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集体学法是开创好修炼环境的关键一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我们村被邪恶称为所谓“重灾区”。在迫害发生后的八、九年中,我村同修遭受着邪恶的严重迫害。我村不太大,但仅在迫害的前几年,先后就有七人被非法判刑或劳教,有二十人被送到洗脑班非法强制洗脑,有十七人被非法抄家,有二十四人被非法拘留。常常是一人遭迫害,其他人赶紧藏书,一心只顾自己。一些被旧势力用病业干扰的学员,由于很少得到其他同修的帮助,有几个相继离世。

由于长期处于邪恶的高压态势下,我们村很大一部份同修长期不能走出来,有的是从来没走出来过,有的是受迫害后一直带修不修的。

参加集体学法才能跟上正法形势

二零零八年底,附近几个村的同修们相继成立了学法小组,证实法的形势逐渐发生了变化,变得越来越好。向警察讲真相也容易了。如一位同修向一个比较邪恶的警察讲真相时问:“你说《宪法》大还是江泽民大?”他沉思了半天说,“按说还是宪法大。”那个同修接着说,“既然宪法大,那你们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都是非法的。”他沉思半天,似乎明白了真相,以后再也没见他参与迫害。不少警察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如一个警察曾经对一个村干部说,“某某某(指同修)真是神了。”

在整体的配合下,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的正念显神威,极大地震慑了邪恶,也使一部份作为常人的警察从内心佩服大法弟子,一些受邪党欺骗的民众也逐渐清醒过来。有一位曾经支持邪恶的迫害政策的人,看到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令邪恶胆寒的壮举,在公开场合转而赞叹说:“我就佩服某某某(指大法弟子)!”还有一位指着一个共产党员说:“你们共产党看到法轮功就哆嗦。”一次几位同修在村里贴了一些真相图片,警察照了相,然后想找人撕掉,结果在村里竟找不到人愿意去干,只好到外村去找。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同修遭恶警绑架,小组同修切磋后认为,迫害是冲整体来的,学法小组学习要坚持下去,同时向内找自己,组织近距离发正念,整体提高上来了,结果很快解体了迫害。

在帮助同修过病业关的过程中,更显整体的威力。近一两年来,有十一位同修(其中有一外地同修)先后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有老弟子、也有新学员,在整体的帮助下都顺利的闯过了病业关。

例如,一位新学员患了所谓的“肺癌”,经过同修不断的和他一起学法切磋、向内找,心性提高上来了,关也过去了。过关后六十多岁的老人骑着自行车到较远的外地去帮助别的同修。还有一位老学员处在病业状态中非常痛苦,饭不能吃,水也是喝一口吐一口,胆汁都吐出来了,一连几年也不见好转。有一次十几位同修去她家和她共同学法切磋,去时她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连欢迎大家的表情都表示不出来。在与她学法切磋的同时,她的身体就开始发生变化,第二次再去时,她能和大家一起学法、发正念了,身体也很快恢复了健康。这位同修的丈夫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对她说:“你只要去学法小组,地全荒了,我也不埋怨你。”

随着学法小组状态越来越好,参与其中的同修变化很大。花秀(化名)受迫害后,一直带修不修,功也不炼、法也很少学,找她切磋后变化也不大。溶入学法小组这个整体后提高很快,找自己、修自己,不但自己精進,还带动家人开始修炼。一人精進,带动一片。在家里,她也组织了小组学法,她本人还担负一些证实法的项目。

梅凤(化名)长期带修不修,有了问题总爱找别人,和同修的矛盾长期得不到解决。原来家人都理解大法,有的还和她一起修炼。由于她状态不好,家人也变的不相信大法了。她也经常被病魔折磨的痛苦不堪。溶入整体后,她的病业关很快过去了,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出去做真相救人,晚上经常骑车到较远的外村去参加小组学法,家里也组织人学法,而且丈夫也随之一起学法、炼功,走入了修炼。

