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教师:师父拽着我走过坎坷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在教学第一线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初中语文教师,还担任着班主任工作。我拒绝收受礼品的高尚师德,以及我较高的教学能力和水平,连同我对法轮功修炼的坚定,成为佳话,被学生和家长传向了社会,市区许多人都知道我们这城市重点中学,有个修炼法轮功的教师是个好人,却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无辜被邪党迫害。

自走入修炼的大门,慈悲伟大的师父就一直拽着我,使我走到了今天。全世界七十亿人,我能成为一名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每天沐浴在师尊的佛恩之中,我觉得自己实在很幸运,也很幸福,很快乐。溶于大法中,我的境界在法中升华着,我的生命才有了意义。

从邪党灌输的无神论中醒悟

我是位中学语文教师。我家是邪党定的“地主”成份。我的祖母和父亲在中共夺取政权前信仰佛教,文革时挨了整。这样从我记事起到长大就没再听家里人提起过“佛”这个字。受邪党文化灌输的我不相信有神佛。

和我关系很好的同事兼邻居俩口子给我讲了一个月的法轮功,可我就是不相信。后来他们急了,非常严肃的告诉我:这是宇宙大法,万古机缘,千万别错过!为了使我认识大法,他们“强迫”我看大法的书。我开始躺着看书,看不了两页就睡着了。我当时身体不好,常常伴有头痛、失眠,躺下不看书不能入睡。我跟他俩口子说:这书好,能催眠,就是看书之后嘴里总吐稀痰,我讲课却不会这样。他们告诉我那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了,让我坐着恭恭敬敬的看书。

我按他们说的做了,这才看懂了书的内容,我因此知道了这个功法能祛病健身。

有神还是无神?这个问题一下就摆到了我的面前。单凭他们俩口子说我还是不信,于是特意回到离城里一百二十多里外的农村老家,问我父亲(祖母那时已过世)。父亲跨越中共建政前后两个时代,很聪明,有文化,崇尚仁义礼智信,会耕地、会盖楼、会漏粉条,还会唱皮影戏、会画画,我信任他。父亲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有!”这时我才知道他和祖母曾信仰佛教,他还会背经书,邪党因此还把他们黑夜白天关押在学校進行迫害,父亲还告诉我村里曾有三个庙,那时香火很旺,村里人大都善良,没有出过凶险事,打架斗殴的都少。文革时这三个庙被毁掉了。

父亲还给我举了几个例子证明有神。他说,祖母和他俩人信岳飞,常常占卜烧香请岳飞,还请过何仙姑等。父亲有记录这些信仰活动的笔记,知道邪党不让信神,就在中共到来前赶紧把笔记烧掉了。我们村里还有个人有宿命通功能,不被村里人理解,可父亲懂。那人常常给父亲讲地狱的事。

我给父亲介绍了法轮功和师父的情况,父亲马上说这是主佛,主佛来了!他早就知道有主佛下世传法的预言。父亲非常相信,当即就修炼了法轮功,他还劝我母亲炼。我的姐姐、妹妹、弟弟、弟媳、侄女、侄子等全家人,在父亲的带动下也都修炼了法轮功。我因此下定了修炼法轮功的决心。

我从九九年三月份正式开始学法炼功,随后迫害就开始了,我那时刚刚去炼功点炼了一个月的功。准确说,那时候我动功的动作做的还不太准确,单盘右腿还翘的挺高。那天我在炼功点附近徘徊着,看到只有一辆警车横在那里,看着那辆警车我泪如泉涌,心里不住的对师父说:师父,《转法轮》我还没看完一遍,五套功法我还没学会呢……

七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新闻联播节目开播,证明邪党对法轮功已开始了全面的迫害,舆论声势造的特别大,大有天塌之势。我的心好沉重,心里非常难过。突然狂风大作,雷鸣闪电夹杂着暴雨横扫下来。我家楼房外边的几棵老柳树连根拔起,横七竖八的躺在路上。我趴在床上,看着师父的照片不住地流泪。我不明白环境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样?我从晚上七点钟一直哭到了深夜两点半,没有睡意。我眼睛盯着师父的照片哭着,突然看到了师父有一丝笑意,我明白了师父在告诉我,不要怕,法大,有师父呢!师父给了我信心和鼓励,我转哭为笑,这才心安地睡下。

好师父给我开天目,我开着修

对于自己得法太晚,心里老跟师父诉苦。可是师父就是师父,师父对我格外的慈悲呵护又让我感到自己万分荣幸。“师父,您是我的好师父!”我常常在心底这样的喊,因为我明明白白的感受到师尊的洪恩。我深知我的师父为我生命的升华操碎了心。是我的师父苦苦地拽着我,不离不弃,才使我走到了今天,使得我体会到了跟着师父回家的感觉真好。我有这样好的师尊真的太幸运了。

我一开始炼功师父就用能量场带我,天目就能看到白的、黄的光,我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师父用能量场把我定住,象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身上好舒服。我因教师职业,嗓子疼常吃润喉片和各种消炎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时,我一口一口的吐了一段时间的稀痰后,很快我的嗓子就变了,连上四节课嗓子都不疼了。

