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概述(2)

第二篇:中共导演“天安门自焚伪案” 迫害更残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接上文

江氏发动迫害,原打算“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一年多过去了,法轮功学员仍不断上访,中国民众也不认同迫害。为了进一步推行迫害,江泽民、罗干一伙策划、导演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仇恨法轮功,以此世纪谎言为借口,开始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

一、“自焚伪案”前的大抓捕

事实上,法轮功被江氏集团定为打击对象后,全国各地基层派出所、街道、社区很快掌握了辖区内炼功民众的情况,并在“六一零”、公安、国保的部署下进行监视或管制,炼功民众的人身自由被不同程度的破坏。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据各地政法委或“六一零”的需要,公安随时可以将炼功民众绑架和关押。

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前,湖南各地对法轮功学员以统一行动进行非法大抓捕,许多炼功民众被街道户籍警察及单位保安从家中绑架,劫持到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和洗脑班关押。据不完全统计,二零零一年一月大年三十前夕,长沙公安大抓捕行动中,三十九名长沙地区炼功民众被绑架;二零零一年一月常德市办洗脑班,欧克顺、傅建平、祁开香等多名临澧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常德戒毒所强迫洗脑。以下是部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1、康林霞,女,终年38岁,长沙市雨花区黎托乡长托12组村民。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被绑架到洗脑班,遭迫害一百多天后,康林霞强壮的身体被折磨成皮包骨,奄奄一息被放回家,于同年八月二十日去世。

2、龚湘辉,女,38岁,原湖南长沙曙光电子集团技术员,公公、婆婆都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龚湘辉和她的公公、婆婆被强行从家中绑架到长沙市芙蓉区“六一零”在常德卷烟厂驻长办事处招待所办的洗脑班。已经怀孕六个月的龚湘辉被强行打胎。在洗脑班,龚湘辉和公公、婆婆遭强制洗脑和殴打。两位年过六旬的老人直到二零零三年四月才被放回家。龚湘辉被关了近三年时间,于零三年十月才回家。

龚湘辉
龚湘辉

3、罗红,女,61岁,衡阳市人。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罗红在楼道口被市潇湘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衡阳市王家湾看守所,威逼其放弃修炼。两个月后,罗红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关押。

4、赵新,男,终年46岁,衡阳市人。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赵新在家中被绑架,投入衡阳市戒毒所关押半年。出来后,被长期监视。赵新曾于九九年进京上访被关押,二零零零年过年前又被绑架,在雁峰公安局遭酷刑,门牙被打掉二颗,前胸被连续重踢十七脚,受严重内伤,多次口吐瘀血,疼痛日渐加剧,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去世。

5、陈远梅,女,50多岁离世,衡阳市珠晖区茶山坳镇黄洲村四组村民。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深夜,陈远梅在家被原郊区分局、茶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在衡阳市戒毒拘留所关押两个月左右,受尽折磨,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去世。

6、赵亚平,性别、年龄不详,湘潭江滨机器厂职工。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赵亚平被大华岑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单位“六一零”,大华岭派出所代群星、宁军、何文新、刘维跃等人长期骚扰、恐吓之下,二零零三年四月,赵亚平吐血离世。

7、王一家,男,终年45岁,衡阳市人。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晚(除夕前夜)十一时,衡阳市公安局环城南路派出所警察上门欲绑架王一家,堵在天台等处,还威胁要撬门。为躲避非法抓捕,王一家爬上天台后,从九楼跌落,身亡。公安没通知家人,将遗体拖到火葬场。第二天家人去派出所找人,公安谎称“不知道”。家人得知有人摔死后,再次到派出所追问。公安人员凶相毕露,调来全副武装的防暴队,不许声张,不许设灵堂,不许开追悼会,声称:中央说对法轮功弟子不管是怎么死的,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8、陈立英,女,终年60岁,岳阳市一中高级英语教师。二零零一年一月,在岳阳市“六一零”的指使下,陈立英被绑架到岳阳市看守所关押了三个多月。在长期监视、洗脑迫害下,陈立英出现子宫癌病状,于二零零五年九月底离世。

