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过程中的得与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回顾本地区同修这些年在协调过程中所走过的路,既见证了在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过程中整体配合的巨大威力,也目睹了在整体协调、互相配合过程中,因执着自我,喜欢搞有形的东西而带来的损失。下面就向大家汇报一下本地区同修在协调过程中的失与得,以使我们今后在有限的时间里继续走好大道无形的路。

一、得

迫害初期,本人因证实大法,揭露邪恶而被非法关押迫害,在洗脑班认识了不少同修。由于在洗脑班表现的比较坚定,始终未向邪恶妥协,所以同修们都比较信任我,也愿意与我接触。这样,很自然我就成了本地区的协调人之一。

到后来,随着接触的同修越来越多,本地区几大片基本上形成了一个统一的整体。各片协调人定期学法,学完法后再切磋,如有需要整体配合的事情,经大家在一起协商后,各地同修统一行动。这对揭露本地恶人,营救身边同修,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和震慑邪恶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师父评语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发表后,我们针对本地一个最邪恶的洗脑班進行了大量的揭露。

我们将本地背后指挥和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政法委和“六一零”的头目、国保大队的恶人、洗脑班的恶人恶行整理成文章,一是持续不断的发给明慧,深入持久的向国际社会曝光;二是制作成真相传单和不干胶,统一时间,在本地大街小巷散发和张贴,有的甚至贴到了恶人的家门口;三是拿起法律武器,亲自到各级信访、纪检监察部门检举揭发“六一零”人员的违法犯罪事实,或自下而上一级一级直到中央,向各级政府、人大、检察院等部门邮寄申诉信。有些良知尚存的政府官员和司法人员听了学员和学员家属控诉的事实后,都觉的不可思议,不敢相信所谓的“法制教育学习班”等场所竟如此邪恶。因为他们平时在电视、报纸上看到的是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如何“象亲人一样”,“春风化雨”……

经过广泛、深入、持续的揭露,并到黑窝附近近距离发正念。一时间,邪恶的嚣张气焰得到了有效遏制,恶人的暴行也有所收敛,洗脑班也基本上处于半瘫痪状态。

因为本地真相资料发了一遍又一遍,几乎很少有未被真相覆盖的区域。到了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后,我们又意识到仅仅局限于向本地民众讲真相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突破时空和地域的限制,向大法弟子少的地方讲真相,义不容辞的救度那里的一方众生。于是,我们又统一协调,分工负责,从外地购入一批二手手机,由懂技术的同修负责编制真相短信和收集全国各地尤其是边缘地区的手机号码,向那里的众生大量的发送真相短信。到后来又发展为直接打电话,劝三退。有些不识字的六、七十岁老年女同修,一辈子从未摸过手机,有的虽然认识中文但并不认识英文。功夫不负有心人。大家一个个还是学会了发短信,并多了一个证实法的法器,也增添了一项新的讲真相的本领。

二零零九年中共邪党窃国六十周年前夕,我们又集中力量重点针对本地受邪党毒害最深的党政系统公务人员進行了讲真相活动。以便他们彻底走出谎言,认清中共邪党的本来面目,从而能够得救。这样,本地公务员差不多每个人都收到过大法弟子邮寄的真相资料、真相光盘和翻墙软件。

二零一零年,本地一位“六一零”头子到海外访问,刚下飞机就接到了法轮功学员起诉的传票。第二天,我们就将这一消息制作成不干胶,还未等这位“六一零”头子回国,有关他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海外起诉的真相不干胶就贴满了本地的每一个角落,极大的震慑和抑制了恶人。有些曾经参与迫害的恶人甚至主动找到学员,表示已不再迫害大法弟子,要求将他的名字从“恶人榜”上撤下来。

与此同时,我们还利用营救同修之际,将本地同修分为若干个项目小组,在掌握基本法律常识并在法理上提高认识后,以聘请律师和法律咨询的名义向本地律师事务所以及公检法司等部门全面的讲清真相。并以此带动本地律师大胆的走出来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

这些年来,大量散发真相光盘也是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一项主要工作。因为我们以前在跟人讲真相时,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会问“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都受了中共邪党“殃视”的欺骗与毒害。于是,我们将《是自焚还是骗局》、《风雨天地行》、《九评共产党》、《漫谈党文化》和《明慧焦点》、《明慧十方》等等制作成大小两套光碟,广为散发。到后来又以散发神韵光碟为主,同时根据观众的反馈与要求,将放光明的真相视频和新唐人的《热点互动》、《独立评论》、《细语人生》、《透视中国》和《事事关心》等节目有选择性的制作成真相光碟,起到了很好的讲清真相的辅助效果。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有些专门出售音像制品的商家,还特意找到学员,要求及时向他们提供每期《大陆新闻解读》的母盘。在本地出售家用电器的大型商场,有时还可以看见服务员在用影碟机播放真相光碟。就连有些过去已经放弃修炼的学员看到大法在海内外洪传的盛况,都深受感动,并从新走入了大法修炼。

二、失

当然,也有些同修在参与本地协调的过程中,虽然付出极大,做了大量的工作。但由于一些在常人中长期养成的、根深蒂固的根本执着不去,没有真正把协调的过程也当作是一个自我修炼提高的过程,特别是明慧编辑部《继续走好大道无形的路》的文章发表后,在周围同修反复提醒下,在师父法身一再点化下,还是不悟。最终被邪恶钻了空子,也给本地协调工作带来了一定的损失。这也是好多同修不明白为什么在邪恶已经大面积彻底走向灭亡,正法已经接近尾声的情况下,邪恶还会如此猖獗,并出现协调人被严重迫害现象的原因。为了汲取惨痛的教训,将过去的“失”变为今后的“得”,下面提供几点不成熟的看法。

一、长期执着自我,不能被人说。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和《曼哈顿讲法》连续两次着重强调和指出这问题。

二、喜欢搞形式,把干事当作修炼。有些协调同修长期以来干事心不去,把干事当作修炼,把协调人当作常人中的领导,指手画脚,发号施令,事必亲躬,证实自我。就象明慧编辑部文章《继续走好大道无形的路》中讲的:“由于环境变的宽松,一些大陆学员的人心也显露出来了,其中表现形式之一,是喜欢搞有形的、形式上轰轰烈烈的事情,比如召集大型法会、张罗在大陆办第三者角度的媒体、以省负责人或市负责人自居,有的甚至号召在现阶段的中国大陆成立全国性的协调机构,等等。其实这些事在暴露自己的人心的同时,也都在不同程度上为中共维持迫害提供了借口、提供了方便。”

三、求安逸心不去,松懈了精進的意志。

俗话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旦环境相对宽松,没有发生大面积的迫害后,不少同修便产生了懈怠情绪,松懈了精進的意志,也放松了在常人这一层的安全。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给邪恶以有乘之机。

此外,有些协调同修长期把“向内找”挂在口头上,平时遇到一些小的问题也能够看自己,但一旦触及到根本执着,就受不了啦,就忘了“向内找” ,甚至忘了自己是一个修炼人。

越到最后那些根本的执着如果不下狠心也就越难去。但愿同修们都能够以“得”为荣,以“失”为戒,化“失”为“得”,走正走稳最后的每一步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