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家庭 配合整体 广传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再过几个月我就五十岁了,一晃得法已经九年,这九年来修炼中的体会实在太多,今天选几个方面的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开创良好的家庭环境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大陆大法弟子在被迫害的环境中证实法救度众生,是有一定的压力的,如果不能开创一个宽松的家庭环境,就会感觉承受来自邪党和家庭的双重压力,这样就不同程度的影响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我的家庭环境开创的比较好,几乎整天全身心的投入在大法中。丈夫、孩子都支持。我的日程表安排的比较紧:每天早上5:55到邻居同修家一起发6:00的正念,大约半小时(她丈夫在外地工作)。6:30一起学法,大约一个小时(正常情况下学《转法轮》半讲,两天一讲)。7:30之前回家,丈夫已经准备好了早饭,每天如此。上午9:00之前参加学法小组学《转法轮》一讲,上午9:00;10:00;11:00停下来发正念十五~二十分钟。11:30之前结束。中午回家吃午饭,丈夫也已经准备好了。下午打印资料或帮助同修做一些事情,如帮同修找学法小组;和被病魔干扰的同修交流;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片区大大小小开了二十朵小花。电脑、打印机难免不出问题,经常帮助同修处理电脑、打印机的小问题。有点难度的故障就请技术同修处理,因为技术同修都很忙,并且一般都承担几个项目。所以简单的事情就尽量不占用技术同修的时间了。去同修家往返的路上可以讲真相劝三退再送上一份资料。我一直坚持面对面讲真相。在大街小巷讲,在公共汽车讲,“六一零”的,公安局的,派出所的,法院的都遇到过,大多都能劝退了。晚上七、八、九点配合当地整体发正念,9:50炼功二小时。午夜12:00发正念二十~三十分钟。之后睡觉。

最近反复学习师尊《二十年讲法》,更觉时间的紧迫。“历史会在哪一天结束,无论怎么也不会被拖延,只能在具体事情上或者过程中出现变化,没做好的事会影响后来的事情,总的那个时间是拖延不了的,这不是师父慈悲不慈悲。其实到最后救度的、从组的一切不是我要的或达不到标准,做完了也白做,也都得毁。不能够逾越那个时间,对于没能被救度的生命,那也就只能是那样了。”“当然说到这儿哪,大法弟子可能觉的以前有许多事情没做好,留下了一些遗憾。肯定是这样的。其实做这件事情的当初我就知道,人类到了这种程度了,加上邪恶这么大的干扰,当初迫害大法弟子时造出的谎言对世人的迷惑,讲真相真的很难。那个时候我就看到了,要想把人都救下来其实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宇宙众生都救下来更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我们就是尽量的多救、快救,赶在这些时间的前面能救更多的生命。”

正好这时市区整体通过交流各片区达成共识,同修根据所在区域承包救度众生,要求一户不落。就是每户的门上都能收到一份真相资料。“神叫我救度这一方”[1]。

几年来,同修也往楼道里发过很多资料,都是随意发放,这样就有一定的弊端,一是资料浪费,经常开着楼门的住户经常有同修送资料,可能一样的资料今天你发了,明天他又发一遍,后天我又去发了,不但浪费资料,众生也反感,反复收到同样内容的资料。二是经常不开的电子门里的众生几乎没得过真相资料。分片承包就避免了这种现象。每人几栋或十几楼,看着发,一有空就遛一遍,还给不开的电子门发正念,做的用心,师父就帮助,很多电子门都進去了。

这段时间由于大面积统一承包发放资料,大部份资料点都较忙,打印资料忙时丈夫也帮助装订;他也花真相币,他去买菜我都提前给他准备好真相纸币放在门口的鞋柜上,他就每天都用真相币买菜;他每次要出差去外地的前一天都会告诉我通知你们的人到咱家来学法吧,我明天早上走。有一回临时变动,说早上走,可是由于某种原因推迟几天。这时已经通知同修来我家了。我说我马上通知改变地点,他说已经通知了就别改了,也许人家快到了,我出去走走。当时外面还下着雨,就这样他打着雨伞在外面走了两个多小时。还有一次在我家学法,他办完事情走到家门口发现才11:00,他知道我们大概11:30结束,就没進家门,去市场买菜了,11:30才回家。怕打扰我们学法。

以前,丈夫不是这样的,由于我没做好,经常守不住心性,使他没有看到大法的美好,也就是说我们没有把大法的美好通过我们的言行展现给他们。所以使他们不理解、不支持。他撕过书,说过很多对大法不敬的话。造了不少业。是因为我们没有做好。

现在由于我心性在不断的提高,所以他也在改变。公公生病我去照顾,花多少钱从不计较,一次,公公住院要做手术,大概需要十五万元钱,丈夫说现在钱不够怎么办?我说钱不是问题,借钱咱也得治。他很感动,拍拍我的肩膀,他说他代表他们全家谢谢我。我看到他在流泪。我说别把我当外人,都是应该做的。于是,我回家准备钱。我坐了一夜火车。到家后把所有的存折里的钱加在一起还不够十五万元,我到银行让营业员把利息也取出来,加上利息正好十五万元多点,马上买火车票赶回医院交款。告诉丈夫这是报答养育之恩!后来由于公公進手术台后出现心衰无法手术,医院建议保守治疗,只花了一部份钱。他说这是对子女的考验,我们经受住了考验。

