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手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师尊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说:“对于常人东西我说我没有什么最高兴的,当我听到或者看到学员谈心得体会的时候我最欣慰。”我把自己在这一年多时间里用手机讲真相劝三退向师尊做一下汇报,有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得法的老学员,那时也是个在炼功点上义务为大家服务的辅导员,得法当初还是挺精進的,组织同修在炼功点炼功,晚上在我家集体学法。但是没有料想到刚修炼一年多,法理还没有学懂,邪恶的中共就進行了疯狂的腥风血雨的迫害,我由于年龄比较大,文化水平低,对法理理解不是很深,也没有用心学好法,导致自己三進劳教所,在七处还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就这样跟头把式的过来了。

那时没有学好法,也不知道什么是正念,同时自己又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所以才遭此迫害。二零零八年从劳教所出来后怕心很重,停止了修炼,但是心里还是放不下大法。有一天去同修家,同修指出没有走好就是信师信法的问题,话虽然不多,但对我的触动太大了,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到底自己信师信法的成度有多少,你还是师父的弟子吗?你还想跟着师父回家吗?你是否还想完成你的史前大愿——救度众生?这些年传单也没有少发,真相信也没有少写,但那都不是用正念,等于是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

师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的:“作为你们来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

我找到了自己最大的漏,没有学好法,自己不重视学法的教训是惨痛的,从那以后,我把所有的大法书籍都学一遍,一边学一边抄写、背诵。后来又和同修在学法小组参加学法交流,确实提高的很快。我深深的体会到: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在法上精進才能不走弯路。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以前没学好,今天师父又给你讲了一遍,你回去之后一定认认真真的看书、修炼,思想不要溜号。”我把师父这一段讲法全背下来,知道了学法的重要性,从二零零九年才真正走回修炼。

一、初学手机

我去年三月用手机讲真相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开始是发黑白真相短信,自己还躲躲藏藏的跑到很远的地方,一次也就能发几十条短信,有的时候还被封卡,就这样干着急也救不了多少人。之后随着学法和看《明慧周刊》上同修用手机讲真相的文章,自己提高了不少,增加了不少经验和体会。

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我不断的跟同修学习,在做事过程中我坐享其成,不懂技术,有母女两位技术同修的付出,上号、编写真相短信,安装好小储存卡,手把手的教会我。我一项一项的用笔记下来,整个操作过程对于我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简直就象小学生读大学,有时夜里醒来也要捣鼓一阵子,终于慢慢的学会了,能轻松自如的用手机发短信了。

在做的过程中不忘学法和发正念,因为有法做指导,在过程中还是比较顺利的。我和手机交流与沟通,慢慢的看到同修的网上交流文章,对我的启悟也很大,同修用语音电话讲真相的效果很好,我自己表达能力也不强,怕说不好,我就与技术同修协商,咱们也配备一个讲真相语音的电话吧,技术同修很支持,我们就买了六部语音电话。当时我们用手机发短信的五、六个同修每人配备一个语音电话,每次从短信反馈回来的人,我们再用语音电话打过去,让对方不但看明白,同时也让他们听明白真相。

在这过程中也是个修炼提高的机会,也是去怕心的过程,记的有一次打真相电话,刚接听之后就听到对方那边说是××派出所的,我马上就挂断了电话,心咚咚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不断的大量的学法,用手机讲真相的能力也是在不断的提高着。

二、神奇的手机

我用手机讲真相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从不会用到现在用四部手机互相配合,互相补充,四部手机(一个发黑白短信,两个打语音电话,一个发彩信)我们是一个整体,配合默契。因为手机是我的法器,从刚到我手里,我就捧着他,和他们交流:“手机,你们也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能到大法弟子手里,是你们的福气和幸运。咱们都是和师父有约而来的,就要按照师父的重托,多救度众生,不受邪恶的干扰。师父正法结束,我修圆满了,你们也有你们的好处。”

