:一个是被长期的酷刑折磨致死或被活摘器官;一个是被酷刑折磨致伤、残、病、疯;一个是妥协后被迫写诬陷大法的言词,如日结、周结、月结、年结、三书等这些修炼人最不愿最不能干的事,这无异于将修炼人的精神意志灭杀,再加上遭受长期的劳改奴役,所以能从狱中走出来,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时左右,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被插播《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对此,江泽民集团十分恐惧,密令“杀无赦”。随后吉林恶警绑架了五千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十五人被非法判四至二十年徒刑。法轮功学员刘成军(枉判重刑十九年)、梁振兴(枉判重刑十九年)、雷明(枉判重刑十七年)在狱中被先后酷刑迫害致死,魏修山在吉林监狱,被严酷迫害致病危;在吉林监狱里云庆彬已经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刘成军
刘成军
梁振兴
梁振兴
雷明
雷明

被诬判二十年的周润君,现在在魔窟里被摧残的病魔缠身;刘伟明,面临的是二十年的冤狱;孙长军被非法判刑十七年,关在吉林监狱。一根肋骨被打折;曾被严管迫害七十天,身体消瘦四十斤;肺结核双肺空洞一次喷血半痰盂。吉林监狱拒绝其保外释放。据了解,孙长军现在的身体状况稍有好转,但并未脱离危险。

辽宁海城西柳镇东柳村孟勇,被冤判十年刑期,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出狱时人只有一口气,二零一二年端午节期间又遭绑架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八岁。就在孟勇去世的第二天,海城检察院还打电话骚扰,欲加陷害,气得孟勇妻子大哭。

山东青岛市航务二公司工程师法轮功学员邵强,因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九十九米大横幅,向世人展示 “法轮大法好”,而被中共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十年,在济南监狱遭受禁闭、严管、强制被监视等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导致精神失常。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邵强在遭受整整八年地狱般的折磨后,脱离魔窟回到家中,身心落下了无尽的伤痛。

大连市中山区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曲连喜,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九日,被大连市沙河口区分局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十年。在狱中,他连遭三个月的野蛮灌食,满身都是在看守所生的疥疮,被绑的动弹不了,疥疮又痒又痛,真是生不如死。出狱后不长时间又遭到非法劳教和不断的抄家绑架。十多年的迫害给曲连喜及其家人在生活上、精神上带来很大痛苦。

辽宁东港的法轮功学员朱长明,毕业于辽宁大学物理系,零二年六月,东港市公、检、法、六一零与丹东市委、市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合谋把朱长明与妻子刘梅双双诬判十三年重刑,十年来遭沈阳第一监狱方面的各种折磨。在最近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恶警都以“朱长明不转化,现被关‘禁闭’,不许接见”为由将家人拒之门外。朱长明父亲去世,当局都不准朱长明回家送终;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他岳母去世的消息也不给转告。内部透露:朱长明现在处于命危状态。同时被非法判刑七年、同被关押在这座监狱的东港市法轮功学员李新良因为不“转化”,不顺从恶人,被关禁闭、上“抻床”、暴力摧残的多次昏死,得了严重的“空洞性肺结核”。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重庆市北碚区法轮功学员李基凤,零三年被中共绑架、非法判刑八年,在永川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几乎双目失明。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李基凤结束了长达八年零两个月冤狱回家后,因只有一只0.1视力的眼睛,看不清路,路面稍微有点阶梯就容易跌倒,天黑无法出门,不但生活困难,精神上的痛苦目前也依然存在。

吕震,男,汉族,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山东蒙阴县蒙阴镇西儒来村人,重庆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学生,品学兼优。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吕震与重庆大学的学员们毅然去北京维护大法。多次遭到重庆大学、蒙阴县当地恶徒们的追捕迫害,零四年三月,吕震在蒙阴镇赵峪村再次被恶徒们非法绑架,关进蒙阴看守所、临沂市洗脑班。零四年十二月蒙阴县“六一零”、蒙阴县伪法院将其诬判十一年,投进山东省监狱。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吕震在山东监狱被恶徒们酷刑摧残致死,年仅三十三岁。

吕震
吕震

被中共当局冤判十四年刑的西藏法轮功学员赵隆志、罗娜夫妇和法轮功学员赵红,从零六年一月三十一日(农历初三)被非法判刑至今,一直在坚守自己的信仰。赵隆志被非法关押在西藏曲水县聂当乡监狱,长期遭长时间奴役迫害,非人的精神及肉体折磨,使他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现被迫害得满口牙齿松动,吃饭都很困难。罗娜和赵红被非法关押在拉萨市北郊自治区监狱(俗称一监狱)。罗娜为了反迫害,已绝食多次,被强迫灌食多次,情况非常不好。

