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流氓党的流氓手段(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三日】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澳洲公民、法轮功学员章翠英女士在波兰首府华沙举办个人画展,并参加了“紧急营救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记者招待会。

一位中国官员问她:“波兰人权组织说法轮功女学员在狱中受污辱和强奸,试问你受到污辱没有?”章女士当即回答:“有。”随即揭露她在中国八个月地狱般的牢狱生活中,两次被投入男区牢房受到人身污辱的遭遇。中共官员立刻装模作样的说:“我们不是对每一个妇女都进行污辱和强奸的。”

呜呼斯言!流氓就是流氓。是否因此,就可以把“污辱和强奸”进行到底,直到每一位妇女都被糟蹋?!还是因此,“污辱和强奸”妇女就成为合法?!

对任何一名妇女污辱或强奸都是在犯罪!

作为女性群体,应该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保护,这是社会文明发展的体现。然而,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那里,女性法轮功学员却遭到了恃强凌弱的中共更为凶残下流和卑劣无耻的残暴迫害,遭到了从精神到肉体的几近疯狂的全方位污辱和蹂躏。真是普天之下,也难找这样的阴邪和罪恶!这不仅仅是某一个人在犯罪,而是集团犯罪,是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中国妇女欠下的血债。

注:610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类似“文革领导小组”和“纳粹盖世太保”的特务组织。

一、强奸(轮奸)是中共“刑罚”

◇密令不择手段:对女性实施酷刑折磨、强奸、谋杀

高压迫害和残酷折磨之下,大部份法轮功学员仍坚持信仰法轮功“真善忍”,令江泽民这个妒嫉狂,彻底失去了理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更加灭绝人性的迫害。强奸、轮奸等恶性事件频发,大批法轮功学员被虐杀,当局一概否认或宣称自杀,万家劳教所恶警不打自招:“你们识相点,赶紧把保证书写了,这次是上边下话了,否则我们也不敢这么干。”

据悉,河北廊坊市公安人员就曾接到上级密令,指示对关押中的女性法轮功学员采取两步强行“转化”与迫害手段:一、肉体上折磨、羞辱、强奸;二、仍不“转化”者,肉体上消灭,对外严密封锁消息或宣称因病而死或自杀。

(一)对法轮功女学员系统实施强奸(轮奸)迫害的部份黑窝

1.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

由于迫害手段残忍卑劣,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成了江泽民、罗干推崇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典型、全国各地黑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学习“典范”,得到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奖励。马三家管教会被立英模、受二等功、长工资等,双手沾满鲜血的女所长苏境从北京领得奖金五万元、副所长邵力获奖三万元。

◇九名法轮功女学员被投入男牢房折磨

二零零一年四月,被劫持在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邹桂荣(被迫害致死)、苏菊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含冤离世)、尹丽萍(下肢瘫痪,一度精神失常)、周敏、王丽、周艳波、任冬梅(未婚)、赵素环等九人,先后被马三家送到张士男子劳教院,与四、五十个男人关押在一起。

她们被分开、封闭关押在单人房间,每个房间五、六个男人,二十四小时倒班,看着不让睡觉,昼夜不停的折磨、污辱。尹丽萍被扒光衣服(只剩乳罩、裤头),她和邹桂荣以生命抗争这种非人性的流氓关押和迫害。

任冬梅是未婚的大姑娘,她俩担心这个女孩子会在这里遭污辱,在自己被迫害的同时,还不停的呼喊她的名字,任冬梅隔着房间也拼命回应着。警察还告诉这些男人:白天轻点,晚上随便。一位法轮功女学员(姓名未知)被如此迫害十八天后,精神失常。

◇不满十八岁的法轮功女学员遭无人性的轮奸。详情待查。还有,把毛刷塞到女学员阴道里来回拉的大出血。

2.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

万家劳教所管理科开会欲效仿马三家劳教所,强奸意志坚定的法轮功女学员,后因外界谴责声高涨,未全面执行,但流氓恶迹依然斑斑在册。

◇不写“决裂书”的法轮功女学员被强行送进男劳教队

万家劳教所曾派男管教进入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女学员的监室,折磨凌辱女学员。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以副所长史英白、十二队队长张波为首的恶警把非法关押在十二队的刘凤珍、谢金贤(谢进贤)、杨慧玲、宋玉素、吴淑莲、曹连弟、吴新如、X淑荣等五、六十名拒绝写“决裂书”的法轮功女学员强行送进男劳教队摧残折磨,被绑、吊、毒打、电击、二十四小时罚站等,有几个女学员甚至被警察和犯人轮奸。

◇谭广慧被迫害致疯,曾先后遭男犯轮奸和男狱警强奸

谭广惠,当年四十多岁,黑龙江省宾县松江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月因进京上访,被绑架进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六、七月间,几个恶警强行把谭抬进男劳教队,据说三个男人轮奸了她,谭广惠告诉他们:你们这是在犯罪,会遭报的。暴徒们说,我们不怕。几乎同时,谭广慧被狱警诬蔑为精神不正常,被送进万家医院每天打针。

有法轮功学员找机会与她接触,她说狱医给她打了不明药物让她昏睡,但她意识清楚,却说不出来话,精神好象被抑制住了一样。她还告诉对方:万家医院给她打了一种针剂药物,她被恶警强暴了,在药物作用下,她眼睛看着恶警在强暴,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七月中下旬,万家劳教所迫害十五名法轮功学员的惨案曝光后,劳教所突然让谭广惠家里接人,谭广惠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回家后到处疯跑,生活不能自理,数次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治疗。

3.贵州省女子劳教所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原为贵州省中八劳教所的一个队,一九九七年独立成为女子劳教所,对贵州省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恶毒、甚至是极其卑劣下流的迫害。

