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脱胎换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美好,我把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后发生的脱胎换骨的变化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一、大法净化了我的身体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后得大法的,到现在修炼已经有十三年了。修炼前我的身体非常不好,体质较弱,从小就特爱闹毛病,尤其是在高中时出麻疹留下了后遗症——每次感冒发烧后就头晕,十天半个月不能下床。为治头晕,我跑遍了省里许多大医院,打针、输液、针灸、三棱针刺胳膊放血、用围脖吊脖子、每天长跑等等,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了,无济于事;上大学时我又学习了各种气功,工作后也从未间断,虽有所缓解,但却不能去根。

一九九七年别人又给我推荐吃保健品,吃了一年,免疫力有所加强,但是一发烧还是头晕。医生也不能诊断是什么毛病,有的说是美尼尔氏综合症,有的说是颈椎压迫神经,有的说是耳膜内出血……总之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解救我。为此我经常失眠,神经衰弱,旧病不去又添新病,我曾经在日记中写道:世界上若有办法让我摆脱疾病的痛苦,让我付出什么代价我都心甘情愿!谁能告诉我,我的出路到底在哪里呀?

直到有一天,我教高三毕业班时,又病重不能上班,耽误一个月的课。学生急,校长急,家人急,我心里更着急。无奈之下,在丈夫和同学的劝导下,我看起了《转法轮》。(因为以前他们都曾经告诉过我,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我因练过其它许多气功作用不大,就不想再上当,所以一直在门外)这一看,非同小可,我就再也放不下这本书了。从书中我了解到书中说的都是叫人做好人的道理,根本就不象电视上诬蔑大法宣传的那样。书上告诉学员义务传功,不许收费;书上告诉学员不许杀生。总之,只要我们能够静下心来仔细看一遍《转法轮》这本书,电视上宣传的一切谎言都会不攻自破。难怪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时,将所有的大法书籍收缴、烧毁,他是怕老百姓知道真相。

看完书我也明白了学其它气功时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和许多错误的做法。在其它气功中根本就说不明白的问题,师父只寥寥数语就讲的明明白白。当时我就想师父一定比其他气功师高的不知有多少,这回我找到真正的师父了!就在我不断看书的过程中,我的头不晕了,好起来了。回老家过年时,婆婆请来一位同修教会我们全家五套功法动作,从此以后我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炼中了。

一次在老家时我又感觉浑身发冷,浑身疼痛,这次我听了一夜师父讲法,第二天我就恢复了健康。没用打针吃药,而且头也没晕!大法真是太神奇了。当时我太激动了,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就是不断的流泪。师父是世界上最伟大无私的师父!

十三年来,我从没吃过一粒药,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感觉。而且我干什么事情都精力充沛,精神状态极好,学生都说我越活越年轻,越来越漂亮,我都四十多岁了,别人总以为我才三十岁,这就是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展现。

二、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

修炼前我争强好胜,对名利看的很重。因为我从小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一直担任班干部,是老师的得力助手和宠儿,根本不能理解后進生的自卑心理。直到上高三后我才有刻骨铭心的体会,我上高三的班是由全校最拔尖的学生组成的奥班,班上人才济济,竞争压力很大。再加上我出过麻疹导致头晕、失眠、健忘、神经衰弱,使我的成绩大幅度下降,由原来班上的佼佼者,一下子成为班上的后進生,几乎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一名,此后我仿佛掉進了万丈深渊。身体上的打击咬咬牙还可以承受,心灵上的打击险些让我离开人世。要不是怕母亲伤心,真想跳入水中,结束那令人窒息的生活。

经过那次打击之后,我一直怕,怕被别人瞧不起,怕失去自尊,怕别人批评……越是怕,越要努力学习,努力工作,恐怕自己的成绩不如人,恐怕自己工作干不好受到领导的歧视。为了名利,整天吃不好,睡不好,恐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最后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一团糟,浑身是病。在单位里别人谁要是批评了我,我会跟他大吵大嚷,一争高低,要不就是想不开,生闷气,弄的自己浑身是病;在家里,丈夫、婆婆、孩子都要看我脸色行事,稍不如意,就生气大发脾气,搞的家里时刻充满火药味儿。丈夫后来用八个字形容我当初是“飞扬跋扈,浑身带刺”。

