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才能走出生死考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修大法十几年了,总是以为在信师信法上没什么问题,而当魔难来时才真正看出自己信师信法的成度,信师信法的成度也决定了能否过关,能否走出关难的关键。生死关头,要把自己全交给师父,邪恶才干扰不了,达不到目地。心只要一动,后果可能都不堪设想。

昨天晚上,四岁的小同修突然说起这件事,并说要把这件事情发到网上。我才想起来这事一定要写出来证实大法了。

事情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小同修随我母亲在亲戚家呆了几天,突感到不适,嗓子处肿了,有些疼,孩子就和姥姥说要回家,就回来了。本来问题也不大,表现上象是常人感冒的症状,我们也没在意,因为以前也有过,过几天就好了,家里都是修炼人,所以根本也不会吃药的。

晚上给孩子洗完澡,让姥姥接出去准备换内衣后睡觉,我留在卫生间准备自己洗澡,突然就听到母亲同修向我喊:“快出来,别洗了,看看孩子不对劲!”我也没管,还不耐烦的说:“哎呀!等会。”因为我想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母亲又催了几遍,而且一遍比一遍急,我没办法,出来了,進屋时看到了这一景象:孩子表情呆滞,口吐白沫,身体僵着不动了。母亲同修让我赶紧一块给孩子发正念。我叫孩子名字,孩子没有反映,发出哽咽的声音,手脚青黑,好象马上就没命了的样子。事情来得也太突然,我的心开始不稳,犹豫了一下还是不安的对母亲说:“怎么办啊?要不上医院吧!”母亲同修立刻说:“上什么医院,求师父,你稳住,心放到底,赶紧发正念。”母亲让我把师父的法像拿到了孩子前,求师父,又要我给孩子爸爸(同修)打电话,叫他从单位马上回来,母亲说多一个人发正念要好些。

这期间我手忙脚乱,然后就开始继续发正念,过程中我和母亲还简单的交流了一下,我们都认识到是对这个孩子的情太重了,旧势力黑手钻了空子。我对着孩子大声说:“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谁也不配干扰、不配管,我们只听师父的,其它的安排都不要。”我想起来师父讲的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于是我和母亲同修赶紧盘腿发正念。刚开始发时,我这个心不稳,也静不下来,我就发出声音念正法口诀,可是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是发抖的。这时候我哥哥(常人)進屋说:“赶紧送医院啊!”母亲说:“你不用管了,我们有师父管。”我哥生气的说:“那你们就等着吧,没人管!”开门出去了。我和母亲不停的发着正念,边发我心还放不下,不时的睁开眼看孩子的表情,这一看可不要紧,表现还严重似的,孩子的嘴和眼一抽一抽的,歪到一起的样子,我赶紧闭上眼,同时找自己:这是假相,我的心越放不下,给我表现的越厉害,就是吓我的人心呢。

这时我感觉到强大的能量在加持我,心里也不慌了,很有底气的发一念:这一切都是假相,我们不会被带动,宇宙都是师父造就的,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有执著由师父管,别人不配管,我就把孩子交给师父了。发完这一念,心里更稳了,也不害怕了,我又睁眼看了孩子,就见她吐出小舌头在外面,回不去的样子,表情很是吓人。这次我没动心,心想:别想吓我,我不会为之所动。

这时候孩子的父亲回来了,我们三人把孩子围在中间,一起帮她发正念。就感觉场很强大,另外空间一场正邪大战正在進行。过一会,感觉孩子脸不抽了,能动了,我们继续发,一会就听到孩子“哗啦”一声,一看,拉出好大一堆脓血大便,孩子满身和被子上都是,我们把孩子挪动了个地方,就继续发。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吧,孩子渐渐能动了,手脚有了热气,也不抽了。我们把孩子清洗了一下,都半夜了,就睡下了。孩子父亲隔一会起来发一会正念。第二天早上孩子一切正常了,大便时拉了点脓血就彻底好了。对昨天晚上的事情并不记得。我哥中午下班的时候,孩子已经在客厅连蹦带跳的玩了。他一進门看到孩子这样,不敢相信孩子好得这么快就说了一句:“这就好了?!”我们一笑说:“是啊,是师父救了孩子。”又一次伟大的见证,我哥从此对大法也不说什么了。

过后,我们还真后怕啊,当时要是用人心对待而不是用正念,是什么后果啊,不敢想象,就当时孩子那表现上医院也不管事啊,可能不等到医院就完了。这个事情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同时也说明了修大法的严肃性,心性差一点都不行啊。必须完全信师信法才能走出魔难。

