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92628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

我经常看到明慧网上同修们写的很多感人肺腑的正法经历,深受鼓舞。我今天经过严肃思考拿起笔将我在魔难中的那些遭遇写出来,意在曝光邪恶,认清旧势力本质,解体邪恶,正念正行。

1997年我在辽宁得法,那年我19岁。99年7.20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功开始,我在学校工作,因坚持修炼大法被单位非法开除,辗转来到哈尔滨。2000年10月底,在同修家被恶警绑架(当时是哈市动力区进乡派出所),同时被抢走了全部大法书和护法条幅等物资。当晚被动力分局(杨守义、关心,还有个矮胖子等恶警)绑架到哈市第二看守所。

那年我21岁,由于学法不深,又没有在法上认识,当警察非法审问我时,我觉得我没做什么错事没做什么坏事,我做的都是最正的事,而且要讲真话,都如实回答了。当问到我是否在某日在某同修家交流时,我回答是,这件事涉及到一个叫“开红”的同修,过后我知道她也被迫害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原因,现在想来真是愚昧无知啊。

那时我在动力区一家办公用品商店上班,店里有很多打印复印设备,恶警问我在那复印过资料没有,并且说说了也没关系,不会去找他们的,只是做个记录。我信以为真,就说我印过但是老板不知道,没有他们的事。恶警再三承诺这事跟商店没关系,不会找他们的。事后我才知道,第二天恶警们就到商店抢劫了,把商店价值十来万元的打印复印设备都抢走了。我愧疚难当,几天不能自拔。回家后我去商店“谢罪”,老板并没有责怪我反而劝我安心工作,还说她姐(她姐姐是政府的公务员)告诉她,法轮功都是好人,你们都是被迫害的,将来一定会有一个说法的!我想老板的这些承受与正念一定会给她带来相应的善报,她一定会见证到大法的美好与殊胜!

在看守所我才想起正念的事来,牢房里没有自来水,几天都不能正常洗漱,里面的被褥散发着难闻的骚臭味。在恶警的指使下,牢头班长经常打骂同室的在押人员,强迫背监规。我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一些同修在里面了,我想我们也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啊,于是和同修商量一起背法震慑邪恶,这样我们几个就开始一起背法。从默背到出声背,声音越来越大,带动了其他监室的同修也一起背法。恶警害怕了,开始想办法迫害我们。当时的管教恶警叫刘洋,她把她认为的几个起主要作用的同修都调走迫害了,最后她认定背法一事是由我引起的。于是她把我和几个同修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分别要求说保证服从管制之类的话,有的同修说了就回去了,我也记不清最后剩下谁了,这时进来几个“劳动班”的犯人,各个虎背熊腰,膀大腰圆的,二话不说就对我们拳打脚踢。恶警就在门外看着,没几分钟就把我打得脸肿得老高,眼睛就剩一条缝儿,几乎看不见了,也站不起来了,后来就晕过去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停下来了。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又有了其他犯人,我不知道自己具体在哪儿,恶警刘洋执意要以“吵监闹狱”等的罪名把我劳教两年,结果最后批了一年。就这样我又被劫持到了万家劳教所,在那里遭受了极其邪恶的所谓转化闹剧。

不知为什么我想不起在万家的具体经历,只记得有个邪恶的队长叫张波,很多坏事都是她指使做的。她自称也在学法,看《转法轮》,经常以学员的名义诱导同修邪悟,再利用邪悟的学员“转化”同修。动辄暴力迫害坚定的同修,如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关小号,上大挂,背铐,打骂等等。指使邪悟的人写“五书”到处宣讲,罪业深重。

大部分当时邪悟的学员回家后都逐渐清醒了,从新回到正法修炼中。但是也有一些没有清醒的,有一个叫曹立夫的回家后害怕再被迫害,离开大法去学佛教了,后来得了癌症病死了。她还有个儿子叫唐睿,至今不知下落……我衷心企盼那些走过弯路的同修都能早日清醒,尽快回归正法修炼,完成自己救度众生的使命,不负浩荡师恩!