我用语音电话开卡后,用黑白手机发短信,反馈回来的信息来自全国各地,我也在用手机的过程中学会了查找短信内容,我就把号码和内容抄写在一个小本子上,根据不同问题,再拨相关的语音内容。对方听明白了,有回短信说谢谢的,也有说自己没有入过任何组织,也有自报是党员的,我不会发短信就找同修给他们回短信三退,也有不明白真相的,我就发送彩信告诉他们真相,彩信内容很全面很具体,所以回短信的就少。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手机利用率很高,因为我每天除了学法,就是每个整点发正念,剩下的时间,就和四部手机一起救度众生,我有充裕的时间,也是师尊给我开创的修炼环境。四部手机用号码量是很大的,开始到前一个阶段都是技术同修给我上号,找号码,同修很忙,我也得每天骑二十多里路去上号,回来一发就发完了,还得去,既耽误时间,又影响同修学法,我就在师尊法像前求师尊:“师尊,请您加持弟子,各路正神帮助我,自己学会上号,建文件夹。同是师尊的弟子,别人能行的我也能行。”我就到同修家,一笔一笔的记在一个小本子上,然后对照记录,一步一步的完成。有的时候脑袋都大了,但我就是用心学、记,我觉的大法弟子无所不能,因为我是主佛的弟子,时时有师父在呵护着,没有我想学而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我很快学会了一系列的黑白、彩信,语音电话上号,语音每次一上就是一千个号,时间久了,现在掌握了,自由自在的很方便,发光多少,打开电脑马上又补上成千上万的号码,救度众生越来越自如。

一年多来,大概计算下来发往全国各地的号码不下三十万。有时同修发不出去的卡,我和手机交流:“法器,咱能发出去,救度众生不能卡壳。”我的手机可有灵性了,从一开始就很少被封卡,同修有一次充了一张一百元的卡,没有发几天就被封卡了,我拿过来很顺利的全部发了出去,自此以后,我就更有信心和勇气了,不承认封卡也不承认定位,更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有时我也和网站上的生命交流:“你们也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为了得法而来的,不要配合邪恶封大法弟子救人的手机。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三、教同修用手机

用手机讲真相确实是个很好的项目,我们从开始的六、七人发展到现在的五六十人都在用手机讲真相,最大的年龄八十岁,最小的十八、九岁。年龄大的老同修没有用过手机,一切从零开始,我教了好多遍就是学不会,我的人心翻上来了,急躁情绪也上来了:也太笨了,别学了,让年轻的同修用吧。老同修那颗纯真的心,双手捧着手机不放:我能学会,就是太紧张了。我说又不是外人,都是同修,紧张什么呢?但我没有想到这状态后来也发生在我学电脑上号时,也是魂不守舍,心里那份紧张啊。这时我才深深的体会到了老同修的不容易,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刚开始都有一个过程。

现在老同修用语音电话的效率很高,自己也在学着上号,因为她一千个号用不了多长时间就用光了。我去一趟也要倒车,路上时间也长,老同修怕影响我学法,尽量减少麻烦。

我一次给她十个卡让她用,她自己又学会上号,还学会了自己调好程序,这些以前都是等着我,而且还耽误时间,延误救人,这下好了,我们都很轻松。尤其是语音电话就没有封卡的时候,不过在这期间有很多老年同修在用手机打语音电话时也有个过程,对方有说谢谢的,有说好的,也有骂人的。最大的关就是怕心,当对方有的说我是警察,有的说要报警,马上就把电话挂了。还有的用户已经停机的时候,就埋怨对方怎么就不缴费呢。还有的听到讲的是外语,就说怎么还有外国人呢?闹了很多的笑话。不过我觉的这只是个过程,这也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

我在前几天发黑白短信的时候,发了一组二百五、六十条之间的时候老来电话,而且是同一个号码,我没有敢接,怕影响发出去的短信,发完后,我一看共有二十四个未接电话。去找同修,我俩就没敢往回打,但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很大,我想一定是我该突破层次往上提高了,不能总局限在坐享清闲,我也要用手机直接讲真相了。听语音一年多了,大概意思都明白了,不怕对方问我任何问题,我就堂堂正正的把真相讲给对方,让对方得到救度。

