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荡正念神在世 风雨无阻忙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农村的普通家庭妇女,一九九五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我有很多慢性病,从头到脚没有舒服的时候,我经常头痛、胃痛、腰痛、腿痛、关节炎、腹膜炎、风湿病、肠和腹膜粘连、头晕的整天打不起精神来,各种疾病折磨我生不如死。修炼法轮大法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我象变了一个人。

关、难是我進步的台阶

我丈夫的脾气非常不好,动不动就发脾气,为了一点小事,就会对我大打出手,得法前,我的脾气也很不好,他要骂我一句,我得骂他十句,整天闹的鸡犬不宁,我对他就是恨,为什么要把这样的人当我的丈夫,心里这个委屈,怨天怨地,怨老天对我不公,恨不得他马上就死。

得法后,我遇到最大的考验就是丈夫的不理解。修炼后,我按着师父的要求做个好人,我处处都让着他,他还不领情,变本加厉,甚至拿刀砍我,把我的头打的直流血,我用一碗面才把血止注。他经常用凶狠的眼神瞪着我,有时半夜醒来,无缘无故就骂,骂完了就打,打累了就歇会,歇够了再打,把我的身上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大包有鸡蛋大,把我的头发薅掉一绺又一绺,我供的佛像摔了一回又一回,直到把佛像摔碎,我又供师父的大法像,他无缘无故撕,撕不碎就用剪子剪碎。特别对我做三件事非常反感,晚上我出去送真相资料,回来就進不了屋,就得到别人家去住,他还扬言要到公安局去告我,我一遍一遍的问自己,还修不修、怎么修?我流着泪说:我一定要修下去,我是大法的一粒子,法能正一切不正的,是无所不能的,这些魔难算什么,打骂只会让我变的越来越坚强。

我是炼功了,我要不炼功,我还会跟你打架,你打我骂我可以,你不能这样对待我的师父,你这样做是在毁你自己。

我觉的魔难的出现,也应该找找自己了。向内找才发现,我有太多的执著心了,我对他就是恨,没有善,更谈不上慈悲了。我的各种人心太多了,清高心、怨恨心、委屈心、嫌弃心,打心眼里看不上他,这哪是修炼人的状态啊?找到了各种人心,也就不觉的苦了,也就不觉的难了,也不觉的委屈了,他今生能当我的丈夫也不是一般的缘份,我和他今生结缘能是偶然的吗,也许我前生前世欠他的,我为什么不善待他呢?!为什么不从生活上多关心关心他呢?!该结缘了,该了愿了,该承受的,正念对待就是了。

从这以后,他变了,《转法轮》和《明慧周刊》,他也看了,有时还说的挺对的,我终于从家庭的魔难中走过来了,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再难的事都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现在我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丈夫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知道我还有很多没修好的心,和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但是我悟到关、难是我们進步的台阶,只要心里想着救人,我们就能成功,对师父的慈悲呵护,此时感觉到无法表达,弟子唯有精進,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才能回报师父。

救人忙

农闲时,我就和同修到附近村庄发资料,我们俩在外衣的里边缝了两个大兜子装资料,发光盘、贴粘贴、挂标语,一路上一直发着正念,清除一路所到之处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使那里的生命都能得救。

有一次,我和同修晚上出去送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给举报了,片警三天两头到同修家里骚扰,后来同修的丈夫再也不让去了,这可难住了我,晚上我自己不敢去外村,只能在本村发,心里这个急呀。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婚礼,遇到外地一个同修,听他说晚上就他一个人出去送真相资料,我很佩服他,别人能做到的,我为什么就做不到呢?重重魔难我都挺过去了,还怕什么呢?后来我就晚上出去送,再后来,我就白天出去送,有红白喜事,利用这时间可以讲真相、劝三退(退党团队),因为在不断的讲真相的过程中,你会发现自己的智慧正一步一步打开,思路宽阔,知道面对不同的人如何找到切入点,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什么困难也难不倒我们。

有一次,我带着光盘走在路上,看见前边有辆客车,心想如果能走上客车去发神韵光碟,众生自己不就带回去了吗?我就登上了客车,把所有的光碟都送出去了,人们都高兴的接受了,我又返回去取,接着还送,有的拿到四、五个盘说是给亲朋好友,有的说是法轮功的吧?我说是,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看看对你有好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去病消灾得福报,他们都非常高兴的接受了,遇到过冷嘲热讽的和吓唬的,我都一笑了之。

