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卑鄙行为:诬良为盗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辽宁省凤城市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李芹、佟淑芳、马育新三位妇女正在凤城市大堡镇保家村的公路上行走,一辆面包车开过来,三个警察从车上下来问她们:“你们是干什么的?”她们回答:“走路的。”警察称:“我们是林业站的,有人举报你们是偷木材的,跟我们走一趟。”并强行将她们推上车。她们不上车,警察说:“不要紧的,去大堡派出所认一认人,不是你们的话就把你们放了。”结果把她们劫持到大堡派出所。

这是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报道的《辽宁凤城市六旬李芹被迫害离世》中的一段文字。警察利用这种形式的目的是绑架她们。同一天还有一篇报道《山东平度恶警赵洪武其人及恶行》,揭露的也是同一种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方式,手段却是更毒辣。文中说:山东省平度市公安局邪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侦察科科长赵洪武既恶毒又狡诈。他在祝沟当派出所所长时更是无恶不作。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祝沟镇祝西村六十岁的隋广花、六十二岁的李吉花和且格庄村五十二岁的张月梅一同到云山镇郭家寨赶集、讲法轮功真相,被赵洪武派去跟踪的便衣恶警诬陷成诈骗偷钱的团伙,说三人偷了他一千块钱。恶警拿着很粗的棍子,当场把三人毒打一顿,围观的群众都不忍心看下去,求他们别打了。便衣恶警不容她们分辩,手拿棍子把她们三人逼到一条小沟里坐着,在众人面前侮辱她们、还大声吼叫着说她三人如何诈骗、偷了多少钱,骗取围观群众的信任。隋广花让其找证人,便衣恶警怕事情暴露,急忙将云山派出所的恶警召去,把三人劫持到云山派出所,然后又劫持到平度拘留所非法关押。有知情人说:“祝沟派出所警察早就盯上她们三人了,因为在祝沟集很多人都听她们讲过真相,都知道她们是好人,在祝沟抓怕引起民愤,抓不成,所以所长赵洪武才设了此圈套。”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报道了另一个诬良为盗的案例。《黑龙江三口之家被迫害致家破人亡》中讲,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黑龙江省火电三公司工程师张庆生骑电动车去市场买菜时,被两个不明身份的人拦住,并不由分说,一顿殴打,声称电动车是偷的。随后,将张庆生带到松北区乐业派出所电厂办公室,又抢走他家中的钥匙去抄家。这也是一起先诬陷法轮功学员为小偷,再实施绑架的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八日的报道《佳木斯司机四次遭绑架、陷冤狱四年》。其中说,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早八点左右,黑龙江佳木斯市向阳区司机王军,途经佳木斯市永安巷永安派出所东侧的紫云波浴池时,被一名准备去浴池洗澡的警察一直跟踪,当他绕道至沿江早市时,跟踪的着装警察越来越多,还跟上来了一辆佳木斯市永安派出所的警用面包车。在沿江早市的鱼市路口处,恶警们围了上来,在早市熙熙攘攘人群的众目睽睽之下,强行脱去他的鞋、抽出腰带,并用腰带勒住了他的脖子。王军高呼:“法轮大法好!”有明白真相的正义之士质问警察为什么抓炼法轮功的好人时,恶警们一边用腰带狠狠地勒着他的脖子令他几近窒息,一边心虚地狡辩着:“谁说他是炼法轮功的?他要敢说他是炼法轮功的,我们现在就放了他。他是拎包的小偷,已经在早市上拎过很多包了……”。随后,这伙恶徒将他连拖带拽的强行塞入警车。

四天之内的四篇类似报道,都是恶警诬良为盗后再实施绑架的典型案例。这说明什么呢?恶警为什么不敢说出法轮功学员的真实身份呢?这充分说明,恶警也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以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绑架他们会受到世人的指责甚至阻挡。但是明知他们是好人却用这种卑鄙的方式去绑架,恶警在执法犯法的同时,也将他们自己的罪恶与歹毒彻底暴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