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心牢 沐浴法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师父的《洪吟二》〈别哀〉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个人理解“牢笼”是指被抓進监狱的大法弟子,在邪恶的严酷迫害下要正念冲破牢笼。我又悟到大法弟子对名、利、情的执着,过不去关、摆脱不了旧宇宙的束缚,被旧势力设的无形的牢笼,在思想中不破除后天的意识观点,不“转化”本体被病业干扰也会把自己陷在“牢笼”中。

感谢师父打开我的心锁,让我从迷雾中走出来、走在我等待已久回家的路,成为众神都为之羡慕的大法弟子。感谢与我携手走过来的老同修,是你们扶持我走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一、全家修炼 其乐融融

二零零三年我再婚,就和丈夫、公婆一起修炼,十年来神迹不断在我们身上出现。丈夫同修,头痛、胃痛、鼻炎、咽炎……都不治而愈,我从小体弱多病,贫血、肾炎、咽炎,神经衰弱……生活的艰辛使我一度绝望,当我拜读《转法轮》之后,病痛皆无,心情开朗,从未有过的幸福伴着我,我们家庭和睦,共同学法,同化真、善、忍,得法之初我们是快乐的,闲时我们不忘告诉亲朋好友。“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他们发小册子、传单。讲法轮功被冤枉,祛病健身等许多真相。我们没经历过七二零的疯狂迫害,我们不知道怕,一路走来很轻松。

二、过病业关

二零零七年,我意外怀孕,在医院检查时发现子宫内长一个7.7X8.8的肌瘤,还不止一个,医生说过孩子长,肌瘤也随着长,孩子保不住,子宫必须切除,否则……我是修炼人,有师在有法在,尽管身体不适,我加强学法,做好三件事。九日晚,我突然肚子痛,痛得死去活来,床上床下的折腾,呼吸都痛……我流产了,丈夫懵了,不知如何是好,从孩子掉出体外到医生取出胎盘,从我家六楼抬下来直到120车送到医院,已经近一个半小时,我能感觉到血在不停的流,眼前模糊,声音似乎在遥远的山谷传来,但我意识清楚,我告诉丈夫我要回家。回家我就躺在床上听师父讲法录音,汗水湿透了衣服、被和床,我睡了听、听了睡……四天后我就勉强坐起来炼静功,五分钟歇一会……一周后我就下地炼动功……就凭这对师对法的坚信,一个月后我痊愈了。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2]。不断的有关心我的人来劝我去医院检查,说:“瘤太大,必须切除子宫,否则……”“……”可惜了,不能再要个孩子了,子宫切除,唉还年轻,“……夫妻关系,婚姻……”,话越说越多,我的心也开始不稳,常莫名其妙的烦躁,是去医院吗?我是修炼人啊!我思想斗争了很久。我想长期不能放下我治病的心,那么强的执着就可能会被旧势力钻空子,干扰迫害我,这是旧势力给我设的牢笼,让我困在里面。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必须冲破牢笼,摆脱束缚。对于什么孩子、夫妻……修炼人是要返本归真,怎能留恋尘世的儿女情长,母荣子贵。

我和丈夫同修也为此事在法上交流,他说:“我们没有这个心,别人也就干扰不了我们。”后来我又学了《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其中善解的法,我也对身体里的子宫的肌瘤善解。我没做手术,也没切除子宫,月经正常,甚至比同龄人显得年轻。法理悟对了,师父帮我拿去这一难,我又走到证实法的路上。

三、在生意和修炼中抉择

我们和大姑姐、姐夫合伙做生意,卖种子、化肥、农药,八年来我们夫妻竭尽全力经营、任劳任怨、以苦为乐,对客户以诚相待,生意越做越红火,后来共同买一个门市房,可事情却与初衷相违背,丈夫单纯、重感情,姐夫贪婪狡诈,生意做好了,无视我们的付出,却到处说我们的坏话,挑拨关系,与服务员私通,贪污、化肥造假……在矛盾激化面前我们选择退出,我们是修炼人,姐夫以利益为重,而且不择手段。我们不能违背修炼原则,从新开了商店,把原有的门市老客户留给了他,并着手帮他進货,对外也未声称分开(丈夫考虑大姐是某单位领导)利益上的损失,新客户的重新培养,一切的一切都难上加难,最难的是心灵上的煎熬。

