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邪恶形势 五小时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去年四月份,邪恶的魔头周永康窜到了湖北,在其指使下,湖北的政法委,610系统为讨好主子,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制造了几起所谓“大案”、“要案”,诬判大法弟子,还在全省各地绑架很多大法弟子到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板桥洗脑班進行强制洗脑和残酷迫害。

清除突如其来的邪恶形势

我的老家是一个山区小县,只有二十多个大法弟子,在五月中旬就有两个做协调的同修被绑架到湖北省板桥洗脑班迫害,邪恶扬言还要绑架十个大法弟子去洗脑班。可以说这次迫害的形式是七二零以后在我们这儿最严重的一次。面对突如其来的邪恶形势,有的同修流离失所不敢回家,有的老年同修不敢出门露面,还有的放弃了修炼

一个多月后,两个被绑架的同修违心妥协后被放回来。他们回来后虽然发表了继续修炼的严正声明,但都不敢再讲真相了,而且还不要别的同修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怕邪恶说是他们干的。他们的家人也说谁要让他们讲真相发资料就举报谁。邪恶还散布说十八大以前,再抓住大法弟子就要判刑。一时间搞得人心惶惶,相互戒备,真相资料也没人敢做了,讲真相救人的事也很少有人敢出来了。邪恶高兴的说:抓了几个人,现在清静多了。

有的同修很着急,问我怎么办?因几年前我已离开家乡,在省城居住。当时我想:家乡大法弟子本来就少,与外面的正法形势有很大的差距,现在又是这种情况,那里的众生谁来救呢?大法弟子不提高上来,将来怎么圆满呢?于是我决定回老家去帮他们协调一段时间。

因为我也是邪恶这次迫害要抓的其中一个,去年邪恶就曾两次到省城我住的小区找我,没找到,而且一个同修还向邪恶说出了是我提供的机器设备的事。我在这种情况下回去,家里的人就十分反对,说:老家抓人这样凶,别人都在往外面跑,你还要往回跑,太不理智了。

但我想师父说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1],只要我学好法,多发正念,心在法上,是不会出问题的。

七月中旬,我邀请了一个搞技术的同修和我一起,带了一些设备、真相资料、师父的新经文,回老家去了。在老家一个未暴露的同修家从新建立了新的资料点,教同修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的系列技术。

初步解决了当地资料来源问题后,搞技术的同修就先回省城去了,我留下来做完剩下的几件事情:第一就是分别找家乡同修交流,了解情况,包括曾说出我的同修,与他们在法上切磋,鼓励同修去掉怕心,树立正念,出来做好三件事。第二,组织大家高密度发正念,解体邪恶的迫害,改变本地的严峻形势。第三,细致安排了资料和周刊的传递人员和地点。第四就是利用在老家的一切空余时间出去发真相资料和讲真相、劝三退。

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我把原当地同修处积存的真相资料及我带回去的资料和神韵光盘全部发完,还面对面讲真相、劝退了五十多人。这样一来,环境也有了很大改变,大部份同修又恢复了正常的修炼状态。

给绑架者讲真相

就在我准备返回省城的时候,我先生说省城这几天气温特别高,要比我们山區热得多,我就想等天气凉爽点儿再回去,在家再讲几天真相也是可以的。

可是在第三天上午我刚走上街,就发现后面有人跟踪,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继续往前走,走到一胡同口,后面的那两个人跟上来了对我说:有人找你有事。我问什么事?谁找我?他们支支吾吾的,最后说是单位要我去检查身体。我知道他们想绑架我,就说我身体好好的,又没病,检查什么呢?我不去,这时后面又走上来俩人说一定要去。我说那好吧,我回去方便一下,换件衣服再去。我心里想着回家关上门发正念解体邪恶的迫害,可他们拦住我不让走,将我往路边一辆小轿车里推。开头我想坚决不上车,喊法轮大法好,揭露他们的阴谋。但我转念又一想:这一条街我都发过资料和光盘,大部份人都做了三退,如果他们看到公安局来人抓我,就会觉得害怕,再也不敢看资料和相信大法,那会毁了他们的。所以我就想上了车再跟他们讲真相。

上车后,跟踪我的两个人分别坐在我的两边,把我夹在中间,前面是司机和一便衣女警。车往省城方向开去,从女警的电话联系中,我知道还有一辆车在后面,我断定610的头目在后面的车里。刚开始我想到他们要将我送到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洗脑班進行迫害,有点害怕。但我马上镇静下来,想一个大法弟子还怕邪恶吗?面对邪恶迫害,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怎么做呢?

