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师尊的恩泽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

慈悲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七年末得法的,在十几年的修炼历程中,是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下走过来的。下面写出自己在修炼历程中的点滴体会,向师尊回报,与同修分享。

一九九五年,我同学的母亲得了肠癌,手术后炼起了法轮功,我和我母亲去看她,她要我们一起炼功,告诉我们她炼功后身体出现的奇迹(因她有多种疾病),身体各种病都好了。因我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洗脑,根本不信,还耻笑她,说她迷信。九七年上半年,我女儿肚子痛住院查不出病因,因出现生命危险的症状,大夫决定手术探查,术后留下后遗症肠粘连最后导致肠梗阻。因肠梗阻疼起来非常痛苦而且也有生命危险,在吃的方面只能吃一些软的食物,硬的、凉的、就连煮鸡蛋都不能吃,吃一点儿肚子就开始痛。看着孩子疼的蜷缩在一起无力的说:“妈妈我不行了”。我心如刀绞,那段时间我整天以泪洗面。各大医院也治愈不了,偏方也用过都无法减轻孩子的痛苦。百病乱投医,在无奈的情况下,我找到我同学的母亲,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走進法轮大法中来。这一试奇迹出现了,炼功半个月孩子病症全无。

一天,我在厨房做饭,孩子跑过来跟我说:“妈妈我这(手指肚子)有个东西直转,象那样(手指窗外汽车的轮胎)一会这么转,一会又这么转(指顺时针转和逆时针转),这么转(指顺时针)这么大(手比划直径有十五、六公分那么大),这么转(指逆时针转)这么大(手比划直径有二十公分左右大)。”我笑着告诉她:“那是师父给你下的法轮,师父管你了,给你治病呢,你看是不是你肚子不痛了!(她答应:“嗯!”)身体好了,你得好好炼功,听师父话。”孩子答应着跑了。看着孩子身体的变化,听了孩子述说师父给她下的法轮,原来这都是真的啊!师父的法破除了邪党无神论的邪说。就这样我坚定信心真正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

为了照顾孩子,单位领导给我调到我家附近的物业开电梯,因为是手动电梯,需要关梯休息吃饭,得法后从没有因为居民影响我的休息而耽误他们乘坐电梯。师父说:“你们圆容法首先就是要做一个好人。大家在做好人的同时就已经是在圆容法了。”“因为每一个学员在常人社会中的表现,都是代表着法轮大法的形像,是不是这样?”[1](《新加坡法会讲法》)我悟到在工作中的表现直接影响众生得法,所以在工作中认认真真,没有怨言。虽然开电梯很平凡,但其间居民的刁难也不少,我都会笑着化解刁难我的居民。得到全楼居民的好评,同时也得到我部门经理对我工作上的认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为证实大法,我進京上访,在上访期间有许多的惊险事,见证了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下顺利返回。回来后我公司领导开会决定开除我,我部门经理不同意,他说:“其他人我可以不要,我只要这个炼法轮功的。”(这都是后来同事学给我听的)我知道师尊在保护弟子,鼓励弟子。

進京回来,我们周围的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交流后,买了电脑、打印机,开始讲真相救人。由发放真相资料一点点面对面讲真相。记得有一次在我家附近开了一个商品城,我去那里讲真相,开始和卖衣服的人聊上了,由社会道德下滑逐渐引到法轮功的问题上,和她们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自焚的造假。其中有个服务员受邪党的宣传不信我说的,要打电话报警,这时从大门口進来一位男士,此人从外观看上去长的象黑社会的,那个服务员就叫他过来,说:“她炼法轮功。”我心里有点怕,这时想起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2](《洪吟二》<怕啥>)。我心稳了下来,奇迹出现了。当这位男士过来后,看了看我说:“来给我一份(指真相材料),我要好好看看。”我把材料递给了他,他接过材料就走。其他人看了后也纷纷都要材料表示也要好好看看。在发放真相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出现不少奇迹,有惊无险。师尊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洪吟二》《师徒恩》)。我真的感到师尊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弟子。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在法上,邪恶真的动不了我们。但我们只要有了人心,邪恶是无孔不入的。

那是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我下班去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居民举报,警车开来时围了不少人,当时人心出来,感觉很丢人,好象我做了坏事被人抓住了那样丢人。没想我是在救人,做最正的事!当时没了正念,被抓到当地派出所。上了车我就快速找自己,意识到那是一颗爱面子的常人心,不在法上。师尊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说:“我告诉大家,不管你们修多好,今天,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就是尽量的去抑制这些常人的心,尽量的使它不发挥作用,尽量的走正自己的路,尽量的在一切环境中,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的堂堂正正的,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的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的很好。”[4]意识到有了人心被邪恶钻空子了。我就开始发正念解体邪恶的迫害,到派出所我就背法(《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5]。让自己的大脑无杂念,发正念去除人心,归正自己。不能再让邪恶钻空子,正念越来越强!