二零一一年元旦,同修送来三十四本大法经书,我们夫妻如饥似渴从头学了一遍,心情开阔了,法理明晰了……“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3]尽管我深一脚,浅一脚,我依然稳健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四、天塌下来,修炼的路也要走下去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晚公公去世。早上公公还和丈夫说:“我该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了……。”中午说累了睡一会,一睡就再未醒来……丈夫的姐姐一進家门大哭大闹,说我们不给老人看病(我们不和老人住一起,一号晚上听婆婆说公公腿疼,劈柴累的……),睁着眼睛看父亲死不往医院送,你们心太狠。说大法坏话。大姐又针对我说:“我妈老糊涂了,我弟弟傻了,你干啥去了?”众人面前大骂我,我气得大哭,怎么公公的死就能转怨到我头上?好象是我害死的。在操办丧事的三日内,视我们如敌人,口出恶言,说我们不孝,炼法轮功不给老人治病,姐夫更是对所有的单位同事和前来吊唁的人,说一些刺激我们心灵的话,我们又无法解释,含泪忍下了,我心中大喊师父。丈夫说:“一个不动制万动,咱别解释。”

“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4]对于我们真如天塌下来了,公公虽然死了,但我知道师父会给他安排好去处,不管眼前如何我就修大法,而且一修到底绝不动摇。这时师父的法也不断往我头脑里打。“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这才是修炼,这样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炼人不执著世间所有的一切。”[5]不管遇到好事坏事那是因为我修炼了,修炼的路再难我也要走好走正。

丈夫说:“姐姐明年没房子(一替一年做生意),姐夫要和她离婚……父亲走了,就剩母亲,他是常人,闹来闹去,不就为那房子吗?”我痛哭流涕,让我把房子让给她,比剜心都难受。丈夫思念父亲,心疼母亲,可怜姐姐,又不愿伤害我,每日思虑过多。一天早上开车直接冲下壕,接连撞坏几棵小树,人车安然无恙,几十米陡坡,我不敢想象,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他,化解了这一难。我思虑再三,把价值一百多万的房子的一半产权三十万卖给了她。我相信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我也不要。我和丈夫说如果是我欠她的就在此生还他吧!如果她欠我的就得加倍还我,这是天理(当时还有私心),后来我和丈夫学习了经文《越最后越精進》修炼就是直指人心在法上修,修炼人就应该是金刚不动的。

原以为房子给他们了,各自做自己的生意吧!可姐夫想方设法从名誉上诽谤我们,去厂家挖墙脚,老客户归他,新客户不择手段抢,坏事干绝。我的心被他带动愤愤不平。后来我与同修诉说,同修给我带来《二零零一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在经文中说:“因为修炼必须得是发自内心的主动去修,你真得能在利益面前、在名情中剜心透骨的伤痛中拿的起来放的下才行。”[6]我怎么能被常人的言行所带动,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他抢客户就能把我的生意抢黄了?心被它带动,我还怎么修炼。况且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一切缘于法中,走在修炼的路上,沐浴法光,我无怨无悔。