◇女学员被投入男所禁闭室,任男吸毒劳教人员猥亵奸污

中共十六大召开前,从二零零二年八月开始,贵州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二零零二年八月至十二月,曾将法轮功女学员关入男所(即中八劳教所)警备大队的禁闭室(不足四平方米),由两名男吸毒劳教人员猥亵、奸污,包括扒光衣服、冰块塞阴道、强奸。其中一名涉嫌吸毒劳教人员叫王建强,贵阳人。

◇“攻坚室”里的强暴、轮奸罪恶

法轮功学员周女士,当年二十八岁,被非法关押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新收队(也叫严管队)。她被恶警队长顾兴英关在一楼警务室所谓“攻坚”时,遭到从外面进来的三个男畜生强暴、轮奸,持续时间大约四、五十分钟。三个男畜生出来时,边走边笑,甲问乙:好不好玩?乙答:不好玩,她要反抗。丙说:把她搞了,还是不敢把我们怎么样,老子就不相信会遭报。

第二次,周女士被关押在三楼“攻坚室”。流氓队长顾兴英又从外面叫了两个男畜生进去,两人进去后,还叫包夹将周的手脚铐在铁床上。

两次强暴轮奸罪恶发生后,都是顾兴英叫包夹打扫的卫生。这些包夹背地里说:顾队长做得太缺德,要是没亲眼目睹,真不敢相信恶党警察竟然是这种东西。

◇法轮功学员徐娘娘,是冉江春的老母亲,在关押迫害中,流氓中队长顾兴英指使包夹用脏手强行伸入徐娘娘阴道内去掏,又用四把牙刷捆成一捆,伸入阴道内反复抽动。

4.广东省劳教所,以女子贞节为筹码胁迫女学员“转化”

广东劳教所无耻的以女子贞节为筹码,胁迫法轮功女学员“转化”。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女学员被一个人关进一间黑屋子里,然后叫男的(估计是重犯人)去对法轮功女学员实施性暴力侵犯,许多法轮功女学员为了保住自己的贞节,被迫向邪恶妥协。

另外,在广东三水市妇教所,有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强奸。还有法轮功学员在冬天被扒掉衣服(只剩下内衣内裤)抬进办公室,抬去就是半天,也不知道在里面进行了什么迫害。

5.鼓动男性在押人员实施强奸(轮奸)的更多黑窝

除了马三家、万家劳教所将法轮功女学员强行关入男牢房,唆使、纵容男犯污辱、奸污外,还有更多迫害黑窝纷纷效仿这种下流、卑劣的勾当。

◇齐齐哈尔市富裕县看守所,女学员被扒光衣服扔进男号房遭轮奸

一九九九年十月,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去北京证实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女性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回来后,都被非法关押在富裕县看守所。其中有一名女学员,被扒光衣服扔进男号房,被男号房嫌犯轮奸。事发后,这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怕事件曝光后,会遭到更加惨无人道的迫害,将她看管起来,不让与任何人,特别是法轮功学员接触。

◇黑龙江佳木斯监狱,恶警不如班头有道义

佳木斯监狱恶警把法轮功女学员押进男犯监室进行迫害,一双城市希勤乡裕生村男犯关梧桐在进监狱前就迫害法轮功学员,故欲下手强奸法轮功女学员,监室班头下令男犯将关梧桐打死,关梧桐心术不正,五十多岁送命。

以恶治恶、打死人不应该。但是在维护女性的尊严上,恶警还不如这个男班头犯人知廉耻、讲道义。

◇在绥滨县看守所,恶警对男号房嫌犯说:你们可以轮奸她

二零零七年,黑龙江省鹤岗市一位法轮功女学员到绥滨县探亲,捎带发大法真相资料,被绥滨县公安局绑架。关押在绥滨看守所期间,恶警竟将这位女学员推到男号房,对男嫌犯说:你们可以轮奸她。这位女学员后来又被送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

◇湖北沙市朝阳派出所,警察嘱咐男犯“多多关照”

万选芳,湖北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三月七日被绑架,警察将她与一吸毒男犯一同关在朝阳派出所的禁闭室中,半小时后警察幸灾乐祸的去查看动静,发现那名吸毒犯毒瘾发作,于是又换了两个男犯人,对他们说:“多多关照此人!”犯人心领神会的走进了禁闭室,危急时刻,万选芳在心中直呼“师父保护我”!这时,她的家人“凑巧”赶来,化险为夷。

◇云南临沧市镇康县派出所,面对指责,三恶徒欲行奸污未得逞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云南临沧市镇康县法轮功学员张瑛、谢红梅和谢红梅的女儿王玲娟在镇康县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恶警将她们与男犯关在一起,还把王玲娟的嘴用胶带封上,背铐在柱子上,用冷水淋身,凶残的用铁夹子夹乳头,还将王玲娟的裙子撕破,谢红梅怒斥他,却遭到一年轻恶警暴力殴打。夜里,同监室三个恶徒企图奸污王玲娟,在众人的指责、阻止下,三个恶徒用了两个半小时没有得逞。

(二)中共警察强奸(轮奸)是“执行公务”

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中共警察往往以“执法”名义、或利用提审之机,对法轮功女学员堂而皇之的实施性侵犯,甚至将性侵犯作为对女性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威胁逼供的邪恶手段。

1.“人民”警察公开强奸、唆使和纵容强奸

◇北京前门派出所所长马曾勇,强奸、猥亵多名法轮功女学员

北京天安门前门派出所恶警不但疯狂毒打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法轮功学员,所长马曾勇还公然强奸、猥亵多名法轮功女学员。

* 以“提审”的名义强奸、猥亵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只因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带到前门派出所脱去衣服搜身。代号100的女学员被前门派出所所长马曾勇询问。这个流氓成性的歹徒让该女学员跪着报地址、姓名,用警棍打她,淫笑着摸她的乳房,用警棍捅乳房、阴部及全身,折磨了一个小时。

随后马曾勇挑了一名代号C105的二十多岁女学员所谓“提审”。大约两小时后,那名年轻女学员被带回,只见她的裤子被解开,眼眶发紫、头发蓬乱、一撮一撮往下掉,裤子全是湿的,身体大面积瘀血。事后,马曾勇还派两名警察对她恐吓、威胁,不许将所发生的事说出去!