通过这个事我们也都各自向内找,同时找到整体也有漏。找到了很多的不足:我们三人对孩子的情都很重,私心、分别心很重。这体现在对待我哥的孩子上,这个孩子大一些,十三岁了,因父母离异,一直在我家生活,由母亲照顾。这个孩子平时总是表现得说谎、偷钱、懒惰贪吃等毛病很多,我们没有对照自身的不足在孩子身上的反应,而是总觉得这个孩子不好,都不喜欢她,而觉得这个小的孩子听话懂事,就都喜欢小的。这本身就是一个大漏,多重的私心啊。

还有就是没有带好大法小弟子。记得在这件事情发生前,我在网上购了一个平板电脑,想给这个小孩听法及听传统故事等修炼的东西等。因大孩子有一个MP5了,小的总是抢,所以我就买了一个。可是买来后,里面有游戏,而且可以无线上网,孩子他爸就老和孩子没事玩游戏、上网看《西游记》等电视,反而没怎么学法、看正经东西。我也没怎么管。一天晚上很晚了,孩子的父亲已经睡着了,我坐在地板上收拾柜子里的衣物,孩子不睡,在沙发上玩,想等着和我一起睡,屋里很静。突然孩子说:“妈妈,你说你给我买了平板电脑本来是让我学法的,好回天上,你们可到好,天天让我玩游戏、玩游戏,我能回天上吗?你们也不好好带我,让我多学法,好跟师父回家……”我听了很惊讶,当时没有回应,就默默的听着,孩子一直在说。我心里马上悟道,这要不就是师父点化,要不就是孩子明白那面在抱怨我们。第二天我赶紧告诉他爸不要让孩子再玩了,要听法,可过段时间就不坚持了,又成了老样子。

师父讲过大法弟子家的孩子都是有来头的,所以我们要带好小同修啊,而不应只是自私的把她们当成自己的孩子。有一次我问孩子:“你是从哪里来的啊,你的本源是什么呢?”没想到孩子说:“我啊,我不就是那个小佛陀嘛,我想把你带回去,还有我爸、我姥、我姐,我为了救你们一起能回天上才来的啊。”噢,我无语,这孩子明白着呢。

我哥家的大孩子也一直在我家长大,两个孩子我们经常教她们背《洪吟》,都会背很多首。这个大孩子虽然表现上不像真正的大法小弟子,可是我们也用修炼人的标准对待她,她自从到我家来后,十几年了几乎不生病,有点小毛病我们让她念“法轮大法好”,也不给她吃药,过几天就好。而她一放暑假去她常人姥姥家就会生病,这一点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在她身上也发生过很多事,现举两例:一次是在她上小学一年级时,老师给定奶的同学发奶,给了大孩子一瓶开了口的半罐奶,喝完后她身感不适,老师给我们家长打电话让给她带回家。走在半路上的时候她就昏昏迷迷,身体发软,坐不住车,直往下掉,到家后也神智不清。那是明显的食物中毒症状,常人送医院晚了都会来不及的。母亲同修求师父,并在孩子耳边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当时也是很吓人,过了一会孩子就醒了过来,主动说要吃的,就好了。这件事情学校的校长也知道了,本来是要找当事老师的责任,母亲同修主动向校长讲了大法真相,告诉校长:“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是大法师父救了孩子,我们大法弟子都与人为善,替他人着想,不要难为那个老师了。”校长惊讶的说:“大法这么好啊!”后来校长做了三退,并要了真相光盘。

还有一件是近期的事,大孩子已上小学六年级了,最近她班上有好几个同学得了所谓的“腮腺炎”,老师怕传染,有这种症状的学生就不让上学了。我家的大孩子也出现了这种症状,老师也不让上学。孩子在家听法,两天就好了,去上学了。而她们班上其他孩子都打吊针十来天才好。市里卫生防疫部门到她班上观察得过此病的学生,摸每个得过此病的学生的扁桃体处都留下了硬核。医生说这是得过这种病后留下的抗体。而摸到我家大孩子时,医生奇怪的问:“她也没得过呀,她没有硬核啊。”班主任老师说:“她得了。”这也说明大法弟子家孩子和别人家孩子不一样。

我们一家修炼大法十多年来,过程中的神奇事情数不胜数,今天把两个小弟子身上的事说出来以见证大法的神奇。同时让我们大人同修从中查找到修炼的不足,共同提高上来。带好师父的小弟子。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