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概述(1)

第一篇:中共迫害开始:堵炼功民众上访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六日】

概述
第一篇:中共迫害开始:堵炼功民众上访之路
第二篇:中共导演“天安门自焚伪案” 迫害更残酷
第三篇:“国保”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暴力工具
第四篇:政法委、六一零及其黑监狱——洗脑班的罪恶
第五篇:湖南省劳教所的罪恶
第六篇:湖南省监狱的罪恶
第七篇:灭绝人性的药物摧残与性虐待
第八篇:活摘器官疑案
第九篇:湖南省参与迫害者遭恶报案例大量出现
结语
附:湖南地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中共官员

概述

湖南地处长江中游,洞庭湖以南,人口密集。九十年代中期,深受大陆民众喜爱的法轮功传入三湘大地,为数众多的湖南民众有幸走入法轮功修炼,得以身心受益,道德升华。

法轮功赢得社会各界的赞誉,炼功民众迅速增加,这一切却招来了小人妒嫉。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具体办事的“办公室”,因为成立于六月十日,该办公室简称“六一零办公室”,其以中共政法系统为主导,胁迫包括公安、国安、法院、检察院、司法、新闻、邮政、工会、妇联、科技、武警,等近二十个国家职能部门及其单位参与迫害法轮功。同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到中共当局的全面迫害。

在江氏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下,中华民族又一次陷入红色恐怖的深重灾难。在这场残酷的迫害运动中,法轮功学员们承受着巨大的磨难,坚持和平理性的抗争制止迫害,他们坚守的、守护的,正是人类道德的根基和普世价值。

在湖南各地,法轮功学员因坚持“真、善、忍”信仰,遭受了极为残酷的迫害,多人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精神失常、失踪、流离失所,遭非法劳教、判刑、罚款、开除公职(工作)与劫持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

据不完全统计,迫害十三年来,截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湖南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共有210人,其中:

长沙33人:陈建中、邓毓联、邓毓群、虢家红、何应清、黄敬萍、黄启伦、蒋丽英、蒋德英、纪孟容、康林霞、李德银、罗春华、彭美仁、彭启健、沈玉霞、谭祥杏、谢务堂、杨军良、余勇、左淑纯、张运兰、周德云、周易辉、邹锦、易振云、罗映桃、曹三元、潘得益、赵秀珍、段思利、粟淑坤、陈美云

衡阳32人:陈国秀、陈湘睿、陈远梅、管朝生、胡卫平、匡素娥、廖友元、刘诗幼、刘文英、盘明芳、裴欧华、王一家、肖利君、颜少元、余爱平、赵新、钟彦仲、周德宏、周凤秀、周淑英、肖亚芳、邹秀莲、梁剑琴、陈喜胜、贺秋莲、嵇可裕、蒋训康、刘胤卿、龙祥云、宋玉兰、王应梅、曾凤吉

怀化30人:陈楚君、丁香莲、韩方传、廖元梅、刘建华、欧家发、潘建军、孙多金、杨乾生、张志明、郑承归、郑承葵、毛海珍、邓珍元、甘福、蒋先益、李根生、刘碧珍、刘代成、卢老、唐朝富、唐婉清、禺学庸、禺咏苏、张来花、赵利华、向子基、黄玲、易群兰、杨红英

常德21人:陈子兴、胡正喜、文惠英、梁福英、欧克顺、彭冬莲、卢永珍、苏用能、王学金、郑世福、向绪林、张丽萍、章俊武、周嫦利、朱桂莲、代瑛、李大英、刘美娟、祁华、王道义、张平

郴州20人:郭名高、陈丽娟、陈义元、邓果君、郭会生、贺雪兆、李云秀、许兴国、李甲菊、罗巧红、欧阳优花、许郴生、杜春兰、黎菊兰、刘香田、卢柏生、潘云生、文锦山、许华堂、张秀英

