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多救人 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同修好!

感谢慈悲伟大的恩师给大陆大法弟子开创了第九届网上法会。这是大陆大法弟子又一次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好机会。当我看到“征稿通知”时,心里很高兴,可是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一年来在助师正法中也没有什么突出的事可写的,都是平平常常的,没啥交流的呀。故而一拖再拖,看到明慧催稿通知下来了,猛的一惊,眼看投稿截止日期临近了。为什么助师正法的事还要人来催呢?向内找:是一颗证实自我的人心在作怪。大法洗涤我们污浊的心灵,回归真我,把大法的慈悲、美好、祥和展现出来,从而救度世人。这是师父所要的。

大法就是修炼,没有别的。在法中归正了心态,回头想想正法走过的这一年中,时时都是在恩师慈悲呵护下,自己才能跌跌撞撞走过来的。真是师恩难报,要说的话实在太多了,下面就把我参与做当地真相资料中的几件事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在做真相资料中修去人心

我参与做当地真相资料已有一段时间了,从开始只会简单的复制粘贴,到现在基本上能独立完成所需要的真相了,在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自不必说了,最主要的是在明慧编辑的细心指导和严格把关中提高很大。明慧编辑同修对我地的真相资料多次帮助修改,大到整版的替换(有时是我没领悟正法新進程)小到在茫茫的文字中一个字、一个词的修改(要求表达准确、有力度)长年的默默的无私的付出。这种高尚的境界,时时督促我不敢懈怠,我深知明慧编辑同修工作量特大,人人都是身兼多职。我要尽快的成熟起来,减少明慧编辑同修的负担。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负责的真相资料明慧编辑改动的越来越少了,有时竟一字不动的发表了。我也觉得自己有点上路了,时不时的还能听到周围同修对当地真相资料的赞扬声。

那个时候我经常盼着,看明慧发出的当地真相资料是否有改动。如果没有改动心里就美滋滋的(生欢喜心了,贪天之功归己有)。

一般正常情况下上传的真相资料三天基本就发表了,有一次我越盼越不见发出来,已经过去一周了,天天看网页也没有,心里很着急,怀疑是否没发到明慧编辑部去。我就问同修这周怎么没有咱们的真相呢?同修说有,她们都打印完发出去了。同修的话说的轻松,可是对我震惊很大。为什么我没看见呢?向内找,是太执著自我了,做真相资料刚有点上路,就飘飘然了,欢喜心、求名的心都起来了,太可怕了。静心学法,在法中我明白了自己能参与做当地真相资料的项目,是师父给我一个证实法、弥补过失的好机会,我应该万分珍惜。现在人心翻出来了,不可怕修下去!纯纯净净的做好当地真相资料,更好的助师正法。

为了充分发挥真相资料的作用,协调人要求报导迫害消息准确、翔实、快速、有力度。帮我做当地真相资料的协调人文笔好,正念强。而且写迫害材料时多数都是取第一手资料,无论情况怎样严峻,她都尽量找到当事人,做事认真严谨。为此我有什么事都愿和她商量。有时应该我做的事也找她帮忙,走的比较勤。可是有几次我认为很重要的事却找不到她,我还不悟。有一次我去见她时,她一会儿与我发牢骚;一会儿无名的发火。本来我有事要同她商量,结果我连话都说不上,只得回来了。我还想她最近是太忙了,可能学法少了。

几天后另一协调同修非常严厉的对我说:“你的项目能做不?能做就自己独立拿起来,别总依靠别人行不行!”她冷冷的甩了一句话走了。我回家想了很久,真象搬倒了五味瓶子一样,酸甜苦辣都来了,委屈、埋怨、气恨都上来了,怎么也解不开了。找师父吧!我静下心来学法,学《转法轮》、《精進要旨》,学着学着心就平稳了,越学心越敞亮。师父在经文《再认识》中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1]

不是别人的问题,是我应该提高了。大法清洗了我的魔性,境界升华了,回头想一想真是愧对同修,我的崇拜心、依赖心、私心、懒惰心、同修的情等人心。把她都推到那份上去了,干扰了同修在法上精進。在这里真心的向协调人同修道歉:真的对不起!我会迎头赶上。我的心态纯净了,我们之间的配合更加溶洽了。

二、主动协调 配合外地揭露迫害

前段时间听协调人说,我地区所属的有五个县级市去年有两个地方被迫害的很严重,至今走出来的同修很少,当地真相资料也没人做;还有一地退休老教师夫妇俩被扣发工资近三十万元,长期流离失所,拾荒度日举步维艰,迫害消息一直没有详细曝光。我们都有责任,希望大家配合做好。

