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出纯正的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回顾这一年的修炼历程,我由衷的感到欣慰,虽然我自身修炼还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但大的方向我把握住了,我牢牢的把握住一点,即:想大法所需,做师父所要。我深深的体会到生命和法紧紧的溶在一起后给修炼者带来的殊胜与美好,也使得我的修炼步入新的起点。

一、用慈悲化解阴暗

二零一二年的二月二十五日,我市发生了恶警绑架事件,三月一日晚,几个协调人在一家自助餐馆紧急碰头,商量事情,其中的一位同修大姐被跟踪了,吃自助餐的人群中就有公安便衣,其中有一位个子高高的人端着盘子不断的打量我,他们认出了我。不久我的身边出现了便衣。

一天,我在一家公用报亭打公用电话,一个小个子中年男性出现在我身边,他极力的往我的话筒边凑,手往书刊里胡乱翻着,我一下子就警觉了,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转身便往回走,走着走着,我突然回转身体,直视着他,十多步之外,四目相望,他惊慌失措,掉头便走,我追了几步,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现在想来:在那么阴暗的心理作用下,他能不害怕吗?我们是神看护的生命啊,谁怕谁呢?

为了同修的安全,我终止了和大家的来往,一个人独自做好三件事。有一天我在一家超市讲真相,那个高个子便衣推着购物车跟了过来,我每和一个常人讲真相,他就打量打量对方,我想起师父讲过的法,特务也要度,我犹豫了一下,观察他,看到他的面相并不恶,我鼓足正念迎了上去,开口给他讲真相,他很讶异,也很动容,在他的圈圈中,他是接触不到象我们这样纯正、纯善的生命的,大法弟子所带的纯正慈悲的能量场解体了他心中的阴暗,他感动了,接着他推着小车向出口走去。从那以后,我的身边再没出现过便衣的影子。

二、师父让做啥我就做啥

有一天,同修告诉我某地区做总协调的同修被邪恶迫害到医院里去了,而且是传染病医院。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很吃惊,该同修在当地名望很大,当地在其协调下,发展的非常好。修炼真是太严肃了,来不得半点汤汤水水。我很快到医院看望了她并做了简短的交流。

过了几天,两位同修找到我的家里,给我分析了事态的严重性,最后,一位同修说:“你要担负起这个事情,这是你责无旁贷的。”我听明白了,这是师父的点悟,我调整了自己的修炼状态,放下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全力投入了。

当我再次在医院见到该同修时,她被迫害的更严重了,见到我后,她流泪了,巨大的痛苦折磨的她都不想活了,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很快和同修们分成两个小组,轮流在医院和她一起发正念,学法交流。大家心齐,没有抱怨,没有指责,毫无保留的全力去做,经历一番正邪大战后,同修从危险中走了过来,至今我还能想起那个慈悲的正念之场,那个能解体一切邪恶的强大的能量场,说是在帮同修,实质是在其中修我们自己。

过程中,我和另一位同修被伤的很厉害,另一位同修高烧三天三夜,我是被抽空的感觉,表现在这面就是面如土色,说话都喘,但是我无悔无怨,我只知道我做了一件自己份内的事情。之后,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最终走了过来。而慈悲的师父承受的有何等的巨大,是我们根本就无从知道的。

我原以为自己在讲真相上被落下了,谁知师父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很早以前我就有一个愿望:希望自己有机会去西藏讲真相,我认为那里有大量的有缘人,而在我回农村婆家的路上,在一辆中型客车上,我意外的遇到了一群淳朴的藏民,正准备返乡,一下子把车挤满了,当时我很感动,我只做了一点点自己份内的事情,师父就给予这么大的鼓励,我的心里涌动的是感动和惊喜。当时我正好带着那么一摞年画,年画上赫然醒目的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有两个漂亮娃娃,在我给他们讲完真相后,每个人发给一张年画,叮嘱他们回去后一定要贴在墙上,他们全都高兴的收下了这份珍贵的礼物。

我深深的领悟到,当我们走在师父指引的道路上时,我们什么也不会落下,佛法无边,缺什么法会自动的补什么。而在我生命的永远,这一幕就成为我圆容师父所要的一部份,值得我欣慰的一点记忆。

三、溶入整体 共同精進

集体学法和集体交流,是师父为我们定下的修炼方式,是我们提高的保障,虽然我们每个人的路不同,可是精進的状态是可以相互借鉴的。我提高最快的时候,是溶入整体后,能够和同修们一起共同在法中精進。

一次,我在学习师父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当我读到师父的法“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1]我从心底萌发出一念:我想要做这件事情!人的愿望很重要,这一念是为了整体提高。由于基点正确,得到了神的认可,很快我被安排开始了一种全新的修炼状态,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参加了一次又一次的集体交流,互相切磋,共同提高。常常能看到来自同修的认可的目光,还有的同修过后问我:“同修,你叫什么名字?”我笑着回答:“您就管我叫同修”。我是清醒的,我从来不认为是自己在做,没有神在背后的因素,我是什么也做不了的,没什么值得自满的。这段经历却熔炼了我,使我的心性在飞快的升华,那是个人修炼所无法替代,无法比拟的,因为那是大法弟子直接在成就师父所要,是真正的在助师正法,对我的修炼而言,对我的生命而言,留下了极其深远的意义。

师父告诉我们:“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2]我的体悟是:当我真的达到师父的要求的时候,我感受到的都是大法赋予的神圣和美好。

未来的路不会太长远了,在有限的、仅剩的那么一点修炼时间内,我需要更严格的纯净自己,归正自己,方方面面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完成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纯正的新宇宙的神。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什么是大法弟子》
[2]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