湘潭17人:柴玉华、谌桂莲、成玲辉、仇友德、郭利芳、胡永丰、李秀英、李震、秦三凤、李文明、向勇、张光良、张若旭、赵亚平、程志明、杨舜英、赵玉平

岳阳16人:陈立英、陈偶香、陈杏桃、仇细娥、胡和平、李金玉、刘翠英、刘根华、彭云国、吴金魁、肖若英、肖桂英、辛静文、陈元珍、徐友珍、钟恕波

益阳12人:曹静珍、戴淑珍、黄净俄、黄祥花、李培英、李梦贤、刘志书、龙定权、田福健、周务良、莫德初、吴月梅

邵阳12人:唐满元、严凤翠、姚遥远、袁美香、曾传咏、曾端艳、曾华国、左国聊、胡友良、陈政恒、王广辉、曾国佐

永州9人:蒋美兰、李淑球、李文祥、刘彩云、谭翠英、唐慈保、张高海、郑小华、江来生

娄底3人:李枚秋、童顶庆、杨菊生

株洲3人:陈敏、刘英萼、刘东善

吉首2人:贾翠英、杨乐山

湖南省中共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犯下了滔天大罪。随着中共的邪恶本质曝光于天下,中共将解体,迫害终将结束,人们将面临善与恶、存与亡的重大选择。当历史即将翻过这一页时,作为这场迫害的亲历者和承受者,我们有责任把被当局极力掩盖和封锁的事实公诸于世。本文将陈述十三年来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敬请湖南各界人士关注身边的真相。

第一篇 迫害开始,堵炼功民众上访之路

迫害运动,舆论造假先行。一九九九年七月,全国电台、电视台、报纸铺天盖地的诬蔑宣传,造谣抹黑法轮功,法轮功出版物被收缴、炼功民众遭抓捕或骚扰。

一九九九年八、九月,因经销法轮功书籍,长沙法轮功学员冯飞(男)、谭觅觅(女)和她未修炼法轮功的父亲谭荣华先后被抓捕。次年三月二日,三人遭非法庭审。冯飞和谭荣华两人被枉判五年,谭觅觅被枉判三年。此案庭审过程,当局指派新华社记者、电视台记者到场录像,且指定数十位书商到场旁听。其后,湖南民众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了法轮功书籍被收缴、书店被查封、经营者被判刑的消息。

这是长沙地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首例冤案,其庭审及宣传体现着中共当局暴力迫害的意志,也是江氏发动迫害后,湖南中共人员公然以“执法”的名义实施打压迫害的一个缩影。

迫害之初,为陈述炼功受益的事实,法轮功学员自发依法到各级政府上访,遭到上至北京、下至地方政府及单位非法打击。善良民众上访之路的斑斑血泪,凸显中共凶残暴戾的本性,但这仅仅是开始。

一、湖南法轮功学员因上访被迫害的部分案例

1、曹志敏,女,38岁,原湖南省直汽车公司人事科干部。九九年十月,曹志敏与丈夫陈阳進京上访,遭绑架遣返长沙,劫持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不久被枉判,双双被单位开除。陈阳被枉判四年,在湖南赤山监狱遭长时间吊铐、电击等酷刑,多次遭狱警殴打,两颗牙齿被打脱。曹志敏被枉判三年,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遭强制洗脑,被迫每天做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奴工。在已曝光的案例中,陈阳夫妇是湖南最早因上访而被判刑的学员。

2、管朝生,男,终年56岁,衡阳祁东县官家嘴镇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中旬,管朝生与当地三十多位炼功民众去北京上访,全部被抓,关在北京西城某处,管朝生被公安毒打致死,全身从头到脚伤痕累累,腹部大面积呈青紫色。

