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攀枝花法轮功学员燕宝萍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燕宝萍,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多次遭中共绑架、抄家、勒索,被开除工作;她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到非人折磨。在迫害中,她的家人也惨遭不幸,女儿被迫退学,父母在悲愤中相继去世。

燕宝萍,女,一九五九年生,原攀钢机电学院校办会计。燕宝萍曾身患多种疾病:头晕、头疼、两手关节疼痛麻木,疼起来晚上睡不着觉,手拿东西稍微时间一长就麻木的没知觉,两小腿经常疼痛难忍,还有痔疮苦不堪言;后来又被检查出来肝炎、心律不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了迫害,运用了所有的宣传工具编造谎言、诬陷、栽赃法轮功。燕宝萍作为一名亲身受益者,一九九九年九月和几位法轮功学员一同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信访办遭一群警察围攻。

江氏集团搞株连,把迫害法轮功和单位的职工奖金挂钩,燕宝萍为了不影响单位职工的奖金,第二次进京之前,写了辞职报告交上去了,告诉领导们,她炼法轮功后,身上所有疾病都神奇的好了,她按“真善忍”做人,工作上任劳任怨,并主动到别人不愿去的艰苦地方工作,每月按时做报表上报。修炼法轮大法,于国于民都是好事情。

二零零零年五月,燕宝萍和几位同修再次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到天安门附近的前门派出所,遭到非法审讯。她们很快被攀枝花驻京办事处带走,遣送回攀枝花,非法关押到攀枝花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天后释放,强迫签字,她拒签。

燕宝萍回家后,单位怕她去北京,叫她去上班,说不准法轮功学员辞职、下岗。

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十月底,燕宝萍等六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攀枝花市看守所,然后又都分别被外提到盐边县看守所刑讯逼供。其中黄世荣被冤判了八年,当时二十多岁的袁玉贤被非法劳教二年,她遭刑讯逼供三天三夜,被打的遍体鳞伤,遭双手吊铐,双脚铐在凳子背上,脸、前身朝下,恶警坐在她悬空的背上。毛林芳被非法判了九年,在监狱遭受了残酷折磨。吴汉萍被非法劳教两年。燕宝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楠木寺劳教所,燕宝萍分别被非法关押过五中队、七中队、八中队、九中队,她遭到残酷迫害包括罚站、罚坐、不许动、不许说话,不准洗漱,不准洗澡,被强行洗脑及各种酷刑折磨。

由于环境的恶劣,燕宝萍等法轮功学员身上还长大片大片的疥疮,坐着裤子粘着皮肤揭都揭不下来,躺下翻身都很困难。

法轮功学员张凤清、张士清、詹敏在所谓揭批会上抵制邪恶谤佛谤法,站起来抱轮,恶警队长曹某用电棒电击詹敏,将她的左半边脸电至黑焦糊,詹敏绝食抵制迫害,遭恶警残忍灌食,惨叫声在坝子的人都能听见。

法轮功学员张士清被恶警电棒击、吊铐、关小间。燕宝萍在恶劣的环境中,身上曾长过疥疮,九中队的包夹就给她身上涂满了药膏,她就把涂的药膏擦干净,包夹发现了,强行把她的衣服剥光,身上一丝不挂,四、五个包夹强制又拖又抬的把她弄到一楼走廊羞辱,当时恶警队长曹某就在对面坝子上看着。

还有成都法轮功学员李智,抵制军训走正步,被罚站不叫睡觉,她抵制邪恶迫害,遭到卡脖子差点断气,那几天她脖子上手指卡的紫色手指印还清晰可见。法轮功学员毛坤曾被迫害的昏迷不醒。

再被劫持到楠木寺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的一个晚上七点多钟,燕宝萍和女儿在同修家遭恶警绑架。警察有的拿手铐、脚镣、铁棒、木棍、警绳凶恶的又吼又叫象土匪一样的闯进屋里,绑架了那里所有的同修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仁和区公安分局院内。燕宝萍连续喊法轮大法好,被一恶警用装矿泉水的瓶子连续打在背上。之后他们被强押到弯腰树看守所,在强制押进看守所时,看守所的岗警看不打报告就对男法轮功学员一阵拳打脚踢、暴打,进到看守所院里恶警邱天明、张柏林失去理智没有人性的暴打男法轮功学员,恶警将双手背铐的男法轮功学员打翻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踩在一位男法轮功学员的半边脸上,脸压在地上的小碎石渣上;不准女法轮功学员说话,一位年纪大的女法轮功学员喊他们不准打人,恶警张柏林挥动着手臂不停的在她脸上左右打耳光,燕宝萍喊:不准打人,恶警张柏林挥动着手臂不停的在她脸上左右打耳光,口腔打肿出血。法轮功学员岑梅喊不准打人,恶警邱天明将她的手使劲扭伤。

在弯腰树看守所,燕宝萍和同修都绝食三天,被强行野蛮灌食,灌的很多很咸的玉米面,没有了知觉,难受的躺在水泥地上,都要昏过去了。一个月后,燕宝萍再次被非法两年劳教,她和女儿都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女儿被非法关押在中队,她被非法关押在七中队迫害。

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恶警残酷折磨正念正行的法轮功学员,长期罚站、罚坐、关小间,有的被关在二、三楼一间屋,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一名刑事犯“包夹”监控,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说话;由队长管教组成的打手亲自上阵,用尽各种残忍的手段和刑具,迫害坚定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打骂声不绝于耳。恶警还唆使犯人赤膊上阵,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冬天寒风冻,凉水浇身、逼长期坐小板凳,从早五点到夜里三点,臀部溃烂,十分痛苦。燕宝萍被罚站三天三夜不准睡觉,被迫害的停经九个月。

二零零三年九月至十一月,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就如魔窟一般,恶警和普犯随心所欲地折磨着法轮功学员,暴力“转化”,整夜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有的灌水喝不让上厕所,还被罚蹲军姿,有的三天不许喝水,关小间的门下面都被踢坏了,夜里的惨叫声,恶人的吼叫声,不断地在翻着花样折磨法轮功学员。

这期间,法轮功学员朱银芳被迫害致死,韩杰、高燕被迫害的精神恍惚。燕宝萍为抗议迫害,以头撞墙,一度被送医抢救。(编者注:法轮大法严禁自杀、自残。法轮功学员应牢记自己是超常的修炼者,必须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行为。)直到二零零四年九月,燕宝萍才出狱回家。

迫害中,女儿被迫退学 父母相继去世

燕宝萍的父亲、母亲眼看到女儿多次遭绑架、受迫害,精神与身心都无法承受着巨大恐惧与痛苦,先后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零零七年六月相继去世。

燕宝萍的女儿燕洪,因修炼法轮功,曾被绑架、非法拘留,关洗脑班迫害,经常遭警察及学校、居委会骚扰,经济上被迫害的没有来源,她没毕业就被迫离开学校;后她被非法劳教一年,身心备受伤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