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得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四日】一九九四年,单位拟定我作为公派访问学者去英国三个月。本来是很容易办成的事情,却出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麻烦,如把我的公派护照送到办私人护照处,而且面试时说我有移民倾向等,连外事处都说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最终我没有去成。一九九六年,我对出国这事已经淡忘了,突然有一天外事处找我,让我办去美国的手续,我也没当回事。可有一天,外事处给我送来了出国的签证和机票。这样,我于一九九六年九月二十二日出乎意料的顺利到了美国的亚特兰大。

前十天我住在一个美国人家里,可是第十天时,我的一个朋友突然打电话说,她的朋友要离开她所租住地方,本来她的这个朋友是要住一年的,可现在只住了一个月就有事要离开,让我去看看愿不愿意去住。我过去一看,这家干净整洁,在大厅里正面的墙上挂着一个佛像(后知道是师父的法像),法像下面的桌子上放了一个香炉,陪我去的美国人说:“这家信佛,我看挺好、挺安全,你就住这吧。”于是第二天我就搬了过来。

就在搬来的当天(十月二日),房主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由于受共产邪党的毒害,从来没信过什么神之类的,连气功也不相信,就抱着看一看的想法看了《转法轮》第一讲,同时也看了第一讲济南的讲法录像,就这样连着九天,把《转法轮》和录像看了一遍。觉的这本书确实是本好书,我最喜欢的就是“真、善、忍”这三个字,最相信的也是这三个字。我想如果大家都按这个标准去做,这个世界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十月十一日,也就是我得法的第十天,刚刚看完《转法轮》和九讲录像,就听说师父要在休斯顿讲法,亚特兰大的同修租了八辆车连夜开了十三个小时到了休斯顿。第二天上午十点,我们去中国文教中心的会场。十二点半,师父来到会场,我亲眼看到了师父那魁梧的身材、那慈悲的面容,当时感觉师父就是个佛。首先由休斯顿政府向师父颁发了名誉市民证书,然后师父以问答方式進行讲法。这一天,我亲耳聆听了师父的讲法,那个场真是个祥和的场,学员们对师父都非常敬仰,个个都认真的听着。最后由学员提问题时,我觉的有的问题好象是很明白的、书中都有答案的,可师父还是不厌其烦的回答,而且还引申出很多道理,什么问题都难不住师父。

十月十三日,由洛杉矶法轮功佛学会组织从纽约、波士顿、华盛顿等五个地区来的大法弟子進行交流。这次交流,使我这个刚得法的弟子懂了许多关于修炼的东西,当时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按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几天之后,十月十六日晚七点半,师父来到亚特兰大。那天我知道师父要来,所以提前从学校出来,到华人活动中心去听师父讲法。那时我刚到美国,也不认路,天又黑了,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也问不了路。可当时不知是怎么回事,就觉的应该往那个方向走,结果一点弯路没走,直接就到了会场,看到学员们正在布置会场。同修给师父从家里带来一把椅子,后来知道这把椅子竟然是我在同修家坐的那把。学员们本来也是坐在椅子上的,后来觉的这样坐的就和师父一样高了,于是把椅子全撤了,大家都坐在地上。这次师父讲了两个多小时,当时光顾激动了,也想不起师父讲的具体是什么了。师父讲完法后,学员们都围着师父签字、照相。我当时记的师父在讲法中提到过让师父签名的事,所以虽然我当时拿着书,也特别想让师父签,但“忍”住了,觉的这也是一种执著。

从活动中心出来,大家都围在师父的车旁与师父握手,我也把手伸了过去。就在这时有一个年轻的男同修说了一句:“真执著。”我立即把手缩了回来,没握成,回来后,越想越后悔。听同修说,在这次讲法之前,他们与师父一起吃饭,问师父吃什么,师父说,什么都行,简单点。他们还说,师父还把学员剩的馒头从桌子上拿起来吃了。

十月十七日下午二点十分,师父来到了我租住处的楼下,准备去机场飞往纽约。我下楼去送行,我红着脸,非常不好意思的跟师父说:“昨天别人都跟您握手,我也伸手想握,但又怕是执著,就没跟您握,回来我后悔了一宿,今天您又来了,我还是想跟您握握。”师父笑着从车窗伸出手,点着头说:“行,行,握吧!”我握着师父又大又软的手,心怦怦的直跳。师父问:“你和我们一起去机场吗?”当时我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语无伦次的说:“我就不去了,这就够耽误您的时间了,我就祝您一路平安吧。”

师父的车开出约十几米了,我看见师父还在跟我挥手。我站在原地半天,看着远去的车影,只觉的脸发烧,跑到二楼宿舍时心还在怦怦的跳,想起我刚才说的祝师父一路平安的话,脸更发烧了,心想:“师父是佛,还用我说一路平安吗?肯定是平安的,谁也动不了他的。”

因听说师父要去纽约讲法,当夜十二点,我们几个同修决定第二天去纽约。十月十八日上午,我们开车出发了。一路大雨不止,但想到就要见到师父,一心想快点到达。

第二天,师父下午一点十五分到达中国留学生活动中心会场。讲法前,许多人要求与师父一起照相,师父说:“我会留出时间分别和各地区的学员们照相。”大家听后一片掌声。会场上坐满了人,连过道都有人站着听,可能有上千人吧。

会后,组织者一个地区一个地区的招呼各个地区的学员上讲台与师父照相。轮到我们亚特兰大地区时,我们上去了十多个人。我看见一个女弟子满脸止不住的泪水,说:“我一看见师父眼泪就止不住,我不能照了。”说完,捂着脸跑下台去了。因前几天听同修说想和师父一起照相也是一种执著,我是新学员,有点不知该怎么办,又想照,又怕是执著,最后还是忍不住站在了师父身边,又想:“我是新学员,别站一个好位置。”于是又往后退了一步,让老学员靠前一点。听同修说,这一天师父从早上六点到讲完法、照完相后才吃了一碗面。

回想起我得法的过程,一步步都是师父安排的。因我从小生活在邪党文化中,什么也不相信,如在国内我是得不了法的,而在美国,我接触的都是博士、硕士,他们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们从科学的角度给我讲了大法的神奇和博大精深,我一看这么高的学者都学大法,而且讲的这么有道理,我从他们身上也看到了大法弟子真诚、善良和宽容,所以我坚信了这个法是宇宙真正的理,如果人们都学这个法,人类的道德就会回升,我决心学这个法,在这个法中修炼下去。

在美国几个月的时间里,我除了完成我的工作学业外,就是学法、炼功,与同修们切磋。这期间,我把大法当作最重要的事去做,心中只有这一件事,也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么好的法告诉国内的亲朋好友,所以离原订回国日期还有一周时,我就换机票,提前回国了。

后来我在美国的房东来信说,我走后不久,师父就去了他们家,看到有我的照片,就说:“她到美国就是为了得法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