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代同堂 坚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三日】我今年五十九岁,是经过十年文化浩劫—文革的人。伟大的恩师,用无量的慈悲,把我们全家从万丈深渊的地狱救出来,用真善忍的天理带领我们走上回归天堂之路,自始至终呵护着我们家庭修炼。现在我们立了新院,建了新房,儿子正常了,娶了漂亮媳妇;儿子在当地砖窑厂已干了六年,儿媳在鞋厂。两个女儿,两个儿子,两双儿媳,两个孙子,全同化大法,支持大法,还帮我们做了许多证实大法的工作,全家人父慈子孝。这全来自于师父大法的无量洪恩。修炼大法后,我明白了很多很多,可在浩瀚的宇宙大法中,我连一滴水都自愧不如。

儿子瘫痪癫痫 全家落入万丈深渊

我父母是邪党老党员,给邪恶卖命半生。也许是造业太多,母亲得了一身重病,由于我兄弟多,家庭非常贫穷,青少年期就吃了很多苦,上学时期被无神论灌输了十多年,毕业后多次参加县党校举办的马列歪理邪说学习班,多次参加县乡两级召开的青年表彰大会。当时很多人认为我是走红人物,其实现在从修炼的角度看,已经落入了万丈深渊,精神枷锁套在脖子上而不自知,反而感恩戴德。八十年代初,我是一名五口之家的所谓致富领头雁。心怀美好愿望与向往,死死的拼搏着、争斗着。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不料我唯一的儿子白白胖胖、让人喜爱,突然患了半身不遂,瘫痪、口歪眼斜、失语,急忙住進医院。三年的医院治疗、三年的家庭治疗,多方求医无效。苦霜单打独根之草,半身瘫痪的儿子留下严重后遗症未好,又患上了癫痫治疗三年。九年的病史,操心、劳累,使我这个硬汉在经济上、物资上、精神上变成了泄气的皮球,从人间天堂一下突降到人间地狱。我这个漂泊的小舟,一下撞上暗礁,沉落海底,永无出日。领头雁也遇到了天险狂暴,一头扎進海里,让鱼鳖虾蟹分噬……

大法解冤怨 救我全家出地狱

九七年的春天,阳光明媚,是我第二次人生转折的开端。九年的病魔,把我这个无神论的硬汉一下逼到了有神论。为了儿子的病,我求神拜佛,观阴查阳,礼拜信主,人认为再好的仙丹妙法全用尽了无效。我和妻子看着儿子的病,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好争先恐后走绝路……

这时,法轮大法的美好,像春风细雨洪传到我的家乡。在一个县退休老干部带领下,母亲由于年轻时替邪党卖命身体一直不好,她先参加了大法修炼,身体很快得到康复。她想把这空前绝后高德大法介绍给自家孩子,让我赶快跳出火坑,谁知我受邪灵的毒害,形成了观念,封闭了我的先天本性,迷失了我的双眼,使我对真理佛法半信半疑,妻子由于对儿子的过度操劳也患了一身病。

也许是缘份吧,很快母亲把我妻子、儿子都带到了炼功点,学法炼功,并且非常精進。在他们三人的影响下,我也想参加,因为我也有许多病,我抱着求病好的目地進了炼功点。心想又不花钱,其实也真没钱,听着师父讲的大法真有道理,很佩服。从此我们三人都断了药,也成立了家庭炼功点。过了一段时间,看看儿子的病不明显,怎么还犯癫痫病呢,纳闷、着急。半年过去了,认真学法,加深理解,参加外界法会,和同修交流。提高了悟性、心领神会,改变了人心与观念,看到真理。哦!谁知儿子不是犯病,而是师父在给他调整身体。其实,以前犯病,时间长,过后都是面黄、无神、少力,病情加重。现在是时间短,有时几秒钟,过后精神好,力气大、有兴奋感,像正常人一样。这时师父讲的法理,无所求而自得,使我如梦初醒。啊!我冤枉了师父的大恩大德,从此我不再用人心观念,肉眼看病魔的假相,放下对病的一切执着。

一天,十七岁的儿子握住我的手说:爸快摸摸我的头,看看我的手。儿子的头骨两侧,由于得病早,时间长,发育不良。头骨两侧高低不一,面部变形,胳膊粗细不一,长短不一,两腿长短不一,拉腿脚。不久,儿子明显感觉,纵横交错的万条脉络畅通,病体在法轮的带动下,机制、气机、还有师父的法身一起接管。既调整了他的身体,又改变了他的人生。炼功骨骼有响声,脚不拉了,臂伸直了,面正了。

儿子变的白胖漂亮了。他看到了师父的法身,法轮和另外空间,成了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为众生得法修炼跑东跑西,乐在其中。从此,我和妻子、儿子、母亲比学比修,走出了病魔的魔掌。后来,我老爸四个弟弟,弟媳和侄儿们,也陆续走進大法修炼。

通过修炼,我体悟到了层层的法理,无限的天机,博大精深的宇宙大法,仰观无量高、俯查无限深。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知道了我迷失已久的真我何去何来。