前几天从短信中得知一个人自报是党员,我打电话给他讲真相,让他退出来保平安,对方是个男的,他说:我好不容易入上了,绝不退,并称我作姐姐。我说看在姐弟情分上你也要退出来保平安,你现在如同走在危桥,再向前一步就掉下去了。我讲的很用心,可是对方把电话挂断了,我再打过去也不接了。但我也不灰心,我就救那能救的。每次的双休日,我趁大家在家休息的时候,四部手机一起,有发短信的,发彩信的,打电话的,有语音直接拨打的,每次的接听率都很高,效果很好。我觉的效果很好的直接原因就是我学法每次都很用心学。

每次我把师尊的新讲法都看一遍,再学一讲《转法轮》。因为学法入心,所以收听率就变的高了。这部手机接听的人刚听完,另一部手机接听的人又开始听。从那以后,我每天都要先静心学法,再用正念救度世人。不用人心,做大法弟子的事情,也不糊弄事儿,更不糊弄人。我就有一念:我是主佛的弟子,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能得大法这是什么缘分呢。放下生死,也没有了怕。我也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不想,我就记住师父说的:“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2]。不给自己制造障碍,就一心的救人,把自己真的当作一个修炼人踏踏实实做,正念很足的做,用心去做。

四、用语音电话直接三退

经过一段时间后,我现在可以用手机直接三退。记的第一位三退的是个警察,当时我从《明慧周刊》上刚抄完学员的演讲稿:“朋友您好,占用您两分钟时间……您是党员吗?”发送短信的手机来电话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我照着刚刚抄好的内容念,不料对方说,我不但是党员还是警察呢。我稳住神,发出正念:师父帮我,我一定救了这个生命。说来也太神奇了,我头脑清晰,智慧象泉水一样从口中流出,“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救的是你这个生命,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就是冲着共产党的腐败来的,咱老百姓不就图个平安吗?”对方说我现在已经不当警察了,自己在做生意。我说那太好了,祝你生意兴隆,我给你起个光明的名字退出邪党吧?他说可以。我说那您也一定入过团员少先队吧。对方说是的。我说那我就都帮您退了吧。他说好,谢谢。我马上加上一句:请您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记住了。我说再见。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过程,一个生命就得救了。

放下手机,短信没停,还在象欢呼跳跃的一样发送着,我说:小鸽子,加油,(我把发送短信信包叫小鸽子)咱们还要救度更多的众生,一定到师尊正法结束。我心里好激动啊,因为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加持和鼓励着我,多救、快救人。我也信心大增,同时想起师尊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去讲去说,理智的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执著、一急、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什么心,智慧就没了,因为那时候又跑到人这儿来了,是吧?要尽量的用正念,尽量的用修炼人的状态,就会效果非常好。”

我一定本着师尊的教诲,在法上更加的精進。在后来的这段时间里,我也在不断的用手机直接劝三退,有回短信说看不懂,我就用语音电话拨过去,你看不懂那么就要让你听懂真相。耳朵眼睛都要发挥作用,得到大法的救度,效果也不错。在劝退当中,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回馈的短信内容也各有特色,有说谢谢的,有问怎么样三退的,有问“师父好”的,有说太佩服你们法轮功了,真有勇气,有问候,有祝福,有让注意安全的,也有少数骂人的,也有不退的说些不好听的话的,也有喊“××党万碎”的,碎尸的碎,有的说早就盼着灭亡呢,就是我们没有武器,灭不了它。大多数都一致的认为××党太邪恶了,是该灭亡的时候了。

我要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紧跟正法的進程救度更多的众生,记住师尊讲的:“对常人的态度误解不要计较,只为救人、救众生,我想那个效果就能改变一切。”[3]

由于水平有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尊,谢谢明慧的同修交流的窗口和辛勤的付出,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曼哈顿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