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宁市崇阳县柳正阳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咸宁市崇阳县肖岭乡三角村四十五岁的柳正阳先生,修炼法轮大法后,绝处逢生。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三年,他先后被非法关押六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殴打折磨八次,被非法抄家三次。

修大法绝处逢生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自幼多病的柳正阳已快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虽然年龄不大,但患有多种疾病,如: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肺气肿、肺心病、尿结石、心力衰竭等,而且支气管哮喘是从四岁开始的。当他的慢性疾病急性发作时,经常满头大汗,呼吸困难,不能平卧,只能几天几夜靠床坐着,不能吃,不能睡,不能动,不能走路,仅靠输液维持生命。他经常由父母背着去医院打针输液,曾多次住医院,做过一次手术,生活不能自理,只好依靠父母养着,长期在痛苦中挣扎。

看到自己长年累月因疾病缠身和药物不断牵累到父母,他感到生不如死,绝望极了,多次有轻生的念头。一九九七年下半年他的慢性病再次急性发作时,呼吸循环出现严重衰竭状态,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并嘱咐他的父母为他准备后事。他的父母痛苦极了,含着眼泪替自己的儿子买了棺木,定做了寿衣,离白发人送黑发人只有一步之遥。

就在这关键时刻,当地的法轮功学员给他讲述了法轮功真相,并介绍他学法轮功。通过听法看书,他明白了自己得病的根本原因:原来病的根源是自己生生世世所做的坏事造成的。他就想痛改前非,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更好的人。他克服了重重困难,坚持天天学法、炼功,他的身体不断在好转,走路也轻松多了,他深深的感到法轮功好神奇。

是法轮功师父救了他的命,是法轮功师父恩赐了他第二次生命,就坚持学炼着,心中对法轮功师父无限的感激。看到儿子绝处逢生,他的父母很支持他学法轮功。他修炼法轮功起死回生、绝处逢生的事迹,在当地传为佳话。

被迫流离失所八个多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崇阳县公安局恶警对绝处逢生的柳正阳也不放过。为了谋生,柳正阳的父母开了个缝纫店。崇阳县公安局与肖岭乡派出所恶警多次到他家骚扰,常常深更半夜非法闯入他的父母开办的缝纫店,并非法抄家,恐吓威胁他的父母。

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天中午,崇阳县公安局与肖岭派出所多名恶警非法闯入他家,抢走法轮功资料等,并把他绑架到肖岭派出所非法关押一个多小时;第二天中午二点左右,肖岭派出所恶警又闯入他父母的缝纫店,见他不在,就直奔他家里来。当时他不在家里,在附近的一个小卖部里而幸免被迫害。晚上回家时,他的父母担心他遭到迫害,就要他离开家。他只好在外流离失所了八个多月,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恶警还经常到他父母家去恐吓诱惑他的父母,打听他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家等等。肖岭乡政府及村委会的周明富带着当地的地痞酒疯子曾经到他的二哥妹夫家去骚扰过。

遭绑架迫害致身体虚弱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四日夜七点多,在通城县妹夫家走亲戚的柳正阳被乘坐三辆警车前来的通城县沙堆派出所及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李英灿、张定二、黎成刚、李文翔及杨雄等十五个恶警绑架,他们手握手电筒,包围了他的妹夫的家,用绳子捆绑了他,并在非法抄家的过程中发现了他放在他妹夫的三哥家中的几条法轮功真相横幅,就把三哥强行带走,非法关押到县第一看守所;把他非法关押在县公安局办公楼。

在县公安局办公楼里,恶警李文翔逼迫他在事先准备好的纸上签名按手印,他坚决拒绝;张定二就能多次打他耳光,多次拳打脚踢他;黎成刚恶警不许他坐,用脚踢他膝盖骨,给他戴反铐站二天二夜,不给饭吃。这些恶警把他折磨得头晕眼花。李英灿恶警还用伪善的手段欺骗他,许诺说“只要在这纸上签个字就放你回家”。他签了字,张定二恶警就开车直接把他非法关押到县第一看守所。七天后,张定二又把他带到县公安局办公楼,一点左右,李英灿与李超两个恶警关上办公室的门对他大打出手,李超恶警用拳头打他的前额;李英灿恶警在后边用五指并拢掐他的脖颈子。他一扭头,李英灿恶警随手一抓,就抓掉了他的颈部一块皮。他痛得大叫,“公安局打人啦”,他们才停手不打了。他们又把他继续非法关进看守所。后来,他接到被非法劳教二年的“通知书”。家人想办法凑了二千多元送礼才把他留在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狱警经常唆使在押嫌疑犯人整治他,变换花招折磨他,如:殴打他,要挟他侍候牢头狱霸,等等。牢头狱霸杨水财经常刁难他,不给饭吃,弄得他身体很虚弱。(牢头狱霸杨水财是吸毒犯,已经遭恶报死亡)。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个月时,他吃什么吐什么,狱医给他输液也打不进针,看守所怕担责任,就给他办了“保外就医”,放他回家了。