我当时在执着圆满等执着心的带动下,理智不清,被动邪悟,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或多或少的参与过迷惑同修,并且在一个所谓的表彰大会上被利用走形式,感谢恶警给恶警敬礼,被录了像,拍了照,后在社会上发放,迷惑世人,助纣为虐,悔不当初!

在万家被迫害半年后回家了。

2012年,在辽宁省大石桥市我又被绑架了。当时我住在五楼,凌晨3点左右,恶警(营口、大石桥、营口劳教所三方恶警)带着枪,从窗户、门同时闯入,進屋就开始抢劫,把三台电脑、打印设备及很多耗材、几千元现金等个人物品一抢而空,总共价值進10万元,没有留下任何手续字据。过后要求出字据时,恶警互相推脱责任;非法开庭时(大石桥市中级人民法院),我再次提出此事,法官竟说“此事与本案无关”搪塞,再不让我说话。

这次我被非法判刑七年。我不但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且还在一些非法材料上签了字。当时意气用事,觉得我是外地人,应该把事揽过来,以减少当地损失(还有一个同修在场,同时被迫害,后来她被非法劳教两年)。

回想在大石桥时,我负责做书,网上还没有正规排好的小书版本,我是一页一页、一行一行的对照《转法轮》从新排版(也就是盗版),排了几次,打印出来还是有错。当时没悟到这是不敬师不敬法的乱法行为,应该立刻停止,还觉得是干扰。且2008年,应同修要求,我又做了一些师父新发表的各地讲法,因为网上还没有正规版本,我又自排了个版打印出来了。已经发到同修手里,正在想办法追回。在这里也把它曝曝光。

