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恶人的狂语自曝其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三日】信奉西方幽灵的中共,在神州大地肆虐了九十年,割裂了中华传统文化,用无神论和马列毒汁给炎黄子孙洗脑。至少在上下四代人的生活里没有了“敬天知命”的恬然,没有了“善恶有报”的自警,更缺失了对天赋生命的应有尊重,这不能不说是中华民族的大不幸。

今天,中共治下的许多所谓“执法者”更是在中共凶残本质加谎言蒙骗的熏染下,成为中共豢养的法盲加流氓。他们在执法过程中狐假虎威、为虎作伥,雷人狂语频出,很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匪气。随手翻阅明慧网上报道,其狂妄丑态足见一斑。

打死了给你十万二十万,你还得(dei)着了!你还挣着了

李洪奎原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邮政局机电一体化工程师。连续十余年被评为市、省、邮政部先进工作者;邮电系统省劳动模范,大家公认的好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自九九年七二零后,被绑架三次,两次遭非法诬判共计十年半。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就在他还有二四天就将摆脱魔窟监狱时,却“被脑出血”致死。身体多处瘀紫,右侧耳部有一长约三厘米的纵向豁裂伤口。时年六十一岁。

李洪奎由于不放弃信仰,不写悔过书、转化书和保证书,在大庆监狱曾多次遭受毒打、断食挨冻等虐待,监狱六年多不许李洪奎妻儿探视。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至二十二日,大庆监狱狱警褚忠信、李金浩、刘国强三名警察,手持警棍五天内九次毒打李洪奎等人,将李洪奎打伤致卧床不起。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与二十七日李洪奎妻子两次去监狱探视,都被拒绝。监狱的程大队长先否认打人,后又诬说李洪奎“暴力抗法”,最后他竟狂妄的说“打了活该!没死他命大!打死了你还得着了,给你十万二十万,你还挣着了”!

“死刑犯和贩毒的都可以见,唯有法轮功不行(见)”、“不是没死吗,不让见”

黑龙江肇东市东发乡五十八岁的窦长营,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四次被绑架、抄家,被迫流离失所数月;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呼兰监狱,因其拒绝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转化书、悔过书、保证书)两年多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集训队“严管”迫害,不准家人接见、送钱物。被迫害致膝盖溃烂,五处流脓淌水。瘦得皮包骨,不成人形,呼吸、说话都非常困难。

家人找到呼兰监狱要求见窦长营,遭到呼兰监狱狱政科科长、“六一零”人员陈为强蛮横拒绝,“死刑犯和贩毒的都可以见,唯有法轮功不行”。窦长营的家人找到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信访处林主任声称:“不是没死吗,不让见”。

“监狱里四千多犯人,我们能打得过来吗?”

家人四处上告,经过两年的努力,才得以见到窦长营。他告诉家人监狱里有人打他,要家人去告他们。他断断续续的说:“……我在里面受到严重迫害……被打得很厉害……。(他们)用脚使劲踹…(我的)前胸、后背……”问:“你知道是谁打的吗?”他说:“……知道……”伸出三根手指,意思是指三个人打他……窦长营说:“你们一定要告他们!……我是被他们迫害成这样的……”说完这些就瘫坐在凳子上,大口喘气,再也说不出话来……。后来只张嘴,看样子还有很多话要说,实在没有再说话的力气了……喘了很长时间后来被两人给架走了。窦长营妻子找监狱“六一零”陈为强反映情况,“窦长营说自己挨打”,陈为强轻慢地说:“没人打他,监狱里四千多犯人,我们能打得过来吗?”事实上,窦长营自劫持到呼兰监狱后,几乎每天都遭到毒打甚至群殴。

是他自己不吃饭,他嫌饭不好,我们没责任!

家人看到窦长营被迫害的有生命危险,要求保外就医先救命。而陈为强却说:“人没病,就是缺营养!狱医给看了,没有病!”而当家人让他拿出监狱诊断时,他却说今天拿不出来。家人问他:“人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事,出了事,你能负起责任吗?”陈为强冷漠地说:“是他自己不吃饭,他嫌饭不好,我们没责任!”

你出去可以告我,我就给你毁容了

宋英杰,女,四十三岁,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肿瘤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宋英杰多年前曾患脑瘤,因炼法轮功得以康复。她在工作中看到重症监护的病人被各种恶性肿瘤折磨得几乎倾家荡产,痛苦的在死亡线上挣扎,很是同情,曾向许多患者及家属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亲身受益的事,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单位领导竟因此多次警告、威胁她不允许宣传法轮功,逼她放弃信仰。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哈医大三院以“五一”串休为名,将宋英杰骗到单位,并勾结南岗区辽阳派出所刘威等警察绑架宋英杰,并非法抄家。

宋英杰曾两次被中共非法劳教。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在黑龙江万家劳教所集训队,她拒绝诽谤法轮功,被恶警姚福昌薅着头发拽出去电击,两个小时后她的整个面部被电得肿胀变形,血肉模糊,四、五天不能张嘴吃饭。姚福昌还恶毒的叫嚣:你出去可以告我,我就给你毁容了。

上面有规定:“谁辩护就抓谁”

刘福财,男,五十岁,是黑龙江绥化市张维镇民祥村居民。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刘福财在向路人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亲身受益的经历时,被绥化四方台派出所警察绑架。

刘福财家人请律师辩护,绥化北林区法官告诉律师:“政法委不让公开开庭”。上面有规定:“不许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谁辩护就抓谁!”刘福财在没有律师到庭情况下,被秘密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呼兰监狱非法关押。刘福财被劫持到监狱后直接被送到监狱医院住院,五天就下了病重、病危通知。刘福财被迫害的双侧肺结核、高烧、严重哮喘,不能行走,随时有生命危险。然而家属要求放人或保外就医时,监狱却无理拒绝。

无需再多举例了,明慧网报道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案例中,中共人员这样的恶语随处可见。众所周知,执法岗位是国家所需,执法队伍乃人民供养。吃着人民的俸禄,对待人民却没有一点点儿做人的基本同情与良知。他们眼里只剩下暴力。死个人可能还不如与朋友喝顿酒来得重要。对生命的漠视到了如此地步,若他们的妻儿见了,也会胆寒和生出惧怕吧。

这不正是中共野蛮暴政统治及其“无神论”灌输结出的恶果吗?

奉劝中共的所谓执法者们:认清形势,别跟随中共作恶到底,抛弃中共,找回中华民族的根——别错认了供你吃喝的“娘”,到头来只落得给邪魔做陪葬!

常言道:“一念出吉凶,一言定祸福”,“助恶得恶报,向善得善果”。雷人狂语实实在在地应该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