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师父说:“告诉大家,看录像、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和我们今天所开的这样的法会,这是我给你们留下来的大法修炼的唯一形式。”[1]

我们几位同修觉的不能因为外部环境的改变就不坚持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于是就由我们几个人成立了学法小组,后来昔日的同修逐渐又走了回来,同时也有新学员加入,我们的学法小组人数越来越多。十几年来我们坚持以法为师,珍惜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珍惜同修在一起的缘份,面对困难,互相扶持,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直走到现在。

明慧网是揭露迫害,反映大法弟子修炼情况的窗口。师父说:“不是说明慧网没有错,但重大问题一定看明慧网的态度。我在明慧网上发表照片与‘心自明’,目地就是给你们树立一个可信的网站。”(引自明慧编辑部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的通知)

我们悟到:仅仅成立学法小组是不够的,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没有大法的指导,与海内外同修不能形成一个整体,那如何能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又如何能做好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呢?于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协调人和大家一起建立了资料点。为了不出问题,在资料的把握方面,资料点的同修事事以法为师。一位资料点的同修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通过破网软件突破封锁后,面对真实自由的资讯声音,面对各种各样的资料来源,一时间好奇心、干事心、显示心等等各种人心不断上翻,但我还是忍住了,除了明慧网之外,同修办的其他网站是面对常人讲真相的,不是给大法弟子做参考的,否则可能起到干扰作用。这些年我们资料点没印过一张明慧网以外的资料。为了资料点的安全,同修特别注意修口。

有这样一个例子,一天已有几年驾龄的资料点女同修开车来到她丈夫面前,女同修的丈夫惊讶的半晌说不出话来,直到听到说上车吧,才回过神来。看着女同修熟练的驾驶着轿车,同修丈夫惊奇的问道:咱俩自从一九九五年学大法认识,你平时也就骑个电动车,什么时候会开汽车了,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同修笑着说:因为你今天成为我们学法小组的一员,才让你知道这些,等以后你见到其他同修,时间长了,你会知道更多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其实,也不是有意瞒你,只是觉的我学这些技能,只是为了做大法工作方便一些,也没什么炫耀的。同修的丈夫听了受到很大的震动。

资料点的同修年龄都不大,有的十几岁就已经做资料点的工作了,他们在电脑技能方面,个顶个都是高手。可以这么说,电脑技术问题,不是说我们去找常人问,而是常人找我们请教。有一次,我问起资料点的一个小伙子,我说:你觉的从你开始资料点的工作以来,碰到过技术方面的困难吗?比如说登不上网。这位同修仔细想了想说:“真没碰到过。”想想这也正常,资料点成立到今天,这么多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资料点不但跟明慧网建立了单线联系,而且一直平稳运作,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更没有发生被迫害的情况,为我们当地的讲真相救度众生,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我们学法小组有一位老太太,来自农村,六十多岁,念了不到两年书,没啥文化,不擅言谈,不愿也不会跟不熟悉的人打招呼。通过学法知道应该讲真相多救人。可是自己连和别人打招呼都不会,这真相怎么讲啊!想起师父的法:“法能破一切执著”[2],那就想背法吧。于是天天坚持背《转法轮》。一开始背的很慢,有的段落背几十遍也背不过,慢慢的随着心性的提高越背越快,有的时候一天就背五、六页。现在《转法轮》已经背了三遍多了。

有了学法的基础,通过和大家交流,老同修真的变了,知道自己无论干什么都不能事先给自己设障碍,信师信法,只要自己做的是对的,就去做。观念转变了,见了常人自然而然的开口讲了,一点也不用事先考虑,讲真相劝三退非常自如,连自己都觉的奇怪,怎么那么自然。其实只不过自己有救度众生的愿望,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刚开始讲真相,老同修还执着结果,退的多了就有一种满足感;退的少了,就有一些失落。通过和同修交流也明白了不能执着表面的结果,只管去做,做而无求。这位老同修一天睡两、三个小时算多的,有时候几天不睡觉也不困,睡不着,半夜就起来学法炼功。我们学法小组提起这件事都觉的很超常。

我们学法小组刚来了一位老年同修,七十多岁,学法前不识字,现在能读《转法轮》,可是字在别的书上就不认识了。所以师父的其他讲法就不能读了。于是,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甲便开始和她一起学师父的《洪吟三》。同修甲是位教师,在常人中教学生有一套方法和经验,所以就按自己的想法和老年同修一起学,哪知老同修根本不接受。于是同修甲决定放弃自己的做法,按照老同修的想法一起学,结果是有的字学了几十遍还不认识。于是同修甲心里就不平了:你看看,一定得按你的办法,效果又不好,还不能说,一说就不高兴。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几位同修在一起進行交流。

