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平顶山地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概述(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综合报道)

目录
前言
一、迫害魔爪
二、迫害手段
三、柏楼劳教所的罪恶
四、迫害致死案例
五、典型迫害案例
六、判刑案例
七、劳教案例
八、绑架、拘留、罚款案例
九、家庭破碎亲人离散
十、恶有恶报
十一、恶人榜
十二、结语

前言

平顶山市位于河南省中南部,因环绕市区北面的山峰皆平坦如削,故得名平顶山,是一个以能源(煤)、原材料工业为主体的城市,居民来自全国各地,系移民性城市。现辖汝州、舞钢两个县级市和宝丰、郏县、鲁山、叶县四个县以及新华、卫东、湛河、石龙四个区。总面积七千八百八十二平方公里,总人口四百七十万。

平顶山市的历史可追溯到五、六千年以前,现留存有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遗址。商周时代,这里是应国。因应国以鹰为图腾,因此平顶山别称鹰城。平顶山境内有墨子故里,叶姓故里,千年古刹风穴寺、三苏坟、石人山自然保护区,集山、林、湖、城为一体的舞钢市石漫滩国家森林公园,还有被誉为神泉琼汤的汝州温泉等。

一九九四年,数位平顶山人有幸参加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郑州的传法班,并把法轮大法带回了鹰城。从此,法轮大法在平顶山扎下了根,人传人,心传心,逐渐被更多的有缘有识之士接受,相继走入修炼的行列。到一九九九年迫害前夕,修炼者已经遍及平顶山地区,达几千人,遍布各个行业。这些修炼者严格按师父讲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和心性境界,在拥有良好身体健康的同时,成为一个个真正的好人、远远超越于一般常人的好人。这样一个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松散群体,有力的稳定了家庭、稳定了社会,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中共恶首江泽民出于强烈的妒嫉和恐惧,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悍然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这些赤裸裸的、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迫害指令,公然在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今天以国家的名义得到执行。从此,谎言遍地,黑云压顶,血雨腥风,上亿人的正信被迫害,数百万善良的生命被扼杀,无数的暴行假国家的名义而堂而皇之的发生。迫害之邪恶之流氓之残暴,令天地为之震怒、神鬼为之惊泣。时至今日,十三年过去了,血仍然在流,迫害仍在继续。

平顶山各级党政部门单位,总有紧跟江氏集团的迫害政策的人,死心塌地执行丧心病狂的迫害指令,在十三年的持续迫害中,犯下了滔天罪行。局部统计,迫害至少造成二十多人死亡,诬判六十多人,非法劳教近六十人,绑架案例数百人次,抄家、罚款、拘留、开除公职、骚扰无计其数。本文根据搜集起来的部份材料,把平顶山的整体迫害情况梳理出来,公之于众,希望世人借此了解迫害的邪恶与疯狂,认清恶党假恶暴的邪教本质。

由于邪党的严密封锁和各种条件的限制,本文所列举的案例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迫害的更多黑幕和严重程度还难以全面呈现出来。希望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社会上有良知善念的知情人、参与过迫害愿意悔过自新挽回罪愆的人,认真对本文内容的不足和缺失予以补充和更正。

一、迫害魔爪

中共政法委、河南政法委、平顶山市委、市政法委及下属各级党委、政法委,无疑是这场迫害的第一责任人,迫害逐步升级加码的第一推手。二零零二年,恶党政法委书记罗干披着解决中牟县汉回冲突问题的名义到河南,强力推动部署对法轮功的迫害,掀起河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狂潮,平顶山柏楼劳教所积极执行迫害指令,发动了对非法关押的十多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河南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李新民多次召开会议布置所谓严打迫害事宜。

“六一零”,因其建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名。自建立之日起,它就是一个法外授权、无法无天的邪恶存在,类似于法西斯德国的盖世太保。在平顶山,各级“六一零”毫无疑问是所有迫害的发起者、策划者、执行者,每一次骚扰、绑架、判刑、劳教、拘留、罚款、开除的背后都是“六一零”的魔爪在操控和指挥。所有揭露出来的迫害案例都明确无误的证明着这一点。平顶山市“六一零”主任纪超、“六一零”主任穆和平、叶县“六一零”主任高福忠、舞钢“六一零”主任徐秋萍、汝州“六一零”主任薛顺次、焦星杰、鲁山县“六一零”主任都在众多的绑架迫害案例中留下了各自的犯罪记录。