我脾气急躁,从小就爱头痛,去痛片、脑灵素、脑宁换着吃也治不好,我还吃过好长时间的中药,打过几个疗程的穿心莲,头该痛还是痛,就是治不好它。因头痛我失眠,夜晚常常是干坐着,或下地溜达,这让我非常苦恼。师父为了给我去头痛病,给我头上、身上、胳膊上打出好多法轮,无数的法轮在我的全身转着,我的身体被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非常舒服,折磨了我半生的头痛病从此无影无踪了。我的眼泪不住的流着,我从内心感恩师尊。那一时刻我懂得了,师父真的了不起,这个法轮大法很大,我无论是炼功还是听法,师父都给我演化身体,身体的变化跟《转法轮》上写得一样。我白天心性关过的好,承受了痛苦,晚上躺在床上,师父就给我演化身体,有时感觉身体腾空而起,飞得很高;有时感觉身体象被大擀面棍擀平成了一张纸一样,平铺在床上,没有身体,自己用手摸摸身体,哦,还在,好舒服。我感恩师父,激动不已,流泪,兴奋,不睡。“师父,我的好师父!”我因此常常在心里喊师父,想跟师父说什么就在心里跟师父说。我的两脚往一块搭上,能量流的循环就能给我消业。有时我炼功感觉自己好象没有身体,有时身体往上飘,象要离地,幸亏师父给我锁着。那时我很喜欢抄法,一打开大法书,师父的能量场就把我包围了,身体轻飘飘的,连手里的笔都是轻的,感觉好惬意,我的字写得也漂亮了,我好高兴。

有一天晚上我听到空中一直打雷,还有放鞭炮的声音,我又一夜没睡。师父用能量场把我定住,身体轻飘飘的,也不知哪去了,好舒服。我第二天问婆婆知不知道打了一夜雷?婆婆说没有打雷。我没再多说什么,可不知为什么我总有一种普天同庆的感觉,高兴的走路都蹦蹦跳跳的象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我性格直爽,一点也不掩饰。关难大了,我哭的好伤心,坐在便池上哭,躺到儿子的地毯上哭。十二、三岁的儿子也跟我学法,师父常常借他的嘴点我。我哭着心里跟师父说,我哭,但我也会放下执著。那个时候我不明白法理,全凭着师父给我开了天目,让我开着修,师父牢牢的扯着我往上拽我。

婆婆和丈夫说我变了一个人

我原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女人,从小学习就好,很勤快,相貌也好看,在父母、亲朋、老师、同学的赞扬声中长大,很自以为是,高高在上。上学、工作、结婚、生子一帆风顺,脾气也大,得理不饶人,说话大嗓门,我婆婆、丈夫都怕我。丈夫见我在家跟他和儿子用训学生的口气说话,丈夫就无奈的提醒我,“某老师,我们不是你的学生,你现在是在家呢,不是在你的课堂。”有时我上街买菜动不动就跟人家吵起来,生一肚子气回来。

父亲说我是一匹从新疆刚贩来的野马,没上笼套,总是自己说了算;婆婆惹着我,我就跟她理论,直到她服我;丈夫拿我没办法,他们对我只好敬而远之。那时,嗓子疼、头痛,三十岁出头又添了失眠的毛病,晚上三点就睡不着觉了,吃药也治不好,好苦恼。

我学习了《转法轮》之后,从道理上明白了如何用“真、善、忍”来约束自己,懂得了打人、骂人、欺侮别人、占有别人的东西,都是在伤害别人,给自己造下黑色的恶业,反过来把自己身上的白色物质“德”“转化”给人家。人的身上业力大了,就会有厄运,遭灾、得病、挣不到钱,事事不顺利;人的身上德大,就会有好运,升官、发财、身体健康、事事顺心;做善事有善报,做恶事有恶报;为人要真诚,讲信誉;善良,不仅善待亲人,也要善待他人;宽容,忍让,吃亏是福;尤其要“忍”,心字头上一把带利刃的刀,难忍也得忍,不是给别人忍,是给自己忍,不忍就要伤害别人,害人害己;遇事先考虑别人,不以自我为中心……。很快,我就把自己身上的陋习改掉了,身体上的病也没了,我在家庭中实践着用“真、善、忍”修养自己。婆婆、公公、丈夫跟我父母姐妹说:“这个大法真厉害,她完全变了一个人,说话也不吵了,也不要尖儿了,变得宽宏大量,啥事也不计较了。”我婆婆、公公、丈夫也因此看了《转法轮》,我公婆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师父让我懂得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我知道了原来宇宙中有大法,在人生路上人有可以遵循的法则,生命的境界可以通过修炼得到升华,我好高兴。原来我就是由着自己的性子瞎活着,没有约束、没有目标,活得没有意义,也不快乐。贪吃贪睡贪淫欲,还讲究穿戴,花钱大手大脚。体重一百五十多斤(身高一米五八),臃肿的身体,本来漂亮的相貌因肥胖变得自己也不喜欢了。每天造着恶业,就是落个满身的病业,然后再花钱治病。

