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师父说:“其实,如果你们念很正,走在街上、生活在你的城市里,周围一切的环境都会被清理。你的存在就是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但是,作为你个人修炼还会碰到魔难,尽管你有那么大的本事,是因为每个人都有他自己修炼中要走的路;同时在证实法中旧势力也给你们设了许许多多的干扰,这种干扰一般情况下正念不足是很难清理掉的。”[1]

这段法使我想起一件事情,我几年前由总公司派到下属工厂任总经理,董事长任命我前找我谈话,说:“我现在理解什么是人才?人品就是人才。”在我上任后,参加的第一次董事会上,八位董事会成员中,其中七位是男性,只有我一个女性,大家都是各股东公司的总经理、副总经理,而且我上任的工厂建厂近二十年,几届总经理也都是男性,我是第一个女老总。为什么选择了一个女性管理工厂?董事长知道大家的疑惑,解释说:“现在这年头,要找一个能信任的人太难了!不是说她有很强的能力,当然她也是有一定管理能力的,但是她是能让我放心的人。”大家听了,都不住的点头,表示赞同。

二零一一年十月份左右,我的下属H经理来到我办公室,H是很愿意并经常听我讲真相的,而且自从听我讲真相后,她的某种人体特异功能显现出来,过去睡觉很少做梦的她,开始经常在梦中看到一些情况,很清晰、真实,比如看到人类淘汰的恐怖场景;又如一条大船在洪水涌入的街道上行驶,上面有单位的谁谁谁。我一听,凡是接受真相并三退的同事都在船上,我觉得不可靠没讲的同事就不在船上,有一个表面上同意了,背后又向董事长告了我的女同事,刚开始船上有她,后来她就不见了。H在梦中还多次看到我的情况,这次到我办公室脸色很不好,说昨晚做梦吓着她了,在梦中她清晰的看到一群穿黑衣的人在追杀我,我在前面拼命跑,她这时吓醒了,再也无法入睡。H说到这里哭了,让我千万注意安全,我听后心想:“邪恶想利用H的梦来吓唬我,休想!”当时就否定了它。

事后才知道,这个梦的两个星期后,副总被董事长叫去,说当地政法委找了他,说有人在工厂讲法轮功,董事长想了解我有什么活动,该副总当即否定了,回来也没跟我说此事,这个副总也是了解了真相,并跟我工作配合很好的人。他后来告诉我这事,并说他不相信什么政法委来人,只不过董事长不放心我,怕我惹出事来。因为工厂曾有两位同修被迫害过,公安局让董事长配合到工厂抓人,其中一位女同修,据来人讲是我市名单上的“重要人物”,另一位男同修得到消息后,帮助女同修及时走脱,后在公安局的压力下,董事长将两位同修解聘了工作。

副总被问话后第三天,董事长找我到总公司谈话,我知道了确实有人找过他,照董事长的话说:“不是单位里的人,是外边的人找的他。”“你不怕掉脑袋,我怕!”董事长如以往一样,一阵严厉威胁,包括什么“把你撤职!”看我不动心,就又开始“苦口婆心”说是为我好等等,对于这个多次给他讲真相,《转法轮》也看了,但就是不接受,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唯物主义者的董事长,这次我顺势教给他,“以后他们再问,你都说根本没有,这才是真正为我好。”他马上说,“我是这样回答的。”

那段时间,我感受到邪恶压下来的巨大压力,空气都象凝固了一样,呼吸都感觉困难。找同修帮发正念?我不知道邪恶是否盯上了我,会不会连累同修。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每次联系同修都找公用电话,快到同修家,就关手机、卸电池。

我决定靠自己,我不断发正念清除,加强学法,加强自己的正念。我反复看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在证实法中炼就新思维》(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

邪恶还在继续干扰,两三天后,是星期六的下午,我在家上网看明慧网文章,楼下有人按我家门铃,我没马上接话筒,而是打开视频察看,发现一个四十多岁、短发的陌生女人在按门铃,虽是便装但装束像公安局的女警,旁边还站着一个穿制服的男人,像公安制服,由于接近傍晚,视频不很清楚,心里感觉来者不善,就直视视频中的两人发正念。这时,门铃突然不响了,只见那女人恶狠狠的反复按号码,然后把耳朵贴近对讲机,听里边的动静,两眼还贼溜乱转,整个视频就是那女人的一张脸,我仍直视发正念,最后两人走了。

我坐下来,盘腿立掌发正念,手还在哆嗦,我知道自己有怕心。接下来一段时间,都继续发正念清理邪恶,加强学法,加强自己的正念,后来发现那个穿制服的男人是小区保安,至于他为什么陪在那里?那个女人是谁?现在都不再理会,已经淡漠,现在很清楚的知道,邪恶对我的一次次干扰,彻底失败。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