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使我紧跟师父走在正法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个七十五岁的农村妇女,没上过学。修炼前,身子矮还特胖,肚子特大,浑身没劲,时常伴有颈椎疼、腰疼,干不了多少活还整天吃药。

一九九六年七月的一天,我和老伴去地里锄地,在路上遇见了一个老乡。这位老乡告诉我她炼法轮功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看到她也确实红光满面,精神很好,也是缘份到了吧,当时我就决定也去炼。老伴支持我炼法轮功,马上给我请回一本《转法轮》

初入修炼体验神奇

带上《转法轮》,我就去了村里的炼功点,开始学法、炼功,正式修炼了。

只有三天师父就给我身上下了法轮,这我能感受到。不久大肚子就变小了,下去了。一开始炼功抱轮就感觉非常舒服,盘腿也能双盘,盘上还不想拿下来。我每天早晨先在家打坐一小时,再去炼功点炼动功。

我一个字也不识,看不了书,很着急。在小组学法时,别人念书我就一个一个字的硬记,回家后也让老伴教我念。可能师父看我心诚就帮我,所以很快我就会念《转法轮》了,到现在《洪吟》也基本能念下来。

刚开始炼功的一天早晨,我在家打坐,忽然窗户响起来,我想松开手,可手就动不了,悟到师父不让动,就一直打坐八十分钟,感觉轻飘飘的特别舒服。以后就再没有这种感觉事情出现了。

在个人修炼中提高

随着每天学法炼功,身体原来所有的病全都没了,我也能精神饱满的下地干活了。我非常感激师父,也非常相信大法,所以逢人我就讲自己炼功受益的情况,讲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我经常跟同修们出去洪法,积极参加辅导站组织的一切活动,包括心得交流会等。

我不会骑车,每次有什么活动我都是走着去。记得最远我走着去城里参加市辅导站组织的大型修炼心得交流会,来回走了六十多里也不累。老伴和孩子们看到我修炼前后的变化,都知道大法好,都支持我修炼。我感激师父,就天天给师父法像上香。师父给我开了天目,我能看到师父对我的点化。那时,真是每天都乐呵呵的,读了师父法,明白点就照着做,没有一丝怀疑,不打任何折扣。心中想的是:我老年得福了,一定跟师父修炼到底,跟师父回家。

记得一次,我胳膊摔脱臼,家人强行送我去了医院,我就在床上学法,累了就睡,醒了就学,师父管我,没太疼,天目中还看到师父用手给我捂伤口,帮我恢复。常人都说我的胳膊得落下毛病,可我坚信师父在管我,结果什么毛病都没落下。

还有一次,我坐农用三马去赶集,在路口错车时三马掉下沟,我被从车上甩下去,昏死半个多小时。后知道那个地是个事故多发点,经常出车祸死人。当时有老乡给我家打电话,可家里没人,医院的救护车一个多小时才赶到,我醒过来后,觉得就象睡了一觉,马上说“没事”,爬起来收拾收拾就回家了。我知道这次是来取命的,是师父保护、师父救我,让我还了一个大业债。

面对迫害,坚定修炼

九九年“七·二零”,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恶流氓集团开始无辜迫害法轮功,谎言铺天盖地,真有天塌之势。面对邪恶的迫害,我当时就心生一念:谁不修了我也要修。就是这一念,使我没有怕心,使我不向邪恶妥协,使我坚定走在正法路上。师父救了我,我就是要证实法、修炼到底。虽然炼功点没了,集体修炼的环境没了,我就自己在家炼、在家学。后来我们村的其他人在江泽民集团的淫威下都害怕不炼了,真的就剩我自己,我就是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坚持下来,直到今天。

“七·二零”后,邪恶很猖狂,大部份同修都不敢出来了。我没害怕,就自告奋勇担负起我们那一片送资料的任务,同修交给我后,我就一个村一个村的去送。一开始不走大路,走树林,串着走,后来就堂堂正正的走大路了,一直到现在。我不会骑自行车,只能靠两条腿走。

一次,我们那一片开法会,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我就说:在我家开吧,只要大家不嫌弃。我家院子大,屋子旧,就老伴和我俩住。我们家对门是一名大队干部家,我没怕心,经常给他讲真相,所以他从没干扰过我做大法的事。就这样,在我家开了个几十个人参加的法会,摩托车、自行车放了一大片,会上还有外县的同修参加,几个小时后,法会圆满结束。