赵隆志、罗娜夫妇
赵隆志、罗娜夫妇

大连起重集团工程技术信息部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吕开利,至今陷冤狱累计已十一年,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二零一零年十月被盘锦监狱迫害致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被关押到锦州监狱犯人医院。锦州监狱一直无理拒绝家属见人,并以吕开利不放弃信仰为由拒绝放人。至今半年之久,吕开利音信皆无,生死不明,家人望眼欲穿,寝食难安,度日如年。

吕开利
吕开利

许志斌毕业于大连理工大学,今年五十二岁。九五年开始修炼。九九年七月后被当地视为重点人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零二年被大连甘井子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四监区。监狱拒绝家属接见近四年,家属最后见他时,身体极度虚弱,走路打晃,一米八的个子体重不足一百斤,需要人照顾。监狱在二零一二年六月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许志斌被绑在老虎凳上一周。

王付成老人是山东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民,零四年初王付成被非法绑架,在茶棚派出所被恶警、610人员没头没脑的打,用电棍电,折磨的休克后送蒙阴县医院抢救,被秘密关押,后被蒙阴县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零四年七月二十日,被投进山东第一监狱。一直遭到封闭性的酷刑摧残,二零一二年新年期间,王付成、公茂海遭严管迫害。现在又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五楼遭受攻坚式严酷迫害。

有多少善良公民遭中共诬判重刑?

以山东临沂为例,时至今日,该地区已有3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判重刑(五年到十四年),其中被枉判十年以上重刑冤案主要发生在蒙阴县,他们是:

公茂海,大专文化,老家是蒙阴县岱崮镇,零三年被枉判十四年,现仍被囚于山东监狱受难;滕德方,五五年出生,原蒙阴县县老干部局副局级干部,零三年六月份被枉判十四年,(已出狱);滕德荣(女),五三年出生,蒙阴县县建委职工,零三年被枉判十四年,现仍被囚于山东监狱受难:公淑华(女),七八年出生,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零三年被枉判十三年,现仍被囚于山东监狱受难;仵增建,五九年出生,高中文化,蒙阴县垛庄镇垛庄村人,零三年被枉判十三年,现仍被囚于山东监狱受难;赵传文,六九年生,蒙阴县垛庄镇寺后洼村,零三年被枉判十三年,(已出狱);石增雷,五六年生,蒙阴县县农机公司下岗职工,零三年被枉判十三年(已出狱);王付成,蒙阴镇东儒来村人,被枉判十二年,现仍被囚于山东监狱受难;吕震,男,汉族,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蒙阴县蒙阴镇西儒来村人,重庆大学学生,零四年十二月被枉判十一年。零九年六月吕震在山东监狱被恶徒们酷刑摧残致死;宋炳法,蒙阴县酒厂职工,零一年被枉判十年,(已出狱);李永欣,五十岁左右,临沂市运输公司职工,零三年被枉判十年(已出狱);陆丰田,沂水县人,三十多岁,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被青州市法院枉判十年重刑。

在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枉判重刑的案例不计其数:

原大法研究会的主要负责人李昌(被非法判刑十八年)、王治文(被非法判刑十六年)、纪烈武(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现在都被非法关押在前进监狱九分监区。中国空军学院教官、重要的空军高级将官于长新被非法判刑十七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日,中共法院以非法印刷、售卖书籍罪非法判处印刷法轮功出版物的梁建田(音译)和刘景颂(音译) 无期徒刑和二十年有期徒刑。这是中共首次使用“无期徒刑”的重刑来打压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岁的曹阳正就读于大连外国语学院,风华正茂,却因为信仰“真善忍”大法被诬判重刑,陷冤狱达九年之久,每天遭受奴役、洗脑、甚至酷刑折磨。父亲曹广富和母亲赵敏也同时被非法劳教,二零一零年十月,出狱不久的曹阳与志同道合的惠丽綦喜结连理,婚后生下了可爱的女儿天馨,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天馨刚满九个月,已牙牙学语,会喊爸爸了,而曹阳却再次被绑架,非法关进看守所,父女天涯各一方。

二零零二年,重庆市的四名法轮功学员,靳卫、李向东等四人设法播放法轮功宣传片达七十余分钟,让几十家用户收看到了播放的法轮功宣传片。遭到劫持后被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非法判重刑。靳卫被枉判最长刑期十六年,李向东被枉判十五年徒刑,舒建丘(音译)和李伟(音译)被分别枉判刑九年和七年,法轮功学员刘春书被迫害致死。

现年七十岁的黄敏原是佳木斯大学电子工程系讲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使用电视插播讲真相,在二零零三年被中共警察绑架,在山东威海看守所里被诬判二十年。现黄敏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遭迫害,在过去八年来监狱无理拒绝家人探视。

刘荣华女士,四十八岁,原大连水产学校教师,硕士研究生毕业,副教授职称,零九年九月,刘荣华被中共警察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两年。二零一一年九月期满,大连市“六一零”竟然直接从劳教所将刘荣华劫持到看守所,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操控中共法院欲给刘女士判刑,继续长期关押,刁难辩护律师;紧闭法庭大门,还专门派人阻挡刘家亲朋参与旁听。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庭长姜晓红等阻止家属旁听,在法庭上匆匆读过判决书,对非法劳教期满,又在看守所关押半年的法轮功学员刘荣华诬判十年。

