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概述(3)

第三篇:“国保”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暴力工具之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国保”的前身名为“政保”。中共夺取政权后,成立军事管制委员会(即军管会)打压“反革命”。后来,军管会中的治安机构改为公安厅,主要任务是针对“敌特分子”及内部保卫,后改名“政治保卫”,即“政保”。政保的功能就是针对“阶级敌人”,维护中共暴政。

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之前,政保系统从一九九六年就开始对法轮功出版物暗中调查、收缴、罚款,并监听、跟踪,刺探“情报”,为制造敌人、为迫害寻找借口。

大概二零零一年,“政保”更名为“国内安全保卫”,即“国保”,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暴力工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电话监听、绑架、抄家、刑讯逼供,为劳教、判刑编撰所谓 “证据”等。

国保在行动中常采取突击、秘密的方式,不遵循通常的法律程序,不出示证件,随意恐吓辱骂,限制人身自由,无理殴打、跟踪、绑架、逼供等,国保警察一般着便衣,不穿制服,是典型的“特务”行当。

据不完全统计,九九年七月以后的五年内,衡阳祁东县公安局政保(国保)股股长贺峥嵘绑架关押祁东县法轮功学员二百人次以上,数十人被劳教,多人被判刑,敲诈勒索钱财几十万元。大陆各地公安局国保警察是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主要打手。

以下是湖南各地公安局国保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一、郴州嘉禾县国保大队教导员胡永辉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郭会生

郭会生
郭会生

重伤的郭会生在医院抢救,经头部手术后离世
重伤的郭会生在医院抢救,经头部手术后离世

二零零九年七月,郴州嘉禾县法轮功学员肖四兰因讲真相被蓝山县警察绑架,右手被扭伤,骨骼错位。嘉禾县政府法制办干部、法轮功学员郭会生与妻子李菊梅得知消息后,给蓝山县公安局局长席小刚打电话、写信讲真相,要求释放肖四兰。席小刚却恶意上报湖南省“六一零”。

在省“六一零”的指使下,嘉禾县国保大队警察于八月六日晚将郭会生夫妇绑架,非法抄家,抢走贵重物品及现金(包括亲戚准备用于建房装修的几十万元)。国保大队教导员胡永辉等四人将郭会生反绑双手摁在地上殴打,郭会生满头满脸都是血。非法审讯时,郭会生头半掩着,垂下来的衣服上都是血迹,被四、五人抬进抬出。十月六日,生命垂危的郭会生被送医抢救,于十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终年52岁。

李菊梅被关押在看守所四个多月后,被迫害致下身大出血昏厥,被取保候审。二零一零年三月,肖四兰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湖南省“六一零”的迫害指令下,郴州嘉禾县国保下狠手,将当地政府法制干部郭会生活活打死。打人凶手之一胡永辉。

嘉禾县国保恶警教导员胡永辉
嘉禾县国保恶警教导员胡永辉

二、衡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周著文、雷振中等迫害罪行案例

1、毒打二十九岁青年陈湘睿一夜致死

法轮功学员陈湘睿
法轮功学员陈湘睿

陈湘睿,男,终年29岁,衡阳市动力配件厂家属。迫害开始后,陈湘睿多次进京上访,多次被关押。二零零一年一月,陈湘睿在家被绑架,关押在拘留所半年之久。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晚九时,周著文、雷振中带领一帮恶警撬门砸门闯入,对陈湘睿拳打脚踢,拖出家门近七十米远,塞进一辆中巴车,陈湘睿面朝下被按在座位底下,恶警脚踩在他身体上,不能动弹。到公安局后,陈湘睿被吊起,毒打了整整一晚。次日十点左右陈湘睿停止了呼吸。

2、暴打吴瑞荣、雷映群夫妇

吴瑞荣,男,59岁,原南方航空公司湖南分公司大客司机。妻子雷映群系衡阳市金属材料总公司会计。因上访,夫妇俩先后被开除工作。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三日,周著文、雷振中将吴瑞荣从家中绑架到市公安局,用两个手铐吊起,周著文拳头猛击其面部、胸部,打晕了,凉水泼醒再打,从晚上七点多直到次日凌晨,吴瑞荣两手成黑紫色、失去知觉,身体剧痛。关入衡阳市第一看守所,周著文、雷振中唆使犯人暴打吴瑞荣,数人按住他的脑袋往墙上撞……其后,吴瑞荣被劳教二年。

二零零一年五月,雷映群被劫持到东风路派出所,双脚点地吊铐在窗户铁栏上一晚,手铐卡进肉里。周著文还把她双脚搁在椅子上,体重集中在钢铐卡死的手腕上,剧痛。同年六月,雷振中等人把雷映群从看守所带到旅店房间里,吊铐、毒打,折磨三十多个小时。被看守所关押数月,周著文、雷建中多次刑讯逼供,将雷映群枉判四年。