* 强奸未遂淫物弄人一身 禽兽恶行终将偿还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一位法轮功女学员进京证实法被绑架,被前门派出所所长脱得仅剩内衣裤残暴殴打,她坚贞不屈。流氓所长见逼问不出姓名,竟心生淫念,企图强暴她。她以死相拼,流氓恶警见不能得逞,竟拿出那个邪恶的东西弄得她一身!

虽然以死相拼未遭强暴,可这件事情给她心中留下重创,令她几次想走上绝路。她知道自杀是有罪的,同时,如果她死了,邪恶之徒可能又会借机造谣栽赃。她说,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将这件事揭露出来,让邪恶之徒得到应有的惩罚。

* “你不让扒衣服,我就把它(阴茎)塞到你嘴里!”

吉林法轮功学员梅(化名),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到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当她被叫去前门派出所所长室时,人面兽心的所长将她按在地上骑上她让她爬,她不爬就打,恶所长还将脏手插进她衣服里摸乳房,又摸下身,梅本能地躲着,并告诫他这是不道德的行为、不是人的行为。他不但不听,还气急败坏的把阴茎掏出来,因扒不下梅的衣服,就往梅身上乱触,最后恶狼似的将梅的头发抓住,把她按到沙发上,说:“你不让扒衣服,我就把它塞到你嘴里!”梅无法动弹,紧急之下心里喊:“师父救救我!”心念一出,畜生突然站起来,梅得以脱险。

* 淫兽耍流氓,扬言:“打死你算自杀,找个麻袋拉出去埋了也没人知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时年二十五岁、未婚的法轮功女学员兰(化名)到天安门广场证实法、喊出自己的心声,在广场遭毒打并被绑架。在前门派出所遭所长马增勇的殴打、污辱和耍流氓,马增友企图把手伸进上衣里摸她的胸,从脖领处死拽着兰的胸衣带子不放手,兰拼命挣扎,没让他得逞。最后他把兰按倒在沙发上,耍流氓咬住了她的嘴,使劲咬出了血,兰使劲挣扎才挣脱;他还妄图把兰拽到他办公室放的床上耍流氓,兰拼命挣扎,当时也很害怕,但她转念想到:“我是大法弟子,绝不会有事的。”

直到半夜两点,他行恶累了才住手。期间扬言:“打死你算自杀,找个麻袋拉出去埋了也没人知道。”许多法轮功学员在不同地点被打的时候都听到过这句话,有的甚至讲明是上边说的。

◇北京东直门桥一带巡逻恶警,当街毒打并强奸张贴真相传单的法轮功女学员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晚九点多钟,河北廊坊市法轮功学员王苹(化名)在北京一个人沿大北窑至永安里护城河粘贴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一巡逻恶警截住,他借搜身之际,邪恶的摸王苹的下身,王苹不从,始终劝善,这个流氓恶棍根本不听,还用胶皮棍残暴的毒打王苹一个多小时,打得她全身是伤、奄奄一息。面对围观的群众,此恶棍叫嚷:“她是法轮功,是现行反革命,打死白打!”


上述三张照片为上文中的法轮功女学员遭强暴后第九天拍摄

王苹被打倒在地,门牙被打掉两颗,头部多处被击伤,浑身肿胀发紫,骨头像散了架。恶警兽性大发,又朝王苹右耳及太阳穴猛击一棍,将其打昏,并趁其昏迷,将她拖到东直门桥下,撕开裤子强奸,而后更全无人性的把胶皮棍猛劲插入她的阴道,还骑到她身上。王苹缓过点劲,就竭力呼喊:“救人哪!抓流氓!”恶徒仍有恃无恐,直到王苹声明要去派出所告他,他才仓皇逃走。

◇北京密云县西田各镇派出所恶警,光天化日之下,强奸十七岁法轮功女学员

北京密云县西田各镇原派出所所长袁合等恶警暴力强奸法轮功女学员,甚至光天化日之下,强奸一名只有十七岁的法轮功女学员。令女孩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得了一场大病,之后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袁合后被调任密云县城关镇派出所所长,更卖力的参与迫害。另两名恶警孙勇和陈百年遭恶报,因渎职罪被判刑三年。

◇北京郊区某地恶警强奸、性虐法轮功女学员杨进香

杨进香,北京郊区法轮功学员,农民,五十岁左右,被劫持进北京女子监狱之前,曾被当地恶警强奸、拔阴毛、烟头烫乳头,还遭受种种酷刑,曾绝食被强行灌食、被撬掉门牙。

◇北京东小口派出所,瘦小的法轮功女学员惨遭恶警强暴

法轮功学员寒梅(化名),身高不足一米五,体重不过六、七十斤,身材瘦小,看上去就象一名中学生。在东小口派出所被四十八小时非法审讯时,寒梅被关进铁笼子里用凉水从头浇到脚,一恶警将她关进一个单间,挡上窗户,关闭电灯对她逼供,并对她进行流氓行径。瘦小的她抵挡不住,跪在地上:不要这样对待我,你也是有妻子、有儿女的人。恶警却置若罔闻,依然毫无人性的蹂躏了她。

◇成都驻北京办事处,两名女大学生被三个兽警强奸

两名女大学生,成都新津县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绑架,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七日,在成都驻北京办事处,分别在两个单人间被成都武侯区三名兽警强奸。只听到女大学生在房间里说:我的身子只有我妈摸过,接着不停的哭泣。大约半个钟头,三个兽警狂笑着出了房间。其中一个兽警胸前挂的牌子叫王涛。当时十六名被非法关押在此的新津县法轮功学员见证此事。