又三次绑架迫害

二零零七年春季,柳正阳到广州深圳宝安区长鑫泰服装厂打工,他给人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被翻身村派出所恶警绑架,在该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夜,没吃没睡,有一个警察还动手殴打他的脑袋。他就大声说:“你要是好警察,就不要打人,打人犯法。”那个警察就不打了。天亮时,值班警察就把他放了。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上午九点多,柳正阳与法轮功学员周旺良正在法轮功学员李艳红家里玩,通城县国保大队的李英灿、黎成刚、张定二及几个便衣乘二辆警车闯入李艳红家,把他们三人都绑架到县公安局办公楼。便衣打了周旺良四耳光;接着他还想打柳正阳。李英灿叫搜身,周旺良身上的钱物被李英灿和黎成刚抢去后,接着就搜柳正阳的身,柳正阳的三千七百元在腰间的内裤袋里,开始他们没搜到,黎成刚拉下柳正阳的裤带,柳正阳的裤子一下子滑落到脚跟地上,李英灿发现裤袋里的钱,就全部搜出抢去了,没有收据。

一个多小时的折腾,使柳正阳满头大汗,呕吐不止,奄奄一息,李英灿叫黎成刚喊来一个麻木车,李和黎两个恶警每人抬一只手和脚,把柳正阳抬到麻木车上,李英灿把抢来的三千七百元往车上一扔,就扬长而去。张定二却顺手抢走了一把钱。回家后,柳正阳清理物品时,发现少了二千三百元,手机也不见了。后来知道,是张定二抢去了。当时有人看到张定二拿走了二千三百元和手机,就制止说:“钱不能拿走”。张定二不听劝告,还是拿走了。柳正阳托人找李英灿要钱和手机,李英灿说:“钱不是我拿的,别找我。”有一次,柳正阳在街上遇到李英灿时,李英灿问:“柳正阳,你的钱不要啊?”柳正阳说“要啊。”李英灿说“你不去拿,还想人送给你啊?”柳正阳说“我会去拿的。”柳正阳想:李英灿变好了。后来才知道,李英灿哪里是变好了,他是想诱骗柳正阳到公安局去取钱,顺势绑架柳正阳。不久,李英灿唆使崇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到柳正阳家去绑架,结果阴谋未能得逞。柳正阳遇到张定二,叫他把钱归还,张定二至今还未把钱归还给柳正阳。

二零零九年十月下旬的一天夜晚二点多,柳正阳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武昌喷“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油漆字时被保安发现后诬告了,两辆警车四个警察和二个保安把柳正阳毒打后绑架到武昌区首义路派出所,柳正阳被毒打后昏迷,恶警当晚只好叫120救护车把柳正阳拉到武汉大学附属医院检查,发现心脏有大问题,要住院治疗;恶警们并不给柳正阳治疗,又把他拉回派出所,殴打他,把他放在地板上冷冻他,他的棉袄被扯破了,他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天刚亮,以李贵胜为首的恶警把他带到武汉大学附属医院再次检查。由于病人多,医生问他是什么情况,柳正阳说:“我是被警察及保安打坏的,我炼法轮功,他们就打我。”医生说:“等一会给你检查。”说完就去检查别的病人了。看到这个情况,廖玉华、李贵胜等恶警就又把他拉回派出所,放在地板上。下午,以周厚乾为首的五个恶警把他抬上警车非法送往青菱乡看守所,在路上,柳正阳不断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却遭到恶警的拳打脚踢,并用铐子把他的手与另一法轮功学员的脚铐在一起,还用脚故意踩铐子,痛得柳正阳大汗淋漓,还把他的衣服扣解开后反蒙在他的口与头上,不让喊“法轮大法好”,怕被人听见。

到了看守所门口,打开手铐,把他抬进看守所。当周厚乾把他的材料交给看守所,看守所狱警问怎么回事,柳正阳说:“周厚乾老流氓一伙打我,把我打成这样。”周厚乾急忙说:“我没打他。”看守所狱警看到他伤势很重,就拒收。那五个恶警就把他抬回警车,在抬的过程中,恶警故意让他撞车,撞得他痛的大叫,狱警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直摆头。恶警把他拉到武汉市第三医院门诊,交给医师,叫医生打针,缠住他。因是晚上七点多,恶警知道他没有钱,又不能走路回不了家,恶警们折腾累了,就在一边休息了,让医生看病。由于病人多,医生看不 过来,就让他到外面等一下再检查。他就趁机摆脱了恶警的魔爪,回家了。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主要责任人信息:
李英灿 通城县国保大队恶警 13972844288 0715-4322491(办) 0715-4327588(宅)
黎成刚 通城县国保大队恶警 13972844288 0715-4322491(办) 0715-4327588(宅)
张定二 通城县国保大队恶警 18995828358 0715-4322491(办)
李文翔 通城县国保大队恶警
杨雄 通城县国保大队恶警0715-4328918(办)
李超 通城县国保大队恶警
杨水财 通城县看守所吸毒犯(已遭恶报死亡)
周明富 崇阳县肖岭乡村委会邪党干部
李贵胜 武昌首义路派出所恶警
廖玉华 武昌首义路派出所恶警
周厚乾 武昌首义路派出所恶警
熊林清 通城县610头目 13807244637 0715-4351513(办)0715-4320599(宅)
徐平 通城县610成员 15997950688 0715-4351513(办)
通城县沙堆派出所0715-4510110(办)
通城县国保大队0715-4322491(办)
崇阳县国保大队
崇阳县肖岭乡派出所
武昌首义路派出所
武昌青菱乡看守所
深圳宝安区翻身村派出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