证实法、讲真相救人

修炼前,我胆子小,晚上一个人不敢出门;修炼后胆大了,经常晚上一个人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发生了很多神奇事。比如:一次我半夜出去到周边村放资料、贴不干胶时,村中的路灯很亮,街上还有人走动。我心生一念:灯灭了才好呢。没过一分钟,灯全灭了,我贴完、发完回家了。

还有,晚上出去放资料有时会遇上特别黑的天,走远了回来容易迷路,还有时会走错路。曾有几次,我往回走时,就有一个手电给我照路,我当时还以为是后面有人和我同路呢,也没理会,可走到家门口就突然没了,回头一看,没人啊,那是师父在帮我呢。

随着发资料时间长了,我胆子就越来越大。开始看见人还躲着,不敢当着人面发,后碰上人不躲不藏了,就堂堂正正的做,因为大法弟子救人是宇宙中最伟大、最好的事情嘛。一次,我贴真相不干胶遇到一个人,我就象没看到似的接着贴,可他躲着我走,也象没看到似的,等我贴完离开后,那个人出来用手电照我,我回头笑呵呵的对他说:别照了,走远了。

我学法就是读《转法轮》和《洪吟》,别的讲法我认不下来,但我能时时刻刻想到师父、想到的法,明白多少就做到多少,一出门就念:“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感觉师父就在身边,我从没有过“怕”的想法。师父发表了新经文,让老伴给我念,新《明慧周刊》出版了,老伴也给我读。所以老伴也明白真相,支持我做大法的事。

做大法的事光靠两条腿走太浪费时间,就和老伴商量买了一辆改造过的电三轮车。七十多岁的我竟然学会了骑车。这辆不起眼的电动三轮成了我证实法讲真相的伴侣,我骑着它到周边村送资料、联系同修、开法会、讲真相救人,做证实法的各种事。

自从明慧网提出面对面讲真相后,我就走到哪讲到哪,明白真相、认可大法的,我就给他资料,自然也是面对面给。我讲真相哪儿人多我就去哪,我也不管什么邪党书记还是邪党党员还是平民百姓,我没有人的等级观念,因为他们都是应该被救度的对像。

我也碰上过不听真相的,还有要打电话举报的,我的体会是:你不怕他,他就怕你。他打电话时我的发正念让他打不通,乐呵呵的劝他:“我知道你不会打,好人不会干缺德的事。”很多次冲突就这样化解了。还有一次,我在公路边给两个妇女讲真相,她们听明白了,也都退了,给了她俩真相光盘我骑上三轮就离开了。当时路边还停着一辆汽车,我没理会,走过去了,可我过去之后觉得还应该给汽车上的人讲,就又拐回来,也没看到那是辆警车,就上前搭话,没想到他们是市公安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当时他们说:“你这老太太真胆大,这回撞枪口上了,跟我们走吧!”我不但没怕,反而笑呵呵的给他们讲:“公安局的怎么了,命要紧,县委书记还退党呢,我可是为了救你们的命啊,我们救人可不管你什么公安不公安的。”他们要拿我装资料的书包,我不给,说:“不能拿,我还得去救人呢!”骑上车就走了。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女儿亲眼看到我修炼前后的变化,虽没走進修炼,但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我修炼;外孙还经常帮我发资料救人;老伴更是经常和我作伴一起骑三轮出去送资料、讲真相。有一年,邻县一个资料点被邪恶破坏,那一片很长时间没有真相资料,我就担负起给他们送资料的任务。那一片离我村三十多华里。老伴和我去过,我外孙也和我去过,就是用编织袋子装上拉去,一直坚持到那边有了新资料点。

一年冬天,我女儿中煤气昏迷,送医院后几个小时就醒过来了。医生都说,象那种情况,会有生命危险的,可我女儿什么事也没事,也没留下任何后遗症。是师父保护了她。

一次我外孙在公路上被汽车从身上轧过去,孩子醒过来就喊:“师父救救我!”结果只住了几天院就好了。这事在当地被当作佳话流传了很长一段时间。

跟师父回家

为了生活,也为了讲真相、多救人,我现在做点小买卖,天天出去赶集。老伴经常和我一起去。我做小买卖收入还不错,我知道钱是师父给的,大法给的,必须用在大法上。别觉得是自己做买卖赚的,是师父借我的手给的。老伴、家人也积极拿钱支持做大法资料。

我深知是师父从地狱把我捞起,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更加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多多救人。唯愿师尊笑。

一点体会,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