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去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我从邪恶黑窝出来后,发现原来保存的大法资料的优盘等电子物品都不见了,被丈夫清理掉了,我不由自主的流泪了。但是那一刻我坚定修炼的心没有变。我丈夫让我答应不再修炼,跟他一起过好退休生活。不让修炼我当然不答应,可是以后的路怎么走,我感觉很难。在世间的表象上我的丈夫就是阻挠我修炼的最大障碍。首先是不让我学法。他认为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再出现书一类的就是我和同修联系了,他一再威胁要举报同修。

我回来觉的无依无靠,在极短的时间我抽空去了同修家,请回来一本《转法轮》。我如饥似渴。怎么学法?我丈夫只要看见就要毁,他铁了心这样做。而我也是不能离开法,不能离开修炼。师父在许多场合比喻修炼者是“金刚志”,我们修成了就是金刚,平时就应该时时坚定自己的心。一开始,我只好把法抄写在小纸条上,每天抽空看和背,这样才定下心来。说来也惭愧,一九九六年刚开始修炼时,我根本认识不到背法的重要,反而以为这样做挺笨的。在邪恶黑窝里才痛感大法要字字记在心里,邪恶看不见你的思想,拿你没办法。我特别佩服那些比我年纪大、比我背法多的人。从那以后我尽可能多的背法,有新经文,只要不太长,我都要求自己背下来。直到现在,我的学法环境都不好,我丈夫给我规定的是不能让他看见,事实上他看见就大怒和毁掉,我怎么发正念也改变不了他,只是在成度上让他有所收敛。在和他闹(没有真闹)的非常僵的时候,我曾经想利用旅游出国,离开这个家(我有较好的外语基础)。

后来我反复考虑,选择出国这样做的真正的想法是怕自己修不高,耽误自己层次的提高,想出了国我就不用管家了,不用受我丈夫拖累了,就可以专心做三件事了。我的这个想法,还是没有在外来干扰中向内找,是向外求了。作为修炼人,出于为了修炼的目地本来不是错,我们下世做人就是为了返回去,回到自己真正的家,这也是修炼中最早认识到的远远高出常人的道理。可是具体到我的环境,为了逃避不利的环境想离家出走,自己这样想不会被家人(常人)理解,反而会使他们对大法产生负面的看法和误解,不利于救度他们。而且家人的反对还没有到那种封锁一切禁止一切的程度,我对他们的善他们都是能体会到的,为了救度他们和我身边的人,我不应该选择逃避,而是应该感化他们,让他们明是非,慢慢的让冰川溶化。再加上我在社会中能接触到的人,一定还有许多有缘份的众生在等待我告诉他们真相,在这样的对比思考中,我放弃了出国。当然前提是自己不能放弃修炼,要不断开创环境。曾经我因为环境不好,心中生出许多怨恨,在学法中认识到这都是不正确的人心,对别人不善,其实家人在这场迫害中同样承受了许多痛苦,我要是不管他们,任他们被邪恶毁掉,那我也没有尽到大法弟子的责任。渐渐的我随遇而安,笑呵呵的和我丈夫讲真相,他生气我就少说,他左右不了我。我只听师父的安排。我和自己说,看看自己这颗心是不是人心,多找自己的不足,不要怨环境,就想着在这个环境中怎么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

目前的修炼状态,在向内找自己时,发现原因很多,甚至也是有渊源的。我曾深受党文化的毒害、有过去认识不到的固定观念,再加上在家中养成的随着别人的被动习惯等等,都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当然也有很多时候我觉的坚持修炼太难了,想要修炼根本连环境都没有。“欲入林中寺 一步上云烟”[1]。可是也不能离开这个家,怎么修炼,迫害时间这么长,真的很难坚持下去。这时我就反复背诵《洪吟》里的“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2]。我想修炼的这条路就在于心,有心就有路,师父多次讲法中说过,修炼没有参照,别人做的不一定是你的路。

我虽然天目没开,但是修炼后不知不觉之间我觉的明白了许多,过去我看不到别人的心而为之苦恼,不知怎么和别人打交道,现在只要心里想一想,就能大概知道。为此也避免了一些说错话和做错事。我的路就是用“心”去坚持,修炼就是修心,提高心性,用“心”去开辟环境。比如,我退休前曾经有常人的那种想干点什么的打算,现在基本都不去想那些了,那都是常人的追求,追求享受生命的过程,可是我们大法弟子不去想那些并不觉的空虚,因为我们心中有大法,为了跟随师父正法而活在这个世上,别的都没有什么意义了。表面上我和别人没有不同,正常的做各种家务,但是我不会加入常人的聊天、不会因某件事情耽误时间、不会主动花费时间出去玩(除非有修炼的目地)。我抽空抄法,减少对电子书的依赖,我尽量化简家务,让心更多的静下来,让思想中装進更多的法。虽然时间少,但学法时我要求自己格外专心。和丈夫一起出去散步时(在常人中推辞不掉),我经常暗暗背法或者发正念。

我在最近一年里,实现了自己上网下载经文和《明慧周刊》,及时阅读每周的《明慧周刊》,跟上正法的進程。(我丈夫为了不让我上网,甚至家里退掉了电信局给装的电话连接互联网,我是在同修帮助下,用无线上网。我有一个小笔记本电脑,不让我丈夫知道。)我还尽可能帮助别的不能上网的同修得到新经文。

我利用外出购物、透空气、晒太阳等出家去,向人讲真相。师父知道我想的,几次安排有缘人让我劝退了邪党。我工作在国家机关,单位里多数是党员。我被劳教后,我还在修炼法轮功这事传遍了全台,中层以上干部都知道,他们都在观察我。从他们的态度我能感受到人心。当然旧势力也安排了不明真相的人监视我和谁接触,说了什么,向人事部汇报,我都不动心。我为了能和已经退休的人接触而参加单位办的书法班,一次上课时,一个管退休人员的人事干部拿来一些旅游杯,说填一个简单的(销售公司设计的)表就可以得到一个杯子,大家都抢着上前要表填,以便得到杯子。我感觉杯子可能不够一人一个,我坐着不动,为了这点小利不能让他们对大法弟子有看法。果然很快杯子就抢光了,而且没有人抱怨没有得到杯子,可能只有我没得到。那个人事干部特别注意我的表现,看我不动,他没有说话。这时一个原来的台级干部走進来,人事干部马上说,还有杯子,你(指台级干部)也填个表吧。常人就是这样,看人下菜碟,我才不动心呢。我就想着自己是大法弟子,不管你们怎么看我,议论我,不能让你们有负面印象,我找机会和你们讲真相,让你们明白大法是真正的佛法。

我觉的证实法的方法是广泛的,根据自己的能力、条件来做。比如我可以写,就用这个办法。最近我居住的小区几次出现让居民签邪恶承诺卡的宣传画,我们知道这是邪恶势力的最后挣扎,我和并不认识的其他同修几次都把它们撕掉了,而且居委会没有再张贴。可是我去单位有事,一看每一层楼的电梯处都贴了一张这个宣传画,要是撕掉,旁边全都有监视头。我回家琢磨这个事,也是冲自己心性来的,我能做的就是写信,我就立即给办公室领导写信,陈述其中的利害关系,希望他们看到信后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做的还很不够,很不好。只是悟到用“心”去修炼,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师父为我们承受了许多,我们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时时找到自己的人心,尤其是怨恨心、信心不足的心,去掉它们,等待我们的都是宇宙中最好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一念〉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