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去画皮 看邯郸高飞这个人间恶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邯郸劳教所所外地痞——高飞,原来不过是邯郸大学的一个司机,因其上蹿下跳善于溜须拍马,被邯郸六一零头子曹志霞看重,派往邯郸劳教所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中的主谋,专做“转化”的勾当。

一、魔鬼的画皮

高飞这样一个恶棍,在中共媒体的粉饰下却拥有一个迷惑世人的画皮。二零零四年七月五日,《河北日报》一篇颠倒黑白的报导吹嘘高飞“记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并获得省劳动模范,省‘五一’劳动奖章,省教育“转化”能手等多项荣誉称号。”高飞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被中共邪党给予冠冕堂皇的荣誉画皮,再经过河北省电视台和邯郸电台向全省、市播放,毒害世人。因为中共邪党的吹捧,高飞成为河北省各地犹大的总指挥,犹大们以见到高飞为荣,听他讲话为幸。各地犹大们手中的假经文就是从他那儿获取的,也极有可能是高飞编造出来的。高飞制造犹大、培训犹大,以达到毁掉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今天,我们就剥开高飞披在身上的画皮,看看这个人间恶魔。

二、恶魔的软刀子杀人

高飞在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方式是软刀子杀人,他自己讲叫“温水炖鱼”。不笑不说话,言必称先生,许多人就是被他的伪善假相所迷惑而走向邪悟的。

二零零三年,河北省六一零把高飞弄到河北省洗脑中心卖命,高飞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手段都用上。其中一条是,他先指使别人打女学员,自己回避,然后他再出面,表现出假惺惺的伪善,企图以此达到其洗脑的目的。

三、狼狈为奸 尽显魔鬼凶残

高飞经常歪曲大法来惑乱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正信。在劳教所,高飞与其他恶警狼狈为奸。劳教所大队长葛庆习,指导员王志明、左涛以“转化”、“写四书”为名经常毒打大法弟子。高飞善于伪装,一旦被人识破他便马上公然骂大法、骂大法师父。为制造恐怖的气氛,高飞经常鬼眼圆睁、歇斯底里的大声嚎叫,甚至连续四、五天不睡觉的搞洗脑,目的是希望以此得到上面的赏识,晋升为劳教所的正式警察。请看几个迫害案例:

1、马玉林被注射破坏脑神经药物

大法弟子马玉林因坚修大法,长期遭到酷刑折磨。马玉林绝食抗议对自己的迫害,邪恶之徒强行灌食,他不配合。恶徒们就用钳子把他两侧牙齿全部拔光。恶警和狱医还把他捆绑,注射破坏脑神经药物。迫害马玉林的恶人:专管队恶警指导员王志明、恶警邢燕生、高飞、高金利。

2、反复毒打、电击 李海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三年新年前夕,被绑架到邯郸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李海山绝食抗议对他的折磨,被捆绑在铁床上不能动,并随时都会遭恶警高飞的毒打。有一天高飞喝了酒,下午两点叫全班犯人排队毒打李海山,每个犯人左右开弓一边打四耳光;接着高飞又叫两个打手揪住李海山的头发,一会打耳光,一会逼他说话。高飞又逼迫写保证,李海山不写。恶警高飞就用两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李海山的头、脖子和身体敏感部位,一直折磨到晚上十一点多导致李海山奄奄一息。

3、赵申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之后离世

二零零四年农历四月二十左右,河北省武安市种植蘑菇的能手赵申兴,被张利华等人私自闯入家中绑架迫害,后被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恶魔高飞、恶警邢延生继续残害赵申兴。他们将赵的两只胳膊拉成一字形,把两只手分别铐在两张上下铺的床架上。然后一群帮凶用电棍电、用橡胶棒打,打了很久,之后又对赵申兴肆意折磨。其中有一个帮凶叫郭飞(磁县)都把木棍打断了。长时间的迫害,最终导致赵申兴精神失常之后离世。

4、程卫东遭酷刑其状惨不忍睹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九日,高飞、王志明把大法弟子程卫东(约三十六岁左右)非法抓进来后,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教片,程卫东拒绝看,话未说完,被高飞、王志明气汹汹的拖到隔壁,说他思想有问题,用了四根电棒电程卫东,直到电棒没电了还不罢休,又用两根皮条鞭狠命抽打他,直到他们筋疲力尽才住手。最后程卫东咬牙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回到睡觉的地方,其状惨不忍睹。

5、王国恩被罚站共八天八夜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王国恩又被特教队大队长葛庆习叫到办公室用胶皮棒抽打一顿。六月二十二日,恶警高金利对王国恩进行体罚,叫王国恩站立,除吃饭外全天二十四小时站立,偶尔打盹就被看管、包夹打醒,共罚站八天八夜。七月十八日高飞和贾英斌在小屋内轮番打王国恩耳光长达半个多小时。七月二十四日王国恩又被拉到楼下被高飞、王志明、贾英斌和包夹张新、刘春打、压、跪、电等迫害二个多小时。

四、罪恶罄竹难书

二零零零年寒冬,高飞伙同其他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杨宝春的衣服脱光,强行拉到雪地里罚站,致使其脚被冻伤,其后恶警又将杨宝春拉回屋里,把他的脚按在热水里烫,使其腿上伤情恶化,导致杨宝春被迫截去右下肢。截肢后的杨宝春异常痛苦,可手术后不到一个星期,杨宝春就被恶警送进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月,邯郸法轮功学员王志武被高飞用铁铐铐在屋里两边的上下床边上,脚尖点地,高飞和帮教一边用脚踹一边用电棒电击六个多小时。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日左右,高飞和教育处申某某将唐山大法弟子李真弄到队宿舍楼,用四根电棍和橡胶棒毒打三个多小时,逼迫五天内写“四书”。

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大法弟子郭社朝因常说“法轮大法好”,当日被高飞、高金利等十余名恶警用电棍、橡胶棒暴打,几乎致残。至今行动不便。恶警怕事情暴露,一直对郭进行严管。派人全天二十四小时监视,不许跟其他学员说话。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邯郸市驻劳教所610恶人高飞和特教队教导员王志明、副大队长贾英斌指使下,劳教犯人张新、刘春、王利飞、高士峰动手,将大法弟子王国恩按住,高飞和五志平、贾英斌开始打、压、跪、电,迫害二个多小时。

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恶警高飞用橡胶棒殴打保定法轮功学员佟为民,佟为民的后背被打的血迹斑斑,疼肿好长时间才下去……

结语

高飞平时极少穿过警服,他笑里藏刀,却自以为老谋深算干的隐蔽,孰不知其做的每一个坏事上天都记录在案,又怎么能够逃脱天理与人间法律的制裁?十多年来,他的画皮不断的被邯郸当地法轮功学员剥去,他的残暴早已在世人面前一览无遗。举头三尺有神灵,善恶有报乃不变之天理。由于坏事干绝高飞患有脑血栓、血管瘤等……还株连家人,母亲癌症已死、妻子高血压心脏病。现在,中共恶党为了苟延残喘又玩起了卸磨杀驴的把戏——废除劳教。政法委系统人人自危害怕遭到清算,高飞这个人间恶魔如何能例外?其必将被中共抛出成为替罪羊,更可怕的下场在等着它呢。

作为修炼的人,恶报不是法轮功学员所愿意看到的,但迫害信仰宇宙真理的修炼人是罪大恶极的,是为天理所不容的。希望所有曾经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与个人,及时警醒,弥补罪过,为自己创造美好未来,你们所剩下能够自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