公安国保,这个专门对内迫害百姓的暴力机器,始终充当着恶党的打手角色。在这场迫害法轮功无辜民众的运动中,平顶山各级公安国保同样充当了可耻的打手,绝大部份绑架案,公安国保都是直接施暴者。而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案例都见证着公安国保的暴戾和罪恶。国安局也是迫害的积极参与者。各级派出所,对各类真正的犯罪案件带管不管,而执行迫害善良民众的指令却很积极,同样充当着打手的角色。

平顶山市及下属各级法院、检察院、司法机构,虽然都打着人民的招牌,可干的却是迫害人民的勾当。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平顶山地区被无辜判刑的高达六十人次以上,每一次判决,法院、检察院都忠实的充当了可耻的执法犯法助纣为虐的角色。

学校本是教育人的地方,在迫害中却成了散布谣言毒害世人的所在。平顶山各级各类学校的课本里都有诬蔑诽谤法轮功的内容,教师们自觉不自觉的在孩子们洁白的心灵上种上了污秽的毒刺。而许多严重的迫害案例都有学校直接的参与,象平顶山市技校、平顶山外国语学校等都在这场迫害中被动或主动的成了帮凶。又如二零一一年平顶山市委党校一直在办各级领导干部轮训班,其中主讲人市科协副主席、党组书记陈高科在讲他分管的课题中严重歪曲“四二五”依法上访、“天安门自焚栽赃”等事实真相,诽谤大法,毒害世人。

平顶山日报、晚报、广播电台、电视台、政府网站及其下属各县市的报纸、电台、电视台等各类媒体,积极执行迫害指令,制造谎言传播谎言,煽动仇恨,推波逐浪,都在这场人类良知的大检阅中留下了可耻的记录。近些年,迫害已经是偷偷摸摸进行了,而平顶山日报、平顶山晚报等无良媒体依然在公开诽谤法轮功。

平煤集团(尤以八矿为最)、天使集团、天鹰集团、平高集团等企业也在这场迫害中积极配合邪党的迫害政策,对大法弟子进行骚扰、监控、洗脑、罚款,直至开除公职,同样犯下了可耻的罪恶。

这里只是把最主要的列举出来了,其实,在这场铺天盖地的迫害中,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被卷入其中,都或多或少或主动或被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然绝大多数是受蒙蔽的、无知中做了错事。但无论如何,谁做了什么都要去承担,所以也都存在如何救赎的问题。

二、迫害手段

在这场空前绝后的迫害中,恶党所使用的手段同样也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制造谎言、传播谎言、煽动仇恨。这是对准全体平顶山人的。尤其在迫害之初,平顶山各类媒体都开足马力,不分昼夜的转播了殃视等的各类谎言宣传,最典型的莫过于一千四百例、天安门自焚、浙江乞丐投毒案、傅怡彬杀父母案等,起到了恶毒的欺骗民众、毒害民众的作用。在后来迫害日渐转入地下的时候,平顶山的各类媒体还时不时的就要放毒箭害人。除此之外,至今在平顶山各地还不时见到专门宣传谎言的漫画粘贴、展板之类。它在每个人的心里都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它欺骗的是所有人,迫害的是所有人,它把所有人都裹挟进了这场迫害。

骚扰,这是最普遍最常用的。骚扰几乎无处不在,所有法轮功修炼者概莫能外,在单位里、在自家房子里、在大街上、在路上,都可能遭到突如其来的骚扰,至于电话骚扰那已经算是客气的了。尤其是那些原来的义务负责人、辅导员、坚定修炼者,他们所遭到的骚扰往往持续多年。平顶山地区数千法轮功学员没有遭到来自各方骚扰的,一个也找不到。这里仅举一例。二零零四年,汝州市发生多起针对政法机关的爆炸案。公安机关在查不到线索、束手无策的时候,竟利用此事件、以“排查”为借口,派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骚扰迫害。以这种借口骚扰修炼真善忍的普通百姓,其愚蠢和无耻,无以复加。

绑架抄家,这是迫害升级的开始。十三年来,平顶山地区针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绑架案,最少发生了上千起。相当多的法轮功学员都有被多次绑架的经历。每一次绑架都假国家名义而行,每一次绑架都伴随着抄家和随之而来的拘禁、洗脑、拘留、罚款、开除、劳教、判刑等,每一次绑架都在行恶者的功劳簿上记上了一笔,当然,他们也许得到了眼前的功名利禄,但却终逃不过善恶有报的天理。

