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罪心虚 中共偷偷摸摸的作恶

偷着录像、偷着绑架、偷着判刑、偷着送监、偷着下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流氓中共相当狡诈,知道对法轮功学员光天化日下的迫害容易引起世人的舆论和抗议,也知道造谣诬陷太多容易露出马脚,所以将迫害由明转暗,一切都在背地里进行。我们透过最近明慧网上揭露迫害的报道中所涉及的案例,将中共恶徒的这一劣行进行曝光。

偷着录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的报道《黑龙江政法系统迫害秦月明四口之家的事实》讲到,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秦月明在佳木斯监狱被迫害致死,他的妻子与两个女儿见到满身是伤的遗体,强烈要求监狱拿出监控录像被阻止后,母女三人走上了诉诸法律鸣冤的道路。为了阻止王秀青母女上告,佳木斯监狱伙同地方公安机构对母女三人偷偷干起了“跟踪拍摄”的勾当。经常会有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出现在王秀青母女周围对她们秘密拍摄。这些人甚至在王秀清母女入住的小旅店对面“安营扎寨”,长时间架设录像机,偷偷摄取母女三人的活动。

偷着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有篇报道《刘彦君等仍被劫持 长春恶警继续造假迫害》揭露道,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长春市二道区天富家园法轮功学员姜涛从邻居家出来,一群埋伏在花坛内、灌木丛中的二道分局和顺街派出所的便衣一下子围了上来,捂嘴的捂嘴、抬腿的抬腿,迅速把姜涛塞进一辆无牌照的汽车中绑架走。随后又将正走在去给父亲做饭路上的刘艳春从背后偷袭,捂嘴绑架。

偷着判刑

偷着审判法轮功学员的案子非常多,我们简单地看一下文章的标题就明白了:《沈阳法院偷偷摸摸为哪般?》(一月二十二日)、《法院偷偷判刑 冯云刚被劫入锦州监狱》(一月二十四日)、《法院偷偷诬判女护士八年 家人义愤要上诉》(一月二十七日)、《宁夏郑凤英被中共偷偷判刑七年》(一月二十九日)。

当然那些没有在标题中揭露偷偷审判的例子也很多,例如:一月二十四日的报道《德阳中院法官成被告 简以丛家属要求公开开庭》,其中这样揭露,德阳市旌阳区法院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不通知家属,偷偷摸摸对法轮功学员简以丛非法庭审、判刑三年。甚至当简以丛的亲友聘请律师提起上诉后,德阳中级法院法官许斌以不接电话、不见面等手段百般拖延、阻挡律师递交上诉手续及调阅卷宗。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许斌被律师和家属迎面撞见,躲无可躲,就推脱说:“这个案子不予开庭,已经由内部合议完毕了。”其目的还是想把法轮功学员的诬判案给偷偷摸摸糊弄过去。

偷着送监

一般情况下,一旦被判刑,都要通知当事人的家属。在将人送往监狱之前,家人都可去看守所接见自己的亲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八日《是谁害得政法委书记凄惨等死?》。文中讲,赤峰市元宝山区法院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非法庭审翟翠霞女士。翟翠霞的丈夫就在翟翠霞被送到呼市女子监狱的前两天晚上出车祸身亡,翟翠霞的丈夫去世的第二天,翟翠霞的女儿给元宝山区看守所值班室打电话,说明父亲去世要求接母亲回家安葬父亲,然而得到的却是冷冰冰的两个字“不行”。当天晚上,翟翠霞与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偷偷送到了呼市女子监狱;这之前根本就没有通知他们的家属。

偷偷策划

一月二十一日,文章《北京前进监狱对林树森的凶残迫害》中揭露监狱的罪行时这样写道:“转化”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监狱都要针对这个学员的特点,有系统的琢磨对策:这个法轮功有哪些弱点可以利用,有什么亲人可以叫来协助“转化”,第一步由谁去谈话,第二步谁去恐吓,第三步谁去安抚,接着找谁来座谈,再接着关小黑屋强制剥夺睡眠……。狱警们经常凑一起偷偷开会策划迫害坚定的学员,拟定计划后一步步实施。

例如,法轮功学员武军拒绝放弃信仰,恶警利用犯人强制武军在“小屋”坐小板凳。八分监区指导员梁凯和中队长熊智尧亲自监督。武军被熬八天八夜不让睡觉。恶警天天指使包夹打骂他,侮辱他。一个包夹用手揪武军眼皮,揪掉了一块眼皮,武军疼得大喊。有一天夜里犯人暴打武军,武军大喊,梁凯和那些值班的警察却都装着听不见。

偷着下毒

一月二十八日的文章《遭“下药”迫害致疯的驼美玲已含冤离世》中说,原灵武市药材公司职工驼美玲女士,曾被劫持到宁夏银川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一名姓黄的刑事犯对别人说:驼美玲被张胜华、刘志琴指使的几个犯人折腾成精神病了。晚上整夜整夜地不睡觉,一个人不停地自言自语,也不知说些什么,时常傻乎乎的笑,走起路来双腿抽搐无力,象要跪倒的样子。犯人兰春花曾对别人说:驼美玲疯癫之前,刘志琴给了她一种白色粉末状的药粉,让她每天偷偷地撒在驼美玲的喝水杯里,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同一监狱四监区的狱警在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时公然叫嚣:一监区的驼美玲不“转化”,已偷偷地给驼美玲下了药。言下之意是:你们谁不“转化”,就会和驼美玲一样被下药。

这是明慧网前后十天中所报道的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案例。为什么要“偷”着行恶?连恶人们自己都知道对法轮功学员做的事是见不得人的。之所以如此偷偷摸摸,就是为了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