丈夫到商场花了三百元钱买了一朵水粉色的水晶大莲花送给我,我说真好看,正好放在师父法像前。我想是师父鼓励我。在这件事上做的对,能放得下。公公去世,我告诉丈夫处理后事的费用咱就都承担吧,别让弟弟妹妹拿了,他们经济条件不如咱,咱毕竟还做点生意。

婆婆住院我仍然去照看,每天4:00起床熬大枣汤、煮海参汤给婆婆吃。当时由于学法炼功跟不上也被邪恶钻了空子剧烈咳嗽,有时一宿睡不了觉,但依然坚持给老人每天4:00起床熬汤。当时我的母亲在老家也在生病住院,由姐姐和娘家人护理。因为照顾婆婆无法离开,我只给母亲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婆婆在病中有时难免急躁、不高兴。我都能平静的对待。有一回,婆婆要求化疗,她非常着急,一遍又一遍的催我找护士,大概找了三、四遍了,婆婆还让我去找,我就和护士长说,婆婆非常着急能不能快点。护士长说护士都吃饭去了中午没人,她还说婆婆化疗里有红药水得两个护士看着点完红药水,怕出现不良反应及时处理。我每次问完回来婆婆都得问问我医生怎么说的,护士怎么说的,我每次都如实的耐心的汇报。

下午护士带着化疗药来了,可是并没有红药水,给婆婆扎完针就走了。婆婆急了,你不说有红药水吗?你不说得两个护士看着吗?到底是谁撒谎,病房的人都看着我。我说护士长是那么说的,她说你叫她来我问问看到底谁撒谎。我说好吧。我去找护士长把刚才的经过复述一遍,并请求她把事情说清楚以免为此事婆媳间产生矛盾。护士长说是她记错了婆婆没有红药水,她去跟婆婆解释一下。婆婆见到护士长就大声嚷,是不是她说的有红药水,还得两个护士看着点,现在也没有红药水,也没有护士看着,到底是谁撒谎。我心里很坦然。心想是给我提高心性呢,“老师告诉了,我们炼功人不和人家一样,得高姿态。他没有和那俩人发生口角。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我告诉自己必须守住心性,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我一直面带微笑。 护士长说:大娘,是我记错了,你没有红药水,所以也就用不着护士看着,我向你道歉,并看我一眼笑了。我说谢谢护士长。后来我给病房的人包括陪护人员讲真相效果非常好讲,都作了“三退”。她们首先认为我人好,佩服。

还有一次,婆婆说要吃茄子,我到饭店定了一份,忘记告诉了别放肉,婆婆不爱吃肉,结果端回来的茄子里有肉,婆婆看了就恶心,我就把这些菜分给病室的其他患者,大家都很高兴,都说真好吃。我赶紧又去给婆婆买一份素的不带肉的炖茄子。婆婆说这个行。小叔子媳妇(妯娌)生病住院欠款十万元钱,压力很大,我们就想办法帮他还清了十万元欠款,他们俩口子都很感动。都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真诚、善良、忍让和宽容。所以丈夫也变化很大,现在经常早上去早市买点新鲜水果回来,说给你师父敬上。前几天我家装修他基本不牵扯我的时间和精力,来的人一波又一波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了,并给了光盘、小册子。也有的已经“三退”了,这样的人我也给他一份大法资料说送你一份礼物做个纪念,多了解点真相有福报,见面就是缘份。丈夫都不阻拦。他的好多朋友我也都给讲了真相劝退了。他对我的娘家嫂子说,作为儿媳妇我做的事情让他感动,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佩服。当然我不会忘记最重要的事——救人,一个月左右在医院劝退近五十、六十人,有医生、护士、有患者、陪护员、有饭店的员工、有药店的营业员等。婆婆的主治医生问我婆婆说:“这是你女儿吧?”同室的患者也都说,这样好的儿媳妇很少见。

我是二零零三年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婆婆和妯娌看到我的变化很大,脾气好了,身体健康了,在我得法的第二年也相继得法,只是不精進,学法跟不上,自然人心就会多被邪恶钻了空子,先后出现了癌症假相,过不去关而去医院做了手术。可见修炼的严肃性。

二、整体配合解体邪恶“承诺卡”