◇法轮功学员罗芳在成都女子监狱遭中共打手强奸

罗芳,四川乐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与丈夫沈立之(辽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已被酷刑折磨致死),被成都营门口派出所绑架,五月二十八日获释,在警察强力干预下,妊娠八个月的胎儿被迫流产,同年十二月五日再遭绑架,并被非法重判十二年。在成都女子监狱(原名川西女子监狱、成都滨江监狱)被迫害致残,还遭禽兽不如的中共打手的强奸。

◇四川阿坝州黑水县女学员饶群被当地狱警强奸

饶群,四川阿坝州黑水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七月,与丈夫陆智勇(法轮功学员)等家人进京上访,被绑架后押送回黑水县非法关押三个月,期间被当地狱警强奸。饶群后又因写真相信被绑架,被绑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河北省高阳劳教所,职业打手房豹曾强奸法轮功女学员

河北高阳劳教所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专管大队(对外称女子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女学员遭大队长杨泽民、教导员李雪军等恶警残酷虐待。一名法轮功女学员被杨泽民豢养的职业打手房豹强奸。

◇河北石家庄第一看守所,禽兽恶警强奸法轮功女学员

二零零一年约八月份,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一名法轮功女学员被看守所狱警强奸。所长:王书庭;副所长:聂淑珍

◇河北三河市燕郊地区,二零零一年,在镇政府开发区公安局恶人的阴谋策划下,法轮功学员相继被非法抓捕进洗脑班。有的法轮功女学员被绑架后,先被强奸,再被送进洗脑班。详情待查。

◇山西太原小店派出所恶警,教唆当地流氓强奸法轮功女学员

二零零八年六月中旬,山西太原市当年五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赵秀云,在小店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非法关押派出所期间,小店派出所警察教唆当地流氓强奸赵秀云。赵全力反抗,大声呼叫,惊动了周边民众,才使流氓强奸未遂。赵秀云为此向小店派出所投诉,其同胞兄长探视时也揭露了此罪行。

◇新疆农二师看守所恶警侯军生,强奸被非法在押的法轮功女学员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公安处政保科(即610办)侯军生,原为农二师看守所警察,小名侯三,在看守所期间曾强奸所内被非法在押的法轮功女学员。

另外,南疆地区有四名法轮功女学员遭强暴后怀孕。

◇美国法轮功学员揭露发生在广东湛江某派出所的一起强奸案

美国法轮功学员周雪菲女士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中共迫害,揭露了一起发生在广东湛江某派出所的强奸未婚女青年案:

“在邪恶的广东妇教所,地址就在佛山市三水区一区。2003年,我当时被关在迫害法轮功的所谓专管大队二大队,305房间,我睡在靠阳台的那面,我的斜上床,是一个来自广东湛江的年轻女学员。一个大姐临走之前告诉我她的事,也就她知道,那么为了给今后作证,大姐走之前就告诉了我,这个湛江的女孩子是在派出所被警察强奸了送来劳教的,她是个未婚的、年轻的姑娘!涉及到隐私啊,那样严酷的环境下,难以启齿,也就是说,这样的案例没有被披露出来的,那是怎样惨烈的事实。”

2.“人民”警察轮奸、纵容和威胁轮奸

◇河北邢台公安局与邢台桥东公安局恶警,将法轮功女学员在车上轮奸

二零零一年七月,河北邢台公安局与邢台桥东公安局成立“反法轮功专案组”,绑架了大批法轮功学员,并酷刑折磨,将法轮功女学员的衣服剥光,用竹条抽,用电棍电乳房、阴部。一些法轮功女学员在被押往看守所的路上,被恶警铐住手脚、在车上轮奸。一恶警还向人炫耀:他一人就曾强奸过三名炼法轮功的。

记者找到“专案组”人员之一的邢台桥东区公安分局的郑少轻询问此事,郑未予否认,但很快切断了电话。

◇湖南长沙雨花区井湾子派出所恶警,轮奸性虐七旬老妇致昏死

这是当事人去世后被曝光出来的一例悲惨的强奸轮奸案例。

孤寡老人邹锦,湖南省长沙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二月,被雨花区井湾子派出所恶警雷震等绑架,同年十一月十八日,被枉判九年。

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邹锦老人受尽折磨和摧残。某晚,因不配合“审讯”回答问题,雷震等两恶警将其拖到床上,绑成“大”字,剥掉裤子,兽性大发的轮流奸污了这位恐怕比他们母亲年龄还大的老人!奸污了还不罢休,又将电棍使劲塞进她的阴道里电击,强迫她招供。老人不配合,痛得大声喊叫,直到昏迷,恶警才将电棍从阴道抽出。邹锦下身鲜血直流,恶警却若无其事的走了。之后一个月时间,邹锦下身肿胀疼痛,不能坐,不能走,只得躺在号房里呻吟。

遭受摧残一年多、奄奄一息的邹锦被监外执行。回家半月,邹锦能下地、吃饭了。医院工作人员几乎惊叫起来,还以为她已不在人世。这是大法超常威力的展现。恶人欲将她再次收监,老人正念闯出。

中共恶人的持续迫害和欺凌,遭受禽兽强奸恶行的心灵煎熬和屈辱,令老人身体越来越差,旧病复发,下肢瘫痪。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清晨,七十七岁的邹锦老人在极度痛苦中凄然离世,此时,离她无辜背负的九年刑期期满还差一个月。

◇北京七里渠附近某看守所恶警,男嫌犯轮奸女学员 逼迫男学员“观看”

二零零零年,一些从外地去北京天安门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因不说姓名,被绑架至七里渠附近的一个看守所。在那里,恶警把所有法轮功女学员的衣服扒光,投入男号房集体轮奸,而且逼迫所有法轮功男学员在场“观看”。

