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迫害法轮功者都是腐败之徒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

什么是腐败?

现在一提起中共,大家都说它腐败;一提起腐败,大家就会自然而然想到了中共。也就是说:在中国,腐败就是中共的同义词了。就连那些中共官员也动不动是这样调侃的:咱们今天腐败一下……

那么什么是腐败呢?《说文》中是这么说的:腐,烂也。……败,毁也。这样说来,这个腐败就是说已经坏透了,坏的不能再坏了;而且这个坏东西还会感染、败坏和毁掉其它的好的东西,所以只有扔进历史的垃圾堆了。于是我们说:腐败就是不能要了,不管你花多大代价,坏果子能变成好果子吗?

腐败愈烈其灭亡愈速,如同干柴在大风之中燃烧一样无可挽救了。

迫害法轮功者大多是腐败之徒

中共已是病入膏肓,这是举世皆知的事情。而迫害法轮功者,都是腐败之徒。

举个例子,江泽民出生于汉奸之家却做了一国之首;他不学无术,丑行种种,广为人知,道德极为低下、心胸狭窄、腐败治国,带头贪污、淫乱,草菅人命,却一直是高高在上逍遥法外。

光说近年的。香港《动向》杂志曾经披露,江泽民卖官的起步价是三千万元人民币。在江统治期间中共官场买官卖官是公然进行的,而且时至今日仍然愈演愈烈。二零零三年五月,海外电子杂志《大参考》(总第1918期)上报道,江泽民在瑞士银行有三亿五千万美金的秘密账号;在印度尼西亚的峇里岛有一栋豪宅。(据悉此豪宅乃中共前外长唐家璇花一千万美元购买后贿赂给江泽民的。)

香港《开放》杂志又披露,国际结算银行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发现一笔二十多亿美金的巨额中国外流资金无人认领。之后中国银行香港总裁刘金宝在二零零五年因贪污罪被判死缓,他在狱中爆料,这笔钱是江泽民在中共十六大前夕,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出去的。

二零零七年十月,海外的一个新闻网站披露中共金融史上第一大丑闻——招沽权证案的黑幕。涉案金额高达一万二千亿元人民币,涉案人员有:江泽民、贾庆林、黄菊、江绵恒(江的长子)、吴志明(江的外甥)等人。该案致使约五十多万中国大陆股民倾家荡产、血本无归,直接损失二百二十八亿元人民币,间接损失五百多亿元人民币。

人们还会惊奇的发现:各地巨贪们都是积极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分子。比如如上所述的江、贾、黄、薄、谷及“四大恶人”(江泽民,罗干,刘京和周永康)之一的前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就是中国石油系统的一个巨贪。其子周斌也因而攫取了二百亿人民币的个人财富。

重庆事件后,被捕的重庆南岸区区委书记夏德良供认,为了升任副市长,他给谷开来送了三千万人民币。初步调查显示:在薄熙来被抓捕之前的两年时间里,薄谷二人收取贿赂达十亿人民币。日本《朝日新闻》曾报导,中共当局调查结果确认,薄谷夫妇向海外转移的非法收入达六十亿美元。

1999年8月10日至15日,江泽民借开会之机到了辽宁,他对薄熙来说:“你对待法轮功应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于是,薄熙来马上加大力度迫害大连的法轮功学员,江泽民的批示拨款,薄熙来扩建了很多监狱,全国各地无处遣送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运到了大连,包括后来薄熙来就任省长的辽宁省。

薄熙来为迫害法轮功而绞尽了脑汁,出了不少的阴招损招,比如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下令在火车、汽车站入口处的地上,贴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大幅照片,上车、下车的人都必须踩在照片的头上才能通过,凡是不愿踩的,就作为法轮功学员,当场抓捕。

薄熙来下令辽宁所有劳教所、监狱,“集中全部力量转化法轮功”。在迫害法轮功的血雨腥风之中薄熙来的官运亨通扶摇直上。从1999年起到2002年短短三年薄熙来就爬上了辽宁省省长的位子。期间薄熙来在新建、扩建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龙山教养院、沈新劳教所等,于是辽宁省就成了迫害法轮功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最严重的灾区。