洗脑,这是针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的一大特色。中共向来是杀人和诛心并用,而诛心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身上表现的特别突出。对普通群众洗脑主要是利用各类媒体,而对法轮功修炼者就是强制的直接绑架拘禁强行灌输。平顶山及下属各县市举办各类洗脑班不下几十次。

罚款、拘留、开除公职。罚款、拘留在早期的迫害中普遍使用,我们也专门收集了部份案例。开除公职在平顶山地区也很多,仅天鹰集团就开除了六位法轮功学员的公职。

株连。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株连是邪党广泛使用的毒招,从子女上学、当兵、提干,到普通(未修炼法轮功)家人的工作待遇,再到直接将家人绑架关押,都是普遍性存在的。至于家人受到的骚扰和威胁恐吓,那就不胜枚举了。在平煤集团八矿职工郭永勇被迫害一案中,郭永勇的弟弟郭永刚和他的小舅子刘延召均被停止工作,并被一同劫持到看守所进行迫害,四个月后才得以脱离魔窟。

酷刑折磨,在柏楼劳教所、在各地派出所、看守所、拘留所普遍存在。尤其是柏楼劳教所在二零零二年的迫害行动中所表现的疯狂和邪恶,罄竹难书。我们有这方面的专项揭露。

劳教。平顶山地区仅从网上搜集到的劳教案例就有五十多人次,这只是所有遭劳教迫害的案例中的小小一部份。因为劳教迫害的高峰期在二零零三年以前,而我们得到的迫害案例大多是二零零二年以后的。

判刑。平顶山地区判刑案例高达六十多例,而这还不是全部。所有的诬判都没有任何拿得出来的法律依据,所有的诬判都是一个理由:修炼法轮功。六十多起冤案,最少牵涉上百个家庭。中共草菅人命、无法无天的邪恶本性在这里昭然若揭。

三、柏楼劳教所的罪恶

平顶山市柏楼劳教所是非法关押豫西南大法弟子的集中营,主要绑架关押迫害平顶山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该所紧跟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对法轮功学员无所不用其极。尤其在二零零二年恶魔罗干施压之下,该劳教所发动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规模迫害。其迫害手段包括:关禁闭、无故加期、恐吓家人、破坏家庭关系、煽动劳教犯人辱骂、殴打、虐待大法弟子、利用犹大诱惑,欺骗、暴力,例如上绳、电警棒打、冷冻、用手铐十字形挂在墙上,持续一周多等酷刑,真是罄竹难书。

关禁闭:狱警对法轮功学员关禁闭迫害,一关就是十天、二十天。期间,每天只给半碗稀饭、半个馍,天天从早上六点开始罚面壁,并要求嘴里不停念“认罪、认错”,直到夜里十二点,甚至次日凌晨三点。强行灌输诬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内容,借故加期,并欺诈、威胁说:“不'转化'就不放人,加期后还不'转化',就转送地方继续判劳教。”

恐吓家人,破坏家庭关系:恐吓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制造家庭矛盾,导致妻离子散,有的亲人甚至反目为仇。

无辜加期:曾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无辜加期一年到几个月不等。

煽动劳教犯人共同迫害:所长徐常长期利用犯人殴打、虐待法轮功学员,并鼓动说“谁打的狠就给谁减期”。在这种煽动下,有的劳教犯人肆无忌惮地辱骂、殴打、虐待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时监视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禁止大法弟子互相说话交谈。

暴力酷刑、强迫“转化”:夏天不给喝水,强迫超时劳役,变相体罚,冬天让学员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不准穿鞋,必须保持腰直颈正,一冻就是十几个小时,身子稍有摇晃,便污言秽语,棍棒相加。许多学员的手脚都被冻烂。

警察用“上警绳、关禁闭、不准上厕所、胶皮管抽打”等残害,谁不在“转化书”上签字,就被“上警绳”吊起双手,只能脚尖着地,持续十几个小时。警察们用各种残忍的手段轮番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背叛信仰。十六大以来更是疯狂,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在酷刑的折磨下,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例如上绳,有的大法弟子的手都被捆烂了,最多的一天竟达六、七次之多,以致使大法弟子数周、数月不能复原。吴青选等曾被一夜连上七绳,导致人完全脱形。