一位山东的男学员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出了姓名。这位男学员被当地警察押回原籍时,警察发现他是自己的远房亲戚,就把他放了。当他回北京讲述这件事时,非常痛苦,他说当时简直是惨不忍睹。

◇安徽宿州市泗县公安局恶警,以“提审”为名轮奸女学员

安徽宿州市泗县公安局局长张波大肆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再巨额勒索。坚定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家中没有钱的被关进拘留所惨遭毒打;家中没有钱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兽性大发的恶警以提审为名轮奸。

◇河南小妹被北京恶警以“提审”为名轮奸

二零零一年,河南某年轻法轮功女学员进京上访,被绑架到北京丰台派出所,后被分到各区关押,和湖北浠水大姐、黑龙江阿姨关在一起,晚上单个提审,不说地址、姓名就打,脱了衣服到外面冻。第二天晚上又单个“提审”,恶警将这位河南小妹带走后,轮奸了她,一晚上都不放回,还不让上卫生间。

二、强奸(轮奸)是中共“国家机密”

(一)女研究生被恶警当众强奸 十多名曝光者被非法重判 当事人下落不明

魏星艳,事发当年二十八岁,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高压输变电专业硕士研究生。父魏明伦,四川郫县九州春曲酒厂工人,母黎晓英,四川内江市资中县双河镇人。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一日,魏星艳被绑架,在重庆沙坪坝区610办公室遭非法审讯,因每次讲真相,被恶警认为“表现不好”。五月十三日晚,在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被恶警当着两个女嫌犯的面强奸。魏星艳绝食抗议,遭灌食迫害,气管和食管严重损伤,五月二十二日被紧急送重庆西南医院抢救。

强暴恶行在国际社会曝光后,重庆、涿州610无耻掩盖真相,白鹤林看守所知情警察全部调至永川监狱,沙坪坝区知情的大部份警察也被调离;魏星艳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堂堂重庆大学为了自保,不惜配合、屈从邪恶迫害本校学生,遵610指示,否认魏星艳和她所学专业的存在,将高压输变电专业停课,与魏星艳同宿舍、同层楼的女生被转移,不知去向;数月后因造成自身被动和难堪,又把否认的“通告”、“声明”全部删除,谎称“魏星艳”是贵州舞厅一名“坐台小姐”。真是“趋炎附势如此做派,师德教风不敢苟同”,横批“人所不齿”。

为查清是谁把“国家机密”发往明慧网,重庆、涿州610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更为疯狂的监控、跟踪和大肆搜捕。

至少十名法轮功学员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等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处五至十四年重刑:陈庶民(十四年)、黎坚(十三年)、何明礼(十三年)、袁湫雁(女,十年)、卢正奇(十年)、刘范钦(女,九年)、尧荣宣(七年)、马世芳(女,七年)、魏晓明(女,七年)、殷艳(女,五年)等。

(二)中共不得不承认的强奸案背后的故事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和韩玉芝被镇派出所绑架,遭非法审讯、毒打。次日(二十五日)下午,派出所警察何雪健连续强奸了相当其母亲年龄的这两位法轮功女学员。

丑闻传出,举世震惊。一贯抵赖、惯以“干涉内政”为借口回避国际社会谴责的中共,对联合国特派专员的紧急质询却不得不予以回应,不得不承认警察强奸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迫于舆论压力,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一日,何雪健被拘留,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然而,中共就是中共,邪灵就是邪灵,为了尽可能包庇罪犯、打击曝光者、甚至企图翻案,邪灵附体的小爪子在背后贼心不死的频频出花招。

1.悬赏十万元追捕受害者和证人,多人因此被绑架、遭刑讯逼供

两名受害者及证人为逃避报复,离家出走。河北省公安厅悬赏十万元追捕受害者及证人。东城坊镇西疃村因此全村监控,巡逻队遍布乡里,涿州市先后绑架十名法轮功学员,采用刑讯逼供手段逼问受害人下落,法轮功学员李刚(化名)被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刘季芝母女在北京不幸被保定市公安局“专案组”秘密绑架。

2.剥夺受害者出庭权,对强奸罪不予认定

刘季芝被秘密囚禁,身体每况愈下,被送涿州市二康医院,涿州市对二康医院二十四小时严密把守,以涿州市610头目高学飞为首的恶人通过强制、欺骗的手法,阴谋剥夺刘季芝参加庭审的权利。五月十五日、二十二日庭审前后,刘季芝被无辜监禁、失去人身自由达一百天。

受害人韩玉芝出庭,刘季芝无法到庭,保定市中级法院仅认定韩玉芝被强奸,对刘季芝被强奸以“证据不足”不予认定,仅认定为“强制猥亵妇女罪”。刘季芝不服,提起上诉,被河北省高院驳回,维持原判。两位受害人均未得到赔偿。

3.任宝坤因帮助受害者上诉被非法劳教

刘季芝不服一审判决,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继续向省高院申诉,其间法轮功学员任宝坤等知情者纷纷相助。次年十月十二日,任宝坤被涿州市公安绑架,在市刑警大队遭刑讯逼供,被“铁椅子”摧残五天六夜等。

最后以任宝坤“参与了对‘11.25’案件的恶意炒作”为由,将其关押于保定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为抗议涿州市公安局的无理迫害,任宝坤及家人聘请律师,于二零零八年一月中旬将行政诉讼书交保定市新市区法院。

(三)更多“国家机密”

1.精神病院里的罪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一位法轮功女学员因进京证实法,被绑架到密云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恶警对她用刑后仍达不到目的,大骂道:真想用精神病院的重病人强奸你;无独有偶,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四川南充市法轮功学员刘思清、杜秀云到南充嘉陵区飞龙镇讲真相,被嘉陵区安平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在派出所,俩人遭毒打,恶警威胁:如不说出姓名、地址、资料来源,就叫疯子强奸。

