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教师的归航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

慈悲的师尊:您好!
尊敬的同修:你们好!

我不知在历史上我与师尊有着怎样的因缘,但我知道此生与师尊有着极大的缘份,我能有幸成为师尊的弟子,聆听师尊的教诲,无论经历怎么样的魔难与不公,我都无怨无悔。我与师尊是同一天的生日,得法之前,只觉得“五·一三”是个很普通的日子;得法修炼后,才知道这是多么的荣幸。也许正是这一特殊的缘份,师尊对自己无比的慈悲与呵护。

一、找寻真理 同化佛法

在得法之前,我一直在寻找大法,苦苦寻找多年。在大陆的学校从小学至研究生,都是用邪党那套变异的“无神论”在毒化中国人。但我自幼就相信有神佛的存在。我小时遇到困难时,就觉得冥冥之中有神佛护佑我,帮助我。后来因为学业的缘由,我读了一些佛经,但我总在想佛教已经弘传了两千多年,现在已经走入末法时期了,应有更高的佛法要弘传。我总想寻找更高的佛法。其实那是师尊早已开始传法,只是因为我在边疆地区读书,一直没有机缘听闻佛法。一九九七年冬,我有机会在北京学习了半年,但由于在外面租房住,也没有机会接触到任何同修。但师尊点化了我,我做一些很神奇的梦:我在一艘小船上,从天上飞下来一只仙鹤来接我,我骑着仙鹤朝着太阳飞去了……。

直到一九九八年六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一位朋友,我问她在忙啥,她告诉我她在修炼法轮功,我一听就很高兴,让她赶快把书借给我读。第二天,我找到他们的炼功点。第一次炼静功,我就能很轻松的双盘四十五分钟。炼完功,走路两腿生风,感觉有人在推一样。那年九月,我去了另一城市,找到了一个炼功点。看到同修就觉的似曾相识,值得信赖。那一年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每天早晚大家集体炼功,无论酷暑严寒,风雨无阻。那个城市本来是个污染严重的城市,但是由于大法的威力,环境也随着净化了。每天早晚出去炼功,看着湛蓝的天空,闻着清新的空气,听着悠扬的音乐,很快就進入了美妙的炼功状态。

我自幼就体弱多病,就像小说中的林黛玉,还不会吃饭就已开始喝中药了。母亲常说我吃的中药药渣都可以用麻袋装了。记的五、六岁时,母亲为了劝我喝中药,就为我烙饼子,我就会很高兴的喝完一碗中药。因为我自幼身体不好,经常去医院看病、抓中药,给父母亲增加了许多负担。到修炼之前,我的身体已经很糟糕了,患有风湿性关节炎、乙肝、贫血等多种慢性疾病,还有一些疑难病症。得法之后,我知道这就是我苦苦寻找的高德佛法,倒没有想为了祛病而炼功。因此,我没有经历明显的净化身体的过程,但身体却很快、很自然的越来越健康,直到现在我的身体一直很好,十几年来几乎没有吃药打针过。

在九九年七月之前,我们每周有固定的时间一起学法,午休时间也在一起学法。我们那个学法小组男生较多,开始只有我一个女生。学法时,我看着坐在对面的男生,看着他们面善的模样,我就感觉很亲切、可信赖。有时,我们学完法,静静的坐在那里,我就可以看到对面同修每人头上都有一个金光闪闪的法轮,金光闪闪的法轮连成一排。

那时,每天沐浴在佛法中觉的很幸福,很快乐,走在街头巷尾随处可以见到大法的弘法横幅,觉的一切真的很美好。九九年三月,我去火车站接从老家探亲回来的母亲,那是凌晨四点半的一趟火车。我独自一人早早就出门了,看着街上挂的大法横幅,觉的师尊就在身边呵护自己,很放心的往前走。走到临近火车站的地方,三个像地痞一样的警察从一个小巷子里钻出来,看到我独自一人,就嬉皮笑脸的说:“这小姑娘长的挺漂亮!”我听到后,未理睬他们,也没害怕,径直往前走。到了火车站,竟然看到已经有十几个同修在车站的空地上炼静功了,我们都是晚上炼静功,从来没有起这么早过。对这些同修我真是发自内心的钦佩!

