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邪党指使香港青关会诋毁大法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近期朋友到香港旅游,也看到了中共邪党操纵所谓“青关会”诋毁大法的条幅,回来之后说感到很诧异,因为以前没有。而且,在香港旅游的一段时间,在一个长期讲法轮功真相的点上,只看到一个大法弟子在派发报纸;到了尖沙咀,看到了三、五个大法弟子发传单,有点奇怪怎么没有见到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我的亲友都是明白真相的,他们对共产邪党的邪恶与丑陋表演很鄙视。

读过明慧网上香港同修针对此事的交流文章,总觉的我们好象没有从根本上认识这个问题,有时候依然围绕个人修炼去思考和面对这件事,没有完全站在师父正法需要的基点上去考虑,只在事情的表面上用力,以至于邪恶的干扰一再持续。从九九年迫害开始到现在,邪恶敢在我们面前诋毁师父和大法的最根本原因,就是我们敬师敬法、维护师父和大法的心没那么坚定和纯净,放不下生死。

此前读同修写的《师尊为众生承受》这篇文章,真的心如刀绞。那时候,我才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非常的自私……我在想,如果我是开着修的,在遇到这样的事情时会怎样,我是否会扑上去用我的生命去阻挡……后来发正念的时候,就象同修说的那样,在师父周围下一个罩,把师父跟那些东西隔开(无论能否实质的起什么作用都那样做)……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自己真正应该捍卫的是什么,突然明白当所有大法弟子真的在法上维护师父和大法、庇护众生的时候,邪恶一定灭尽。我更深刻的体会到了师父多么伟大,师父赋予我们大法弟子的称号和身份是给了我们多么伟大的殊荣;明白了大法弟子真的是宇宙正法时期与师父正法同在的特殊生命,能够维护师父和大法是无上的荣耀……还明白了大法弟子的“放下生死”,是宇宙中一个王、一个主对自己旧有的一切的放下,完全按照创世主的要求,成就师父所要的,必要时可以舍尽一切,为了维护宇宙法和宇宙法的创造者、为了众生,可以放弃生命,而且是非常平静的。

师父讲过:“我有宇宙存在的最本源的因素,但我不在其中。我是构成一切宇宙智慧的源泉,但我什么都不要。”[1] 既然大法是大法弟子的根本,那么师父创造了这一切,就是更根本的了,所以要用生命去尊敬和维护,所以决不能容忍邪恶诬蔑、诋毁师父,更不能承认邪恶让师父替香港大法弟子承受魔难的安排。记得同修在交流文章中曾经写过一位凤凰法王,他来在世间修大法,因为没修好,快毁掉了,于是,他世界的护法就冲下来保护他,结果没能保护得了他们的主,自己也失去了生命。他们可能也明知做不到,但是,护法神是有那样的责任的,对于他们的主,是舍命而不惜的去捍卫的。我明白了如果心里非常纯净、非常神圣、非常尊敬的只有师父,把师父和大法放在第一位,能够为了维护师父和大法而放下生死,就能够做到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发正念就更有威力解体邪恶,在对常人讲真相的时候也更平和与仁慈,常人也更容易接受。在认识到这些并决定在修炼中要力行之后,我发现压在自己空间场里的邪恶因素一下子变的遥远渺小了——那些邪恶因素都是我长期努力解体而没能解体的了的。(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认识是否正确,但是在这几年中,我的确看到自己和身边同修对师父想的少,想自己的时候多。一次与人谈及“孝”字就是“子承父”,“善事父母”,对方却笑着对我说:“不对吧,是父母庇护儿女的意思吧……”现在才知道是对着自己的私心说的。)

发生在香港的这种公然对师父和大法的诋毁与诬蔑,是可以诉诸法律的,可以具体到找出主使此事的个人。在中国大陆、在共产邪党乌云蔽日的社会,官员们会躲在“政府”这个名词的幌子后面,所谓“政府不让”、“政府的决定”,其实就是那几个坏人的“不让”和“决定”。所以,如果换做是大陆大法弟子,会想办法查出都有谁主使了这件事情,具体到个人之后找这些人讲真相,并在这个过程中,层层向司法部门和相关社会机构以及涉及到的众生讲真相(当然,也少不了国内外大法弟子的配合,通过电话对主要参与者讲真相),同时发正念彻底灭尽在另外空间操控此事的层层邪恶因素,让世间的邪恶之徒遭到现世现报,不给邪恶留任何余地。其实,直面干扰和迫害,不去过多担忧外在社会环境的因素,也不过多的被某种社会文化左右,心里有师父有大法,想到宇宙中的一切善恶都在师父的掌握中,走每一步都先想到师父要的是什么,未来宇宙的需要是什么,直接动手清除那些邪恶的宣传,也不会有什么不妥。

即使在中国大陆的法律条款中,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和师父的诬陷,也是犯了诋毁他人名誉罪的。中国大陆有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恶警在得知自己被曝光和有可能被起诉被追查之后、在接到国内外无数大法弟子的真相电话之后,心里是害怕的。我遇到的一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领导级的恶人恶警,有的见到大法弟子到公安局去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姓名牌和警号藏起来,不敢给大法弟子看到;有的在被大法弟子问及姓名和电话号码时不敢说出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有的因为总是接到海内外真相电话而不得不调到其它岗位,所以有的地区迫害大法的恶人总是不断更换。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恶警真的很可怜,共产邪党冷酷的利用着他们,毁灭他们,与宇宙法对立使他们的生命沦为无望,他们活在这世上孤零零的,本质上没有任何安全感。在与邪恶正面交锋的时候,我确实感到世上参与迫害的恶人敢对大法弟子叫嚣是因为有外来邪恶因素在操控,不是他们表面的人想把我怎么样。邪恶在另外空间层层压下来是造成了巨大压力的根源,还有就是执著心不去,把这种压力变成了“内外夹攻”。

当找到自己的执著心并努力去掉它,思想升华到大法要求的境界中去,在法上看问题,本质上真正的提高之后,邪恶就灭了。

我们身在大陆的大法弟子除了正念解体香港地区面临的这些邪恶之外,也可以针对此事对中国大陆(能去香港旅游)的民众讲真相,在大陆揭露共产邪党指使“青关会”在香港诋毁法轮功的流氓恶行。其实在中国大陆,民众已经对邪党嗤之以鼻了,无论是否明白法轮功真相,他们都看不起中共邪党。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