不再求名

在单位里,每年工作考核都要争优秀。当学校领导知道我学大法后,也知道我工作很出色,很优秀,可是到评优时,尽管大家都选了我,学校领导也不把优给我。我开始委屈,愤愤不平,埋怨领导,甚至为此我找到领导,领导却说:“你修大法身体健康,修真、善、忍,还争什么优啊?你不能什么都占了呀?”当时我没有悟到这是师父通过领导的嘴在点化我放淡名誉。我不悟,第二年还去争,结果还是没有我。到了第三年,通过不断学法,通过与丈夫同修交流,我终于放下了,心想这么好的大法我得到了,身体健康了,要优有什么用呢?我说过:只要我身体健康,付出什么代价都行!可身体好了,又开始追求别的了,我得彻底放下对名的追求。当轮到我再次述职时,我不再滔滔不绝的表功了,只是平淡的说了一句:我只是做了一名教师应该做的。当我真正放下的时候,领导却把优给了我,而且连续三年都有我,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呢。

经历了评优,自己觉的追求名的心全放下了,没想到后来又遇到了更大的考验,那就是评高级职称。第一年我认为自己各方面都够条件了,不用拉关系,走后门,一定没问题,结果刚到市级人事局就给退回来了。说是硬件不够,证书太少。我因为放淡名誉,把许多机会都让给了别人。后来听说别人证书之所以那么多,都是假的,是托关系找来盖有印章的奖励证书,自己填上名字就可以了。自己心里就不平衡了,他们能找关系,我也能找关系。有一位家长在组织部上班,因为我给他的孩子补了一年的课,他就给我找了两个政府级的奖励证书,我也把自己的名字填上了。然而当我看到一同修的交流文章,我犹豫了。文章中介绍他评职称的经过,谈到他自己把心真正放下后,在什么证件都没有的情况下,职称通过了。太神奇了!过后丈夫(同修)马上与我交流,他说做假证是不对的,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应该按“真、善、忍”去做。于是我含泪把证书撕掉了,那是在我将要第二次评职称的前夕撕掉的,别人都在努力造假证,而我却把到手的证书毁掉,要不是我修了大法,说什么我也做不到!当我撕了证书后,心也真的放下了,一切听天由命吧,反正我做对了。没想到在评之前,学校领导已经意识到假证的问题了,开大会要求每个人把假证撤出,而且学校还要逐一检查核实。真没想到,我真的放下后,学校都跟着行动了,看来修炼人的影响太大了,于是我的职称顺利通过了各级评定。“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师父什么都知道,真的不需要我们做什么,就是需要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

不再逐利

身为班主任,家长逢年过节馈赠礼品是常有的事,当时我认为收受礼品也是正常的。修炼以后,我懂得了失与得的关系,从此不再收受家长的礼物,要么当时退还,要么就是给孩子存起来(比如钱),等孩子毕业后再还给孩子,怕家长担心我不管孩子,要么以礼尚往来的方式退回。记得有一次哥哥出车祸,住院急需钱用,而我当时又身无分文,正好有家长托我照管孩子,送红包给我,包里大约有上千元,我当时月工资才几百元,我想我是修大法的,不能要,毅然给退回去了。刚开始做起来还是心里不太好受,到后来就很自然了。而且能够坦然告诉家长,自己是修大法的,不能收礼,但我依然会对孩子好,家长们都非常高兴,都说:法轮大法就是好。还有一位家长是个军人,是某单位的领导,后来我带着神韵光盘找到他,将一千元的购物卡退给他时,他说:“我最佩服你们炼法轮功的人了!”而且愉快的接受了光盘。我当了十年的班主任,退款退物大约近十万元。每一天我都活的很踏实,因为我是大法弟子。

二、大法使我学会了遇事向内找自己

师父在书中告诉我们:“你就得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1] 大法使我身心受益,我不再抱怨别人对自己的伤害,当作提高心性的机会。在处理家庭矛盾时,我以前总是瞧不起丈夫,总认为他不会让我开心,总认为都是他一直在惹我生气。现在再遇到他惹我不高兴时,我就心里先平静下来,想想自己,问问师父,这又让我去掉什么心呢?我又哪里做的不对呢?总这样想,我也就不再生气了。面对孩子、丈夫及亲人对我的批评,我也能心平气和,坦然接受;面对学生对我的误解,我也能不记过往之过,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也不再大发脾气,而是首先找自己哪做的不对,心静后再与学生交流;当我有错时,就坦然承认,放下架子,平和的与学生、家人、同事相处,所有关系都是那样溶洽。学生夸我大度,同事夸我有爱心,丈夫夸我象变个人一样,不爱生气了,温柔了,不再象带刺的玫瑰了。

我的这些变化,都是源于大法,是大法改变了我,是大法净化了我心灵。现在我每天生活非常充实,非常幸福,因为我每天都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之中,谢谢师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