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心不去难真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三日】我个人认为,色欲心是修炼人很大的障碍,不仅难去还容易反复无常,而且如果法理上不清晰而强为,暂时抑制住自己的行为,而不修念、不能彻底断绝欲念,反弹起来可能更厉害,就我周围的人所出现的问题就很多了。痛心之余想把我在所见所闻中看到的问题根源,和在学法中所证悟的心得写出来,希望对同修有帮助。

男女授受不亲,要避瓜田李下之嫌,对异性目不斜视的君子风范,是神传文化中让人类维系了几千年道德典范的行为准则。传统道德观念不仅能约束人心规范人的行为,还能保证我们跟神的纽带不断裂,是保住人身的最好办法。

而在同修中普遍有一种看法,认为都是修炼人,不该有那么重的男女观念,尤其是在整体配合上有意无意的愿意跟聊得来的异性同修搭档,出现家庭关感情上的纠结,都愿意跟异性同修聊,甚至不避男女之嫌什么都聊,有的男同修特别喜欢跟未婚女同修聊感情问题,还声称色欲心很淡了,不动心什么都可以聊了,甚至认为拒绝聊是怕心,男女观念太重,要“在情中去情”。

其实不妨扪心自问,真的很淡了为什么专找年轻女同修聊?男女生理特征不一样,跟同性聊不用避讳什么会交流的更彻底,更有利于提高。专找不同的异性聊,这种行为本身就包藏着强烈的色欲心,把肮脏的色欲物质抛给同修,得到心理上的满足,把对婚姻中的不满和遗憾造成的不良情绪,膨胀的欲望想对异性倾诉,发泄给自己欣赏的人,就是想寻求婚姻之外的满足,跟意淫有什么区别?

虽然师父传给我们的是高层次的法,也留给我们很多悟的空间,要面面俱到也没的修了,但身在红尘中不管悟多高的理,言行必须遵循常人最表面的道德规范,这也是神定的,传统文化中,正统的道德观念也是法在最低一层的体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就是在常人的工作环境中有未婚的人在场,其他常人也尽量避免低级下流的话题,这是对人最起码的尊重。而作为同修以交流的名义,热衷于跟异性聊夫妻之事,抱怨婚姻的烦恼,人的理都不符合,还空谈什么修炼?

据我观察色欲心越重家庭魔难越大,的确是很需要帮助,但最好是男的跟男的聊,女的跟女的聊,异性要避嫌。违背了人的理就会叫旧势力下手,专门找异性同修聊的本身就是心术不正,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

圆容不好家庭环境,个人修炼都没达标,心思不在正法上也会干扰破坏整体环境,何况这跟证实法根本没关系。所谓人为的“在情中去情”本就是道德下滑后的变异观念,就好比说跳進粪坑之后才能把自己洗净一样,掩盖的是对情欲难以割舍的执着,还认为自己很勇敢,嘲笑那些不肯跳進粪坑的人。

我这里不是说修炼了都不必结婚了,我说的是理性认识,悟到哪里就做到哪里。所以不结婚的也不必去要求那些想结婚的怎么样,想结婚的也不必去抱怨不结婚的怎么样。每个人的路是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修自己才是修炼,遇到问题就盯着别人是修别人,而不是向内找用法来修自己。

我也曾经试着帮助那些色欲心重的同修走出所执着的情欲,结果是没有一例成功的,自己还受到了很大干扰,就连小我十多岁的异性同修聊了几次后,第一句话就是“很想你”,当然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自己色欲心也没彻底去掉。还有的已婚同修为了检验自己是否“坐怀不乱”,故意到色情场所看自己守得住心性吧——家里就放着一个都守不住还用别人检验?真是什么邪念都有,何况对一些生活不检点的都不觉得脏,因为正派的不会给机会,聊得来的都是半斤八两的,犯错是早晚的事,现在有些被弄到监狱里去“检验”了,这就是放纵情欲的结果。

不结婚会面对来自工作、家族、社会的方方面面的压力,这也是对修炼的意志和色欲心彻底清除的过程,是走出人,走出情欲的过程。就我个人而言也是走过了一个相当艰难的过程,外部压力先不说,讲真相阻力都很大,跟熟人讲不几句人家第一个问题就是:炼法轮功能不能结婚? 我当然会说能;那第二个问题就是你怎么不结婚?要我跟每个人都解释同样的问题当时还没这么大的耐性,所以干脆不讲了。因为我工作很好,单位领导虽不干涉我的信仰但来自上面的压力也很大,曾把我的婚姻问题当成“政治任务”来抓,常人认为结婚了有人能拴住我了就放心了,变异社会中离婚现象很普遍,并不是过了适婚年龄就肃静了,在道德败坏的环境里多大都有人算计。在旧势力的精心策划下,家人的威逼利诱中把我逼到了死角,无路可走才彻底醒悟到,色欲心不彻底根除就无法破除常人这层干扰,从人中解脱出来。就下定决心彻底断念,每天晚上睡觉前发一个小时的正念清除色欲物质,在清理自己的过程中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开启智慧,修正一思一念。