首先就是要信师信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一切安排我都不承认,都不要。我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救我。

其次,我要用善念对待我接触的所有人,把他们当作我要救度的众生。师父说了:“我也告诉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2]我要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启发他们善念,让他们明白真相不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使他(她)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同时我还要去掉怕心、争斗心等执著心,向内找修自己。当我调整到符合法的状态后,觉得理智清醒,正念十足。我用功能罩住前后两辆车上以及省洗脑班的人,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操控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黑手烂鬼、乱神、共产邪灵和低灵败物,从宏观到微观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层层灭尽。同时我想你们人的一面一定要听我讲真相,因为这是你们得救的希望。

然后我心平气和说:“看来你们今天是想把我绑架到省洗脑班去吧?也许你们还不知道,你们这些本来善良的好人,今天干的却是一件最大的坏事啊!因为你们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是对大法犯罪,将来会有很不好的后果。”我举了象任长霞、何雪健、中央电视台陈虻、罗京的例子,还有本县两个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例子。我说:“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释迦牟尼佛说修炼有八万四千法门,法轮大法是佛家最大的法门,在末劫末世时来救度众生的。三百年前的《龙华经》就提到了末世末劫时期满天下要转动法轮,你们看法轮大法在短短的十几年里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在修炼,我们师父教人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修心向善,请你们说一下做好人有什么错呢?还要送去洗脑、“转化”,要往哪转呢?那些成天吃喝嫖赌抽的贪官污吏为什么不送去转化呢?”

他们重复邪党媒体对法轮功的诬蔑谎言。我说:“我们县有几十个学员,省城有十几万学法轮功的,有哪个自焚了?哪个杀人了?全世界其他地方都没有因炼法轮功自焚和杀人的。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为欺骗世人而造的假。国际上还通过分析CCTV有关“天安门自焚”的录像拍成了电影《伪火》,还获了奖,你们都被中共骗了。”我又详细分析了天安门伪案的许多疑点。他们听后都感到震惊。

过了一会儿,他们又说:现在政策好了,生活好了,法轮功为什么还要反党呢?我说:“全世界都知道是共产党在打压迫害法轮功,迫害佛法及修炼人必遭天谴,法轮功学员让人明白真相,明白谁正谁邪,谁好谁坏,让人有一个正确的选择,在将来天灭中共时能够留下来,所以我们做的是最善最正的事情,完全是为了众生好啊。”

他们说我讲迷信。我就从佛经上提到的优昙婆罗花现在在全世界开放的情况谈起,再从藏字石讲到《九评共产党》,谈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谈到三退大潮,并说现在有一亿三千多万人退出中共的所有组织,以及四川地震时三退的人神奇的脱离危险的实例。

那个女警察说:是美国看中国现在好了,美国人妒嫉中国,利用你们造谣,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是你亲眼看到的吗?我边发正念边说:“我没有亲眼看到,但现在有很多证据已经证明了这个事实,有人证,有记者出来揭露,有参与的医生家属出来作证,还有加拿大的独立调查团搜集了七十二个证据,证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前不久出逃美领馆的王立军就交出了活摘的证据,他和薄熙来及谷开来就是直接参与者,这些海外媒体都有报导,如果这些事发生在你的亲朋好友身上,你做何感想?你是支持还是反对呢?希望你们多了解真相,不要麻木不仁的跟着中共干坏事了。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还有更大的灾难在后头,淘汰是淘汰坏人的,好人当然要得救,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等到悔恨莫及的时候就晚了啊!我真心奉劝你们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一下《九评共产党》,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在当时人多的情况下,他们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看得出来对他们触动很大。