在拘留所时,师父安排我几次可以走出来,可是人心想:我要走了,那警察不得受处分吗?这样几次都错过了机会。

2003年4月1日,我被绑架到了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狱门前挂着要求警察不准打人、收礼等几条掩人耳目的规则。还有个大牌子,上面写着监狱每天给犯人的伙食安排。我一看伙食还挺好的,有鱼有肉的。后来才知道那些只是有上面检查时才执行的,而且还要命令犯人到时怎么说,说昨天吃了什么,明天吃什么等。不会说谎的犯人很可能被处罚。类似的事后来经常发生。我被带到一监区,带队大队长叫王健(背后犯人都叫她魔鬼),小队长夏茹。两个犯人被叫来做我的所谓“行动组”。犯人们都在干活,听说来了一个“法轮功”小姑娘,行经路过时都把目光投向了我,有麻木的、有惊恐的、有同情的、有担忧的。后来我才知道,被安排跟我一个“行动组”的犯人王秀兰,她极尽转化“法轮功”之能事,邪恶至极,作恶多端,犯人们都不喜欢她,也为我捏了一把汗。犯人干活的车间是一个三四层楼高的上下直通的房子,只有一楼有厕所,每天按规定时间排队上厕所,最多只能上三次。特别是法轮功“行动组”,不让互相接触,得确保下面没有了,上面的才能下去,通过这种方式我认识了几个同修。有时真觉得邪恶的伎俩幼稚可笑,最终只能起到帮助我们的作用。第二天,邪恶就开始了对我实施邪恶转化。强迫我看邪党电视、书,我不看给扔到一边。邪恶一看这招不好使说先让我干活,我说我不干,我不是犯人,就站着背法。经过看守所到监狱近一年的迫害,我的身体非常虚弱,表现出严重心脏病状态,恶警让我吃药,我说我没病我不吃药,她们就把我拽到一个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小黑屋,强迫我吃药,我不吃她们就叫来几个犯人,我记得有王秀兰、、张艳萍、兰桂红、刘艳素、刘军等强迫我在一个什么纸上签字按手印,我不签,就开始打我。我倒在地上,她们就围着我打,其中一个人把皮带抽出来,蘸上凉水抽,不知打了多长时间。她们硬拽着我的手按了手印才收手。后来我把那张纸撕了。在监狱了,迫害大法弟子有个规定,就是不能留下表面的痕迹。她们都是往看不见的地方打的,出来时别人看不出什么变化,可是浑身上下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了。一次我去医院检查身体,恶犯王秀兰、刘军寸步不离我左右,就怕我揭露她们的罪恶。在监狱里迫害过我的犯人,过后都到我面前忏悔,说什么在监狱里没有人身自由,很多坏事都是警察让做的,她们是被逼无奈等等。其实不然,即使在监狱的黑窝里,生命也是有不同的选择的。比如恶犯王秀兰,为了不干活,多得分,多减刑,是主动要求迫害大法弟子的,曾经她和警察有个约定,她转化了谁,要求得一个“省劳级”(可多减刑半年),犯人们都不服气。最后恶有恶报,她的恶行被同修家属给告了,她不但没拿到“省劳教”,连刑也没减上。可见,邪恶是怕曝光的,见光就死。另一个犯人叫刘艳素的,就是用皮带抽我的那个,只是她一边打我一边哭。因为犯人之间都是互相监督的,谁不打就给告警察,就处罚谁。事后她自己去找警察,说她不干这个事了,她可以多干活,但不能再干迫害“法轮功”的事了,警察再没让她干。她活干的多,干的好,每年都能得到表彰减刑。还有个管教矫队长,经同修多方讲真相劝善,她自己主动调到其他部门工作,不再直接迫害法轮功。在正邪较量的大是大非面前,她们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经过十多天的迫害,邪恶看还没有效果,就谋划晚上行动。一天晚上把我叫到厕所,还是那几个恶犯,逼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就开始打。打累了把我外衣扒下来,往我身上浇凉水,这边浇水那边蓄水,当时是沈阳最冷的时候,她们穿上大衣,再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就这样整个“流水线”一晚上没停。恶犯们打我把手都打肿了,那个叫刘军的犯人二十来岁,生性、不明事理,被利用来迫害大法弟子,无知造业,整个晚上下来,她眼眶发青,哈欠连天,第二天还得出工干活,我觉得她非常可怜,听到早上出工时犯人们疲惫的喊号声我心生悲哀,心想这些犯人有的都进来十多年了,与世隔绝,是不明真相的,在这种高压迫害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听到中共邪党的一言堂谎言,对他们是不公平的,他们也应该有机会正面了解法轮功真相。于是我做了个愚蠢的决定,放下我的所有,给他们一个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机会,我违心的按着他们的要求写了所谓的“三书”,所有犯人都松了口气。那个叫王健的恶警伪善的派人给我送来几个鸡蛋,我分给犯人们吃了。从此我开始了自认为的救度监狱犯人的行动。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感到有些犯人有了些善念。可是好景不长,逐渐又有新的同修被绑架到监狱,迫害仍然在背地里发生。眼看着有的同修刚进来时身体好好的,没过几天,胳膊折了腿瘸了,我知道我错了,我的这些所谓付出并没有停止监狱里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反而加重了同修的承受。在旧势力的圈套里做什么都是徒劳,只有全盘否定旧势力,同化大法反迫害,才能走入新世纪,才是众生得救的希望。监狱就是个黑社会集团,只能让人越学越坏,犯人根本没有新生的可能,曾经就听一个犯人说过,不学坏能回家吗!恶警经常搞“统战”,让犯人写“思想汇报”,给监区、管教,提建议意见,说实话的犯人第二天就被严管了。在监狱里我验证了十恶毒世的社会现象,如同性恋、吸毒、杀人放火等等罪恶应有尽有。邪党的邪恶伎俩,以往不敢确定的认识在那里得到了证实:共产党就是真正的邪教!不久我又遇到了一个魔难,有个新来的犯人想方设法接近我,诉说她的心事,似乎我们前世有缘。她的人生经历比较坎坷,身体很不好,我动了恻隐之心,在情的带动下发了一念,帮帮她吧,一下子我的空间场进来很多东西,那是业力啊,身体上的、思想上的,一股脑的全上来了。这样我又上了旧势力的另外一个圈套。原本就正法理不清,这下更迷糊了,以后在业力的带动下做了很多错事坏事而不自知,没能在监狱里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还接受了邪恶安排的所谓减刑。在众人面前违心说了谤师谤法的邪话,还被录了相,之后我觉得自己没有了,空空的,没了根儿。2008年我出狱后,在业力的带动下又做了很多不符合法的事,曾先后三次遭遇色欲骚扰,虽然意念坚守闯了过来,但这也是旧势力因素强加的迫害形式,我是绝不能承认的。今天我把这十多年的经历写出来,意在揭露曝光邪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时再次声明我这十多年来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都是在邪恶旧势力高压迫害下,在理智不清的情况下所为,完全不是本愿所为,全部作废!我就是坚修大法,多学法,做好三件事,走师父安排的路!走好今后的正法修炼路,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声明人:杨梅