我们希望这仅仅是一句骂人的话,而不是事实。然而,中共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精神病院里所隐藏的恐怖和阴暗,被揭露出来的实在太少。

◇山西长治精神病院,十九岁未婚姑娘三个晚上被轮奸十四次

在山西省长治精神病院,许多法轮功学员进去后要过三关:拳脚关(被打得浑身没有一块好肉)、迷药关(药物折磨)、禁睡关,对女性法轮功学员来说,还有第四关,强奸关。

在长治精神病院里,十九岁的姑娘肖亦在三个晚上被轮奸了十四次,胸部和下体被强奸者用香烟头烫出了一个又一个疤,最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 在山西长治精神病院,一些年轻漂亮的法轮功女学员,在多次强奸、轮奸下,真的成了精神病患者。

◇北京昌平精神病院,九岁女孩被轮奸

二零零二年夏天,吉林法轮功学员刘女士到北京上访,被警车带到昌平收容所,因抗议抓捕又被送到昌平精神病院。在这个精神病院,她始终没看到一个医生和护士,除了警察就是打手,他们都拿着皮带。精神病院里关的大都是法轮功学员和上访人士。谁稍微做得不好,皮带就会飞舞而至。被关押的人不可以自由移动,但是打手们可以在任何时间自由出入她们的房间。

她在昌平精神病院一共被关了三个晚上,每天晚上都在极度的恐惧和阵阵惨叫声中熬到天亮。晚上,精神病院的三个打手大头、长毛、哑巴就到她们房间来轮奸一位九岁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的父母是法轮功学员,一家三口被关在昌平精神病院,她的父母被害死在精神病院后,小女孩晚上还要被三个流氓打手没命的轮奸折磨。(孩子啊,我的心为你滴血!——编者)女孩被摧残的惨叫声揪心裂肺。房间里没有人敢出声反对,恐怖得就像人间地狱。

2.遭奸污并精神失常或含冤离世的蒙难女性

◇永远的二十一岁

柳志梅,山东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人,一九九七年,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二零零一年五月,年仅二十一岁的柳志梅在北京海淀区被绑架,之后被北京海淀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

在山东女子监狱,柳志梅遭残酷迫害,被长期注射不明药物,并可能遭性摧残。临出狱前,再次被狱方注射不明针剂。回家第三天,精神开始失常,失去记忆,生活无法自理,屎尿在炕上。之后,几个可疑男子以“照顾、帮助治病”为由,分别把柳志梅接走一段时间又送回来,导致柳被奸污怀孕,被迫做人工流产。

在法轮功学员悉心照料下,柳志梅病情好转、有望康复。然而就在这时,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山东莱阳市公安将柳志梅及照顾她的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家中财物遭洗劫。柳志梅很快被送回他父亲家。之后,她身边出现了一名可疑男子,他的贴身监控,使法轮功学员无法再和她接触,柳志梅也很难从新清醒。

病情好转时,柳志梅曾念叨一些人名,说那是清华大学(炼功点)的学长们,问她多大了,有时她会认真的告诉你:“二十一。”二十一岁,那正是她入狱前的年龄,仿佛她的零星记忆都静止在那个时刻,她还是那个纯真坚强的清华女孩,一切痛苦都未曾发生……

而今柳志梅被迫害的似乎只剩下了一具躯壳。可这具躯壳稍稍清醒时,念念不忘的美好记忆依然是与清华大学的法轮功学员共同修炼的日子,是那段寻求真理、依循“真善忍”大法身心升华的美好时光。

◇哺乳期刚满遭非法劳教 洗脑班被下药、强奸致精神失常

祝霞,成都市金牛区光荣小区法轮功学员,长期遭抚琴派出所(原光荣小区派出所,后合并到抚琴派出所)二十四小时监控、管制,哺乳期一满,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非人折磨。非法劳教期满,又被以当地610头目何元富为首的恶人直接劫持到郫县洗脑班继续监禁、摧残将近半年。

回家三个月不到,二零零三年六月,祝霞再次被何元富等恶人劫持到彭州市、郫县、新津县三个洗脑班相继迫害十个月,遭酷刑折磨、药物迫害、毒打、强奸、游街示众、连续不让睡觉等摧残虐待。年仅三十二岁、原本风华正茂、健康美丽的祝霞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据悉,祝霞在郫县洗脑班期间,在被药物迫害的精神恍惚的情况下,被一叫刘伟的流氓特务和另一恶徒多次强奸。

回家后,祝霞不愿洗澡,嚷着洗澡就会被强奸;经常用手捂住头部惊恐的大叫:“你们要强奸我吗?”(年仅四岁的儿子都学会了),咒骂陆中华(音)、吴波(音)、陈英(音)、赵威(音)、刘伟等。

高精度图片
祝霞遭迫害前
高精度图片
祝霞遭迫害后

家人把祝霞送到外地疗养,为了照顾她,丈夫王仕林(法轮功学员,曾连续三次被非法劳教)被迫关闭小店,儿子被迫辍学。抚琴派出所以他们去外地没通知派出所为由,通知壤塘县文教局停发祝霞母亲倪清慧(法轮功学员)的工资,致使一家人生活更加困难。

◇陈丹霞被打昏奸污 被迫流产精神失常

陈丹霞,福建仙游县法轮功学员,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二零零四年四月,被恶警指使社会上的流氓绑架,按着头往墙壁上摔,往死里打,被折磨致大小便失禁,人被折磨昏死后,恶人通知家人领回。回来后发现陈丹霞怀孕了,才知道陈丹霞被打昏后,遭恶人奸污。陈丹霞被迫流产,残酷迫害使她神智错乱、精神失常,一度生活无法自理,需要别人照顾,由于母亲(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妹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六年,甚至来例假时只能由她的弟弟帮忙护理。