司机说:“你这个婆婆真有水平,懂得还真多,记忆力又好,说得头头是道。”问我是什么学历,我说我大专毕业,一生拼命的工作,为国家作了不少贡献,年年被评为先進工作者,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后来身体累垮了,一身重病没法治,被医院判了死刑,那时说了上句记不起下句,记忆力严重衰退,炼了法轮功才都好了,十几年来没打过针吃过药,为国家节约了大量医药费。这样好的功法被迫害,几十万好人被劳教,几万人被判刑,有名有姓的好几千人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你说是谁邪啊?这不明摆着共产党才是邪的吗。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我们炼法轮功本来就是合法的,是江泽民个人以权代法,利用国家机器迫害人民,这才是违法的,你们不明真相,听信谎言助纣为虐,将来都要被清算的,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多听、多看才不冤。我是真心为你们好,今天就算是你们了解真相的机会吧,千万要珍惜啊。”

他们说:你说得真好,你退休前是干什么的?是哪个单位的?我告诉他们后,他们“啊”了一声说:原来那里的一把手就是你啊!那你真是一个不错的人,了不起!他们安慰我说:你放心,我们现在把你带去,中午一起吃个饭,下午一定把你带回来。对于他们的善念,我说谢谢,但心里想:真要回来还是要靠我师父咧。

我说想给家里报个信,那个女警察说她的电话是内部电话不能打,叫司机把电话给我打。我先生听说我被绑架后,气得在电话里叫骂。我说:你不要骂他们,他们也是受别人的安排,他们不明真相,很可怜。这时车上的人真正体会到大法弟子的善良和宽容。他们又请我喝水,还叫我休息一下。

后来他们谈到孩子的教育问题,那个女警察就说她相信棍棒下面出孝子,专门准备了一根棍子打孩子,经常让孩子罚跪,不准孩子進屋睡觉。我说:“甘小姐,你平时总是启发他善的一面,肯定他的长处,他会很开心的向好的方面努力,如果总是打他,骂他,他会产生对立的情绪,智力也会受到限制,人也会缺乏自信,性格也会有缺陷的。”其他的人都说我说的对。他们都觉得大法弟子有人情味,又有智慧,到省洗脑班时,我们已经很融洽了,那个女警察也口口声声叫我阿姨了。

正念正行 智慧走出洗脑班

车到省洗脑班门口时大约下午一点钟了,后面的一辆警车也赶到了,从里面先下来的是县610主任和一名警察,他们在门口交涉时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让他们拒收,我要回去救度众生,不能呆在这,这不是我呆的地方。

车進了大铁门直接开到洗脑班楼前下车,这时我才看到从另一辆车上下来的还有我单位的综治办主任和另外两个年轻的女同事,一见到她们我吃了一惊,因为两年轻女同事都很善良,我跟她们讲过真相,其中一个已三退,现在把她们搞到这个地方来当所谓的陪教不是要害她们吗?我一定要带她们离开这个鬼地方。我指着她们对单位的综治办主任说:“你怎么把她们也弄到这儿来了,她们有家有口的,这么热的天,你不但迫害我,还要迫害她们,我告诉你,同时也害了你自己呢!去年中秋节,你说了大法的坏话,结果两个月后你父亲就去世了。难道这是偶然的吗?教训还不深刻吗?为什么还执迷不悟呢?”主任听了哑口无言,低头不语。

他们把我带到洗脑班的值班室,有一个人拿着一张表问我姓什么,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病,我一概不答,只发正念,心想决对不能配合邪恶,我要做到零口供、零签字。后来本县610头目進来回答了他的问题。然后他开始给我量血压,我就请师父加持,他边量我就边想:血压升升升,升到180,量完后他马上就叫我去休息。虽然他没说,我估计是师父为保护我给我演化出血压很高的假相。

他们将我和两个女同事带到一楼的一个房间里,三张床,叫我睡中间,她们睡两边。我不睡就是发正念。她们两个往家里打电话,但都打不出去。她们急了,说:连电话都打不出去,象个监狱一样。我说:这就是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洗脑班,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间地狱。她们有一个说:看来你不顺着他们点,我们都是出不去的。因为她看到送我一起来的另外八个人都领到了出洗脑班大铁门的牌子,只有我们三人没有。我说:“坚决不配合邪恶,他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求师父一定能出去。”她们说:那你快求你师父显灵吧,不然的话他们把车开走了,我们被关在这里怎么办?我们本来就不想来,是单位强迫我们来,还说这里就象是住旅馆一样,哪晓得跟坐牢一样,我们一刻都不想呆了。我想她们既然来了也要让她们得救,我就说:“我现在求我师父带我们三个人出去,但你们要配合才起作用。一是心里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是要轮流去找他们讲要回家。”她们说:可以,只要能回家,吵架都行。