严正声明

2005年11月5日,乡派出所到我家非法搜查,搜出《转法轮》和真相资料,把我非法带到派出所。邪恶让我说出送真相资料的人和我们到别处发真相的人数,并威胁说:“不说就送去劳教两年,说就放了你。”于是我说出了同修的名字和经过。下午,派出所的警察找来人给我照像,同时按了手印、手掌印,并签了名。晚上,邪恶把我送到看守所,根本没有放我回家,我真后悔,不该配合他们,我错了。到看守所后,邪恶又让写“悔过书”,我也写了,几天后还让写,我不会写,只好求同屋的犯人给写了一张交去。后来,别的犯人未经我同意又写了一张,我没看内容,也没签名就交了。由于自己有怕心,所以写了“悔过书”,当时想快点写了好回家。几日后,司法局和派出所所长前来核实,我又在材料上签了名,并按了手印。几天后,司法局来人说劳教我两年,并于当天把我送到劳教所。到劳教所后,警察让我写“四书”,我说不会写,他说:“那好,我说你写。”最后一句是说和师父“决裂”,我不写,他说不行。因家人和内弟正找人往外办我出去,没办法,我只好写了和师父“划清界限”。写完后,我心里真是难受极了。严正声明:我所写的“悔过书”、“四书”及对师父不敬的话全部作废。在我被送到劳教所后,我妻子就到派出所要人。后来妻子看我时告诉我,把我办出去,条件是办事人要一万元钱,我就说了句:“那你们就看着办吧。”就这样,经托人,妻子东拼西借凑够一万元钱,才把我办出来。以上都是当时怕心所致犯了大错,配合了邪恶,又放不下对亲情的执着,还说了对修炼不利的话。现在我和妻子严正声明: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定随师父修炼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

袁凤岐、张玉琴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99年刚得法就赶上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连《转法轮》这本书都还没有看完,更谈不上对法内涵的了解,致使自己停止了修炼。当时,村长同几人到我家收大法书籍,我在怕心及各种人心的驱使下,为了应付,就将炼功磁带和一本《精進要旨》交出去了。这些年来我对交书之事带有悔意,但没有过多的想,直到2012年同修给我讲真相,有幸我又重新返回修炼的路上。随着修炼,我更觉得交书一事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以前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行为作废。我要按师父的要求,走好自己的路,更加精進。

夏红云 2013年1月5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江××为首的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進行迫害,我由于平时学法流于形式,产生了许多执著心,特别是怕心,正念不足,抵挡不住邪恶的形势和家庭的重重压力,烧了一些经文,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业。十几年来,每当我想起这事,就心酸流泪、愧疚心痛,我错了,真的愧对大法、愧对师父。但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十几年来一直呵护着我走到今天。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荷香 2012年12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三年得法的,2012年在给世人劝三退时,被人举报,遭恶警绑架,关押在洗脑班迫害。由于我平时学法不深,法理较模糊,在高压迫害下,正念又不足,承认了邪恶旧势力对我身体的迫害。我儿子接我时,问我哪里不舒服,我说:“还是老毛病,严重时,脚不能走路。”出来时,儿子代我写了“保证”,我也没有制止,实际上就是承认了儿子写的“保证”。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我儿子代我写的“保证”及对法、对师父所说的不敬之言全部作废。放下包袱,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加倍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