3、酷刑折磨胡卫平致重伤离世

胡卫平,男,衡阳人,终年50多岁。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六日下午,周著文等将胡卫平从家中强行绑架,施酷刑,吊铐、毒打、灌不知名毒水,致使胡卫平神志昏迷、精神恍惚,肝、脾等内脏严重受伤、恶肿、瘀血,于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离世。

三、衡阳祁东县公安局原国保队长贺峥嵘迫害罪行案例

1、刘检保,男,现年54岁,衡阳市祁东县白地市镇双凤村村民。全家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小年),镇派出所所长匡世意等人在家中搜出法轮功真相资料,将刘检保打得遍体鳞伤,劫持到祁东县拘留所。同年三月十八日,贺峥嵘带领五人,将刘检保押到过水坪派出所,私设刑堂严刑拷打三天,逼问真相资料来源。警察用新的棕绳狠劲抽打,用拳头打脸和脖子,刘检保双脚被打得粗肿如桶,皮开肉绽,左小腿骨被棍子打裂一寸长的口子,不住地淌血。刑讯逼供三天,刘检保两天两夜滴水未进,贺峥嵘等人不顾刘检保死活,用“背宝剑”酷刑折磨,还将一根根针深深刺进刘检保的十指,鲜血淋淋,刘检保痛得昏死过去。同年九月八日,因发放真相资料,刘检保及妻女都被绑架,刘检保再遭贺峥嵘等人残暴毒打后,被拘留所关押两年。刚考上中专的女儿刘英,遭贺峥嵘为首的警察打骂,双手吊铐在窗框上,巴掌打脸,揪头发,拳打脚踢。被关在拘留所十八个月后,十五岁的刘英被迫失学。

2、肖亚芳,女,终年30岁,住衡阳祁东县黄土铺镇。因修炼法轮功肖亚芳被祁东县公安局非法关押两年多,在看守所遭警察毒打,被折磨得神志不清、骨瘦如柴。出来后肖亚芳生活不能自理,极度虚弱,被家人两次送往医院急救,第一次花了一万多元钱,不见好转,再次送医救治,终因被迫害的太严重,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底离世。

四、娄底市新化县国保大队长王晖等人迫害罪行案例

1、袁国清,男,现年50岁,娄底市新化县糖酒副食公司业务骨干。二零零二年在新化县拘留所,恶警指使下,袁国清被犯人暴打致前胸后背到处是瘀血、紫、黑的,锁骨被打断。二零零九年,袁国清被绑架到县国保大队,王晖、教导员游朝峰等三人刑讯逼供,拳打脚踢,袁国清的脸被踢得乌黑,肿得变形,送进看守所,看守所值班人员录相时,都感到吃惊。十三年屡遭迫害,袁国清家庭破裂,累计被迫害性罚款近一万元。

2、张桂花,女,五十多岁,住娄底市新化县上梅镇园株岭社区。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张桂花发法轮功资料被县国保便衣绑架,以王晖为首的三个恶警轮番毒打,扇耳光、用湿抹布抽打嘴脸,打得张桂花鼻青脸肿。张桂花被劳教一年,因身体原因被白马垅劳教所拒收,转回拘留所被再次拒收后,放回。张桂花女儿被国保警察敲诈现金六千元。

五、郴州地区国保迫害罪行案例

1、向怀香,女,现年62岁(一九五零年八月十三日生),郴州市建设银行退休干部,家住郴州市北街91号。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下午,郴州“六一零”、苏仙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廖秉刚带队闯入向怀香家,绑架了向怀香以及与她在一起读法轮功书的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四位八十岁的老人。并抢走了电脑等私人财物,及现金一万五千多元。其后,廖秉刚等人罗列所谓证据构陷,向怀香被苏仙区检察院、法院判重刑七年。

2、许运炎,男,现年47岁,郴州永兴县人。多次被永兴县公安局曹恒刚绑架关押,其祖上留下的“光洋”等财物被抢。二零零四年四月,曹恒刚伙同安仁县公安局政保(即国保)股股长陈运清等十多人将许运炎绑架。一日,许运炎被带到一个山里派出所,刑讯逼供。陈运清给他戴上脚镣,两名警察抓住许运炎双手,按住肩膀,强行跪下。许运炎没有动,恶警狠狠地踢他,许运炎右腿膝盖骨被踢断,痛得全身冒汗、发抖。第二天,许运炎被劫持到安仁县看守所,九个月后,被安仁县法院枉判七年,在网岭监狱受尽折磨。

