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后两次看到人被附体的实际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我在修炼过程中,遇到几次和师父在法中讲的情景几乎一模一样的事情,其中看到人被附体的事件就有两次,具体情况如下:

(一)

第一次遭遇附体,是我侄子的岳父的事。那段时间侄子的岳母和家人,都说他岳父得神经病了。

事情发生是在二零零九年春天,我回家看望我妈妈,当时正好我侄子的岳父岳母俩口子也来我家看我妈妈。(我叫他们哥和嫂)

我妈那段时间卧病在床,我就看到我那个哥两只手来回在我妈周围划拉,说是给我妈治病,说他有本事了,以后我妈再有病他负责给治。

然后我哥就坐在我的左边凳子上,我和他聊聊天,说好久没见了等一些家常话。

他开始说自己有多厉害,到哪个庙里一跺脚,庙里的主持都得给他跪下什么的,还说我炼的法轮功是好功……

我看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游移不定,我就知道不全是他自己在说话,一半是他自己,一半是附体在说话。所以我对他说话,也不全是针对他自己说的,也在劝那个附体,当时本着劝善的想法,也没有想对这个附体怎样,心里想着,能劝走最好了,它是什么东西,怎么能随便附人体呢?

我就说:“哥啊,咱有能力最好,不过要尽量多做好事啊,不要用这些能力做坏事,或者搞人钱财什么的。”

然后他就开始胡说了,其实是附体在说话:“我在天上多少层,地下多少层都说了算,没有人比我更厉害,你的功我说给你散掉就散掉了,你信不信?”我听它这么说,就严肃起来了,我说:“我炼了这么多年的功,是我自己吃苦炼出来的,你怎么可能给我散掉呢?”

他说:“我伸出一只手,你敢不敢拍我手掌一下?”
我说:“拍一下怎么样呢?”
他说:“拍一下我就能散掉你的功!”
我心里话:“这是个什么东西?看来它可能觉得自己的爪子挺厉害!”
我就伸出右手,轻轻的拍了他的左手一下,同时发出一念:给你一掌吧!
大约一分钟不到,忽然之间,他又是打哈欠,又是眼流泪的,身体也左右晃动,好象坐不住的样子,也好象很困的样子。

我知道往往附体刚刚离开人体,人会显的没精神,他刚才那个精神头是附体带来的。我微笑着故意问他:“哥,这会儿怎么了?”他回答我的倒挺理智:“可能是和你打赌打的,我到别人家里,从来没有这样过!”

然后他就站起来要走。我劝他再聊会儿,他死活不肯,非要走,一边说话一边就往外跑。我赶紧让我嫂子跟上他,因为他骑摩托来的,我让嫂子坐上一起走,我主要是怕他再弄出点事,那样的状况,挺让人担心的。

等我回城以后,我打电话让侄子第二天去看一下他岳父,看情况怎么样,我知道那一掌拍下去,附体应该是被清理了,人也应该正常了。第二天他回话说,人已经正常了,我也就没多说什么。因为我平时也忙,就没有再问这件事。

可是二零一零年春天的时候,我再问的时候,才知道,当时他只正常了一个多月。因为他心不正,一直求给人治病,求功能什么的,又不正常了,又给什么东西附上了,并且现在人去西安了,我也见不到他了。

(二)

第二次遇到附体就是我侄子他自己的事了。

二零一零年四月份,我回老家以后,听家人说起我大侄子的事。

侄媳妇告诉我,有一次我的侄子要割腕自杀,幸亏被她及时发现。还有一次他喝点酒迷迷糊糊到床上双盘打坐,两条腿轻轻松松就搬了上去了,坐姿很漂亮,可是酒醒后怎么也搬不上腿来。

我听了以后,估计侄子(以后用“他”字代表)被什么东西跟上了。于是我给了他一个大法护身符,告诉他要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种麻烦就会解决。

等我回城以后的一天晚上,附体竟然借他的口在电话里和我聊了半个多小时,使我对师父《转法轮》中《附体》的法有了直接的感性认识。

那天侄子给我打电话,头两句挺正常的,他说:叔,我想你了,想去城里看看你。

我们叔侄感情最好,我和他年纪相差不大,从小我带着他一起玩大的,很久不见,还真挺想他。说了两三句话以后,忽然电话那头传来“嘿嘿”两声阴森森的笑声,嗓音也变的细了很多。

第一句话是:“嘿嘿,我还没走呢!”听到这句怪异的话,当时弄的我头发都竖起来了,这声音怎么这么怪异,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借他的口在说话。不过大法弟子一正压百邪,什么也不怕。我很快就镇定下来了,要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就接着他的话问道:“你怎么还没走?”它说:“我要走就和他一起走。”

因为我上次给过侄子一个护身符,我以为不会再有什么东西纠缠他了,谁知那个东西还没有走,我想可能是他没有好好念我教他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两句话,那可是很多人屡试屡灵的哪。

我说:“他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要和他一起?”它说:“我已经快和他合二为一了,我不走,要走就和他一起走。”