刘美玲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2年3月22日被邪恶绑架后,直接送到劳教所迫害。在黑窝内,邪恶强迫我背诵所谓的“学员守则”,强迫我签字,内容包括所谓“遵守所内各项制度、服从劳动生产”,不背不签,邪恶就操纵犯人打我骂我、罚站、不准睡觉。由于我没放下生死,向邪恶妥协了,背了、签了。另外邪恶还有迫害人的各种形式,比如签“月份表”、“出所作业”、“认罪认错”等邪恶内容,我没有签,但犯人代我签了,我还被强迫做奴工。严正声明:在黑窝内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精進修炼,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弥补损失,跟师父回家。

郭明清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2002年期间,我被绑架到劳教所,由于人心太多,在中共邪党的洗脑下,向邪恶妥协,当市六一零等人来到劳教所时,我被安排写了所谓的“感谢信”,带头签字,配合和承认了邪恶的迫害。出来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重新走回到大法修炼中。作为一个修炼人,人心不去,不能精進,遇到关和难过不去,倒向了邪恶一边,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了。修炼是最严肃的,我严正声明:以前配合邪恶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

陈晓军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长期以来一直心中愧疚,因为我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的事。那是迫害刚刚开始时,家里人因为害怕,不让我修炼,给我往村干部手里交书。当时我请的师父大法像和左右两个大法轮图在墙上挂着,家里人让我交书和法像,我不肯,他一把从墙上把师父大法像打落在地。他的举动使我很伤心,我拿起火柴烧掉了师父的法像。每当想起当时的一幕,我的心特别难过,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因为当时没有从法上理解法,做下大错事。严正声明:以上对不起师父的事作废。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解长梅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去年十月间,我在一家商店讲真相时被人举报,被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到公安局,并被非法抄家,抢走了一些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由于学法不深,怕心过重,不能用正念抵制迫害,我被迫在一份恶警草拟的什么书上签了字。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通过学法,我清醒过来后,对自己的不争气痛心疾首。严正声明:在恶警诱骗下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抓紧学法,弥补过错,跟上正法進程。

吴冬凤 2013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刚得法一年多,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是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所以我见了邻居、朋友和有缘人都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希望他们能了解大法真相,给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一次,我在路上跟一个外地小伙子讲真相,被另一个人诬告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跟警察讲真相,可是没有讲到位,他们做了笔录以后,说:“以后不要再出去讲真相。”叫我签字。由于当时正念不足,我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违心的签了字,现在想起来非常悔恨。严正声明:我的签名作废;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紧跟师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陈秀娥 2013年1月7日


严正声明

我被邪恶非法关押、迫害了8年9个月,期间因长期脱离大法,正念不足,在残酷的迫害和高压下,承受不住,违心的说了、写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词,给大法抹了黑,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至今痛悔不已。严正声明:我在被迫害期间,在高压下所说、所做的一切有违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乔中进 2013年1月25日


严正声明

2012年12月4日,我为了办社保,在派出所和家庭的压力下,产生了怕心。当时他们说这和法轮功无关,我不识字,不知纸上写的是什么,就在他们的威逼、欺骗、利诱下,在纸上签了字,在空白纸上按了大手印。严正声明:我以上的签字和按的大手印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李改林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被邪悟者带动了。十来天后,我意识到做错了,这么好的大法我怎么动摇了呢?是因为我当时没有完全信师信法。严正声明:以前做过的对不起师父的事作废。以后要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排除一切干扰,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