六、常德津市市公安国保队长周仁定迫害罪行案例

1、卢永珍,女,终年63岁(一九四一年生),津市市大米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三年三月,卢永珍在家中被绑架到看守所,遭周仁定、雷民主、罗培杰、胡月、沈红久等国保警察殴打,致使卢永珍全身、特别是头部疼痛难忍。同年五月,卢永珍被劳教两年半,因身体原因被劳教所拒收后,继续被关在看守所。直到年底,家人被勒索了一千元后,才被放回家。卢永珍的头部一直疼,二零零四年三月七日,卢永珍头部剧痛,随即五官大出血,离开人世,当时她双臂还留着被捆绑的深深的印痕。

卢永珍
卢永珍

2、章俊武,女,终年58岁(一九四六年生),常德津市市五金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三年二月底章俊武被从家中劫持到津市看守所,国保警察周仁定、雷民主等人拳打脚踢,章俊武被踢跪在地,周仁定穿着皮鞋站在她双脚上狠劲的踩,章俊武的双脚变紫、肿大,嘴角也被打出血。章俊武被劳教一年,因身体状况太差,被白马垅劳教所拒收。仍被继续关押,章俊武绝食七天,生命垂危无人过问,亲人去探望时才送医抢救,零四年四月,章俊武由家人从医院接回。二零零五年一月四日,章俊武突发脑溢血症状离世。

章俊武
章俊武

3、张丽萍,女,终年38岁,常德津市塑料厂职工。只学了三天法轮功,五套功法还没学会,迫害就开始了,因为害怕,她再没修炼。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六日,国保周仁定、雷民主、张安华等人在绑架一位法轮功学员时,不分青红皂白将碰巧到访的张丽萍及其同伴一起绑架。张丽萍在派出所被关了一天一夜,遭到周仁定、雷民主和罗丕杰等人下流而凶狠的毒打,张丽萍全身瘀肿,下腹部到大腿根部和外生殖器肿成了黑紫色。被勒索一千元放回家后第三天,张丽萍服毒身亡。(注:法轮功不允许自杀,五套功法还没学会的张丽萍服毒自杀是其个人行为,她的死是中共的迫害直接造成的。)

七、常德临澧县国保恶警杨峰参与迫害案例

1、欧克顺,男,终年39岁,望城乡宋玉村人。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二日,常德市办洗脑班,杨峰将欧克顺骗至常德戒毒所关押。一月二十日上午,欧克顺口吐鲜血,被迫害致死。

2、傅建平,男,48岁,原临澧县工商银行职工。曾五次遭杨峰绑架关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傅建平因讲真相被绑架到四新岗派出所,警察对他拳打脚踢,杨峰、龙云飞等四人将傅建平两手分开吊铐在床顶上,只脚尖落地,手铐钳入手腕皮肉,痛的傅建平大汗淋淋。其后,傅建平被判三年,在网岭监狱受尽折磨。

3、金新春,女,58岁,县广播电视局职工。五次遭绑架关押,三次诬判,八年冤狱。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在家中被绑架,关押二十七天,杨峰白纸字条敲诈八千元;二零零零年四月进京上访被枉判三年;二零零四年五月九日,金新春被杨峰关入津市看守所,枉判三年半。

4、杨明凤,女,68岁,县百纺公司退休职工。杨明凤遭杨峰六次绑架,84岁的父亲多次受惊吓病倒去世。

5、张金文,女,58岁,城关一校退休教师。被杨峰三次绑架进拘留所和常德洗脑班迫害,先后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家属被勒索五千八百元。

6、祁开香,女,63岁,退休教师,一家三口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四月,祁开香到北京上访,被杨峰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敲诈现金四千元。二零零一年一月,杨峰将祁开香劫持到常德戒毒所强迫洗脑,再转到县拘留所关押两年又八个月。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杨峰上门抄家,将祁开香丈夫关押一个月,敲诈现金一万元。高压下,女儿祁华心脏病复发,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去世,年仅35岁。

7、陈绪华、杨金枝夫妻,都是县广播电视局退休职工。多次被骚扰抄家,三次敲诈达一万八千元。九九年十一月,陈绪华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敲诈六千元。二零零四年,杨峰上门抄出法轮功资料,白纸条敲诈一万元。

八、永州宁远县国保警察毒打致死法轮功学员谭翠英

谭翠英,女,终年57岁左右,永州市宁远县人。因修炼法轮功,她与丈夫欧易成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女子监狱期间,谭翠英被打毒针,很长时间不能自理。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宁远县舜陵镇政法委书记欧双才、县“六一零”头目乐永贞、周耀明、唐德鑫及县国保大队队长徐克光带国保警察十多人上门非法查抄,翻箱倒柜,抢走私人财物,将欧易成绑架至县看守所关押。六月三十日,谭翠英到国保大队要求释放丈夫,遭国保恶警毒打致昏死,遍体鳞伤。回家后,谭翠英大、小便失禁,精神失常,不会穿衣,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上午八时离世。

