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自心底的呐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喜得大法的,记得刚得大法时,自己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事事用大法来对照自己的言行,心性不断的升华,不断的提高着。现在知道是师父在往前推自己,在“七·二零”之前将弟子推到位了。

迷途

当时我的孩子只有八、九个月大,加上家里的家务很繁忙,园田里种上了制种柿子,很麻烦的。每天从早忙到晚,学法的时间就不多。得法只有二、三个月的工夫,邪恶便开始了迫害

最开始时,电视里播放的诬蔑大法和师父的谣言很邪恶,自己知道是假的,所以不相信,也不看。但邪恶不断的诽谤与灌输,世人都被毒害了。最后,因为家里和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压力,最终没能抵挡的住,就这样和大法隔绝开了。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想起自己不能再修炼了,心里很难过,也很迷茫和无奈。

重生

自己回到常人中,在大染缸中被浸泡,随波逐流。在二零零六年,我的身体有百分之四十被汽油烧成三度烧伤,面容被毁。在医院里,自己简直是在过地狱般的生活,疼痛难忍。面临生死关头的那一刻,自己本性的一面复苏了,在心底里呐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我!”刚喊完,泪水夺眶而出,不停的流着。这泪水中有对自己以前得法时的渴望,有对师父的怀念,还有自己对人生的不公和委屈……

二十多天后,家里已经拿不出钱再住院了。因母亲坚修大法,决定让我出院回家治疗,尽管医生说不行,会有生命危险的。但母亲心想:“有师父在,有大法在,不会有事的。”回家后,我又开始学法了,一头扎進了《转法轮》这宇宙大法的海洋里,荡涤着自己的一切污浊,在大法中熔炼着。我放弃了轻生的念头,由绝望变成坚强,随着学法,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清醒了,我生活的也越来越有希望了,我有师父,有大法在,我是世上最幸运的人,这样,我又重生了。

救众生

随着学法,自己法理清晰了,以前因不修大法,在记忆中被抹去的法又从新捡起来了,又恢复了记忆。我的正念也越来越强了。我想:“我不能光从大法中得到好处而不付出,那样的生命是最不好的生命。”我也要讲真相,救度众生。

我开始是在家里给亲戚讲,母亲也在一旁加持和鼓励,尽管自己讲的不好,但是第一个亲属劝退了,自己更有了信心,决心。后来我悟到,应该走出讲真相,这样才能接触更多的人,不能只局限在家里。当时对于我来说,走出去的第一步不是怕被迫害的心,而是爱面子的虚荣心,自己面容被毁了,怎么样去面对世人,尤其是熟人。

随着不断的学法,正念越来越坚定,一定走出去。别的同修都在讲真相救人,自己也是大法弟子,也要比学比修,放下一切人心,救度众生是最神圣的,就这样在正念的加持下,自己在师父的呵护下,终于闯出来了,走出了一条自己证实法,救众生之路。

每遇到有缘人,我就主动与他们搭话,然后借机会讲真相,劝三退。有时也发神韵光盘。有时坐车的人把东西落在车上,主动给人家送去,并借机会讲真相,证实大法。我是修炼人,对世人要慈悲,现在世人生活都很不容易,不能贪图小便宜,更不能给大法抹黑。有一次,我给一个老年人讲真相劝三退,他退了之后,跟我说:“有一次,他儿子乘三轮车,下车后,把钱包和一些票据都落在车上。司机是修大法的,晚上回家收拾车,发现车座底下有一钱包,钱包里有一千元钱和一些票据。第二天,车主把钱包和里面的东西都归还给了失主。”从老人的谈话中,我看得出来。他已经对修大法的人有了正面的认识。如果我们做的好,众生就会认同大法,从而得救,因为大法弟子的存在就起着证实法的作用。

修去人心

我现在身体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能生活自理了。现在县城里开电动三轮跑出租,既能维持生活,又能给有缘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因接触的人既多又复杂,各种人心被触及与碰撞着,看你怎么去面对,因修炼人的正念是向内找,发现自己哪颗心暴露出来了,就去修去它。比如多数都是名利心与争斗心,还有证实自己的心,色欲心和妒嫉心。比如自己比别人拉的钱多,心里就高兴,沾沾自喜。别人比自己钱挣的多,心里总觉不舒服。这不是攀比心和妒嫉心吗?应该修去它了,用正念清除。

现在,我和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我鼓励自己下决心迎头赶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