四代同堂 坚修大法

我家是三十多口人四代同堂的大家庭,正法期间十几人紧跟师父正法修炼,无论洪法、正法、反迫害、救众生、做好三件事的任何一步。无论邪恶多么疯狂,都始终如一的坚信师父、坚信法。母亲七十八岁、父亲八十岁,他的重孙大的十三岁、小的两岁。大人学法、炼功、发正念,孩子也盘腿打坐立掌跟着。爷奶讲真相救人,孩子发护身符、贴不干胶,全家有上学的、有做生意的、有务农的,无论在哪既符合常人的状态,又把大法修炼放在第一位。

二零零六年,我二弟离开家乡去新疆十七年未回,听说我们在家因学大法四人被邪恶抓捕、迫害多年、有的流离失所,对大法不解,因为我们祖辈都是常人中的好人,不该出这大事。他怀着不安的心回到老家,一看老人的身体变化,特别是我家儿子的变化,还有后院的变化,什么都服了。他见到父母、哥嫂、弟媳和孩子,讲的都是大法的美好、师父伟大、中共邪恶,他全明白了。在家住了半个月,亲自拜读了《转法轮》,并学会了五套功法。临走时用MP5内存卡带走了老师的所有大法资料。

二弟回到新疆,不但常年的怪病好了,性格也变了。他有个干亲家是四川大妹子。据她说,上学时当地人贩子把她骗走,卖给了河南结了婚,河南丈夫把她从河南带到新疆扎了根。她看二弟学法后身体的变化,也想学。二弟让她到我家,四川妹子从新疆来到了我家河南,住了几天,得到了大法并做了三退。她又把这高德大法从河南带到四川娘家,后来又回到新疆。又叫自己丈夫带儿子从新疆来到河南,也得了大法并做了三退。他们在我家临别时都说我家温暖、祥和、慈悲、亲切,依依不舍。我说:“大法是片净土,能量慈悲、祥和、强大。”我悟到,我们家庭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群体转生的、缘份化来的。谁也落不下,都是师父呵护的,每逢新年大联乐,四代同堂,摆上贡品、燃上香,先给师父拜年,再给父母拜年。

九九年七二零,突然一夜黑风起,群魔狂舞恶鬼急,谣言滚滚铺天地,谤佛谤法妖风急。我们的家庭十几人修炼,在当地也是引人注目的。佛要保护的、魔要迫害的,修炼是严肃的,过关是正常的,但我们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弟在天津被恶人举报,送往当地派出所,这下暴露了目标。二零零四年五弟夫妇在资料点被绑架,分别迫害七年和五年。我被迫流离失所两年之久。十几年来邪恶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惨无人道,精神上、物资上给我们造下了极大的伤害。我们顶着邪恶疯狂的镇压,没有丝毫的退步。我们反迫害、不动摇、不妥协、不签字。防非典时,我流离失所后来回来在棉花田地干活,正好碰到举报我的村干部,我想这是正邪较量,不能回避。要堂堂正正的讲真相救他。首先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问他是否了解大法,他听信电视上的造谣和谎言,我就给他讲了大法祛病健身、道德回升、自焚真相、中共腐败和我家的九年被病魔折磨的变化,又讲了古代预言和天象变化、天灭中共、藏字石及大法洪传全世界。他明白了真相,说以后再也不干这事了。我村的老支书得了重病,据说手术换了心肾,我两次去他家救他,讲了大法的美好和我家的变化,他表示要学大法。我让他学法的目地潜意识中有种依赖的心,认为他在我们当地名声大、威望高,有事能撑着,其实这颗心是不纯的。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支书的儿子是开后门、拉关系、内招上去的,谁知他就是乡政府专抓迫害法轮功的,我两次和他爸讲的话他在另一间房间听的清清楚楚。第三次去他家教功时被他堵在了大门外,唇枪舌剑半天,讲了许多道理都不听,急眼了他说“咱乡这工作就是我抓的,我说抓谁就抓谁。”后来他配合县六一零在我乡一次抓捕了七名大法弟子,其中包括我的妻子。这时我组织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邪恶,不能让他继续作恶了,我又去了他家和他爸说了他的恶行,又讲了善恶有报的天理。老支书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将他的儿子痛骂了一顿,后来他儿子不干迫害的事了。我们除尽了本村的邪恶,又恢复了集体学法。

辅导、协调工作伴随我修炼路

从九七年我们走上修炼路,无论认识多高多低、无论是顿悟渐悟,总感觉有一条主线牢牢牵系着我们,总感觉师父时刻就在我身边。开始母亲和儿子在我家组织了炼功学法;半年后我参加了县辅导站举办的万人以上的心得交流。我谈了我家的修炼前后变化,和自己修炼提高的过程。由于我有“文化”,干过基层干部,对法理解快,很快也成了当地的协调员、辅导员,时刻把自己放在学员之中、配合着。