陈立英
陈立英

9、欧阳优花,女,终年47岁,郴州市桂阳县城关镇百花新村村民,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欧阳优花的丈夫李锦保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三十九天,勒索三千元。同年九月,为躲避县“六一零”劫持,李锦保夫妇被迫流离失所。县“六一零”及宝山公安分局成立专案组追捕。次年十月二十五日,李锦保夫妇被抓,遭县国保肖润忠等警察刑讯逼供,二人均被劳教三年。李锦保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迫害,欧阳优花因高血压症状,白马垅劳教所拒收,又被桂阳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她绝食八天才被放回。此后县“六一零”及居委会人员经常上门骚扰,跟踪、监控。二零零四年九月,居委会数人闯入家中骚扰,致使欧阳优花突发脑溢血倒地,被送医抢救;不到一年,欧阳优花再次突发脑溢血离世。

二、“自焚伪案”出台后迫害更疯狂

中共篡政以来,运动不断,每一次都是煽动一部分中国人迫害另一部分中国同胞。九九年七月,中共制造了无数谎言抹黑法轮功,挑起民众的误解和仇恨。二零零一年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更是煽动了整个社会对法轮功的仇恨,许多善良的人在谎言带动下被拉入了迫害法轮功的行列。

二零零一年初,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遭强行洗脑,“自焚伪案”被作为洗脑迫害的主要材料。当学员指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便被警察扣上“反对政府”的大帽子。可见,在中共淫威下,有些人不敢面对中共耍流氓、以欺世大谎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宁可盲目相信“自焚”谎言,从而在迫害运动中推波助澜。

因“自焚”谎言的煽动和助燃,法轮功学员无端遭到人们的歧视和憎恶,迫害被推向高潮,整部国家机器沦为江氏以暴力和谎言迫害法轮功的工具,迫害专职机构“六一零”无所顾忌地操纵公检法对法轮功学员判刑、劳教。“自焚伪案”在全国掀起了新一轮的迫害狂潮,湖南中共人员也更积极的参与迫害。

如:“自焚伪案”后不久,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五日,津市“六一零”、公安局,动用十一辆警车、用摩托车开路,将向绪林、卢永珍、王学金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捆绑着押上警车,每个人挂上二尺多长二尺多宽的大牌子,牌子上写着“扰乱社会治安罪”,在津市大街小巷、新洲、棠化、保河堤等乡镇游街示众,挑动不明真相的行人谩骂,侮辱。历史赫然倒退到十年“文革”时期,对湖南炼功民众的恐怖迫害由此可见一斑。

以下是“自焚伪案”后的部分典型迫害案例:

1、向绪林,男,终年52岁,常德津市市新洲镇的一名医生。迫害开始后,新洲镇派出所天天日夜监视向绪林一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向绪林一家五口为法轮功上访,在北京被抓。向绪林的儿女三人向阳刚、向阳志和向阳珍都被判刑三年。向绪林的妻子梁福英在看守所遭残酷迫害,一次她被捆绑着,被六名恶人毒打得声声惨叫。数月后,梁福英被迫害得不能吃饭,只能喝一点水了。二零零一年七月,奄奄一息的梁福英被放回家,于二零零三年初离世,终年50岁。向绪林被枉判八年,劫持到沅江监狱。由于遭受津市公安局政保(即国保)人员周仁定、罗丕杰、李小平等严重迫害,向绪林极度虚弱,血压高达二百多,监狱拒收。津市看守所所长李学文等人买通监狱,将向绪林强行劫持到监狱不到三年,被迫害致死。死时向绪林身上还插着毒针,他儿子去后毒针才拔掉。

向绪林
向绪林

2、周务良,男,终年50多岁,益阳安化县仙溪镇农民。“自焚伪案”后,二零零一年正月,周务良被绑架到安化县洗脑班。该洗脑班由安化县“六一零”头目谌永生、公安局副局长蒋智辉主持。一天早餐后,法轮功学员被挟持到洗脑室集合,蒋智辉在台上灌输邪党谎言。周务良就在洗脑室外被政保股警察周曙兵下狠手打死。当时,突然闷雷般一声惊人巨响,随后,蒋智辉被叫出去,另有人把门关紧,不许出去看。有知情者称,不知周务良被什么东西猛击,头顶肿起大包,当场不省人事,鼻子里滴出黑血。周务良重伤,抢救无效去世。洗脑班工作人员伍满珍是此事件的目击者。