用电警棒打,有的往脸上打,嘴里戳,使大法弟子数月无法洗脸,无法正常吃饭。

冬天,恶警强行大法弟子脱下衣服,只剩一个内裤,强制跪在砖头上,往身上泼冷水。更疯狂的是把人用手铐十字形挂在墙上,持续一周多,如此等等,真是罄竹难书。被迫害最严重的包括魏昆峰、苏耀民、郑青山等。

利用犹大诱惑、欺骗:恶警经常找些犹大到所里做“工作”、“谈心”,向大法弟子灌输他们自欺欺人的谎言,以达到洗脑的目的。

药物迫害:魏昆峰、孙耀民等被强行灌喝不明药物,进行身体和精神双重迫害。

精神折磨:长时间强制法轮功学员看、听诬蔑大法师父、诬蔑大法的各种材料,以谈话为名,长时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羞辱、欺骗、恐吓,利用家人从精神上折磨。迫害曾使孙耀民精神失常半年之久。

串通许昌劳教所狼狈为奸迫害:孙耀民等多位大法弟子绑架到许昌劳教所洗脑班迫害。不去洗脑班就打人,不断往许昌送人。其中有些大法弟子在许昌洗脑后回来不认识人,他们被百般折磨,几个月说不好话,见亲人只知道哭,象傻子一样。

平顶山市技校科级干部蒋俊峰,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去北京上访,被学校开除党籍、公职。二零零零年三月在第一看守所关押三个半月后,送平顶山市柏楼劳教所劳教三年。在柏楼劳教所,长时间超强劳动,大冬天跳到湛河里清淤泥,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最后奄奄一息、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担责任才让家人接回。一入院就接到病危通知,治疗三个多月,花费几万块钱,单位一分钱不给报销。

恶人榜:所长徐常、副所长刘全良,恶警杨洪涛、赵新生、何金中、马国奎、邵兵、王三民、郭英锐、李建阳等,恶人赵迎宾、张成立等

四、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离世案例

修炼法轮功能够祛病健身、起死回生,这是事实,其神奇功效早已为海内外上亿修炼者所亲身见证。这种神奇不是体现为个案,而是普遍性的存在,几乎每一个修炼者都是亲历者。可是,迫害的疯狂,使中国大陆的上亿修炼者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而无处不在的谎言和恐怖气氛,更使法轮功学员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在这种极端不正常的情况下,有的法轮功学员因失去修炼环境郁郁而终、有的在巨大压力下含冤而逝,更有的被恶警恶人直接虐杀。以下是其中的少部份案例。

1、刘翠英,女,60岁,平顶山市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得法。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曾四次去北京上访讲真相。被平顶山市公安局卫东区分局恶警关押四次。刘翠英原来健康的身体,在最后一次非法关押时被折磨致手脚麻木,瘫坐床上,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九日离世。

2、王世怀,男,63岁,平顶山市大法弟子。修炼前曾患有严重的肝硬化,得法后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经常遭恶警骚扰、恐吓。在一次被强行带去洗脑班时,旧病复发,身体急剧恶化。二零零五年农历新年期间,被家人送入医院,三天后,于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九晚离世。

3、吴秀,女,60多岁,汝州大法弟子,退休教师。原来有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一九九七年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遭到邪党人员经常骚扰迫害(不法人员称其为当地辅导员,所谓的重点)、多次声言抄家,身体造成很大伤害,以至全身不能动,当病情转轻后,眼睛又看不见,在二零零六年六月初含冤去世。

4、路存妮,女,72岁,平顶山市卫东区大法弟子。在一九九六年七月得法。七八种疾病很快痊愈。二零零一年元月和二零零二年二月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该市卫东区邪恶六一零的韩海生、陈大路等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迫害两个多月。后有被非法关所谓的“学习班”强制洗脑迫害一个多月。由于邪党人员不断的骚扰,老人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去世。

5、张兴立,男,58岁,鲁山县城关人,铁路工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讲清真相,被天安门恶警抓捕、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被洛阳铁路分局劫持回。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二月又因讲真相被非法劳教2年。在看守所,张兴立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致使血压高达230/130,送劳教所两次都被拒收。张兴立虽在家,仍有恶人不断上门骚扰、抄家、蹲坑,精神受到严重摧残,最后导致脑溢血,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零五年元月六日含冤去世。

6、李保建,男,60多岁,鲁山县马洼村人。一九九七年得法,通过修炼,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迫害以后,他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去京上访,讲清真相,返回后被鲁山县公安局非法关押一个月,勒索罚款四千元。后又多次被非法抄家和骗进“转化班”强制洗脑,致使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精神长期压抑,出现恍惚状态,不幸被车撞伤,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含冤去世。