得法之后,我知道怎么活了,知道替别人着想了,放弃了自私心,也知道怎么去劝善了,做一个为他的生命,我的生命因此有了意义。我的身心充满了阳光,我也要让阳光照亮那些阴暗的角落,助师正法。

还校园一片净土

我所在的学校是市里的名校。在校学生多,各班的学生容量大,教师的工作任务繁重。在世风日下,物欲横流的今天,校园也不再是一片净土。教师们在埋怨着自己收入微薄、工作劳累的同时,把创收的目光盯在了学生身上。教师们利用双休日给学生补课,在学校的课堂上却不大用心教课,把教学重点转移到了课下。教师们私下收家长送的礼,班主任利用手中的这点权力和家长搞关系,找家长办事,给关系好的学生安排好的座位,课堂上重点提问,重点辅导。学生和教师形成了金钱交易关系,校园这片圣洁的净土染上了铜臭的味道。

刚刚三十岁出头的我,在这大染缸中也同样着色。一到双休日,我就想尽办法把学生召集到家里来补课,直接向学生收费。一到年节就有家长登门来送礼,送的东西有日用品,高档服装,名牌烟酒,有的还以给孩子压岁钱为名,直接送二百到一千元钱。有的家长送的少,我还有怨气,不给人家好脸色看。就这样在利益的诱惑中,在忙忙碌碌中,在争名夺利中,我活的好累好累呀。我太注重名利了,有时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和学生的关系早已失去了那份纯真与圣洁。有时静下心来想一想,心里总有一种酸楚与迷惑,不明白人到底该怎么活着。

九九年三月我幸得大法,从此我的人生掀去了蒙尘的一页。“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把我从迷失中唤醒,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从此找到了人生航船的坐标。我找回了自我。我按真善忍的标准衡量着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把自己的言行归正在法上。我放弃了双休日和寒暑假补课赚钱,把教学能力和水平投入到学校的教学中,不做刁难学生和家长的事,学生座位按大小个排坐,拒绝收学生家长送的礼品和现金,学生家长请吃饭也婉言谢绝。

有一次,一个和老师们关系特别熟的家长,给主科教师每人送二百元的购物券。班主任刘老师把小票已经收下了,我拒收,刘老师和王老师找到我埋怨道,你炼法轮功就炼法轮功,还来真的了,你不收我们咋收,我俩还是党员呢。我说,大法要求我按真善忍做,我不做就不配当大法弟子。她俩见我态度坚决,她俩把小票收下了,不再劝我。

还有一次,一个家长把一张十斤的鸡蛋票和一张一桶花生油票趁我去上课时塞進了我的抽屉里就走了,我就找到这位家长单位把小票退了回去。该家长和她的同事不理解我的做法,我说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她们说现在社会上人们不都这样吗?我说法轮功就是让人道德回升,不随波逐流。家长和她的同事们都佩服法轮功。

我班有一个男生不会写作文,学生家长老张托朋友让我给这位学生单独辅导,我利用课间给这个学生分析、修改了他的几篇作文,这个学生進步挺快。老张十分高兴,开车到我家非要给我一千元钱。我告诉他我学法轮功做好人,辅导学生提高是我的职责。再说我教书挣着工资呢,自己的学生多关照一点是应该的,不要动不动就用钱来衡量。这钱我坚决不要。结果老张把钱扔下就开车跑了。后来我听说这个学生一本课外书都没有,我想把钱退回去又找不到老张,我干脆带着这个学生花了一天的时间,给他选购了一千元钱的课外书,我没告诉学生这钱是他爸给我的,我说是他爸托付我办的。学生十分高兴。九九年十月,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邪党拘留后,老张一家逢人就讲这件事,还呼吁家长们把我从拘留所营救了出来。

以前学生犯错误我都是简单粗暴的打击、压制、吓唬,和学生关系搞得很紧张,有的学生嘴上认错却口服心不服,背后骂我、恨我。我修炼法轮功后,改变了原来的做法,用善心对待学生,和学生平等交谈,本着关心爱护学生的原则循循善诱,引导其读书,这样教学效果非常好,我的教学成绩在年级名列前茅,和学生的关系相处非常溶洽。

我几经拘留、劳教的迫害和酷刑摧残又重返校园,我的学生根本不听信媒体疯狂的抹黑法轮功的负面宣传,他们以热烈的掌声迎接我再次登上了这七尺讲台。我用自己的言行,在师生中用真善忍的法理净化着校园这片圣洁的土地,我要让“真、善、忍”这宇宙的光辉滋润着每一个复苏的生命,还校园一片净土(这部份内容我曾写了一篇小短文,在明慧网发表)。

溶于大法中,我的境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升华着,我的人生有了归航的坐标,我的生命因此才有了意义。

感恩我的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