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金杰遭受的种种酷刑折磨(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市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金杰先生,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被绑架后,遭受多种酷刑:曾遭佳木斯西林派出所恶警毒打、关铁笼子;在佳木斯看守所,被强迫戴手铐、脚镣、钉地环、野蛮灌食等;非法劳教一年半,金杰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遭电棍电、毒打、码小凳等折磨。

金杰
金杰

以下是金杰先生自述被迫害的详情:

一、遭西林派出所恶警绑架、毒打、关铁笼子、坐铁椅子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我在佳木斯市长安路电脑城附近,面对面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过程中,被绑架到向阳公安分局。我被绑架后,手机被抢走,向阳公安分局于德龙等人把电话打给我妻弟,谎称他是出租车司机在车里拣到一部手机,我妻弟信以为真就将我妻子的电话号码告诉了他们,他们用同样谎话骗了我的妻子。

下午五点多钟,向阳公安分局警察和包片民警开车拉着我到我妻子单位,然后来到我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私闯民宅。用钥匙打开我家的房门,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及电脑等私人物品。

随即,我被劫持到西林派出所非法审讯,我被强迫坐铁椅子、关在铁笼子里,期间有一位警察身高约一米七、圆脸、小眼睛、体态胖,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拒绝回答。他就用拳头打我脑袋,强制的把我关进铁笼子里,长达二十四小时,让我丧失做人的尊严。

二、在佳木斯看守所戴手铐、脚镣、钉地环、野蛮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第二天下午一点钟,我又被劫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在那里我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我没有犯罪! ”前六天我绝食绝水了,到第七天他们先给我打吊瓶,后来就野蛮灌食,一共折磨了二十五天。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我被逼迫戴了十八天的手铐和十二天的脚镣。晚上,把我铐在地环里。有一个桦南县姓林的刑事犯是黑社会的,他经常打我。每次我都高喊:“法轮大法好”。他把我脚踢成软骨增生,到现在还没好呢。。

三、在绥化劳教所遭电棍电、毒打、码小凳

六月十四日早八点多,西林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和一个协警,我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绥化劳教所。车行驶到半路时油箱漏了,我想这是老天有眼惩罚他们,让他们醒悟吧。可是他们又叫来了绥化公安局的车,把我劫持到绥化劳教所。那时我已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了。

在绥化劳教所,先让我走个形式,检查一下身体。而后,我被强迫“转化”,写“三书”。我拒绝,恶警中队长石剑和金庆富用电棍电我、拳打脚踢。金庆富拽我的头往墙上撞。石剑威胁我说:“我每天都折磨你,用书垫着打你的胸部,把你打成肺结核。”最后,我被打得奄奄一息,吐的都是黄水。他俩一看我还那么坚定,就把手铐在床上,他俩又拽着我的手在“三书”上按手印,因为不方便所以没按成。这样折磨我两个小时,才把我送回监舍。

恶警李宏江逼迫我背监规。我说:“我不是罪犯,我不背”。李宏江每天晚饭后,强迫我坐小板凳直到半夜十二点,还打我好几个耳光,说:“不背监规,不完成任务,就不让你接见、买东西、往家打电话。我没被他们吓住,又坐了四十五天小凳。在劳教所因为我不写“三书”、不背监规也不配合他们,我经常挨打罚坐小凳、长时间不让睡觉。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在那里两个刑事犯包夹监视一位法轮功学员,全天二十四小时监视,禁止我们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说话和送东西,我不配合他们,我经常和法轮功学员说话及送一些好吃的食品。李宏江听说了,强迫我和包夹坐小凳到半夜十二点,每次都坐十天或八天。

桦南姓林的刑事犯是黑社会,无缘无故踢了我一脚,把我的软骨踢出一个大包,到现在还没下去呢。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黑龙江省“六一零”的人,来绥化劳教所检查工作。教导员范晓冬和中队长石剑提前找每个法轮功学员谈话。石剑说:“劳教所上报的是你们都转化了、不练了,到找你时你就说转化了、不练了”。我说:“我说不了,我也没‘转化’,造假的话我不说。”石剑打了我二十多个耳光,后把我铐在床上,还用电棍电我的脸和嘴,把我的牙打活动了两颗,打得满脸是血、脸都变形了。然后我绝食反迫害,到第四天石剑找我谈话,我郑重地告诉他:“以后撒谎的事你们别找我,我说不了。”后来他们同意了,我才吃饭。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一二年元旦,我给郭利明讲法轮功真相,他举报我,中队长石剑又强迫我坐十二天小凳,包夹刘子英也跟着坐,每天坐到晚上十二点。同年三月份,刑事犯吴洪超在监舍诬蔑法轮大法,我上前告诉他:“炼法轮功的人是修真善忍,做好人,你别乱说,对你不好………”吴洪超把我打一顿,把我两颗牙打的都要掉了,事后我找教导员范晓冬,范晓冬把我领到办公室,当时大队长潘巨英也在场。潘巨英说:“这里的人打你们谁,谁能告赢呀?打你们是我们的成绩”。后来干警钱士良把我领到他的办公室,我跟他说:“我们修真善忍,哪里不好,你们找一些地痞人渣包夹我们,你让我学他们什么呀?如果你找一位好人来说服我,让我变得更好,这才是你们的成绩。”

二零一二年十月一十九日,报表女干警姓李找我签字说:“你十一月七日到期,你把字签了”。我说: “我签不了”。她说:“你不签你走不了”。我说:“你说了不算”。我心想师父说了算。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我终于走出这个人间地狱!

拥有五千文明古国被中共邪党篡夺政权后,国无宁日,邪党政权能对修真、善、忍而且是手无寸铁的公民,用最残暴,卑劣的手段逼迫其放弃信仰,是何等的荒唐可笑呀!我今天写出来我所经历的悲惨遭遇,仅仅见证了中国劳教所阴暗面的冰山一角。

愿有良知的人们能分清好与坏、善与恶;让那些被蒙蔽的公、检、法、司的警察看清共产邪党的大骗局,唤醒他们,弃恶从善,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恶报来临时,悔之晚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6/佳木斯金杰遭受的种种酷刑折磨(图)-270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