◇李菊花被联防队员轮奸 造成严重精神创伤

李菊花(音译)女士,湖南省安华县梅城炼功点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被当地联防队绑架并被联防队员轮奸(一说是被警察带走、强奸,详情待查),造成严重的精神创伤,神智和情绪长时间未从创伤中恢复。

◇不明药物致精神失常 再遭强奸孤苦离世

王玲,山东临沂蒙阴县蒙阴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被不明真相的家人分别送进蒙阴县洗脑班和山东济宁精神病院迫害。落进魔窟的王玲最终被残害的精神失常,也失去了生活自理的能力,孤苦无助,经常穿着拖鞋、披头散发的在大街上游荡。无人关心的她晚上在家被人强奸(丈夫因盗窃被关进监狱两年,儿子被婆婆接走不让见),吓得不敢进家,在外面哭诉她被人强奸。家人为避免她出来,索性把铁大门焊住,娘家人把煎饼扔进院子里。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底,丈夫发现她死在厕所里,身体已经僵硬。可怜这个无助的村妇就这样凄惨的离开了人世。

◇遭迫害精神分裂 赵美銮多次被强奸

赵美銮,湖北黄冈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二零零零年十月,与丈夫进京证实法被劫持。因不说姓名,被恶警打昏。在龙感湖派出所,因喊冤、喊“法轮大法好”被呈“大”字形悬吊致昏死;二零零一年七月,夫妇俩再次被绑架。在黄梅县看守所,赵美銮因坚持炼功,遭酷刑迫害和男、女嫌犯毒打。她绝食抗议,被迫害得身体虚弱,回家后学法炼功才得以保命。

之后几年,吴任良又两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数年的迫害,导致赵美銮精神分裂,在不能自控和自理的情况下到处跑,多次被不法之徒强奸。其中单位(黄冈地区磷肥厂龙感湖一分厂)领导俞新朝,以所谓监护人的名义骚扰并强奸了赵美銮。

◇吉林龙井市王秀清遭强暴后不堪凌辱 悲愤离世

王秀清,吉林省龙井市法轮功学员,未婚。多次遭迫害,曾被非法劳教,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遭恶警王丽梅多种酷刑折磨和污辱,导致身体虚弱,旧病复发。之后又被无辜绑架进洗脑班迫害,王秀清绝食抗议,直至生命垂危,被送进医院。

从那以后,王秀清离开了家,不法警察不断打听她的下落,她被迫过着流离漂泊的生活。一天,一个叫小五的男人闯进来强暴了她。她奋力反抗,可无济于事,她久病初愈的身体怎抵得住豺狼般的蹂躏。难以启齿、不堪凌辱的精神打击,令王秀清再也没起来床。一周后,带着羞辱与悲愤离开了这个世界,年仅五十三岁。

亲人知道只要坚持修炼法轮功,就无处讨回公道。所以不敢报案把强奸歹徒绳之以法,只能无奈的默默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

3.各地610、洗脑班强奸轮奸、猥亵恶行

虽然610恬不知耻的将洗脑班称为“法制”教育中心,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遭受的却是违法绑架、非法拘禁,洗脑班里面发生的更是违法犯罪甚至是见不得人的勾当,610、洗脑班头目和洗脑班打手很多都是人渣。这种强奸、猥亵案例频发,流氓、人渣经常出没的地带,甚至强迫人看黄色录像的地方(比如成都市温江区柳林乡洗脑班),不知要将人往哪里“转”。

(1)610、洗脑班头目的性侵犯恶行

◇河北正定县610头目胡军,带下属强奸、轮奸三名法轮功女学员

河北正定县610头目胡军,积极迫害法轮功,坏事干尽。二零零二年,胡军带俩正定县610流氓,把裕女士等未婚的三位法轮功女学员秘密押往正定县国豪大酒店,分别对三女士施以强奸、轮奸等兽行,一夜花费人民币一万二千元(都是对法轮功学员的罚款,每人罚五千至一万)。

◇河北涿州市610头目高学飞,南马洗脑班头头、打手、强奸犯

河北涿州市610头目、南马洗脑班头头高学飞,曾专职看管被非法关押洗脑班的河北涿州“11.25”强奸案的受害人刘季芝,并阴谋阻挠其开庭做证。此人在洗脑班残酷迫害、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还曾强奸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女学员。

◇河北肃宁县原610头目李臣祥,强奸未遂放恶言

河北肃宁县原610头目李臣祥曾对法轮功学员耍流氓,打骂法轮功学员。耍流氓未遂后,扬言:“我找几个糟老头子来糟蹋你。”

◇山东冠县烟庄乡610办公室副头目颜清,两次强奸法轮功女学员

山东冠县烟庄乡610办公室副头目颜清,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二年四月,经常骚扰、威胁一法轮功女学员及其家人,特别是四月后,两次强奸了这名法轮功女学员,使这位女士身心受到极大创伤,痛不欲生。地点可能就在乡政府大院。

◇山东临沂市610头目邢永农,猥亵污辱、电击毒打、敲诈勒索

山东临沂市610头目邢永农,积极为江氏卖命,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抢人,强行关进洗脑班迫害,对法轮功女学员猥亵污辱,满口污言秽语,用烟头烧隐私处,烧手腕、乳房等;对不屈服的学员肉体折磨,用电棍电,铁丝、棍棒疯狂毒打,残忍的用打火机、烟头烧手腕、手心等。还在经济上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

◇山东安丘市610头目、担山洗脑班头目胡绍群,多次猥亵、耍流氓

胡绍群,一九六四年生,山东安丘市610头目、安丘担山洗脑班头目,其恶行已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追查。胡绍群多次耍流氓,污辱法轮功女学员。二零一零年大约六月间,一年轻女子去洗脑班看望母亲,胡绍群强行将她留下,借其母亲之事欲行非礼,年轻女子坚决抵制,使其邪念未得逞。