3、裴欧华,女,终年56岁,衡阳市三汽配会计。一九九九年十月底進京上访,被绑架,遣返后,关押在白沙洲拘留所,遭管教警察脚踢下身当即倒地,被人背回不久离世。

4、黄敬萍,女,终年50岁,长沙市帆布厂主治医师。曾四次赴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天安门打横幅,当即遭北京警察殴打,黄敬萍被推倒在地,满脸是血,两眼青肿。黄敬萍被劳教,因迫害致肺部严重病变,才从白马垅劳教所保外回家。此后,在岳麓区“六一零”、派出所及单位骚扰逼迫下,黄敬萍于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七日离世。

黄敬萍
黄敬萍

5、蒋丽英,女,终年50多岁,湖南省有色设计院职工。一九九九年十月蒋丽英到北京上访,被劳教两年,在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出现严重病状,于二零零零年五月保外就医。因讲真相,保外回家仅一年多的蒋丽英再次被劳教,又因血压高达二百八危及生命,被送回。二零零二年九月,蒋丽英在单位和公安骚扰监控下去世。

6、陈丽娟,女,终年20多岁,郴州市法轮功学员向怀香的独生女。二零零零年陈丽娟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炼功,遭抓捕,被郴州市政保股科长陈兵志关押在看守所,迫害致精神失常,取保回家时言行都已不正常,被送精神病院,越治越严重,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离世。

7、刘诗幼,女,终年72岁,衡阳市人,原打线坪六号居民组长。二零零零年六月進京上访被抓,由驻京办转回市拘留所关押,被牢头打得浑身是伤,全身浮肿,老人被放回两天后去世。

8、周德宏,男,终年78岁,衡阳县栏垅乡泉口村人。二零零零年六月周德宏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警察对他拳打脚踢,用高压电棒电击全身,周德宏当即口内鲜血直流,支撑不住,几乎晕倒。在天安门公安分局周德宏再遭恶警毒打,左眼被打肿,脸部青一块紫一块,胸部受重伤。在驻京办关了三天,在衡阳县拘留所关十五天,被罚款5500元。此后,老人一直胸部肿痛,口内常流血水,饭也不能吃。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六日离世。

9、江来生,男,终年62岁,永州市祁阳县黎家坪水泥厂职工。九九年七月后,江来生因集体炼功,被绑架,关在祁阳看守所数月。二零零零年七月,江来生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迫害。看守所恶警叫牢头毒打江来生,牢头不肯打,恶警威胁要打牢头,江来生被连续换了八个监室。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江来生在祁阳县看守所黑牢里关押七天后被迫害致死。

江来生
江来生

10、张高海,男,终年 65岁,住永州地区。张高海于二零零零年七月、二零零一年一月两次去北京上访,回来后遭永州地区“六一零”人员迫害,被劫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二年二月出狱回家,同年十月十九日离世。

二、遭逼迫放弃修炼致死部分案例

迫害开始后,炼功民众普遍遭到街道、社区、户籍及工作单位人员上门逼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等,不断骚扰、恐吓,甚至将人逼死,这其中受害的很多是老年人。以下是部分案例:

1、李云秀,女,终年71岁,郴州市汝城县百货公司退休职工。老伴马敦山,现年80岁,汝城县轻工局离休干部。九零年按老干部安置政策,他们来到郴州,跟儿子住在市委大院。迫害开始后,九个部门人员先后上门逼迫放弃修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马敦山夫妇赴京上访被抓,被郴州市委副书记龙定鼎关入汝城县看守所,被勒索二万五千元。二零零一年三月底,马敦山夫妇被放回,当时有公安、“六一零”、居委会及子女所在单位等十三家联保,从此骚扰不断。马敦山受降级处分,被迫担负北京截访的所有费用四万余元。李云秀在看守所关押期间被下不明药物,导致精神失常,恍恍惚惚,不能自理。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郴州“六一零”、国保十多人非法抄家,持续几个小时。李云秀深受刺激,亲人都不认识了,见生人就吓得直哆嗦,一天天加重,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离世。