没有底线的邪恶

中共几十年如一日的宣传它掌权以前的社会是人吃人的旧社会,可是却一直掩盖着1959——1961年间真正人吃人的事实,掩盖着诸如夹边沟等地被关押的右派分子们吃掉自己伙伴的大量事实,掩盖薄熙来等人的盗尸案,更是极力掩盖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至极的惊天罪行。

其实早在1962年中共中央军委就命令,省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下,设立重刑犯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政策一直沿袭至今。1984年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可以被移植。1992年后,死尸甚至活人都可以成为“生产原料”。这一切都在证明,中共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吃人的恶魔。时至今日“中共中央已同意将法轮功学员作为‘阶级敌人’,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引自2006年3月30日,来自军医系统的证人的指证。)

比如,1999年薄熙来在大连担任市长和市委书记时,还批准发明生物塑化技术的德国人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在大连建立了名为生物塑化厂实为尸体标本工厂。(占地近三万平方米。)哈根斯曾得意地向中外记者宣称:之所以选在大连建这样的工厂,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政策优惠、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以及充足的尸体来源(“尸体来源”之“充足”意味着什么?)

《新京报》的报导称,哈根斯的网店于2010年11月开张。在这里,一具完整的人体标本卖到了69615欧元(约合人民币70 万元),人体躯干标价为5.8 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8万元)起,脑部约2.3 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 万元)……

该“工厂”还出品各种姿势的千奇百怪的“产品”,比如有一位年轻的母亲和腹中胎儿的尸体标本。这样的“人体世界”(Body Worlds)展在世界各大城市巡回,到2004年,累计观众逾一千四百万人次。

人们不禁要问:这么多的尸体,而且是完整的尸体都是从何而来的呢?

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参与展览的BODIES……The Exhibition(身体展览)美国第一展览公司(Premier Exhibitions)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免责声明”说:“……本展览展出的完整尸体以及人体各部位、器官、胎儿和胚胎来自于中国公民或居民的尸体。”

2012 年8月,薄熙来的另一个盗尸案合伙人隋鸿锦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也承认说“目前我们的人体塑化标本没有一具来自捐献”(《南方都市报》2012年8月22日)。那么尸体从何而来?美国第一展览公司网站上的“免责声明”上说:“本展览展出的中国公民或居民的遗骸来自中国警方。”

还有震惊中外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大案则更是发聋振聩匪夷所思。

我遇到过许多这样的朋友,他们根本不相信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太残忍了太超出我们人的想象了。但是朋友们又无从解释我们本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失踪多年渺无音讯的事实。

中共到底干没干这样的“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呢?

2006 年3月8日,《大纪元时报》报道了对证人之一皮特(PETER)的采访,指称苏家屯有一秘密集中营,关押有6000多名法轮功成员,他们遭到杀害,眼角膜、内脏器官包括骨髓被用作活体摘取后出售,就连他们的头发也被做成假头套,皮肤、脂肪等被买卖。

皮特说,“这是一个庞大的多集团、多单位的共同参与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它这里面有劳教所的管教,有做手术的主刀医生,有护士、政府卫生系统,有公安部系统的官员,甚至有北京中央一级的官员、贩卖黑市器官的中间商、海外帮助招揽病人的中间商,完全是一个我们无法想象的超级犯罪。”

2006年3月17日,《大纪元时报》报道,证人安妮(ANNI)出面指证,此秘密集中营就设在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的“地下医疗设施”里。她的前夫就是苏家屯集中营活体器官摘除的主刀医生之一。他是脑外科医生,主要从事眼角膜摘取。他们是在法轮功学员仍活着情况下摘取器官的,他们逃离医院时,6000名被关押者只剩2000名。

2006年3月30日,来自军医系统的证人还指证: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代号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苏家屯地区医院地下集中营在2005年初的确曾关押超过1万多人……”

2006 年4月14 日,一位在济南医疗系统工作长达20多年、因对罪恶保持沉默而良心备受煎熬的知情人投书海外媒体,披露了其所知道的事实:位于济南市的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山东省警官总医院、山东省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对外高挂“山东省兴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牌子)及更多的监狱、劳教所共同勾结,形成了从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库的建立维持、器官移植市场及中介,到活体器官摘除、移植、实验及利益分赃等环节的完整的“一条龙杀人产业”。这两家医院都直接得到中央一级的明确指示,由院方全力组织直接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活体器官移植采用了“流水”作业。山东省警官总医院分为内外两个院,外院向社会开放,一般人和警察可以看病。内院设在两道铁门之后,实质上是一所监狱,内院的规章制度按照监狱执行,只是多了大量的医生和医疗设备,器官摘取多在这里进行,这里是残害法轮功群众的人间地狱中共的乐园。