周务良
周务良

3、姚遥远,男,终年31岁(一九七二年生),家住邵阳市邵东县牛马司镇虎形村。年轻军官,上尉军衔,曾任教于武汉士官学校。九九年,在进京上访的路上被拦截,被单位开除党籍、军籍和公职,遣返回农村家乡。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牛马司镇政府、派出所警察将姚遥远绑架,押至邵阳市洗脑班,六、七月份,被洗脑班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遭恶警强制洗脑,为了逼姚遥远放弃修炼,恶徒们使尽了各种手段,甚至胁迫他的父母、姐妹都跪在他面前……巨大压力下,姚遥远身心备受折磨。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姚遥远被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日从新开铺劳教所解教回家后,姚遥远大咯血,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六日离世。

姚遥远
姚遥远

4、刘志书,男,终年60岁,益阳安化县大副镇东山乡半山村人。二零零一年二月被劫持到安化县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左右,放回五天后去世。

5、李文祥,男,终年55岁,永州市冷水滩耐火材料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毒打致伤:臀部被电焦,头部被打破,晕死过去。二零零一年三月三日,李文祥被冷水滩“六一零”从家中抓走,劳教二年,在新开铺劳教所受尽折磨。零三年六月,回家才一个月左右,李文祥又被绑架到冷水滩看守所,至八月李文祥已被迫害的全身浮肿,行走困难。被看守所关了十个月,枉判劳改三年。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被迫害致死。

李文祥
李文祥

6、贺碧刚,女,娄底市人,现年47岁,原涟源钢铁集团振兴电器设备厂电修工。二零零零年十月被强行退职,贺碧刚工作二十年,单位给了一万元。因早年离异,贺碧刚只能住父母家。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深夜,娄底市国保王莉娜、梁辉等一群人将贺碧刚从家中劫持到娄底市看守所关押近两年。在看守所内,贺碧刚被恶警强行长时间日夜戴脚镣手铐。次年十二月,贺碧刚被诬判七年徒刑,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疯。

被迫害前的贺碧刚
被迫害前的贺碧刚
被迫害后的现状
被迫害后的现状

三、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遭疯狂迫害

谎言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基础。中共惧怕谎言被拆穿,惧怕法轮功学员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对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

以下是十三年来,湖南地区炼功民众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而遭受严重迫害的部份案例,这仅是冰山一角。在善与恶的较量中,中共邪恶本质暴露无遗。

1、贺雪兆,男,四十多岁,郴州资兴市鲤鱼江电厂子弟学校教师。二零零零年过年前,贺雪兆赴京上访,在武汉被截回,劳教一年。在新开铺劳教所遭上抻床、穿约束衣、戴钢盔帽等多种酷刑,超期关押至二零零一年八月才放回。回家后,贺雪兆坚持讲真相,做资料送往周边地区,一晚往返二百多公里。二零零二年五月,贺雪兆再次被绑架,家中电脑、影碟机、摩托车等财物被抢。贺雪兆被关在秀流宾馆地下室,遭彭延寿等公安国保刑讯逼供,数日后,贺雪兆机智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五月,在公安国保的跟踪和监视下,贺雪兆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在郴州看守所关押期间,贺雪兆多次被带到一宾馆地下室刑讯逼供,毒打致昏死。贺雪兆被枉判八年。二零零五年三月,资兴“六一零”头目李永生敲诈一万五千元后,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贺雪兆从常德津市监狱被保外就医。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三日,贺雪兆含冤离世。

贺雪兆
贺雪兆

2、辛静文,女,终年68岁,岳阳石油化工总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一月,进京上访被抓,关押在拘留所,遭金盆公安分局警察暴打。因传递法轮功真相资料,辛静文多次被绑架。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晚,金盆公安分局警察再次将辛静文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仅三天后,五月二日上午,警察称辛静文心脏病死亡,通知家属立即火化。在家属强烈要求下,辛静文的遗体被送回化工厂开追悼会。家属发现遗体上有瘀青伤痕,追问之下,公安局声称是劳教所打死的。警方做贼心虚,胁迫家属认可是得病而死,在开追悼会和出殡时,出动近十辆警车监控。