这也是我的责任。我主动的承担起做空白地区当地的真相资料,配合上网搜集了那两位老教师的迫害消息交予协调人,她看后认为曝光不详细,想全面曝光邪恶对老教师长期的迫害经过。那么就得找到当事人了解情况,可是现在谁也不知道他们在那里住。听说一同修曾经与他们有过联系。我想这件事情应尽快做,协调人很忙,我就主动找那个同修让他想办法去联系当事人。他说半年了都没有消息,不知道他们老俩口去哪了。我问他这件事应该做不?他说早就应该做了,我们俩统一了认识,我说咱俩持续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尽快找到他们。就这样与他分手后一周左右时间,在街上与他相遇,他惊喜的说正不知道怎么找你呢,你要找的当事人已经和他们定好了,下周五他们来。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在助师正法中做我们每个人该做的而已,没有别的。

我计算还有四天时间,得提前告诉协调人,原定的是她整理文章,然后再找两个法理清晰的同修大家在法上交流,全盘否定这种迫害,达到共同提高的目地。我不敢怠慢,马上联系协调人,她手机关机,一直等到晚上也没找到,去她家门上锁。我真有一点紧张了,她不在怎么办呢?她也许有更重要的事,难道她不在就不行吗?这是依赖心。解体它,一切都由我师父说了算,什么事也耽误不了。定下心后边往家走边想找谁呢,突然想起一位能胜任此事的农村同修,很久没和他联系了,他农活很忙,出来一趟很不容易,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就得找他了。到家找到电话号码后,联系上一说有事请他来一趟,出乎意外的是他一口答应准时到。放下电话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什么叫真的信师信法?怎样才能达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呀?为什么修炼中遇到那么多魔难呀?原来都是自己的心性没有达到标准哪。今天的事情使我切身体会到:正法中不加任何人心,在法上修就无所不能。

接下来一切顺利。周五那天协调人也赶来了,交流会达到预期的效果。揭露迫害的文章很快在明慧网上发表了。

三、用人心对待同修的教训

前几天由于没听师父的话,稍微一不注意就被干扰了。教训是这样的:听一协调人讲,外地一年轻女同修被绑架后送去洗脑班一直不配合邪恶,当地的“六一零”通过关系找到她丈夫去做她的“转化”工作,她丈夫去洗脑班陪她住一夜,第二天她写了“转化书”,被她丈夫领回来了。先不说这事情真假还没去核实它。传这事的人有指责同修的心,我听了也没有正念对待,还随和着。大约半个月后一天我出门时,见头发比较乱,想拿一个小头卡要把掉下来的头发卡住,放在桌上的小头卡有两个,一个黑色、一个蓝色的,我看了一眼心想蓝色的好看。

到了晚上大约十点半的时候,我想休息一会,刚躺下就觉得心里有些怕的感觉,好象有一股邪恶气势从门口猛扑过来了,也没有起来发正念解体它,转眼迷糊过去了(我们家三个人每人单独住一室。而且我和丈夫几年前就没有夫妻生活了),突然感觉身体被压得上不来气了,下意识的感到是我丈夫在和我过夫妻生活哪。我猛的一起身,什么也没有,仔细听一听丈夫在他房间里睡的正酣。可是刚才的感觉十分清楚。我立刻双盘打坐立掌发正念:解体色欲恶魔对我的迫害,我有漏、有执着在法上修,有李洪志师父管,任何生命不配来考验、迫害。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发完正念就向内找,究竟是什么人心勾的鬼上门的。想起上午出门前带头卡时有要好看的人心,这是我自身有漏的地方。常人有句话:没有家贼勾不来外鬼。家贼找到了,大法弟子没有求好看的人心,一切只为救度众生着想。立即解体求好看的心。

再往前推,想到协调人说的那件事。恶魔是从哪来的,当时我听之任之了,是我允许它進来了。这个色欲恶魔当时我为什么没有解体它呢?因为有人心,说这事的是协调人,他修的比我好,我不好意思反驳他。人心大于法了。这就是邪恶钻空子的理由!

我深知自己离师父对我要求差的很远,与做的好的同修差距很大。可我现在越来越清醒了,知道怎么修炼了,我还有执着干事心,对家里的亲人慈悲心不够,说教大于关心。这些是我在今后证实法中要修去的人心。我愿借这次法会机会曝光我的不足。决心迎头赶上,静心多学法、学好法,与同修比学比修,在协调配合好多救人的正法路上勇猛精進,兑现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感谢师父慈悲苦度!

感谢所有的大法弟子的无私帮助!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