谭翠英
谭翠英

被恶警暴打后的谭翠英
被恶警暴打后的谭翠英

九、湘潭国保警察虐杀经济师李震

李震,男,终年52岁,原湘潭市科委器材公司经济师,家住湘潭市雨湖工人新村社区。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李震被绑架,国保警察黄志、谭继刚拿着李震身上的钥匙,非法抄家。李震被关押在政法委,不让睡觉,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国保一拳将李震肋骨打凹塌。张姓局长说:“上面授予我们的权力,可以随时将你们在地球上消失”。遭刑讯逼供后,李震被劫持到湘潭市三角坪看守所,同年三月二十八日,被劳教二年,送新开铺劳教所因身体原因被拒收。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李震含冤离世。

十、株洲市荷塘区国保警察酷刑折磨张和君

张和君,女,53岁,株洲县人,株洲市荷塘区原活塞销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张和君被非法判刑五年,出狱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株洲市荷塘区国保大队在衡阳绑架张和君,折断她的右脚背骨,劫持到株洲荷塘区国保大队酷刑逼供两天两晚。四个彪形大汉剥掉张和君的衣服,双手反铐在椅子上,用抹布把她的嘴封住,往她鼻孔里灌辣椒粉、红花油、开水、脏水,张和君极度痛苦、呼吸困难,这时,四个大汉一边两个抓住她的脚喊“一二三”同时用力向后背拉,张和君身体像被“五马分尸”一样撕裂般剧痛,接着又用鞭子抽打她的脚,穿着皮鞋踩,直到她的脚背充血肿至四五寸高。恶徒们打累了,就把张和君悬空铐在窗户上,每隔十至二十分钟从头上泼一次冷水,直到第二天早上。四月十三日张和君被送到株洲市第二看守所,枉判十二年。

十一、长沙市开福区国保警察绑架徐敬娴一家三口

徐敬娴,女,六十二岁,长沙市建筑工程公司退休职工,家住长沙市开福区竹山园社区。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开福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刘静、王建光、主江及新河派出所警察将徐敬娴和她未修炼法轮功的丈夫、儿子绑架。而后,国保警察在没有任何亲属在场的情况下,将徐家翻了个底朝天,所有值钱物品被掳掠一空,两万六千余元现金被抢。其后,国保警察胁迫申和森与徐敬娴离婚,就可放他,申和森不配合无理要求,被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儿子被劳教一年六个月,父子二人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徐敬娴被枉判三年,关押在湖南省女子监狱。

徐敬娴
徐敬娴

开福区国保非法抄家,近两万元私人财物及现金二万六千余元被抢
开福区国保非法抄家,近两万元私人财物及现金二万六千余元被抢

十二、长沙市天心区国保警察毒打雷井雄致残

雷井雄(又名雷岚),男,三十多岁,郴州嘉禾县人。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雷井雄在长沙市火车南站附近的租住处,被天心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遭疯狂毒打,致重伤,昏迷不醒,当晚被送到火葬场。在将要火化时,在场的一女警发现雷井雄轻微的动了一下,才知道他没有死。几名男警还说:“烧掉算了。”女警说:“人还未死,不能烧。将来追查责任,谁负责?”雷井雄这才被送往医院。长沙市中心医院及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诊断显示:殴打造成雷井雄颅内积血,头部左侧面瘫,左耳、左眼严重受伤、致残,部份失忆。医生用铁夹子把雷井雄的脸固定了四十多天,因不能正常进食,不得不把喉管切开、用注射器灌食。因脸严重变形,雷井雄一直找不到工作。零九年六月十八日,他随姑父肖枚生准备从广州乘飞机到杭州打工时,在机场被国保警察劫持。其后,雷井雄被判八年徒刑,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投入贵州省都匀监狱关押至今。

迫害之前的雷井雄
迫害之前的雷井雄

遭迫害后的雷井雄
遭迫害后的雷井雄

十三、邵阳国保警察竹片毒打唐满元致内脏打坏、伤重离世

唐满元,女,终年65岁,家住邵阳市湘印机厂宿舍5栋306号。二零零二年夏唐满元被邵阳市大祥区公安分局政保股长刘志勇等警察绑架,多次变换关押地点,被反复毒打,恶徒用竹片将唐满元从头打到脚全身打肿,逼迫她踩法轮功师父法像。二零零二年底回家时,唐满元头部、脸部都是肿的,内脏被打坏,于二零零三年春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