她们去找送我们来的人吵,说我有高血压,出了问题她们负不了责,坚决要随车回去。我也去找610头目,坚决要走。610头目说:我听他们说你原来是某某单位的一把手,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我很佩服你,现在你血压很高,司机也不敢带你回去。我说:“我自己去打的士,不要你们带,回去学法炼功就好了。”说完我就向外走。他们连忙拉住我说,医生还要再检查一次,我想检查就检查吧,请师父加持演化血压200。第二次量完血压后,那个医生跟610头目说了几句话,我估计是血压高拒收。610头目马上征求我的意見说: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你是跟我们一起回县里去呢?还是就近把你送到你儿子那里去。我说:我有一个亲戚就在附近,你们把我送到某个地方。他马上给我亲戚打了电话,让亲戚来某地接我。

单位的那两个女同事听说让我走,高兴的不得了,一个帮我拿东西,一个扶着我赶快上车。我对她们说:“你们看,师父显灵了吧。”她们都会心的笑了。车开出洗脑班后,原来坐在我身边的那个男的很关心地说:你还是要相信科学,医生说你血压180-200,不吃药怎么行呢?我说:“你们放心吧,我回去学法炼功就好了,我自从学了法轮功后十几年来没吃过药了。”他又开玩笑说:“那你是真神了啊!”车上的人都开心的笑起来了。

我们出来后,已经下午两点钟了,两辆车的人都没有吃午饭,但他们一直等到把我送上亲戚的车后才开车回去。看得出来,他们都不想再迫害我了,而且都很关心我。我坐在车上看见他们在向我招手,心里觉得他们好可怜,真心希望他们这些迷中的生命还有進一步了解真相的机缘,相信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

这样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从上午九点半绑架到下午两点钟出来,前后不到五个小时,我正念闯出了洗脑班,解体了邪恶的迫害。

向内找

回家后,我告诉先生高血压症状是师父为保护我而演化出的假相,我也一点儿也不感觉难受,什么事都不会有,但他还是不放心,非要我去医院再量一次血压,我想检查就检查,用事实来证实大法的超常吧!其结果是83/120血压正常。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师父说:“向内找因是修炼”[4]。我想这次出现的事一定不是偶然的,肯定还是自己有大的漏,但是哪里出问题了呢?我认为自己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坚持的比较好,这次回老家也做得很满意,但为什么被绑架了呢?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我才找出了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当我回家乡与从洗脑班回来的同修交流时,我指责同修说:“你学法这么多年学到哪去了呢?進去几天就转化了,你跟邪恶是交待了,你跟师父怎么交待呀?”我当时嘴里没说出来心里却在想:要是我進去就要零口供、零签字,坚决不配合邪恶。可能就是这么不好的一念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5],是自己求来的这一难。

二是求安逸心。本来我这次回去的目地已经达到,应该及时回来,一听说省城很热就不想回了,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还冷了不行,热了不行,有图舒服求安逸的执著心。要早两天回来,就不会有被绑架这回事了。

三是我弟媳(同修)给我指出来我这次最大的一个漏就是情。这一下把我点醒了,因我先生住在家乡修建房子,我几次回去发现他和一个女的老同学来往甚密,怀疑他们关系暧昧,为这件事我经常生闷气,学法、炼功、发正念心静不下来。就在遭绑架的前几天还和先生吵起来了,说了许多的气话,把先生气跑了,我自己也气哭了。但我还以为没有影响到我做三件事,经同修一提醒,我才意识到是我对我先生的情太重了,同时还有色欲之心未去,也是被旧势力钻空子的一个大漏洞。

师尊讲:“把真相传给世人,看似简单,却关系到众生的未来。要想做好这件事,就必须修炼好自己。”[6]

通过这一次的深刻教训,我才真正认识到修去自己的各种执着心,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多么重要啊!对于一个修炼人,任何一个执著心都是障碍,都会给我们的修炼带来魔难,阻挡着我们返本归真的脚步。

值此中国新年之际,写出我这一次的经历,就当是向师父做一个汇报,也希望对同修有所借鉴。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5]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李洪志师父经文:《祝贺台湾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