最初学法时,不二法门对我的干扰很大。以前读过一些佛经,在学习中也会涉及到佛经。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闯过这一关,我就牢记师尊所讲的“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1〕我就把自己学业上的一些东西放下了,很快就闯过了这一关。

在九九年七月之前,得法的新学员很多,很多人来学法炼功。我身边的朋友也三三俩俩的走進来得法,我们一起去听师尊在各地的讲法录音。他们得法后,师尊就在为他们负责,点化他们。有对年轻的夫妻俩也来听法,男孩听了大法之后,明白了修炼的道理,很支持妻子修炼,希望妻子能在修炼中把脾气修炼好了,不要那么急躁要强。还有一位四川籍女孩长的很漂亮,能说会道,就跟我争辩,我也说服不了她。没想到第二天她就满城市去找大法书,结果买了一本盗版书。后来她告诉我,师尊在梦中点化她,让她看到自己以前修炼的情景。她的丈夫来寝室玩,在似睡非睡时,看到师尊坐在圆圈里,他还说要把大法的音像资料保存好,退休后再炼。

大约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底或七月初,我们市里各炼功点主要负责人(当时我所在炼功点的负责人有事,就让我来了)在一个农家大院听法。我见到了市总站的负责人,一位很年轻的小伙子,我们俩相对一看,似乎很熟悉,一切尽在无言中(这位负责人后来被邪恶残酷迫害的去世了)。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聆听师尊《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在法会上有同修提问:“请问师父,当耶稣要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他的弟子都在干嘛?请师父转告世人及天上,我们大法弟子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当时,听到这位同修正气浩然的话,我的内心很震撼,也很敬佩,但也感觉到形势将会发生变化。但我们这些年轻人都没有经历过文革,都没有想到邪恶的迫害会来的如此之快,而且迫害的会如此之严酷。

二、风雨历程 无悔坚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的炼功点被干扰,不许我们一起晨炼。有些老同修就讨论要去省政府上访。当天下午,我们就去省政府上访,很多同修都在那里,在给过路的行人讲大法真相。第二天,我们炼功点的几个同修约好了,一起去上访。清晨,省政府周围都已经戒严了,坐公交车根本到不了省政府,于是我们就一起走去,走到省政府去上访。许多同修陆陆续续的从四面八方赶到那里,大家就给过往的路人讲真相。中午,邪恶之徒开始用高音喇叭播放通知,要大家离开,但没有一个同修走。下午,邪恶之徒动用了一些公交车,准备把同修们都带走了。就在上车时,我们看到漫天都是法轮,大大小小的法轮在旋转,同修们都无比激动,那些常人也在跟着看。在车上大家在一起背《洪吟》,我旁边坐着一位很年轻的男生,他背的很流利。

接着汽车把我们带到了一个体育馆,并按照片区,把同修们分开,陆续送到不同的地方。我们被送到了山上的一所小学,单位的领导来接我们回去,我们都不签字,就给他们讲真相。最后经过几番周折,单位领导出面还是把我们接回去了。我回到宿舍,去给朋友还书,看到他们都在看邪党的诬蔑大法的电视,我对他们讲那些都是假的,骗人的。回到宿舍后,我想到师尊被诬蔑,大法被抹黑,我就伤心的哭起来。

虽然在外集体晨炼被迫中断了,我们还是坚持晚上去炼功。晚上很安静,听着悠扬的音乐,感到师尊就在身边。但是,环境却越来越糟糕,不断听到不好的消息传来,不断有同修遭到迫害。而且单位也在搞一些所谓的批判大会,真是如同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后来同修们都各奔东西,也都先后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在迫害最初的一二年里,我身边的亲朋好友出于对邪党的畏惧,出于对我的关心,都来劝说我放弃修炼。我就以基督教为例,给他们讲道理,耶稣在传播基督教的初期,也是经历了残酷的迫害,被钉在十字架上,人们都嘲笑他。但是三天后,耶稣复活,基督教被迫害了三百多年,才取得了合法的地位。如果当时他的弟子们都在迫害中放弃了,那么基督教也流传不到现在,也就没有了现代西方的基督教文明。他们明白后,也就不再劝说我放弃修炼,只是要我注意安全。

在大法被迫害的这些年里,我与许多同修一样,经历了许多魔难,有时也觉的很苦、很难,但是每次想到师尊的讲法,想到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想到师尊已经为我们承受的许多,我的心胸也就开阔了许多,我的意志也就更坚定了。“在败坏的历史中,邪恶势力对修炼人的迫害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不是当年耶稣所经历的又一次再现吗?释迦牟尼佛不也同样经历过吗?要说真有参照的路,在这些方面先前觉者们所经历的与今天的邪恶,不是同样出现了吗?虽然在具体表现上有所不同,目地都是将正法修炼者意志毁掉。”〔2〕其实跟过去那些传法的觉者相比,我们所经历的魔难是微不足道。因为我们有师尊的宇宙佛法来指引,因为我们是与正法时期同在的大法弟子,只要我们做的正,只要我们能不断的归正自己,师尊就会呵护我们,就会引导我们。