刘荣华
刘荣华

河北唐山市开滦第十中学教师卞丽潮,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被中共警察绑架。随后警察又用欺骗的方式侵吞了从他家抄走的十余万元现金。在唐山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卞丽潮曾被连续八次非法提审。恶警以卞丽潮的妻子和孩子相威胁,恶警还威胁他说,如果再不屈服,就让他亲属开的工厂倒闭。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卞丽潮被唐山市路南区法院非法庭审。辩护律师从法律层面以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对公诉人的所谓指控逐一驳回。尽管如此,可是卞丽潮仍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卞丽潮
卞丽潮

刘井君,男,一九七二年出生,家住吉林省辽源市龙山区。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上午,辽源市公安局南康分局便衣谎称安门铃,骗开了刘井君的家门,强行抄家绑架了刘井君和他妻子康立敏。恶警对他酷刑审讯,辽源市公安局南康分局江姓局长指使十来个人轮换打刘井君,他被戴上黑头套,手、脖子上都是血,身上都是伤,恶警电他把电棍都电没电了;恶警还给他灌芥末油,踢他的小便等。参与的恶人还有辽源市公安局长贺坤。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辽源市西安区法院在看守所“开庭”,秘密诬判刘井君十一年重刑。

刘井君
刘井君

山东沂水县法轮功学员陆丰田,男,三十多岁,十多年来,一直被迫流离在外。去年四月二十五日,山东青州市公安国保大队,采用跟踪、监视、盯梢等特务手段,绑架了陆丰田,秘密关押近两个月,实施长时间吊铐、电击胸部等酷刑,白天黑夜绑坐铁椅,脚上一直戴大镣,期间剥夺睡眠,企图用酷刑逼迫他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潍坊国保也派人来参与迫害。最后恶警达不到目的,又把陆丰田再次关入看守所。查体时,他身体呈现“肝炎大三阳”,脚上被大镣磨破,流着脓与血……为阻挡北京正义律师介入,青州市国保、法院的刑庭人员驱车到山东沂水恐吓陆风田的家人,青州市司法局下文不准律师介入和陪同会见等,强行指定“律师”,十二月十日上午青州市法院对陆风田秘密开庭枉判十年重刑,并严密封锁消息。直到北京律师到青州法院询问此事时,陆风田的亲朋才得知些许消息。

对善良公民枉判重刑的恶行涉反人类等罪

以汉奸恶棍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故意违犯宪法迫害信仰“真善忍”宇宙真理的法轮功群体,在没有法律依据的前提下,乱用法律,肆意量刑,知法犯法,对善良公民枉判重刑,草菅人命,隐藏杀机,系案中案、恶中恶,这与中共采取其它手段扼杀善良如出一辙,但枉判重刑后遭扼杀的机率要大一些,其犯罪行为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枉法犯罪,最严重的是它违犯了国际公约,践踏了人类司法文明和普世价值,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破坏人类道德良心,欲摧残人类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是赤裸裸的对全人类犯罪,已经触犯了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所以,任何一个国家、政府、党派、团体、个人都有责任义务对其举报、举证、控告,制止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特别是那些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千万不要麻木等靠,要尽快在国内拿起法律武器控告不法之徒,尽最大努力设法营救亲人,以减少狱中亲人的压力和面临的危险,同时,请您通过一切方式,掌握作恶者的底细,向如下全球机构投书: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http://www.upholdjustice.org

联合国国际法院http://www.un.org/chinese/law/icj
国际刑事法庭http://www.icc-cpi.int/Menus/ICC
海牙国际法庭InternationalCourtofJustice

为有关的国内国际大审判提供相当的证据!

其实,全球针对中共大恶之徒的控诉早就开始了,多年来,法轮功学员在全球三十多个城市和地区,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发起五十多个控告中共迫害元凶江泽民及帮凶共三十多个高官在内的刑事和民事诉讼案,被称为二战以来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国际人权诉讼案,江泽民则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国际人权法庭的千古罪人。目前已有多宗案件宣判中共官员罪行成立,凶犯有的狼狈逃窜,有的被逐出境。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成立并发布公告:彻底清算江泽民流氓集团、“六一零办公室”以及直接实行迫害的公、检、法组织,和在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的管教人员与恶警,以及丧尽天良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所谓医生等。正义之剑高悬,法网步步在收。

众所周知,犯有反人类等罪的法西斯暴徒、柬埔寨红色高棉等恶政恶徒们,都已经相继受到了人类正义法律的严惩,那么,犯有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大罪的中共恶党及其豢养的恶首暴徒们,也必定会受到人类正义法律的审判,他们必须向中华民族认罪伏法,他们必然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