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跳出了这个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四日】得法修炼近十年来,一直是跌跌撞撞的往前走,总是赶上什么机缘精進那么几天,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懈怠起来,有时自己也很着急,但好象总是不知所以,无从下手。近几年来,几乎每年要过一个大关,有过的好的也有过不好的,虽然在事中和事后通过向内找都能得到提高,但总是磕磕绊绊拖泥带水。虽然也主动被动的放下了很多的人心,但总有一些好象怎么样都不能清理干净。

最近感觉自己的色欲之心总也挥之不去,虽然没有什么行为,但总是莫名其妙的产生各种念头,有时甚至是很肮脏的念头,虽然它们似乎很弱,但是总也去不干净,一回头发现它们还在那里,有时还表现的那么强烈。以至于炼功也难以入静,胡思乱想,静功双盘只能坚持半小时,很多时候根本还没觉的腿疼或麻木,右脚就会自己滑下来了,每天都是这样。也知道自己的心性有问题了,该提高了,但总是无所适从。

今早炼动功时,这种莫名其妙的色欲之心又强烈的反映到大脑里,排不去压不住。我觉的自己的正念一直在跟它较劲,从现象上看却是旗鼓相当。正无奈之间,我想:“你就是色欲心吧?我不跟你斗了,我让你自己折腾,看你能折腾成什么样。”突然,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那个色欲心被定在那里动不了了,完完全全就象刚才反映到我大脑里的样子,它不仅不能移动,它还保持着刚才的形象,还在那个空间,而且没有了任何搅扰我的能力。此时,我一发正念,眼看着它毫无招架之功,一点一点的被销毁了。此后再反映出来的任何人心,我都先让“我自己”从中跳出来,然后自然这个物质就被定在那里动不了,我就可以从容的清除它了。

我突然明白了师父在讲的“只有你自己,就是我想干什么、做什么,明明白白的时候这是你真正的自己。”[1]所有各种干扰和无法排除的杂念,那根本不是“我自己”,虽然它跟我过去在常人中的执著和思想业力有关系,但根本上它不是“我自己”,真正从法理上明白了这一点,我也就容易分辨出什么是真正的自己,并且让自己的主意识随时从各种执著的假相中跳出来,从而更好的清除邪恶和干扰。由于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提高上来了,今早炼静功打坐的时候,腿也不再自己滑下来了,虽然还觉的有点疼,但我还是坚持到一小时的双盘。

同时伴随我得法而来的一个关:皮肤上出现常人中的牛皮癣症状,有时奇痒难熬,每次忍一阵就忍不了,然后使劲的挠一顿,一直要把结痂挠掉,挠到出血才罢休。我记忆中从来没有坚持二十四小时不挠的,这也成为了我修炼以来一个大的执著。虽然我也不把它看成是病,但是又确实很难放下。(而且得法之前就有一种人心:觉的疼痛容易忍,痒很难忍。)今天,当再次感觉痒的时候,我突然悟到:就是因为我有怕痒的执著,才造成这个魔难常年不去,我知道这个执著并不是“我”,所以,让主意识从这个怕痒的执著中跳出来,然后再清除这个执著,也是非常轻松的就清除了,而且,也不再觉的痒了。同时,觉的自己残留的怕心,也被清除了。

师父赐予了我们这无边佛法,只要我们真正在法理上认识到这大法的无所不能,分清主意识“我自己”和外来因素,时时坚定正念,在修炼道路上所遇到的一切魔难和考验绝不会成为障碍,而只能是大法弟子提高和升华的机会。

以上只是个人在当前层次所悟,希望对有类似问题的同修也能起到一点帮助作用。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在延吉讲法答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