在交流的过程中,我们想起了一件事:一天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吃饭,吃的是苦瓜(一种菜)。这时一位同修几岁的孩子看我们吃的津津有味,小孩便学我们的样子,把一块苦瓜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很快就委屈的望着我们,眼里含着泪,嘴咧了又咧。我们知道修炼过程中不会有偶然的事情发生,这件事发生在我们群体当中,今天大家又提起来,这样就需要大家认真考虑考虑了。对小孩来讲,苦瓜太苦了。我们能接受的味道,不等于小孩也能接受。对待同修也一样,适合别人的方法不一定适合老同修。既然和老同修一起学,那么就要用适合老年同修的,并且她能够接受的方法。

同修甲虽然放弃了自己的方法,可是带有情绪,有情绪就是人心,有人心就得去。师父从不强加给我们,何况我们还是个修炼过程中的人。无论我们觉的自己的做法多么适当,经验多么丰富,多么有理,都不能强加给别人。因为站在对方的角度,就不一定适当,不一定有理了。理明白了,一切也就正常了。原来,老年同修一个小时只能读几页,现在旁边有人稍加提醒只要两个多小时就可以把《洪吟三》读一遍。

听说我们周围有好几位老年同修因表现出病业而去世了,这对我们的触动很大。这时我们学法小组也出现了一位过病业关的老年同修。该同修也七十多岁了,平时因为修炼身体很健康,以前有过几次病业关,都正念闯过了。可是有一天,他吃了一块雪糕后又吐又泻,后来就吃不進饭了,五天过去了不见好转,大家帮助发正念,和他一起学法交流,告诉他不要承认这个假相。但是效果不好,已经到了连走路都很困难的地步了。这时有一位同修把一本《明慧周刊》放在他身边,里面有一篇同修过病业关的文章,老同修看到以后,突然明白了自己光嘴上说信师信法是没有用的,关键是真信。

师父说:“大家想一想,有多少学法前的重病人及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学了大法都好了,而为什么有一些学员反而不行了呢?难道大法对众生有分别吗?我这个当师父的对学员不同吗?我真的要问一问你们:你是在真修吗?你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吗?!”[3]

通过反复的找自己的不足,老同修悟到,自己听到有年龄大的同修去世了,就想自己的年龄大了,也很危险。这不正的一念被邪恶钻了空子。生老病死那是常人摆脱不了的命运,而师父给所有真修弟子留了足够的修炼时间。问题找到了,观念转变了。老同修就想,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现在该去院子里提水了,于是老同修就去了,先要把水从井里压上来,刚开始老同修感到全身疼痛,用尽力气才能压上来半桶水,老同修想我一定要坚持,我多干一点,同修就能少干点,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坚持,老同修觉的慢慢的有了力气。接下来的几天,老同修每遇到事情,先去想能不能对别人有帮助,不去想自己的感觉。周围的同修也不把他当病人看。这样不出三天,老同修身体恢复如初。

我们学法小组有一位在外地打工的同修,公司老板因工作问题对他产生了误解。问题没解决,又不慎扭伤了身体需要休息几天。老板娘又因为工资的问题对他有了想法。各种矛盾十分突出,于是就产生了不想在公司干了的想法。在家休息的时候接到了公司老板在公开场合说要辞退他的消息。这件事反映到我们学法小组后,大家在一起交流,我们觉的无论面对什么情况,首先应该在法理上清楚。

师父说过:“大法学员在哪里人们都说你这个人真是太好了,这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形式去修炼所展现出来的状态。”[4]师父还说:“我们学员在修炼当中不论碰到什么麻烦,你要能够从自身查起,查自己的原因,你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碰到问题,一定要向内去找。我刚才讲了,不是因为别人对你怎么样,是因为你这儿不对劲儿。你比如说,整个一个天体都是很顺应的,你这块儿不对劲儿,就在你这块儿有个拧劲儿的问题,是你和别人不对劲儿了。你找你自己的原因的时候,把问题扭转过来,它就对劲儿了,它就平服了,大家又对你祥和了。”[5]

经过交流,同修慢慢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仅仅把自己与公司当成了雇工关系,忘记了自己与老板之间的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虽然同修找到了自己不足,还是觉的自己的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是我们学法小组同修坚定的认为,这一切一定是我们说了算。不久,又传来不让同修干了的消息,让同修去公司办交接。但是我们学法小组一直不放弃,坚信一切我们说了算。在去公司的车上,同修突然又接到老板的电话:告诉他如果身体好了就到公司上班,什么时候到站他亲自开车去接。一切都在瞬间改变了。