李桂欣 2013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2008年7月4日,我被强行抓到乡派出所,后又被押送到看守所,最后于12月16日被强行送到监狱。由于学法不深,我被邪恶帮教迷惑,承受不住邪恶的洗脑压力,违心写了“四书”,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非常后悔。严正声明:在监狱所写、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修炼,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树琴 2013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以来,我在怕心的作用下,说过“不修炼”的话,使家人和亲朋对大法产生了抵触情绪,并且在我不让写的情况下,给我写了“保证书”,并代我签了名。这一切都是我没修好自己造成的,我非常后悔。严正声明:别人代写、代签的“保证书”作废。努力学好法,实修自己,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郝翠华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七年初得法,得法后我的肺结核病很快就好了,感谢师尊的救度。后来,由于農村活忙,我漸漸松懈,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时候,说了:“我不炼了。”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鄭淑娟 2013年1月15日


严正声明

一个多月前,我到附近理发店理发,给老乡讲真相,她不认可,她问我也炼吗,我怕她到处乱讲,我就说:“我没有炼。”因我学法较少,法理不清,经过同修与切磋,才知道自己错了。严正声明:我说的“我没有炼”的话作废。今后一定跟上正法進程,勇猛精進。

张孝珍 2012年11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受不了单位长期的逼迫,我脱离了大法,在2011年8月违心的写了自己“五年没有修炼法轮功了,法轮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话。我要跟师父回家,我不能不修大法。严正声明:我过去说的、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新兰 2013年1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有很多的执著心没去,被旧势力和邪恶钻了空子,于二零一零年被迫害劳教两年。在这期间,在高压下,我违心的做了有损大法和师父的事情,对大法和师父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对不起伟大的师父和大法。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和洗脑班期间所说、所做的一切有损于大法和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走入修炼,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

张彤 2012年12月1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我在被恶警绑架迫害期间,给大法和救度众生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和损失。我对不起师父、大法、众生。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悔过自新,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仲红 2011年12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因受邪党的胁迫和恐吓,正念不强,说过、做过一些与大法不符的言行,也曾写过所谓的“保证书”,填过一些表格。现在我感到万分悔恨,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过去那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所写的“保证书”和填写的“表格”全部作废。从今后我一定要认真学法,成为一个真正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袁利强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去派出所办事时,派出所让我随便抄一段文字,因我学法少,有怕心,就抄了,留下了笔迹,并按了大手印。现在我认识到错了,这是修炼人绝对不能做的事。严正声明:我在派出所留下的笔迹和按过的大手印全部作废。今后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损失,跟师父回家。

孙玉明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1年11月份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对大法不坚定,没放下生死,写了“三书”,写了、说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三书”和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放下一切人心,救度更多的众生。

张升艳 2012年12月18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我被邪恶关在乡洗脑班,在邪恶的压力下,由于怕心重,向邪恶妥协后,放弃了修炼。今天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认识到了自己的可怕后果,我醒悟过来,决心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严正声明:以前在压力下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精進实修。

王梅兰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2013年1月20日,我在写真相标语时被派出所绑架。当时由于正念不足,我被恶警拍了照,并在记录本上签名和按了手印,配合了邪恶。回家后,我后悔莫及。严正声明:在派出所所说、所做的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努力学好法,做好三件事。

莫光延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邪恶劳教所期间,在高压迫害中承受不住,向邪恶妥协,被强迫背了“守则”,签了字,并被强迫做奴工。严正声明:在黑窝内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精進修炼,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跟师父回家。

戴清平、陈建妹、周爱群、李小爱、周润玲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因自己对大法没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偏离了大法,走了邪路,做了烧书和经文的错事,这是对师父和法最大的不敬,并屡次做错事。现在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谢谢师父的救度。

孙淑兰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出卖了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说过“不炼大法了”。现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有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请师尊加持弟子,我一定加倍努力修炼,救度众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立波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长期以来我放不下对人的执著,在邪恶的压力下,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决裂书”等,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从基点上摆正自己与正法的关系,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从新修炼,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春莉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们因有怕心,更放不下名利情,被邪恶钻了空子,走向邪悟,说了和写了不敬师、不敬法的所谓“决裂书”。后来认识到自己所犯错误极为严重,更对不起师父。我们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从新回到正法修炼,做好三件事,多救世人。