2、陈美云,女,终年70岁,原湖南新化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职工。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充实快乐。中共迫害下,陈美云屡遭绑架关押,二零零三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三年,陈美云被迫流离失所。大约零九年七月,陈美云回家一趟,就被非法抓捕,过程中,陈美云昏倒,血压、血糖急剧上升,被送医院抢救才脱险。此后,“六一零”、国保不断上门骚扰,陈美云只得继续流离在外。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陈美云在迫害中去世时,老人被迫离家已十个年头。

陈美云
陈美云

2、黄启伦,男,终年78岁,长沙市人。曾是单位有名的“药罐子”,每年医药费数千元,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日益健康,炼功四年,没進过一次医院、没吃过一粒药。九九年七月后,黄启伦在居委会逼迫下写了不炼功保证,一个多月后忧郁去世。

3、李金玉,男,终年60岁,岳阳平江县虹桥镇向阳村农民。李金玉曾患膀胱癌,花钱很多也没治好。九八修炼法轮功短短几个月,癌病消失。九九年七月后,当地“六一零”三次办洗脑班强迫放弃炼功。李金玉说:“如果不炼功,我早就没人了。”于是,李金玉遭抄家、监视、关押,多次被迫害性罚款,他的家人也害怕,压力很大。一年多后,李金玉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七日离世。

4、杨军良,男,原湖南师范大学化工学院副教授,曾患脊髓空洞症,大小便失控,求治全国各大医院无效。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被列为世界疑难病的脊髓空洞症奇迹般地好了。九九年七月后,单位及社区人员多次上门“谈话”,逼杨军良放弃修炼法轮功。原本受人尊敬的杨教授遭冷眼与歧视,心头如被压上了重重的石头,度日如年,长期的压力下,杨军良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去世。

5、刘英萼,株洲市人,妻、女都是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三月,已是前列腺癌晚期的刘英萼也开始炼功,病情逐渐好转。四个月后迫害开始,面对亲人几次三番被抓被关,经历过“文革”之痛的刘英萼违心的放弃了炼功,病情随之恶化,不久离世。

6、周易辉,女,终年66岁,长沙工商银行退休职员。长期遭受骚扰、盯梢、抄家、罚款、扣发工资、威胁子女下岗等等,巨大压力下,周易辉经常通宵失眠,到二零零三年她视力、听力严重衰退,饮食失调,最终心肺功能衰竭,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八日去世。

7、刘文英,女,终年约70岁,衡阳有色冶金设备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四月刘文英去北京上访,被厂公安科抓回。其后,罚款,扣工资,逼写不炼功“保证”等,一系列强制手段下,刘文英肝腹水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二年夏离世。

8、陈国秀,终年53岁,衡阳祁东县过水坪镇农民。屡次被抄家、关押、受尽折磨,致陈国秀旧病复发,卧床不起。二零零六年七月初,县“六一零”、国保大队、镇派出所人员上门恐吓骚扰,致使陈国秀病情恶化,不能说话,于当月十四日晚去世。

9、李枚秋,男,终年77岁,娄底市双峰县沙塘乡人。因修炼法轮功遭监视居住和骚扰,五保户生活费被无理扣除。二零一一年四月双峰县“六一零”将他的女儿、法轮功学员李玉英关入双峰县看守所,不准接见;同年六月,李枚秋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一整天。悲愤交加中,李枚秋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离世,被关押在看守所已近一年的李玉英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10、李文明,男,终年70岁,湘潭市江滨机械厂退休职工。迫害开始后,李文明与老伴全慧平被劫持洗脑,家人也被监管。逢节假日、敏感日李文明与全慧平遭监视或关押,全家都在恐怖中度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李文明夫妇到北京上访,在北京西站被截,全慧平被劳教一年半,李文明被拘留十五天,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双双被停发养老金。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大华岭派出所李生,将从劳教所放回不久的全慧平绑架到看守所,二天后的二月九日,又将李文明强行劫持到医院,李文明于当日下午五时离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