消除间隔,比学比修,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学法小组的人数越来越多,年龄从十来岁到七十多岁,职业也不同,有农民,工人,教师,老板,学生,家庭妇女等,身份不同,观念不同,得法时间早晚不同,精進成度不同,在一起难免有各种各样的思想碰撞,利益冲突。比如说;老年同修看不惯年轻同修教育孩子的方式,指责年轻同修娇惯孩子,年轻同修又觉的老同修唠叨,现在社会谁不惯孩子呀。当双方都不向内找时,冲突还很尖锐。

我们认识到在大法弟子之间决不会有偶然的事情发生,所以每当出现不协调的情况时,我们都能互相提醒用师父给我们的法宝――向内找,消除彼此的间隔。

师父说:“我给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是要弟子们能够真正提高上来的保障,如我叫你们到公园里面大家集体炼功形成一个环境,这个环境是改变人表面的最好办法。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学员或自学的弟子一定要到炼功点上炼功。”[6]

确实是这样,做的好的同修,常常会令我们感动,看到自己的不足,特别是有一些得法晚的同修,精進成度令我们老学员汗颜,在这样的环境中,不知不觉的就会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促使自己精進。为了能够更好的比学比修,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我们当地每年都不定期的组织人数不等的法会,条件适合时人数就多一些;条件不那么合适,人数就少一些,不强求规模。虽然成功举行了多次法会,在组织法会的过程中,我们仍然认真对待安全问题,除了发正念外,在形式上也事事注意,参加的人选,交流的地点时间,行走的路线,乘坐的交通工具,使用的通讯工具,开门的人选,声音的高低等,都充份考虑,反复推敲。不给邪恶丝毫的空子钻,保证法会的顺利進行。

整体配合,正念解体了邪恶毒害众生的所谓“承诺卡”。近来,中共邪党利用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胁迫民众签署所谓的“承诺卡”,妄图让不明真相的民众成为它的陪葬品。我们地区也出现了这种情况,有的地方还挨家挨户的登门诱骗胁迫民众签署。针对此事我们学法小组進行交流。

师父说:“从现在的情况看就是这样了,那个邪恶已经不可能有什么力量在全世界再象当年那样。”[7]“不只是在全世界啦,就是在中国它想搞出当年那个红色恐怖来,它已经做不到了。”[7]

大家悟到,这一次邪恶表面来势凶猛,但是支撑它的背后邪恶因素已经没有力量了。虽然这样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首先资料点的工作人员把这种情况及时发到明慧网進行曝光。然后分工配合,有去和其他学法小组联系的;有向民众讲真相,让其认清邪党害人本质的;有直接向村干部讲真相,劝他们不要给邪党陪葬,拒绝配合邪党的邪恶安排的;有发正念解体其背后邪恶因素的。我们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慈悲祥和放下自我,信师信法,发出强大的正念,坚信一定会彻底解体邪恶。

在这次发正念的过程中,有的大法弟子看到我们的正念场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乾坤袋,在另外空间把“承诺卡”及其邪恶因素一同装進,全部化掉了。在这个空间的表现是有的地方发到一半,就发不下去了;有的村干部根本没去领“承诺卡”;有的地方“承诺卡”被当成垃圾卖了等等。通过这件事情,我们深深体会到信师信法和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巨大威力,在大法弟子的正念场中邪恶即灭。

这里只记录了我们学法小组的几个事例,在我们学法小组有的同修学法后,周围的人都说这个人太好了,从他身上一看就知道法轮大法好;有的老年人劝孩子都说,你也学法轮大法吧,你看某某(小同修)学大法多好;有的同修在大法中修出强大正念,邪恶根本不敢迫害他;有的同修利用自己掌握的技能为证实大法带来方便条件;有的同修学法不溜号;有的同修一炼功就象坐在鸡蛋壳一样美妙;有的同修一打坐就飘走了;有的同修外出发资料下雨淋不湿……。

我们学法小组在风风雨雨中平稳的走到现在,看似平常,这里面不知道包含了师父多少慈悲的呵护,又有多少大法弟子的无私帮助,我们才能走到现在。修炼已经接近尾声了,在最后的有限时间里,愿我们大家珍惜这有限的时光,不失去任何救度众生、提高自己的机会。愿我们大家跟随师父的脚步,坚定的信师信法,精進再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环境〉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