中共之邪恶、之藐视生命、之贪婪、之没有道德底线、之恶毒之至表现得是那么的淋漓尽致。数尽古今之所有绝对没有第二个这样的政府、这样的政党、这样的当权者、这样的公安机关行如此非人类所为之事,哪怕他是殷纣王、是秦始皇、是希特勒都没有能败坏到这个程度上来。

相信共产党的存在不仅是空前的也是绝后的——将来的人类再也不允许这样的极端怪胎出现的。

覆巢之下

有句古语说:“覆巢之下复有完卵乎?”谁都知道:在共产党的天下里,你不贪,你就没有官;你当官不贪,你就马上下课。因为中共这个社会是一个十恶俱全的官本位社会——你没官你就没有权,没权你就没钱,你没官没钱哪有社会地位呢?谁愿意永远生活在随时都会被“维稳”掉的社会底层呢?君不闻“人的心都是朝上的”民间俗语吗?那么你想当官?拿钱来,没钱就没门,而且钱少了也靠边站。那么钱从何来?你不昧良心、不骗不抢不贪、不违法乱纪钱能从天上掉下来吗?在中共这里通过正常的渠道你能挣到多少钱呢?能维持生活就不错了。试问:以你正常的收入如何能填得满这样的无底欲壑?以你正常的心态怎么能够使那些大大小小的江泽民薄熙来们满意呢?所以中共的社会要想捞大钱非假货假药伪劣产品不可。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逼良为娼,挟善从恶者是也。这样的社会能好吗?能有公平可言吗?能容得下好人吗?

大家都明白:在中共这里,一个当官的人,由民到官,或者由小官到大官,都是非铜不化非钱莫属的。同时你还要付出你的人格尊严灵魂道德方可升官发财。你越来越坏你才能平步青云才能财源滚滚。所以贪污腐败就自然而然无所不在而且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拥有悠久历史与优秀传统的民族,是勤劳智慧之国礼仪之邦。不是人人都想贪污、人人都要腐败的。我们的民族不乏忧国忧民之士,不乏高瞻远瞩真知灼见之人,但这正是中共这个邪教体系所绝对不能容的。不是吗?“反右派运动”打倒的都是谁?“六四”屠城杀害的都是谁?迫害法轮功迫害的都是什么人呢?

在中共体制之内的官员们:中共要迫害百姓的时候你就得冲锋在前,中共要欺骗舆论收买人心的时候搞不好还要你的项上人头来替罪了。远的不说,光说最近的: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被免职;一月十五日,原湖北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吴永文被中纪委调查;一月十六日,汕尾市政法委书记陈增新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立案调查……这些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们,所谓的既得利益者,享受共产党所给予的种种特权者,你们应当清楚: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不散的宴席。说不定你会被告发被“双规”成了腐败的替罪羊,说不定你因为中共社会难以解开的死结而与他人结怨被报复横尸街头而无人过问,说不定你碰上了防不胜防的什么视频什么敲诈什么恐吓之类的麻烦事给弄的焦头烂额无脸见人,说不定你紧跟中共干下了伤天害理的坏事而遭了恶报贻害子孙。卸磨杀驴、兔死狗烹、请君入瓮的故事不知上演过多少次了,什么和谐社会、依靠组织、革命友谊、阶级友爱本来就是骗局。刘少奇和毛泽东不是几十年的老战友老同志吗?相信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打倒过的中共干部们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终生难忘的。