三、证实佛法 慈悲世人

邪党在几十年的政治运动中,不断的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否定神佛的存在,从小学到大学,不断的用邪党的变异观念灌输中国人,用邪党的无神论来毒害世人。我在学校工作,就有责任告诉世人真相,就有责任救度世人。师尊苦口婆心的在讲法中不断的告诉弟子讲真相的目地,在学法中,我真的能体会到,师尊真的是无比的慈悲,无比的纯正,一心为了世人能明白真相,一心为了弟子能走正。在《讲真相的根本目地》中师尊又一次强调了讲真相的重要性。

从2003年,在讲课之余我给学生们放《梅花诗》。看完后有的学生很明白,有的学生不理解,质问一些问题,我当时学法还不太深入,有的问题也还不知该如何回答。此时就有学生主动站起来,勇敢的指出来像我这样为学生负责的老师非常难得,并很客观的分析事情的是与非。下课后,还有学生围着我,跟我讨论。

此后我就汲取了经验,重视修炼,认真学法。我给学生主要讲授传统文化,讲授宗教文化与儒家思想,这样的课程时间很短,是针对理科生来安排的。我在备课中,认真对待,不象有的老师那样敷衍了事。我完全摒弃了邪党那一套对宗教扭曲诋毁的观念,而是从大法的网站下载一些纯正的资料,来做教案。我要让学生们正面认识宗教,正确理解佛法修炼的神圣,并结合历史上迫害佛法的四次灭佛运动,来分析现在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时,我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心态。我利用午睡时间炼前四套动功,炼功时心态纯净,能量很强,下午上课时,智慧就会源源不断的流淌,学生听的很认真。听完后,很多学生的思想观念都在改变。有时下课后,就有学生来找我,很激动的对我说以前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些道理,问我佛祖舍利是真的吗?最令我欣慰的是在期末考试中,就有学生写到自己通过听课,明白了一些道理,能理解自己的母亲为何要修炼,不再阻拦母亲了。在大陆的形势下,学生有许多话不会写明,但我看明白了她的那颗心。我知道发生这样转变的学生还很多,只是他们没有机会表白而已。

而且我自己也在讲课中受益,也变的更加宽容善良。因为丈夫工作忙,几乎不做家务,繁多的家务落在我一人身上,有时免不了要与丈夫争执,生气。但是我发现自己在讲完课之后,走出教室,心胸变的开阔了,不再跟丈夫计较了,即使有争执与不愉快很快就过去了。

我在修炼与讲真相中还有很多不足,对身边的同事讲真相就感到很困难。我时常想念在家乡工作的那段时光。我的家乡在北方,那里的百姓淳朴善良,对邪党的丑恶看得很清楚,很反感。那时单位里虽然也有诬蔑大法的宣传,但大多数都对大法有很正面的认识,而且对大法弟子的遭遇很同情。有时他们还会主动的对我说,单位里某女同修在被迫害时丈夫与其离婚了,但她对丈夫和丈夫新娶的妻子很宽容,很关心,他们认为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还去拜访单位的书记,跟她一起促膝长谈,她对我讲述自己的家族在文革中遭受的种种迫害,我也对她讲真相,她都非常理解。我虽然在那里工作的时间很短,但身边的同事几乎都明白了真相,而且还把我当作最信赖的朋友看待,有困难就来找我帮助。很遗憾那时《九评共产党》还没有出来,也就没有劝他们“三退”。

后来我为了丈夫与孩子,离开了家乡,来到了南方。这里的人相对来说比较圆滑功利,贪图享乐,沉迷于麻将、扑克之中。我在这里已工作了这么多年了,但身边的同事却难以劝其“三退”。我有时真的很想回去,很想念家乡。但理智却告诉我不能任性,不能随心所欲的。我也在不断的学法中,去除自己的执著心,不断归正自己。

我只是大法中的一粒小粒子,所做的一切,所经历的一切很普通,平凡无奇。在大法中精進的同修太多了,可歌可泣的事迹、神奇的事迹层出不穷。我写出的真是微不足道。“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