曹淑文、蔡秀丽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去年派出所人来我们家说让炼功人按手印、取指纹,当时出于怕心,只想应付一下,就给按了手印。通过学法现在认识到那样做是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现在严正声明:按的手印彻底作废。以后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郭玉梅 2012年2月7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8年得大法。1999年7.20后,我被邪恶抄家并抓去看守所進行洗脑迫害。由于我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高压下,表态不炼功了,邪恶写的“三书”,我不认识字,就盖了手印。以上所说、所做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开始修炼,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决不动摇。(我口述,同修代写)

杨成英 2013年1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们因对大法不坚定,受邪党欺骗,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现在很后悔、很痛心,实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和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魏兰英、金文玲 2013年1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人心太重,在压力面前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众生和自己的良心。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坚修大法到底。

张升芬 2012年12月15日


严正声明

2012年9月15日,邪党派出所恶警到家里来强迫我们在邪党的“保证书”上签字。事后我们感到犯了严重的错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们严正声明:对邪党派出所所说、所写的言论全部作废。从新回到正法中,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秀霞、马兰英、刘克彬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位教师,迫于压力,以前向校领导写了“不再炼法轮功”及“不再向学生讲真相”的“保证书”。在此声明我写的“保证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营春成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于一月十六日在“法制学校”被强迫写的“保证书”是违心的,是被邪恶迫害的,我是彻底否定不承认的,现在正式声明作废。我今后一定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黄丽谕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邪恶高压下,把大法书交了,留下的后来又撕毁了。上述行为都是对师父、对大法的最大不敬,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并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碧芬 2012年3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三年多期间,由于遭到严重迫害而神智不清,被迫写了“三书”、“五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等,以及在此期间所说、所做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现在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吴松臣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过去在无知中,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不敬的言行现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我现在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请求师父慈悲加持。我一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

孙宁华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邪恶的迫害,同事代我签了“承诺卡”,给大法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精進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崧伯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和不配做大法弟子称号的弥天大罪。恶人逼着我,不让我回家,我写了“不炼功、和大法决裂”的“决心书”。回家后非常痛苦,所以我要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一切东西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金善 2013年1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看守所、劳教所,所说、所写的东西,以及从修炼开始至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和影响,坚修大法到底。

张玉珍 2013年1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七.二零邪恶强逼下,交过大法书。现在认识到不对,现在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程金梅201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2011年5月2日,在我丈夫的威逼和胁迫下,写的所谓“保证不炼法轮功”和骂法轮功的“保证书”作废!并在以后的修炼道路上精進不停!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刘建荣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5年10月至11月被迫害期间,写的“三书”和所有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声明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肖立君 2013年1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因侄儿参军,违心的说自己不修炼了。我十分的后悔,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全部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和影响,坚修大法到底。

徐孝铭 2013年1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学校老师、校长的强迫下,在反邪教的红布上填的名。我不是情愿写的名,这些行为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李普亮 2013年1月20日


严正声明

面对压力,我所说的“早不修炼大法了”的话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武冬梅 2013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以前说的对师父不敬和放弃修炼的一切言行声明全部作废。今后精修大法,救度世人,勇猛精進,圆满回家。

张数义、王贵香 2013年1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洗脑班中,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云风 2013年1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被迫签名,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兰师平 2013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被劳教期间,在高压下,所写的所有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话统统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和影响,坚修大法到底。

邓世光 2012年11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期间,在高压下,所写的所有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话统统作废。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

严凯槐 2012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高压下,所写的所有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话统统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马洪山 2012年12月1日


严正声明

我们被劳教时,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声明全部作废。精進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马胜才、李玉章、李乐宾、赵朋金、尹子敬、杨树名、江春亮、矫新田、路树名、许彦三、吕绍林、吕麦昌、王雪芹、王西民、刘桂法、王春华、王登华、胡金言、黄贵荣、陈建 2013年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