而这一切恰恰都是党的需要。毛泽东有言在先:“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党整人是“每隔七八年再来一次”的。何况你在入党团队的时候,早已一再发出毒誓要为共产党贡献生命的。党是让你贪污了,甚至让你欠下了命债也可以逍遥法外的,但是当党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应该心甘情愿的拿命来。党杀害了你的父母你宁肯相信是父母有罪而党永远是正确的,当党挑动群众斗群众,“户户斗争,村村流血”(陶铸语)的时候,你就得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这是追随中共之必然。而中共永远是高高在上的欣赏者、是领导者。党害死了你不要紧,党会给你平反的;党冤枉了你不要紧,党会拨乱反正的;而党永远是“伟光正”的。这就是中共的谎言。

在对法轮功的无端迫害中,中共把挑动仇恨挑动斗争的把戏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中共利用了最先进的欺骗工具,颠覆了所有的正常观念,编造了无数的欺世谎言(以“天安门自焚”为最。),用尽了所有的卑鄙伎俩,动员了所有的力量和资源,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挑动中国人斗中国人,中国人害中国人,甚至活摘同胞的器官卖钱。好端端的中国被中共祸害成你死我活、兽性横流的人间地狱。致使公安与民众对立,官与民之间、上下级之间、邻里之间、亲人之间、朋友之间、同事同学同行之间隔阂种种对立尖锐。这时中国的司法不是国家的执法机构而是江泽民私人的盖世太保,他们的职责就是为江泽民迫害善良而鸣锣开道、维持秩序、帮腔助阵的。比如在四川省五马坪监狱的“政治学习”课上有如此经典的训词:“不管什么原因,你们既然到了监狱,共产党的法律告诉我们,对你们是绝对管理、任意处理,什么讲人权啊,到西方国家去讲,你们只能绝对无条件的服从,你们只不过是一群鸡、一群猪、一群羊,是可以随意宰割的,这就是你们的身份,这是你们思想改造、劳动改造的基础……”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正义律师王全璋到黑龙江东宁县看守所为法轮功学员苗福处理上诉事宜,谁知东宁县法院法官王传发竟冲上来扇王全璋律师的耳光,还公然的宣称自己就是“土匪”、“就是不知道怎么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而且还辱骂律师是“狗”,叫嚣“就是让你见不到苗福”,甚至无所顾忌地承认:“苗福的上诉状让我给撕了!”还坦然告知王全璋律师:被他诬陷的八名法轮功学员都是临沂人,我王传发法官的老乡。“我是流氓我怕谁”不是吗?

于是,中共领导下的中国经济不是解决国计民生而是在挥金如土的迫害民众的“物质基础”,于是中共的教育不是为了提高国民素质培养人才而是从小学就开始强行灌输进化论、无神论、“天安门自焚”之类欺世大谎的“教育产业”,全中国的所有官员都要表示甚至直接参与对法轮功的批判诬蔑和迫害才是合格的共产党员。于是中共多少年来一直鼓动:造假、告密、恐吓、出卖、造谣、诬蔑、撒谎、欺骗、利诱、胁迫、跟踪、制造仇恨、挑动斗争、甚至敲诈、抢劫、强奸、酷刑、杀人害命……

禽兽之变诈为人类所不齿,于是在当今世界出现了这样的奇观:所有的国家和地区,只有共产党一家在迫害法轮功;于是截至目前,各国政府对法轮大法的褒奖和支持议案超过了3000项……这一切还不足以发人深思催人猛醒吗?

于是,在中国,不管你是中共官员还是平民百姓,只要追随中共,你就是在追随灾难奔向危险;不管你是迫害他人者还是被迫害者,只要你还在相信中共你就是相信了恶魔,你就没有了未来。文革刚刚结束北京市公安局局长的刘传新就立刻自杀?为什么?最近广州公安局副局长祁晓林为什么要上吊?甘肃武威市凉州区法院副院长张万雄为什么要跳楼?究其万恶之源就是中共这个邪教。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啊。

朋友,您退了吗?

在共产党这里,没有道义没有标准,只有杀害;无论亲仇无论敌友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共产党的目标明确:“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共产党宣言》)直截了当地说,共产党来到世间就是来杀人害命来的。

古人云: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古人又云: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所以,我们有十万条理由退出中共组织,并且帮助更多的人逃离中共狼窝。

因为,大江东去,百川归海;佛法无边,普度众生。让我们所有的同胞都退出中共、告别腐败、告别那无边的巨难吧。

因此,请允许我向所有看到此文的朋友们说出我发自内心的真诚的问候:朋友,您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