长期在家里学法炼功却走不出来的杨兰(化名),在学法小组同修带动下,参加了学法小组学习,并汇入到证实法、救人的洪流中。现在她不但参加外村学法小组学习,还说服不理解大法的丈夫,允许同修到她家学法。

清桂(化名)是外省来本地经商的,原来在老家也修炼,但带修不修,溶入我地区整体后,提高很快。还带动丈夫一起修炼,他夫妻二人每天学法实修、找自己,很能吃苦。帮助过病业关的同修、帮助其他同修、帮助整体解决遇到的困难,非常尽心尽力。同修们都在圆容整体中提高,变化都很大。

学法小组的建立与发展

学法小组的建立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从流离失所状态回到家中,见到当地邪恶迫害仍很严重,短短十天就有四同修被抄家。在以前学法中,我看到了师父讲的要我们把五个手指头握成拳头打出去才有力量的法理,我决心在本地区组建学法小组,开创出好的修炼环境。我先找一对夫妻同修商量:“在你家成立个学法小组怎么样?”老俩口回答的很干脆:“行啊!”我当时心里一震,知道是师父在加持这件事,使我充满信心,我找了几位敢于来参加小组学法的同修开始学法。一段时间后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组织了一次法会,参加的主要是本地区同修和外地同修,大家主要围绕怎么组建学法小组和怎样圆容整体这一主题学法交流。法会后各村的学法小组纷纷组建起来了。

针对同修修炼中的问题安排学法交流

第一个最普遍的问题就是学法不入心,做不到静心学法。集体学法时有说话的,做其它事的。面对这种状况,我们首先组织学习了师父要我们重视学法的论述,如《致澳洲法会》这篇致词。致词中说:“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那些个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视学法的。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会之机告诉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无论新老学员,一定不要因为忙而忽视了学法。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希望大家走好最后的路。未来的展现不远了。”

还组织大家听同修“学法入心”交流文章,在此基础上提出要求,学法时不做任何与学法无关的事,不说任何与学法无关的话,学法时要集中精力,看清每一个字,然后再读,努力不读错一个字。这样坚持下来,不少同修达到了这个标准,其中包括一些没有文化的老同修。

第二个比较普遍的问题是不向内找。师父说:“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我们决定把所有小组都开创成向内找的环境,学法时每遇到师父向内找的论述,我们就在学法交流上多下些功夫,每当集体学法前,集体背《洪吟三》中的“少辩”、“谁是谁非”。经常熟记在心,有问题对照自己,组织向内找的专题交流,解决了不少同修不向内找的问题。

除此之外,还组织了“无私无我”、“去怕心”、“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闯病业关”、“讲真相救人”等方面的学法交流,使同修在学法实修中有了很大的提高。小组除了每星期两个下午固定学法外,还组织部份同修到其它村学法交流,帮助他们组建学法小组,帮同修过病业关,帮助他们解决以前遗留下来的问题,带动该村证实法的活动。有时也到其它区县帮助解决一些问题。本地区不少同修不固定在一个小组学习,这样能使各小组取长补短,互促提高。一个小组的活动有其它小组同修的参加,对保障每个学法小组走正师父安排的路起到了促進作用。同修在其中提高的更快。

举个例子:一个新得法的没有文化的老同修下午要到外村一个学法小组学习,却遇到了两个难题。一个是家中雇人盖房,中午要管饭,出不去,另一个是身体正在难受。他想下午必须去小组学习,念一正,智慧就来了。拿钱叫盖房人到外边吃饭;告诉自己,身体难受也得坚持。结果难受的劲儿很快就消失了。很多同修都是这样,身体不舒服时,只有到小组学法去,很快就没事了。

我们村学法小组建立三年多了,同修们都知道,师父一直在加持我们,同修们也在精進实修,我们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好。在此我们全体同修叩谢师恩,以后我们会更加精進,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兑现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