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三日】修炼十几年来,深切的感受到没有师尊的呵护就没有我们的新生,没有师尊的呵护就没有我们的一切。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今天我想跟大家说的是我母亲的修炼故事。

母亲今年八十七岁,没有文化。但修炼大法后,师尊的所有讲法她全都能读下来,《洪吟》基本上背下来了。修炼大法前,她一身的病痛,久治不愈。长期用西药,由于药物的副作用,造成药物中毒,旧病没治好又添了新病,造成耳聋、视力模糊、两腿站不住,停药以后,腿能站了,但整日在病痛折磨中挣扎,曾一度拒绝治疗,只想死了算了。

自从学了法轮大法后,本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她,能自己上街买东西,操持家务了,而且遇事能看开了,再不象过去小心眼、斤斤计较了,以前她心里可总是不平衡的,总觉的别人对不起自己,特别是和儿媳的关系,修炼后有了大大的改善。我和弟在外地工作(母亲就只生了我们姐弟俩),再也不用操心她的身体了,也不必为她和儿媳的关系烦恼了。

迫害开始后,她也站出来维护大法,和街坊四邻讲大法的美好,拿着真相传单走街串巷,告诉人们真相。因她耳背,经常听不到身后过来的汽车、自行车的喇叭声、铃声,不知道躲车,但每次都在师尊的呵护下安全返回。修炼的这些年,基本是自己学自己悟,因耳朵的原因,别人和她交流,她听不清,基本没有参加集体学法。我在外地又很少回来,她的修炼提高就靠学法和看一些同修的书面交流材料,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她自己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几年来,一次一次的闯过魔难,每次都是她自己走过来后,我回家看她,她讲给我听的。

她一人独居,一次腹泻好几天,且心脏难受,她不怕,信师信法,很快恢复;一次腰疼的一动不能动了,她信师信法,第二天就没事了;有一次把右胳膊腕摔折了,她不当回事,用左手料理家务、做饭、接水,后来完全长好了。

修炼这些年中,大大小小的魔难不断,没有动摇了她对大法的正信。最重的一次魔难,那可真是对她的生死考验。

那天她外出发真相资料,回来的路上被旧势力强加迫害摔倒了:膝盖骨折,大胯骨折,因倒地时右手触地造成右手骨折,脚摔的脚尖向后,骨折的地方肿的吓人。我的同学看到了,将她用车送回家,叫来了弟媳。俩人一看老人摔的这么重,吓坏了,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往家赶。

一看摔成这样,当时我心里也没底了,问她“上医院吗?”她觉的奇怪:你也是炼功人,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她说不去。我明白了她对师对法的坚信,我说:那我们学法炼功吧。我看的出,摔成这样她不怎么痛苦,我知道,她的疼痛师父给承受了。因为她的腿肿的打不了弯,暂时就先直着腿炼静功,腿无法站立,就坐在椅子上炼动功。第三天弟媳来看她,惊的张口结舌,望着消了肿的腿连喊:“神了!神了!”我丈夫在电话上听我讲了母亲摔的情况,心想,那么大岁数了,摔成这样,还不得我伺候几个月。天渐渐转凉,半个月后,丈夫给我送棉被和棉衣来,看到老岳母已经在地上走了,竟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由衷的感叹大法神奇!

我弟从南方出差回来,看到此情景,也由衷的佩服大法。因为他媳妇的外甥(小伙子)骑摩托车摔坏了腿,还没有母亲严重,都几个月了,还在床上躺着下不了地呢。

迫害几年来,弟弟、弟媳亲眼看到了大法在母亲身上展现的超常,所以没有受电视上谎言的影响,没有阻拦母亲继续修炼。在遭到当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等恶警迫害时,他们尽力帮助母亲。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公安警察又上门骚扰,弟和弟媳也不配合他们,母亲硬是右手把《转法轮》抱在胸前,左手握着门把手,不让警察進她的屋(因屋里有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警察硬是推不开屋门。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我回来后母亲跟我说,没有师父保护,我怎么可能守住门口,他们那么多人,怎么敌不过一个老太太,推不开屋门?弟弟、弟媳目睹了这一切,虽然心里害怕,但也没有配合邪恶,将大法书保护了下来,现在师尊法像仍然在母亲的房间挂着。

有一次她又摔的动不了了,头和腰都摔坏了,一动不能动,只要躺下就起不来,她干脆就和衣坐着睡觉。没有师父为她承受,带着那种疼痛,她怎么能睡的着!母亲坚定的信师信法,十几天后又能下地自己做饭了。

在母亲身上一次次展现出了大法的超常。

我和母亲由衷的感激师父的慈悲呵护和为弟子的承受,没有师父的救度,没有我们的今天。我们会在最后的时刻继续精進,学好法,多救人,一定不辜负师父的对弟子的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