记的有一次是腊月二十七出去送真相资料,回来的路上,看到一辆车急速的驶来,到我的跟前停住,看我没什么反应,又返到另一条路上,然后又返回来,好象就是奔我来的,我没有怕,因为我带的资料已经发完了,因为那天特别冷,风又大,回到家里,连冻带累想歇一会,丈夫就生气的说饭晚了,我二话不说,赶紧做饭。

有一次,去一百多里外参加婚礼,我也带上一兜真相资料,吃完饭,我就挨家挨户送、劝三退(退党团队)。有位大姐说:你咋来的?我说:我是坐车来的。她说:你要走不了,晚上到我家来住。我说:谢谢。我又到了一家,我说:大叔,你家有影碟机吗?他说:我家没有。他又接着说:姑娘呀,你可真辟邪,我家养了三、四条狗,谁都進不来我家的门,它咋不咬你呢?我说:我是来救人的,它能咬我吗?还有一次,到二十多里外去打粮,我想这也是送真相的好机会,装上一兜资料,打完粮,我跟打米店老板说:我到村里办点事,你给我看着点袋子。我到村里转了两圈,把带的真相资料都送出去了,就这样,我就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救度有缘人

以前家里的钱我想咋花,就咋花,后来丈夫管钱,我花一分,得从他那要一分,有时候,还不愿意往出拿,还叫女儿别给我钱花。女儿就跟我发脾气,说:再也不给你钱花了,你把钱都给大法用了,你整天一兜一兜往出送,那不是花钱买的吗?我说我也不要你的钱,我自己出去挣。我说:姑娘呀,我们大法弟子有钱的有的是,有钱的出钱,我没钱,出点力,还不行吗?别听你爸的,我们农村收入低,给人家,人家也不收。

那年头也不好,我想庄稼也收不多少钱,我得出去找点活干。把我的想法和丈夫说了,他冷嘲热讽的说:谁用你?哪块能用你个炼法轮功的?我在想,如果是耽误了炼功、学法、讲真相,我宁可不去,大法得放在第一位。

我到女儿家去,碰到了多年不见的同修,他家就在女儿家的附近住,我去他家跟他说:我想出去找点活干。他说:当保姆行不行?我说找找看。我到了打工的地方,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安排,我想我来你家打工,也是缘份,我必须叫你明白真相。

有一次,女主人和儿子小亮说:你看,你姨的身体多好。我心里想机会来了,我说你知道我身体这么好是怎么回事吗?我是炼法轮功炼的。她说:你炼那玩意干啥?我说祛病健身,以前从头到脚没有好受的时候,炼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后来我给他家人包括补课的老师都给三退(退党、团、队)了。

我处处按着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给她家买菜,把她的钱都变成真相币,从我手上不知道花出去多少,从不贪占人家一分钱,我自己一个屋,炼功、学法啥也不耽误。我一边做饭,一边唱着大法歌曲《师尊的手》,小亮说:姨,你唱的真好听,我都学会了。我说:没事,你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的。后来,小亮妈妈在饭桌上连说带笑的喊“法轮大法好”。有一次,小亮他妈搬我屋里一张桌子,说:姐姐,好好炼,好好学。我知道又一家人得救了。

一个月两天探亲假,在客车上,我就讲真相、劝三退,有一次,在客车上,劝退了二十多人,还送给大家真相小册子,并告诉他们四川大地震中明大法真相的人都剩下了,有的人要一些给亲朋好友,问我《转法轮》这本书哪能买到?我说:你花多少钱都买不到,我这本送给你,你要好好看,还送给他《洪吟》,并告诉他这是一本天书,你要好好保管,看时要洗手,不能和别的书放到一起。有的说:你不怕有人举报了你?我说谁干那缺德事,你看现在反对和迫害法轮功的人正在屡屡遭报,你还记得罗马帝国有个昏君叫尼禄,花钱雇人把城烧了,往基督徒身上安,挖个大坑把基督徒推里边,用火烧、放狮子咬,后来罗马帝国大瘟疫,满街是死尸。善恶有报,天理不容。“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泽民一伙花钱雇的,把国家的财政开支拿出来四分之一用来迫害法轮功,把一些未修炼过法轮功的人的死亡案例通过各种手段说成是炼法轮功炼的,手段之卑劣。

经过了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因为在不断的讲真相的过程中,受到众生得救后发自内心的感激,但无时无刻不感到师父的呵护,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相信在师父的正法洪流中会荡尽一切不正的因素,使得救的众生走向光明的未来。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个人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