7、贾风祥,男,60岁,鲁山县尧山镇乡辛庄村人,乡政府干部。二零零零年七月去北京上访,为给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押回鲁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了30多天。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因给鲁山县委书记写讲清真相的信,被县公安局恶警骗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因病放出,无钱医治,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8、蔡从亮,六十一岁,汝州市人,市自来水公司职工,一九九七年得法。迫害以后坚定修炼,曾被绑架到洗脑班和拘留所迫害。二零零四年被抄家和二零零七年被绑架抄家关押后,精神压力越来越大,以致出现糖尿病症状,并逐渐严重。二零零九年离世。

9、林宛珍,女,73岁,平顶山地质二队家属。曾患心肌梗塞,糖尿病等其它疾病。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后身体强健,买菜做饭样样能干。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居委会上家要求收书不让炼,造成精神压力,以至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10、王秀华,女,69岁,平顶山焦化厂退休职工。曾患心脏病,气管炎等其它疾病,一九九六年修炼后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上省会郑州说明真相、证实大法。回来后,被单位逼迫写保证书不让炼,造成精神压力,以致旧病复发。在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七日发含冤离世。

11、冯贵章,男,五十多岁,平顶山市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曾受到单位、社区的骚扰、恐吓,不能正常修炼,身心受到伤害,于二零零三年阴历十月份因病去世。

12、赵桂香,女,三十多岁,平顶山市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恶警抄家辱骂殴打后,承受不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几天后悲惨离世。

13、李培卿,女,70岁,物资局退休职工,得法前股骨、胫骨骨折十余年,一直未愈,架双拐勉强忍痛活动。一九九八年夏得法后,修炼不到两个月,能独自步行到炼功点炼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面对各方面的骚扰压力,老人用自己身体的巨大的变化向周围人们说明大法的伟大。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老人于二零零零年含冤去世。

14、杨然,女,72岁,平顶山市八矿居民。在得法前多种疾病缠身,有肺炎和腿疼。在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一个月后,所有疾病全部消失,腿也能走路了。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下,不能正常修炼,与二零零零年阴历九月二十九去世。

15、陈秀娥,女,67岁,平顶山市大法学员。一九九六年得法后,多种疾病在修炼后痊愈,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去北京证实大法,回平顶山后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再次去北京请愿,被邪恶人员从精神上严重迫害,遭到监控、强制洗脑“转化”、威胁家人,等等迫害,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含冤离世。

16、杨桂珍,女,74岁,平顶山八矿家属。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后,身心健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后,由于自己不认识字,修炼的环境没了。与此同时,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于二零零四年元月含恨离世。

17、孙道永,男,72岁,平顶山市八矿退休工人,一九九六年得法。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迫害后,受恶人骚扰,不能正常学法炼功,以至得重病,而后再遭不法人员骚扰,于二零零二年元月含恨离世。

18、阎永安,男、70岁,平顶山市烟草局退休老干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经常受到卫东区六一零、高皇乡派出所恶警恐吓、骚扰和抄家。二零零一年三月妻子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绑架到叶县看守所迫害,被非法抄家,勒索罚款3000元。二零零一年十月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遭到勒索罚款。二零零二年八月7名大法弟子在其家中炼功,被恶人举报,再次被非法抄家勒索。二零零三年四月阎永安在市内讲真相被恶人举报,罚款2000元。6年以来,老人多次受到区、乡、村不法之徒上门骚扰、恐吓、罚款、抄家,精神折磨难以言表,逐步出现病业状态,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日含冤去世。

19、崔淑敏,女,六十多岁,汝州市人,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后,身体健康。迫害后,失去正常修炼环境,常年生活在迫害的阴影下,战战兢兢,疑神疑鬼,于二零零七年离世。

20、汤恒敏,男,三十多岁,平顶山人,在柏楼劳教所受到严重迫害。劳教期间,因妻子受邪恶蒙蔽与他离婚,使他产生巨大精神压力,猝然离世。

21、魏秀玲,女,66岁,舞钢市人。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舞钢市政法委六一零人员在寺坡办事处对寺坡村法轮功女学员魏秀玲(66岁)、卢宇(63岁)进行洗脑迫害。魏秀玲被洗脑班迫害四天,回家后于六月十二日中午突发心猝死亡。魏去世后,恶警徐秋萍坐镇魏家记录礼单,企图加害其他法轮功学员。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