辛静文
辛静文

3、蒋平田,女,现年62岁,衡阳祁东县人。蒋平田曾是重病买了棺材等死的人,炼法轮功后,她重获新生。迫害开始后,她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多次被绑架关押。二零零一年蒋平田开始在家制作真相传单等。不久,祁东县公安局国保上门将电脑,打印机,手机等财物及现金洗劫一空,蒋平田被绑架遭毒打,几次被打得昏死在地。九天九夜持续酷刑,蒋平田人已脱相,双手瘦得可以在钢铐中穿来穿去,换了一副少年犯手铐。其后,蒋平田被枉判八年徒刑。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又加刑半年,直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才被放回。蒋平田的家人也受株连迫害:丈夫管兴中被劫持到邻近的白地市派出所非法审讯三天;在外地工作的儿子被绑架到祁东毒打,被勒索现金万余元;女儿为躲避抓捕远走他乡,女婿罗玲因为曾帮助做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五年。

4、雷安祥,男,现年60多岁,郴州空调厂的技术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雷安祥贴真相标语遭绑架,二零零一年七月,被劫入新开铺劳教所二年,遭毒打。二零零四年十月,雷安祥在广州赤岗东路张贴法轮功真相标语,险被广州警察打死,五根肋骨被打断,内脏被打坏。三个多月后,雷安祥被劳教,在广州劳教所,遭酷刑折磨。狱警指使五、六个犯人拳打脚踢,强迫雷安祥跪在地上,再用木杆子压上他小腿上面滚动,小腿皮肤被碾脱,肉被碾散。一天,六、七个犯人用毛巾封嘴,压住雷安祥的头,按住身子,抓住手臂,捏紧手指,将六棱柱铅笔插入他右手指间使劲旋转。雷安祥右手食指和中指根部皮肉都被磨掉了,能看到骨头。二零零八年五月,雷安祥被郴州市“六一零”、公安国保绑架,枉判三年,劫入津市监狱五监区。二零一一年六月,出狱不到一个月的雷安祥,又被强行绑架到郴州市“六一零”洗脑班。

5、罗春华,女,终年37岁,浏阳城关人。二零零一年六月罗春华发真相资料,被浏阳市淮川派出所警察绑架。六月三十日中午十二点非法审讯时,被一男警从身后向背心猛击两拳,罗春华当即口吐鲜血、昏倒在地,人事不知。其后罗春华被构陷两年劳教。因背心伤处恶化,吐血不止,罗春华被转入浏阳城关医院治疗,二零零一年冬含冤离世。罗春华被害死后,“六一零”不准其亲人开追悼会、不准放鞭炮,随即火化。

6、邓毓群,女,终年42岁,长沙铁路客运服务公司列车员。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邓毓群与妹妹邓毓联在韶山发真相资料时,被韶山冲派出所绑架。邓毓联被劳教,被白马垅劳教所迫害致死。邓毓群从派出所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在有家不能回的三年,居委会、派出所等经常骚扰邓毓群的家人。二零零八年元宵节,邓毓群回家时,人瘦得不象样了,家人因为害怕,还劝她“自首”。同年三月三日,邓毓群离世。

7、左淑纯,女,终年42岁,长沙公汽公司职工,家住长沙市天心区三兴街75号,丈夫早亡。二零零零年四月,左淑纯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劳教。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 左淑纯绝食绝水抵制迫害,被关禁闭室。二零零一年三月,恶警野蛮灌食,致左淑纯当场窒息死亡。为掩盖迫害事实,劳教所严密封锁消息,还欺骗左淑纯唯一的十八岁儿子,说他妈妈是得心脏病而死的。

左淑纯
左淑纯

8、钟彦仲,男,终年67岁,衡阳县集兵镇农村信用社退休干部。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夕,钟彦仲讲真相被绑架,关在县看守所。警察唆使犯人骑在钟彦仲身上,抓住两耳往前拖,将他打的头破血流。其后,钟彦仲被劳教一年半,因血压高,劳教所拒收后,仍被关在看守所。零一年四月一日,钟彦仲突然倒地,被送医抢救。看守所向家人勒索了二千元后,叫家人将钟彦仲连夜接回。钟彦仲于次年五月二日凌晨去世,死时头上还有伤疤。

9、廖友元,男,终年64岁,衡阳市仪表厂工人。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廖友元在衡阳市江东有色金属冶炼厂附近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衡阳市公安局八角塘分局警察绑架,在公安局被强行搜身,遭政委胡寿贤等人殴打,家被非法查抄。七月八日,廖友元被劫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八日,廖友元被迫害致死。

10、田福健,男,终年 61岁,家住益阳湖山区净下洲。二零零六年九月在讲真相时遭绑架,被关押在沅江杨泗桥看守所,十二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病危,被看守所送往医院,第二天由亲人接回家中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