发现最严重的观念就是,我原来认为,色欲心主要体现在行为上,而我不存在行为问题,只是偶尔冒出一点色欲之念也不成气候,不会强烈到支配言行说出格的话,就是在梦里也没碰到过师父所讲的色欲关,所以没把这点念头当回事。我做常人时就很传统,从来不注意异性,这一直是我引以为荣的,认为自己修的很好。但法无定法,每一层都有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我却停留在这一层很久了,法理上没悟上来,毕竟还在常人中偶尔有点念头也没觉得多严重,没重视色欲心的问题。虽然每天都学法,但神的思维还没完全替代人的思维,就会有漏,有麻烦,早该修到一念不乱了。还发现色欲心不是个体存在的,它是与其它执着心有着千丝万缕的连带的,比如安逸心、惰性、争斗心、对吃的欲望,不管什么人心出来只要正念稍一松懈,修炼懈怠享受常人的生活都能迁出色欲心来。尤其是依赖心,我一直希望能有个比我悟性好,修的扎实的同修带着我修,自己管自己修的太辛苦,太艰难,假如能碰到理想的人选我可能会考虑大迦叶式的修炼方式,虽然我不需要婚姻,但潜意识里还保留这点向往。

大约清理了一个月后,我在梦中彻底闯关,進入了高层修炼。梦中到了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突然看见不远处丛林中两个男女在拉拉扯扯很暧昧的样子,我赶紧扭过头不看,又听见两个人在争吵,女的好象不情愿。我心想:男的要非礼,我该不该管,好奇心勾的老想回头看看怎么回事,此念一出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马上就感到黑黑的色欲场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阴性物质向我的空间场迅速渗透,瞬间就要渗透到我身体的细胞中来了。我心里一惊意识到念头错了,是色欲关,没想到一念不正会有这么恐怖的后果,赶紧喊师尊救我,眼看败坏物质穿透我身体向丹田攻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丹田部位有能量团炸开了,巨大的能量流瞬间通透到全身,把色欲物质逼出去了,整个空间场清澈明亮,此时睡在床上的肉身整个被高能量物质充实着,巨大的能量场与宇宙贯通,带着被子就飘起来了,感觉身体轻的象一片树叶飘荡在旷宇中,真是美妙殊胜,难以言表。

从此就断了色欲的根了,即使看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会视而不见,因为根本没有跟我相连的物质了,触及不到我也就不存在诱惑了,思维很清净除了动正念外,其它念头很飘,冒出来不等我清除就散掉了。周围的人不再关注我个人问题了,好象这段记忆被抹掉了,没人再提,所谓“家庭关”、“麻烦”都不存在了,一时肃静的有点不习惯,原来一切烦恼真是由心而生。

由此也想到,有些同修连彻底清除欲念的愿望都没有,抱着变异观念不放,说一说都舍不得,想在情欲中挣扎到什么时候?你不能把情欲带到天国去,情欲却能把你困在人间、带入地狱,前功尽弃。

正法已接近尾声,理师父也都讲明了,想要什么都是自己的选择,其实人的东西也不是那么难以割舍,背后的因素都是业力和债主,能善解的善解,善解不了的也不需讲情分,升华上来救度更多众生什么都能弥补。

现在网络很发达,特别是在网上认识的同修,千万不要流于常人的人情世故,聊得高兴了就见个面吃个饭,处处留情会让自己步步为牢。我们是因为法走到一起的,为证实法而互相配合,是最神圣的法缘,加入一点人的东西都会被旧势力利用来拖下深渊,教训太多了,一定要长记性啊!很多执着心的背后都隐藏着色欲心,虽然所有问题的出现都不是修炼人的初衷,但你那偏离法的一念就种下了恶果,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定要及时清理变异观念不要把自己置于诱惑之中,不要人为的给自己增加难。

同修之间交流的主题应该锁定在,证实法与理性认识上,内容应该都是向内找的过程,核心就是三件事,尽量避免私人话题和情感纠结的问题,私人话题聊多了就会带出情,而我们是法缘不是情缘,同修之间除了证实法项目的需要不要随便见面,我个人认为缘份也不过就是个债务关系,缘起是为了帐,了缘才能解脱,缘起缘落就如潮起潮落,何必执著?把情去了才能纯净我们的整体环境和心灵,携手并肩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