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炼法轮功 多年皮肤病消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教师,那年冬天,我的脖子上突然有一个小红点,初期,我并不在意,也没管他。到了第二年春天,眼角两侧,即戴眼镜的地方,我以为是皮肤对金属过敏,我就在眼镜腿上缠了几根线,刚开始几天没事,后来就不行了,又开始出现过敏的症状,那眼角两侧开始出脓水,并且刺痒。再后来,脖子上也长了许多小红点。有的医生说是湿疹抹点药膏就好了,有的医生说是牛皮癣上点药水就没事了,结果没有治好,脸上反而又有了,刺痒得难受。

为了治病,花了很多钱,又是每月工资还不够买药的。涂抹的药用了,中西药都用过,脊椎骨也扎过针。大小医院都看不了,就开始烧香磕头找人家算卦也不行。在这期间,医生说一切干果不能吃,海鲜不能吃,葱姜蒜也不能吃,你的皮肤对这些过敏,否则加重病情。医生的告诫,我牢记在心。为了我,家人做饭,不再吃花生油、葵花籽油、大豆油等,虽然这样谨慎又小心不让我接触过敏源,但是病情没减轻,发展到全身到处都是,身体上的每个部位都有,全身发痒又有脓水又结痂又龟裂,尤其是夏天更难熬了,皮肤不敢外露。

每天放学回家后,尤其到了晚上,痛苦的泪止不住的流,而且,经常为了一点小事跟家里的人发脾气,熬药时用坏了几个药锅子也记不清了,身上、手上有多少个针眼也数不清了,每天,我强忍着眼泪来到学校,硬着头皮去上课。那时真想出个车祸把我撞死算了,我每天不想见任何人,更不想去亲朋好友家,家务活更没精神干,要不就是呆头呆脑的干活。

结婚了,担心害怕的事出现了,我怀孕了。我丈夫了解我当时的病情,我们都高兴不起来。为了把病看好,不得不继续吃药,那些药都是怀孕前及怀孕期间都禁止吃的药。打胎以后,从那天起,我流的泪更多了。抱怨老天对我的不公,怨自己倒霉,别人不得这皮肤病,我却得这治不好的皮肤病。走出家门,面对老师、学生们、邻居们,我强颜欢笑。我不愿意让他们知道我有这样的皮肤病,我怕他们问:“你这身上怎么了?”

为了不请假,早上四点天刚蒙蒙亮,我就出门找医生看病。这又是一个月,我的心累了,活着没劲了,为了不再影响丈夫的下一代,为了不再让他和我一起痛苦,我决定和丈夫离婚,可他开导我:“这病会好的”。可我公婆想抱孙子的心急啊,结婚好几年了,他们也抱不上孙子,他们的心里也很难受,有时,他们也不愿意出门,觉得丢人。

因为经常请假,学校领导专门单独批评了我,和我進行了座谈。在领导面前,我控制不住了,我把一切都化成了痛苦的眼泪,丈夫跟着痛苦,公婆跟着痛苦,亲生父母为我操碎了心,也影响工作。我活着还有什么用?死了算了,我真想解脱。

有一次,在公共汽车上,我听到了关于法轮功的正面消息,也听到了法轮功的负面消息。后来,有个人告诉我,“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有可能病好。”那时我心想:哪怕死,我也得试试。我死的心都有了,我害怕什么呢?别人送我的《转法轮》,我一气读完了。

有一天,我还没進家门,就感觉中暑了,那时我想,天没那么热啊!我这是怎么了?第二天我肚子开始疼,好象去年肚子胀的病又复发了,没隔几天,又好了,不疼了,不知不觉中,多年的皮肤病不发红了,变干了,结痂了,不龟裂了,身上不痒了,脸上也变光了,感觉不扎了。

就这样在修炼法轮功后,我多年的皮肤病好了。

还有神奇的事呢。有一天,我梳着梳着头发,我自言自语地说:“我的白头发怎么这么少了?白头发啥时变黑的”?我把这一喜事赶快告诉了我父母,我爸妈说:“法轮功真是奇了!让你的皮肤病好了,又让你的白头发变黑了!”

现在,我无病一身轻了,再也不用吃药、输液、打针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去哪就去哪,也不自卑了,我每天过得都很高兴。

在此,作为教师的我,想说给所有在中国大陆不了解法轮功的学生们、老师们、家长们甚至各位领导:学生课本上写的以及下达的文件那是对法轮功的污蔑、造谣、诽谤,利用不明真相的老师、学生、领导来煽动学生仇恨、恐惧法轮功。中国同胞们,不要被一贯撒谎的恶党蒙蔽了自己的眼睛,突破中共对大陆民众的信息封锁,登录明慧网,搜找新唐人电视台,您就会有更清新的发现:法轮大法真好,谁修炼谁受益。而共产党欺压在人民头上,麻痹中国人的思想,法律变成了一纸空文,对共产党没有约束力,谁拿法律来维权,谁就成了被打击报复的对象。众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去向政府讨公道,中共却说:民众闹事!中国同胞们,快醒醒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