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中共邪恶干扰香港同修的建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看过《就香港之行所见与同修交流》一文,也想谈谈自己对破除中共邪恶干扰香港同修的看法。

一、要体谅香港同修处境

为了香港回归大陆,中共很早就有目地、有计划的对香港地区進行了全面渗透,甚至做好了在当地政府和民众完全不配合的情况下全面接管香港的周密计划。随着一九九七年前香港移民潮的出现,为了维续香港的“繁荣稳定”,中国大陆又派出大量国企官员,带着国家资金,乔装成商人承接香港民众撤离后出现的经济空虚问题。为了分化瓦解香港的民主力量,对香港的利益集团拉拢收买,对民主人士则排挤打压,甚至采用流氓手段,直接破坏香港的民主选举活动,利用黑社会组织暴力殴打民主人士中的中坚分子。邪党控制香港的方法,除了经济手段威逼利诱,暴力手段打击异见分子外,还秘密掌控香港地区的新闻媒体,压制香港民众的正义声音。用他们的话来说:香港是用钱买回来的;当年香港回归典礼上黑社会组织倾巢出洞保护恶首江泽民;广东的陈某某之所以与香港的黑社会组织有关联,也是那时与黑社会结下了“友谊”。

很多人都知道,《大公报》、凤凰卫视的后台老板是中共,其实亚洲电视出现经济危机时也得到过“国资”的扶持,其它媒体无一不是邪恶政权极力收买和掌控的对像。香港近年总是出现许多不合情理、甚至不符合普世价值观的言论,其实都是中共邪恶背后操控的结果。说这些的目地就是要让大家明白,香港与台湾和美国不同,香港的邪恶因素仅次于中国大陆,大陆与香港的区别只剩下“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的美丽谎言。一旦邪恶撕破脸皮,香港与中国大陆的邪恶程度没有多大区别。

二、要认真查找漏洞,变被动为主动

早年经过香港,刚出火车站,突然看到众多的大法弟子站在出口处,着实震撼,同行的政府官员们个个面面相觑。仔细观察路人,有的震撼,有的尴尬,有的很害怕,有的低头匆匆走过。

邪党一般都会对出国人员進行“安全教育”,为了诬蔑大法弟子,阻止群众接受真相资料,经常造谣恐吓说:“国外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为了钱来上班的,如果接资料的话,暗处会有人拍照并放到网上去。”由于担心回去后受处理,所以公职人员一般不敢接资料。

我的家乡在山区,我回家时经常有人很高兴的给我介绍他们在香港看到大法弟子的事情,可见香港同修们的努力,对大陆民众影响是非常深远的。这难免成为邪恶的眼中钉、肉中刺,邪恶想破坏又不敢在香港明目张胆,只好通过流氓手段,渗透和利用香港黑恶势力,在掩盖中共邪恶的情况下,伪装成“群众”反对“群众”的形式,实施对香港大法弟子的攻击和迫害。所以他们名义上是香港民众,但在行为上又处处都流露出中共的流氓行为。

每个地方的人都有不同的个性和特点,在内地看来,香港人非常民主,也非常现实,大家可以有不同的政见,对事不关己的问题,却又漠不关心。两个人在街上争吵,若在中国大陆,会引来很多人的关注和围观,路人都想弄清谁对谁错。但在香港,路人可能会赶紧离开,不想知道别人在争吵什么。

香港回归后,香港民众最关心的就是香港还有没有民主和法制,最厌恶的就是中共的专制和流氓行为。香港民众也许能够容忍中共的流氓手段,但却不能容忍自己的民主和法制被剥夺。为了保护港人的民主权益,香港民众都能团结起来,挺身而出,这也是中共最顾忌的地方。

对修炼人来说,任何问题的出现都是因为我们有不足之处,中共邪恶用流氓手段破坏香港同修讲真相活动,问题又在哪呢?香港同修针对大陆游客的讲真相活动,对大陆同胞确实影响很大,但这种针对大陆游客的形式,能否同时唤醒香港同胞?我想,现有的答案不一定令人满意,这也许就是我们的有漏之处。

这么多年了,大陆民众不是不知道中共邪恶的所作所为,而是迫于压力,敢怒不敢言。正法接近尾声,唤醒香港同胞也是香港同修们的职责所在,不能为了大陆同胞而忽视了救度香港同胞。我们不要限于在街上与中共邪恶对峙,要注重唤醒香港民众,邪恶在香港街头的嚣张,就是二十三条恶法在香港的体现,就是对香港民主和人权迫害的证据,这正好给了我们唤醒香港民众的最佳机会。

三、正念看待问题,智慧讲清真相

对中共邪恶干扰香港同修问题,我们别用人心看待,面对邪恶的破坏,担心、心痛、伤心都是人心的表现,任何问题的出现,就是要求我们做的更好。我们没有必要在街上让邪恶耍流氓,邪恶出现在香港街头,就是迫害香港人权的证据,我们可以转为向香港民众、政府机关、民主团体揭露中共黑手对香港地区的渗透和对香港人权的迫害,让民众认清邪恶,同时把大法的真相告诉香港民众。香港民众对大法的了解和对中共的反感,是香港同胞得救的关键,这才是中共邪恶最担心、最害怕的地方。当香港民众了解真相、拒绝邪恶之时,也是香港民众得救、中共邪恶灭尽之时。正如师父所说:“你们不要怕什么领馆、特务搞什么事,只要他一搞事,你们就借着这个机会叫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热烈鼓掌)其实作为大法弟子啊,你们还巴不得他搞点事儿呢。(众笑)他搞事你们好有机会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嘛,是不是?你邪恶一来我就抓住你,我叫世人知道,正是暴露它们的时候嘛。”[1]

关于解体邪恶的方法,建议参考明慧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某监狱邪恶的解体》和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解体某监狱邪恶的体会》的经验。做法是:周密筹划、整体配合、收集材料、曝光邪恶、正念清除、唤醒民众。整体配合时,要整合明慧、香港、大陆各方力量,请各地同修提供邪恶干涉香港民主法制的证据,收集邪恶渗透、利用“香港青年关爱会”破坏香港民主法制的情况,形成有力的真相资料后,多渠道、多形式向香港民众曝光中共邪恶在香港的流氓行为,彻底窒息中共流氓对香港的破坏和干扰。

以上为个人认识,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