这时候我听出意思,这个附体还没有附上我侄子,只是快附上了,危险啊。不过它已经能控制他的思想了。一起走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要侄子的命吗?我说:“他欠你什么吗?你和他有什么冤仇?”“我和他没有冤仇,我就是看上他了。”它说。

我问:“那你怎么认识他的?”它说:“是三年前在吉利的庙里我跟上他的。”吉利在洛阳的北边,离我们这里有几十公里远。

我说:“你怎么跟上他的?是他求你什么了,还是他拜你了?”它说:“他没有求我,也没有拜我,是我看到他身上的东西,全部符合我的要求。三年前,他去吉利的庙里,我看到他,就跟上他了。”我说:“你和他没有什么冤缘,你凭什么跟着他不放?如果你和他有什么冤缘,你现在可以离开他了,你离开他,我可以求我师父把他欠你的东西还给你,不会让你吃亏。”

尽管它说没有冤缘,但我想完全没有关系,它也不可能找上我侄子的,只是连它自己也不知道其中的因果罢了,所以我才这么说。

它又说:“我要走就和他一起走。”我语气严肃起来,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是大法弟子,有我在,他还是我家人,你怎么敢这么做?”它说:“我能看见你。”电话那头离我有二十公里的距离。

我说:“你能看见什么?”它说:“我看见你头上有光圈。”我说:“你不就能看到这个吗?别的就看不到了吧!你今天必须离开他,我只给你一晚上的时间,如果还不离开,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我要清理你。”我又说:“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你就算有能力,但是你不能干坏事啊!”

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我当时也是本着善心在劝它。它说:“我没有干坏事。”我说:“你跟着他,还控制他的思想,还要拿他身上的东西,还不是干坏事吗?”它说:“我能给他荣华富贵,能给他功能,我能让他有本事。”我说:“你能给他这个那个,你能白给吗?你还不是想拿他身上的东西?”它不吭声了。

然后我说:“你必须今晚上就离开他,不然的话,我就要清理你。”它始终没有答应离开。然后一下子就又换成了我侄子的声音。我就和侄子又聊了几句,让他早点休息,我当时也没敢在电话里说他被附体了。

过了几天我回家见我到侄子,特意问他是不是去过吉利的庙?他说是去过。他说是因为岳父中邪了,去庙里请人治,他陪着一块儿去的。

原来他岳父没治好,他自己又带来一个东西。

我当时问他有关庙里的事,他就一下子相信我没说假话了,因为我事先根本不知道有关吉利庙的事,我只是听附体在电话里说过。他讲了事情的始末以后,也感到挺可怕。

常人不知道,末法时期,庙里非常的乱,什么魔啊鬼啊都跑到庙里了,人还去拜,还去求,最后就把这些邪性的东西给招来了。我们这里的农村经常有神婆之类的,就是为人解决中邪附体这种事的,但是一般被附体以后都很难解决,请神容易送神难啊,不修炼的常人对这些事是无能为力的。

从以上两例附体的事件中可以看出,现在的中国人被中共邪党变异的唯利是图,一切向钱看,当整个社会都这么强烈追求名利,用钱去衡量一切的时候,就招来了万魔出洞,祸乱人间。哪里有干净的庙?哪里有佛可以拜?为什么近些年这么流行旅游呢,其中一个原因就和这些魔有关系,它们就让人去庙里拜它,给它送钱去,然后它看到那些旅游的人群中,谁的身体中带有好东西,它就跟上谁,附上人身,去拿人体精华。

在另两次讲真相的过程中,有两个人都跟我说,我送他们的护身符不敢挂了,因为挂上头就痛,取下头就不痛。常人不懂得这些事,只知道取下大法护身符头就不痛了,他不知道是附体或以前他敬的东西在阻挡他得救。如果真的下决心不取下护身符,看那些东西还敢动你吗?从此你就真的是在大法师父的护佑下了,就这点干扰常人都摆脱不掉,不修炼的常人真是可怜哪。

中国现在的名胜,由于中共文革中的破坏,早就没有神佛了,正象师父所讲“越是名胜魔越多”[1]。我侄子没有求也没有拜,它都会跟上来,所以现在我都在劝身边的人不要到庙里去,那地方危险啊。可是又想想,人世间现在有干净的地方吗?到处都是魔啊。

大法弟子救人啊,要帮助中国人摆脱中共这只巨恶红魔与邪灵对人的控制。世人啊,快快醒来,摆脱这些大大小小的邪灵控制吧。低灵附体虽然有害,但不至于被它拉進地狱,但是那些入了中共党、团、队的中国人,可是被这只恶魔打了兽印的,不久的将来这只赤魔遭到天惩的时候,打上兽印的人可是要为赤魔陪葬而入地狱的。三退是摆脱共产邪灵附体的最好方式,退出党、团、队就是为了抹掉兽印。大法弟子急也无用啊,可贵的中国人啊,你自己也要有自己的选择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游南华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