二零一一年末,我们正在忙着做真相台历,有位同修来告诉说在超市上面的住宅区有社区人员到那里让众生签邪恶的“承诺卡”。“承诺卡”就是让众生承诺拒绝接触和了解大法真相,从而达到毁灭众生的目地。当时我就感到问题的严重性,第二天紧接着就有同修告诉四区也出现了邪恶“承诺卡”,并且是社区人员每人承包二百户,一户不落的签。说三区社区也印制了大量邪恶“承诺卡”准备派签,还有一地“博苑”也出现了。不断的有消息传来。当时我十分着急,就和几个同修切磋,我们必须有所行动。一位大姐同修说她娘家邻市那里也出现了邪恶 “承诺卡”,那里的同修贴张贴,当时我就说:对,咱们也贴粘贴。另一位同修兄弟就说他上明慧网搜索一下,他说前几天见到有关“敬告世人”和“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方面的粘贴。很快就找来了文件。当时我丈夫在外地工作,我忙着打印台历,三台打印机排成一队就摆在书房打印,另一房间四,五个同修两台打眼机制作台历,一天制作三、四百个台历没问题,贪点黑能制作五百。二十几天制作八千个台历。为赶制粘贴就停下来一台打印机,同修大姐到我家连夜打印一千张粘贴,我说:大姐,把“敬告世人”改成“急告世人”这样让世人更感到签邪恶 “承诺卡”的危害性和大法弟子对众生担忧的急迫心情。觉的一千不太够,第二天又请同修打印五百张,共一千五百张。上午学法,下午,请各片负责同修和起主要作用的同修一起来切磋交流邪恶“承诺卡”危害众生的严重性。我说,我们辖区出现了大量邪恶 “承诺卡”毁众生,大法弟子几年来历尽千辛万苦一个一个的讲、救一人一人的退,邪恶却在一家一家的毁,现在众神都在看着呢,师父也在看着呢,邪恶也在看着呢。当邪恶在毁众生时,我们这些下世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世间觉者有没有反应,如果我们再麻木下去。另外空间的邪恶会更加肆无忌惮,它会说,看看那些发誓随师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没有任何反应,好,接着毁。也许整个辖区众生都会被邪恶“承诺卡”所毁。这时同修赶制了一千五百张贴,各片带回去分给各片同修整体配合、解体邪恶。我们从现在开始在今天晚上8:30之前贴完,特别是邪恶猖獗的四区和“博苑”加大人力,将粘贴贴到最醒目的地方,让众生都能看到。从此以后我们辖区再没出现邪恶“承诺卡”。整体配合,一千五百张贴整体配合把邪恶解体了。这是从表面上看。实质是在这件事情上整体在法上提高了认识。做到了师尊所要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在另外空间师父就给我们解决了。

三、正念清除邪恶宣传栏

邪党十八大利用不明真相的街道社区人员在社区的展板上张贴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宣传单。大法弟子绝不允许那些谎言在那里诽谤师父、诬蔑大法、毒害众生。首先向内找为什么在我们片区出现了邪恶宣传单,我们整体有漏,一边找同修交流,是不是我们整体出现了间隔。一边通知各片区自己在本片查找清除。各片区都积极清理。一区有几张邪恶传单在玻璃展板里,同修凌晨12:00点发完正念就去揭开后盖清理了。第二天社区又贴上了,同修就又清理了。我再去看时已换上了计划生育新内容。二区一处在展板外面同修给撕掉了,还有一处在社区的大玻璃展板里不好清理,后面还用铁丝拧着,晚上12:00发完正念12:30我去将玻璃展板后面的铁丝拧开,撕掉邪恶宣传单。清理完了回家已经午夜1:00。心情非常舒畅,觉的自己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很神圣。第二天早上我特意去看看,展板里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白纸蓝字的法律援助。四区的邪恶传单就贴在街道办事处的展板上,面向大道,我去找同修有事,路过此处刚好看到邪恶宣传单就贴在展板上,四周还用很宽的透明胶带粘住,我走过去慢慢抠开胶带撕下邪恶传单,这时社区门里出来一个女人就站在我旁边看另外一条信息,我大大方方的将没撕完的一角撕下来,扔進垃圾桶离开了。还有两处和同修一起配合清除了。

“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3],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四、尽快广传《九评》

前几天同修在一起交流,有一L片区在广传《九评》方面做的很好,她们片区已经在楼道里发过几遍了,当然面对面也送。刚开始做四版的《九评》时,由于字太小,发现扔的较多,其实我想可能不一定全是这个原因,也许那个时候另外空间邪恶控制人的因素也较多,后来她们做B5的《九评》发现B5的扔的较少。现在做A4的发现没有扔的,众生都很珍惜。还有一Y片区的同修去那边交流学习,回来后要本片也大量发《九评》,补上缺课,可是有个同修觉的做《九评》工作量较大,有畏难情绪,就来找我问是不是整体决定。我说不是,只是有的同修建议大量做《九评》、发《九评》。我们X区以前也往楼道里发过,后来协调同修说有人反映说社区从楼道里收《九评》,建议面对面发送,从那起我们就没往楼道里发。面对面送的也很少。

后来见到Y区同修,她说,那个同修为什么去找我,我得向内找找,是不是我的想法迎合了他的想法所以她才去找我,我向内找找还真是,这时我才梦醒,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与同修的境界差的那么遥远,才认识到自己起到了阻碍作用。我非常感谢同修的直言,在这广传《九评》上我没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必须马上提高上来。

回去后马上和同修交流,把资料点的同修请来一起学习师尊关于广传《九评》方面的经文(都是L同修整理好的)师尊在《济世》中讲:“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4]。

同修都表示立即做《九评》,广传《九评》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慈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济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