九九年是邪恶对大法和修炼者疯狂迫害的开始,如暴风骤雨席卷全国,一些学法少和刚入门的新学员动摇不干了,老学员也在观望,有点不知所措。这样我就顶着邪恶的压力,走出去和同修联系,后来得到了四二五上访、天安门自焚真相资料和光盘,又得到了师父的新经文《见真性》,如获至宝。又把俺村的修炼者集中在俺家看光盘、学经文,大家明白了真相、提高了心性。大家又都走出来向世人讲、贴、写大法的美好,自焚是假的、是政府导演的,世人了解了真相都知中共太邪恶了。后来我们又和本片、本乡、本县以及其他县的协调起来、资料上、经济上、技术上、学法上互相协调,大法是一个整体,不分区域,像歌中唱的:“一师一法一亿徒,一生一世一部书,一关一难一层天,一心一意一归途。”无论再忙再冷再热再远,只要是定下事一定不耽误。十几年来不知在我家开了多少次小型、中型、大型的协调会了。有时我们正在集体学法,外地来了同修有时需要商量,我们就分开,后院学法、前院交流商量工作。资料点遍地开花前,我家又是资料中转站、联络站。二零零三年我被迫流离失所,由妻子承担配合,我在背地联系补充,从不误正法大事,十多年来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协调工作一直很顺利,同时经常请师父加强空间场、下防护罩,也有老了天兵天将护法神。很多人深感我家能量场特别强大,有人来了病好了、有人来了矛盾化解了。

配合整体 整体提高

我是做协调的,除个人单独外,还要配合整体,不但自己提高,还要整体提高。我在该市打工,接触同修方便,该市位于三县三角交界,后来发现一个最严重问题,其他两县同修虽少,但都能走出来做工作,可有一个县,学员特别多,其中有四个乡,特别稠密,村村庄庄都有,少者十几,多者几十甚至上百人。由于这几年邪恶的疯狂镇压,有的一家几个遭迫害的、有的亲戚几个遭迫害的,一批批协调员被劳教、判刑,一个个资料点遭受损失,有的病魔长期缠身甚至失去性命,有的受家人干扰,有的失去联系,长期得不到后来的资料。总的看就是走着站着和趴着,走着的少,站着和趴着的多,这怎么能跟上正法進程呢。千万年亿万年的等待怎么了结呢,别说救人啦,自己都很难得度。正法是严肃的、修炼也是严肃的,师父讲得很清楚,这不是严重拖后退吗?我们几个同修协调商量,悟到了一定得动。

我们把学法作为精進的动力,按照计划分村分片的交流学习,有念法的、有联系组织的、有对法理谈体会的、有介绍其它地区经验的。每到一个地方,就像人在等着一样,就差人联系组织在一起学习交流了。

参加人数越来越多,有的地方联系起来建立了新的炼功点,有的分人包片的做工作,在伟大师父的呵护下,参加了法会、听了讲法,个个如梦初醒,又惊又急,表示不能再耽误了,在大法的推动下,大部份同修走出来了,跟上了正法進程。主要三个方面:面向广大世人;没跟上的昔日同修;被邪恶迫害迷失的同修。

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比如,我们这还有一片空白区,原来修炼者也很多,现在联系不上了,可心想事成。心想去到后再说,可以到那四个村的人都在各自田地里干活,像等人一样。因为他们四村田地交界处,都说原来不准备到这地的,不知怎么来了。很顺利定下晚上法会交流,后来大家悟到了也笑了。

救人中也遇到过许多固执人物,狡猾、自作聪明,比如交通局的老表,大学毕业的,全家人都三退了他不退。我们去救他,一见面他说早退了,问他咋退的,他说在网上。我们还以为是真的,闲聊时谈到了法轮功,他问了很多很多,我都一一告知,二人越问越想答、越答越想问,三个多小时都这样过去了。他笑着说哥给我也三退了吧,我都入过。我也笑了,你骗谁呢,这不是和自己生命开玩笑么。他爱人从内屋出来说《转法轮》他也看了,啥都讲了,就是不认三退。他说他这下全都明白了,看来共产邪党害人不浅啊。师父度我们也不容易,我在救人时遇到许多神奇、惊奇之事,都很顺利,这里就不多举了。

恩师用“真、善、忍”大法把我这个满身业力滚滚的罪人,和恶党邪灵灌输的毒素从里到外的灵魂深处全部洗净,让我识破在无神论中形成的假我、假理、假相、观念,驱散了笼罩我灵魂深处的满天乌云,找到了真正的自我,明白何去何来,包括我这一生的亲人都是缘份化群体转生的,孩子大病九年也是有因缘的。在正法的有限时间里,分分秒秒失去不再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消沉,助师正法是理所当然的,我还明白了邪恶的疯狂表现都是假相,都是为我们修成,建立威德而存在。我们修成了,一切邪恶会全灭。明白了师父的巨大付出和我们个人的努力都是给自己做的,只有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才能对得起伟大的师尊的无量洪恩。

以上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