五、过心性关

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丈夫的女儿要五万元说是和她妈妈开饭店,丈夫说我现在没有五万元,孩子不听他解释去她奶奶那告状。婆婆来了对丈夫说:“你做这些年生意,你能没有五万元吗?孩子你都不管。”乱七八糟地说了一通走了。丈夫气得不行,我正好办事回来,丈夫说了原委(原想和我诉说心中的委屈),我一听就炸了(以前的忍只是表面的忍,没从根上去掉),我说你们家也太不像话了,我是修炼了,我一忍再忍,你们得寸進尺,房子让你姐讹去了,三十万元给你妈买楼和装修,我没说啥吧!十七岁不到的孩子能做什么生意?这分明是要给你前妻五万块钱嘛!你妈居然还同意!那你们复婚你们一家人过去吧!我不和你过了,我背起兜就走了。走在马路上我越想越生气,泪流满面我白手起家到今天容易吗?我要知道你们家都这样不讲理,你爸死还赖到我头上了,我八辈子也不嫁你呀!公公死时的场景在我眼前浮现,大姑姐骂我亲戚另眼相看,单位同事怪异的目光,婆婆一句也没为我们辩解,甚至连一句公道话也没说。事后却对我说:“把房子给你姐吧!她老来闹我,闹得我这头这迷糊,她做不成生意你姐夫又走了,你姐再离婚多可怜……”。“要不是你们回家说生意上的事你爸能动心,能走吗?”也不是我说的,婆婆的一言一行在我脑袋里浮现,翻腾……后来我去了一个老同修家,她静静的听我哭诉什么也没说,等我哭累了,她说:“明天和你丈夫来集体学法吧!你也许是大根器之人,不然你不会遇到这么大的魔难,难大了放不下生死你都过不去,凡事皆有因缘,你别把婆婆当成修炼人,你也别和你丈夫闹了,你是修炼人你得忍,你这颗心给谁看,不就给师父看吗?师父叫你提高呢!”

我参加了集体学法(以前没参加过),一周后我突然明白了师父为什么让集体学法。我开始向内找,利益心对钱的执着,争斗心表面未争斗心里却愤愤不平强烈的委屈,怨恨心,对自我的执着衡量任何问题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想到自己有没有损失。“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7]我没从内心做到修炼者之忍,后来我又学了“碰到不高兴的事,碰到使你生气的事,碰到个人利益、自我被撞击时,你能向内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无辜的也能这样: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没做好,就是真的没错,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业债,我把它做好,该还的就还。”[8]修炼就是去人心,修炼就是放弃,舍去的是不好的思想,放弃的是执着,随之就是境界的升华。

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向内找向内修才是真修,放下生死并不是真正去死,不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做怎么能做到信师信法。后来七、八个同修又和我们在学法点上交流,他们静静的听我诉说,听我讲我的委屈,讲……突然我意识到我此生来干什么?是我在修炼,不是别人在修炼,我站在人的角度看问题,而矛盾是师父在为我的提高而利用暴露我的执著心的,我怎么能抱着自己的执着心不放而去找别人的执着呢?是师父帮我去掉身上的不好物质,我从法上提高从法上升华了,我冲破了束缚自己的牢笼,我的心如此轻松如此坦然。“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9]。人没有法能做什么,不向内找怎么能提高,我由衷的感谢那些给我制造魔难的人,让我成为一个真正实修的大法弟子。

六、走出去抓紧救人

我们学法点观看了《风雨天地行》《未来人的神话故事》更深的体悟到了师父的慈悲和为弟子承受的苦难及海外同修的巨大付出,我深感汗颜,愧对师尊愧对众生。我们形成了“聚之成型,散之为粒”的救人小组。白天,同修配合当面送神韵光盘,碰上有缘人讲三退,讲大法的美好。四二五、自焚真相等,有的同修给政法委、六一零、洗脑班写信、打语音电话。把破网软件送到常人的电脑旁,我们把真相讲给匆匆而过的路人,同时不忘把慈悲传给每个人……晚上我们把福音送到偏远的农村,把精心制作的册子放在门栏上、台阶上、墙头上、窗台上,抓紧时间救度众生。

同修把黄色的“法轮大法好”白色的“法办周永康”“天灭中共”等条幅用鱼竿挂在树上、电话线上、路灯上……像一面旗子迎风飘扬,一路走来,不忘改邪恶标语,同时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喷在大墙上、电线杆上、电箱表上、立的水泥板上鲜红的大字诉说着大法的美好。

当然,过程中有惊险的恐吓,甚至付出血泪。大家互相配合,一路正念,我们把福音带给那些沉睡的人们,心中油然升起庄重的使命,共同助师正法,兑现史前誓约。我觉得自己好高大,什么关,什么难,都把它看淡,看轻…………。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8]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