派出所的警察叫来了六一零恶警,都穿便装。其中高个便衣开始问话做笔录,问我的名字、家庭住址、工作单位、真相资料的来源,我不回答。矮个便衣说:你不用问了,他们都是天上来的,资料都是捡来的。说完就给他的领导打电话,他把我的情况说完,对方不知说什么,就听他回答:不够。高个便衣说:够了,我数了,有三百份了。(因为是“七·二零”,经济峰会又在本市召开,够二百份真相资料就可以劳教三年,这事是出狱后同修告诉我的)矮个便衣就象没听见一样把电话挂了。过了一会他们给我照相,因我不配合,他们中有个矮个子胖子便衣气急败坏的过来,抓我的头发,拧我的胳膊。拧了好长时间也没把我的胳膊拧到背后,把他累的满头是汗(因为我才九十六斤),周围的警察都在笑他,他气的举起手就朝我脸打了过来,就在离我脸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突然止住,手掌没打到我脸上落下去了。内心知道是师尊保护了我。

这样六一零什么信息也没得到,派出所负责的把已经下班的女警察叫回来看着我,两男一女三个警察,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有疑问我就给他们解答,最后告诉他们看到发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别抓,记住“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的,他们都笑着互相看着点头。晚上十点左右被送往监狱,行政拘留十五天。

第二天是周日探监日,我智慧的随犯人一起下楼,借常人的电话告诉孩子我住院了,孩子明白我的意思,告诉我她知道怎么做让我放心。

周一狱警上班,登记新入狱人员名单时我也没报姓名。下午狱警问我是不是叫某某某,我很纳闷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说我丈夫和孩子来看我。见了家人后,他们告诉我警察通过我包里的工资卡查到我单位,单位领导通知他们的。孩子告诉我大法书都放同修家了,资料也转移了让我放心。

回监室狱警就来登记,说我:看你孩子多好,又漂亮又懂事,不在家照顾孩子出来扰乱社会治安。我就接他的话给他讲真相。(因为我孩子在二零零一年被同学撞倒碰到颈椎,压迫神经瘫痪,为不给家中常人造成对大法的误解,住院三天,腿能动了就出院了,出院后炼功身体恢复健康。)我说:“你说我孩子好,我也说好,如果她瘫痪在床上今天就不好了。”我就给他讲孩子瘫痪怎么好的整个的过程。讲中共怎么说谎、文化大革命刘少奇的死、我背了一段打倒刘少奇和王光美歌谣给他听。我说:“咱俩的年龄相仿,这段骂刘少奇的歌谣我现在还记得,我想你也记得吧!”他点头。我接着说:“十年后刘少奇平反真相大白,如果当时我知道真相我绝对不会去骂的。”讲到“六·四”天安门事件,他说他知道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我说:“中共历次搞运动都是在撒谎、愚弄百姓。”他没说话。我接着又讲:“今天我炼法轮功了,我知道真相,大法让我们做真、善、忍的好人。我就要把真相告诉所有善良的百姓,让善良的百姓知道真相后不再被中共愚弄。中共迫害我们,把好人都抓進监狱,那社会上的好人相对就少,坏人多社会怎么能不乱呢!”我问他:“你说是我们法轮功在扰乱社会治安?还是中共政府在扰乱社会治安?”他笑着不语,站起来朝我点点头走了。整个监室的犯人都听见了,知道法轮功是被迫害的。

周二又抓了一名讲真相的同修,我俩向内找,互相交流,一起背法、一起发正念,晚上進来十多人,是偷渡韩国被遣返的人员,我俩分别给她们讲真相。第二天下午她们被送回延边。周四又進来四人,有卖菜的小商贩和城管打架的、有卖淫的。我俩继续给监室的人讲大法真相,告诉她们自焚的真相,让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有个十八岁的女孩打架拘留十五天,因她大我女儿两岁,我非常关心她,周四出狱时抓住我的手说:“阿姨谢谢你,我知道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了,我出去不打架了。”

周五吃过午饭,狱警让我收拾东西跟他走,监室的人都问我是不是送别的地方,我说不知道,什么也没想就跟他走,出去就问狱警带我上哪?狱警说放我回家,手指着楼梯口说:“你孩子来接你。”这时我发现孩子站在楼梯口向我招手。我和孩子下到一楼,监狱所长吼着不放我们走,把我们拽到办公室给抓我的派出所所长打电话:“你不能让那个炼法轮功的小孩来接她,你得派你们的人来接,哪有一个小孩子来接犯人的!还没有先例。一个小孩就能把人接走?不行。”就听对方说:“行行放人。”她不死心接着又给我所居住的派出所所长打电话,对方说:“人不是我们抓的,不管。”就听她恨恨的说:“暂时放你出去,你还得回来。”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们师父说了算!”

这样我和孩子就往外走,一只脚刚抬起来要下台阶时一句“正念显神威”[6]的法打到我的大脑里,清清楚楚,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对弟子的呵护,鼓励弟子在以后的修炼中正念正行、勇猛精進,不等、不靠。

在回来的路上,我问孩子为什么一个人来接我,她就给我讲了去要我的过程。

同修知道我出事后,都在帮我发正念,鼓励孩子去派出所要人,她告诉我开始到派出所时很胆怯,不敢進去,非常害怕。在外面一个人转了一圈又一圈,也没進去。回来的路上,看到三次撞车事件,她悟:是不是师父点化我呀?让我看到三次车祸,是不是要妈妈也得上派出所去三次呀?就这样真的第三次去派出所要我的时候,所长让她自己去监狱接我。就象监狱所长所说:“哪有一个小孩子来接犯人的!还没有先例。”真的是没有先例啊!这都是师尊在危难时刻用各种办法救度着我们,点化着我们,呵护着我们,使我们转危为安。真是佛恩浩荡啊!我真的感到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在法上,邪恶真动不了我们。

修炼走过十五个年头了。在这磕磕撞撞中走过来的我,不知道溶入了多少师尊的心血在里面!沐浴在师尊的恩泽中成长的我,要写的东西确实很多,在此我不能一一的都写出来,师恩难报!唯有精進,完成师尊安排的修炼路。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以上是我的点滴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6] 李洪志师父经文:《师父的新年问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