◇山东潍坊市洗脑班头目傅进宾,敲诈勒索、下流无耻

傅进宾,潍坊市610洗脑班头目,经常利用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之机,疯狂勒索钱财和对法轮功女学员耍流氓,看到年轻漂亮的法轮功女学员就往自己房里抱,多名法轮功女学员遭其性侵犯。如焦慧芳、宇美霞等。曾多次对一位年轻女学员性挑衅、动手动脚,遭到该学员的强烈反对,流氓成性的傅进宾不知羞耻、继续耍流氓,竟然突然把自己的生殖器掏了出来……

◇黑龙江五常市610办公室头目付彦春“吹嘘”自己是“流氓”和“牲口”

黑龙江五常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头目、洗脑班打手付彦春,是个曾将自己妻子毒打致死的痞子人渣,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并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五十多万元。更有甚者,他踢打法轮功女学员的乳房和小腹,还经常闯进法轮功女学员的房间调戏法轮功女学员,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付竟无耻的当众宣说:“我就是流氓,我就是牲口!”

(2)洗脑班的黑暗

◇河北高碑店市靶场洗脑班,女学员因强暴受辱含冤离世

据悉,二零零一年,一名法轮功女学员去北京上访,被带回关入河北保定高碑店市靶场洗脑班后,在一次夜间提审时被恶警强暴,因受辱,精神压抑过重,长期不语,回避人,约于二零零六年含冤离世。

◇河南省镇平县侯集镇洗脑班,年轻女学员被强暴,恶人严密封锁消息

二零零零年黄历十二月初,河南省镇平县侯集镇将法轮功学员全部抓进洗脑班或拘留所强行“转化”。除了体罚、殴打,他们把马三家的禽兽手段也学过来,镇政府雇来流氓猥亵、污辱法轮功女学员。

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女学员、某乡初中英语教师,与丈夫一起被关在洗脑班受迫害。某夜约凌晨一时,她被流氓强行拖到门外污辱强暴。一连几天该女学员及其丈夫绝食抗议,镇领导置之不理。事发后,当地公安放任不管,洗脑班严密封锁消息。

◇吉林长春市兴隆山洗脑班,恶警强奸未遂

陈美秋,吉林长春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被送入黑嘴子劳教所,之后被劫入长春市兴隆山洗脑班。五个月后,再被关进劳教所,之后再被劫入兴隆山洗脑班。在兴隆山洗脑班,法轮功学员被单人隔离关押,恶警丧失人性,企图强奸陈美秋未能得逞。

◇吉林舒兰市响水洗脑班,恶警歹徒猥亵、蹂躏女学员

吉林舒兰市响水洗脑班,恶警上到女法轮功学员身上蹂躏两腿,满嘴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在省610沈某、吉林市610蒋某和舒兰610卢亚江操控下,歹徒对法轮功学员烟熏、打骂、调戏猥亵,不让他们睡觉等。

◇流氓打手猥亵妇女 副镇长熟视无睹


二零零零年七月下旬,北京密云县西田各庄派出所雇佣本县社会流氓,加上四名保安,在曙地中学私设公堂,对该地区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转化”迫害。一位法轮功女学员被抓进班后,一天夜里五个小时之内被殴打、污辱三次。被打耳光、木板抽臀部、猛踢下阴、手狠劲抓捏乳房,打手嘴里说着肮脏猥亵之词。她大声呼救,前来观望的副镇长竟不制止,他的默许纵容使流氓打手柴良(北京通县铁路机械学校)更加肆无忌惮,将手伸进她上衣捏乳房,并强行扒下裙子和内裤,说是看其臀部被打的伤痕。

◇成都市新津洗脑班,一到先问“安环(节育环)没有?”

成都市新津洗脑班,对外谎称“成都法制中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还有法轮功女学员在那里被恶警强奸。

据一位曾遭新津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女学员说,她一到洗脑班,恶人就问她:“安环没有?”洗脑班不是什么“法制教育中心”,610办公室也不是什么计划生育办公室,问一位女士这种问题的目的是什么?上文中,原本风华正茂、健康美丽的祝霞不就是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中被奸污的吗?

◇湖北黄冈武穴洗脑班恶行:脱光衣服搜身、恶警强奸、把人逼疯

湖北黄冈武穴市洗脑班把女法轮功学员脱光衣服搜身,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派出所恶警强奸,另一女法轮功学员被暴徒逼疯后放出来,几天后在河里发现她腐烂的尸体,恶警到处说她是“自杀”。

◇广州市洗脑中心强奸犯罪、色魔横行

广州市洗脑中心强奸犯罪、色魔横行,好些参与迫害的恶警、保安素质本身就差,属中共610最易控制和利用的见利忘义、见色起心的人渣败类,常常对法轮功女学员,特别是年轻貌美、未婚的法轮功女学员心生歹念、图谋不轨,动手动脚、甚至往房间里抱。

洗脑中心“攻坚”组长杨永成、保安队队长老李就是这种下流之辈。保安队队长老李,陕西人,很淫邪,多次猥亵女学员。很多罪恶尚未曝光。

◇十三岁女儿孤身在家遭强暴 县政府对母亲继续关押

这一个泣血案例与洗脑班迫害密切相关。

黑龙江哈尔滨木兰县法轮功学员莲(化名)二零零零年五月进京上访,被火车上的乘警扣留,被木兰县警方押回,非法关押,一儿一女无人照管。期间,她十四岁的儿子由于无人监护,溺水身亡。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晚,莲再次被绑架、被非法抄家。家中只剩下十三岁的女孩无人照管。在她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十三岁的女儿孤身在家,被人强暴。事发后,因莲不“转化”,木兰县政府隐瞒事实,对莲继续非法关押。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