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师尊护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五年得法,修炼至今已有十六年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有惊无险的走到了今天,十六年的修炼时光眨眼即过。在这条平凡的修炼路上处处展现着法轮大法的美好、神奇。有许多看似偶然发生的事,其实都不是偶然的,今天,我把其中的点滴写出来,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让他们感受到“法轮大法”师父的洪大无边的慈悲。

得法

忘不了一九九五年七月的一天,妻子下班回家,手里拿着一本书对我说:“单位同事知道你练气功,让我把这本气功书带给你看。”我听完后,头也没抬说:“放那吧,明天我带单位里去看。”心里却在说:“有什么好看的,可能还没有我知道的多呢。”第二天,我把书带到单位,往抽屉里一放,就把此事搁脑后了。

气功在社会上大流行之前,我已经每晚打坐了,过程中,我知道了,“人可以修炼成神。”只要有一套好功法。

一星期后,妻子问我书看过没有,我说,“不用看,练气功的道理我全懂。”妻子生气的说:“人家拿书给你看,你至少也得翻翻,人家问我,也好交代。”在妻子的逼问下,到单位后,我拿出了那本气功书。“法轮功”三个大字跳入我的眼帘。感觉很熟悉,好象在哪见过。翻开第一页,不经意的看了起来。看了几页,我感觉手发热,浑身发热,书中的话,字字句句往心里钻。本能告诉我,这不是一般的气功书,我赶紧站起身,认认真真洗净手,端端正正的从新坐好,恭恭敬敬再次捧起《法轮功》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一遍很快就看完了,多年苦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法轮功》一书中讲得明明白白,给我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一直在寻觅的高深大法,我终于找到了,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修炼法轮功,要按书中的要求修自己”。从那以后,我戒掉了吸饮多年的烟和酒,处理了过去视为宝贝的各类气功书、佛经和道藏,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当天下班回家,我骑着助动车,经过乌镇路桥时,车到桥中央,一辆助动车在我后面,冲着我就撞了过来,将我连人带车撞翻在地。助动车的车把撞坏了,手上的新手表也撞破了,手上还淌着血。心中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我一把抓住撞我的那人衣领怒吼道:“你为什么从后面撞我?”那种神情,好象要吞了对方似的。桥上围着很多看热闹的人,这个说:“让他赔钱”,那个喊:“不要放他跑,打他。”

此时,我脑海里也翻腾着:“今天刚看了《法轮功》,要求修炼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下定决心照书中所说的去做。可是看着自己无故被他撞得车坏人伤,就这样放了他,又有些不甘心。漫长的几十秒后,我终于松开了手,很不情愿的对那人说:“你走吧,下次不要这样莽撞了。”我知道,要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就必须听师父的话,不计得失。哎,吃亏就吃亏了吧。

见我放了人,看热闹的人不愿意了,我耳边传来好几声“憨大”。事后想想,惊奇的发现,我刚看了一遍《法轮功》,我那得理不饶人的脾气就改变了,太神奇了。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我自觉改变了。

真修大法 有师佑

九七年,我在某卡拉Ok酒吧任总务及保安主管。因为修大法了,所以工作中,我处处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兢兢业业,对人和气,

单位老板、职工对我都很好。我经常帮清洁工人做清洁工作。有一次,擦酒柜玻璃门时(此门高一点二米,宽0.8米,厚0.05米),不知怎么的门突然碎了,砸在我右眼角上,划过脖子摔在地上,当时也没觉得很疼。过一会儿,脸上好象有东西在爬,用手一摸,粘粘的,一看,是血。

我叫保安去拿两片护创膏来,办公室的同事听到叫声,也跑来了。一个年长的同事看了看我的伤口,斩钉截铁的说:“快到医院去清创,缝针,里面可能有碎玻璃。”我知道这是讨债的来了,平静的对她说:不要紧,边用手将伤口皮肤抹平,请保安员贴上护创膏,旁边的人都转过头去不敢看,用红药水擦了下脖子上的伤口,洗去脸上的血,又继续工作了。晚上七点多钟,我在家洗澡时,撕去了护创膏,象没受伤一样冲洗了起来。

第二天上班,同事都惊奇的看着我:你怎么这么快就好了?我对他们笑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师父保护了我。是啊,如果没有师父保护,这样的伤势不去医院治疗,行吗?可能眼睛都保不住了。几天后,我右眼的伤全好了,没有留下任何受伤的痕迹。

二零零零年,我在一家烧烤店做维修电工。店里冷库因装修需要,电源控制箱需要移位。本来店里有制冷工,这天有事请假,电源箱移位工作只好我一人来完成。因是餐饮店,白天不能停电,我只能带电工作。

我小心的从电箱里拉出电线,不知怎么手一抖,只听“砰”一声巨响,一片白光刺入我的双眼,顿时双目剧痛,睁不开了。我本能的用双手捂住双目,一个不祥的念头在心中闪过“眼瞎了”马上又有一个念头生起:“不会的,师父会救我的”。短短的一分多钟是如此漫长,痛彻心肺。终于,我放下捂眼双手,睁大眼睛,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我默默祈求:“师父啊,救救我吧,我不能看不见啊!”突然,眼里流出了很多泪水,咸咸的泪水流过嘴角落在衣服上,眼前的白雾渐渐变淡,淡淡的白雾中我看到了模糊的景物,慢慢的我看清了周围的一切。我发现手指粗的铜电缆溶化了,铁质箱体也溶化了一块。虽然能看见了,但疼的无法工作,我再次祈求师父:“师父啊,让我干完活再疼好吗”!奇迹出现了,疼痛一下减轻了许多,完全可以承受了。傍晚五点左右我干完了所有工作,复查一遍无误后启动冷库,一切正常。

下班后,我高一脚,低一脚的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躺下爬起,疼痛难熬。第二天早上洗脸时发现异样,一照镜子,看见脸上的皮肤象破旧的墙纸碎成许多小块翘在脸上,用手轻轻撕下,里面肉红红的象烘熟的山芋,脸比原来大了好多。我没有去医院,没有采用任何常人的医疗,因为我心里明白:慈悲的师父又一次给了我生命!如果我不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没有师父保护,我的头都会被强大的电弧烧焦的。我坚持天天学法炼功,坚持上班,没几天,脸复原了,眼睛也好了,没有留下任何不正常。

冬去春回,花落花开。十六年的修炼时光过去了,今日回首,我所过的每一关每一难,关关都浸透着师父的承受,师恩浩荡啊!十六年了,每当我手捧大法书籍、经文学法时,师尊洪大无边的慈悲沐浴着我。教我理智,给我智慧,给了我上天的梯子,拽我回家!做大法弟子真幸福啊,因为有师尊的教导,呵护!谢谢师尊,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