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终于退党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父亲已退休多年了,再奔就八十岁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毕业于某学院,虽出身贫穷,但邪党多变的政策的影响下,工作坎坷,连加入邪党都颇费周折,郁闷不得志。按理说父亲应该非常憎恨邪党才对,虽然也对邪党贪污腐败等不满,但在邪党一贯谎言欺骗下,加上退休工资有几次上涨,医药费能报销一部份,对邪党还没有彻底绝望。邪党用这种小恩惠竟蒙蔽了一部份老人。他们没想到自己的一生都被邪党压榨干了,老年生活也就温饱,疾病缠身,省吃俭用下来的积蓄,主要花在治病上。

父亲近七十岁时,母亲去世了。现在丧偶的老年人,很多很快找了后老伴,有人认为是社会在進步,我认为是社会道德败坏的一种表现。母亲去世后我就外出工作了,数月后回去,父亲已经自作主张找了后老伴。开始对父亲的做法有些不满,直至有一些不快的事情发生,但世风日下,只能这样了。每次去父亲那,一个人还好点,俩个人都在,反而更难劝了,有时俩人一起反驳我。这几年,各种真相小册子、《九评》,他们都看过。有一年我给他们送神韵光盘,他告诉我他们也有,并拿出来给我看。父亲甚至还看过《转法轮》和几本大法书。几年来。我一直劝他们退出邪党,但他们受邪党的无神论和斗争哲学的毒害很深,信神的底线很低,一直都没退。

有一次去父亲家,他不在,他后老伴的母亲来了,快九十岁了,从年龄上讲应该没上过学,一问确实未上过学。我想应该没加入过邪党的组织吧,一问竟出乎意料的加入过邪党的团组织,简单的讲了真相后并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吉言,最后祝她健康长寿,老人很痛快的退了。父亲的后老伴一直在旁边听,我接着对父亲的后老伴讲:“多开通的老人,自己平安吉祥,也是为后辈着想。你也退了吧。”她听了想了一下,说:“小辈为长辈着想,长辈应当领情。退了吧。”

后来,再劝父亲时,后老伴在一旁就笑不吱声了,父亲还是不退,她说父亲太犟。

二零一二年立秋后的一天,天还是热,父亲打电话告诉我他有事要出门几天,我告诉父亲我马上过去一趟,我匆忙买了点东西就去了,父亲见我来了说不用每次都拿东西,我说因你们外出,没买水果,这些东西都能放。父亲说他后老伴已经先过去了,他明天一早趁凉快走。以前他出门从不告诉的,父亲今年瘦了,身体更差了,整天吃药。我问了一些路程的情况和是否有事要办,他表示没事过几天就回来,他自己打的去车站,核对了他手机里的兄弟姊妹的电话号码,给他钱,他推脱不要,我说留着应个急吧,放在了茶几上。我说还是退了党,那样天保佑你出门也放心,他还是不信。我说,中国人自古就敬天敬地敬祖,做的好祖辈都为后人积了德。父亲对敬祖这一点还是认可的。我進一步说退了党,自己受益,老人也是为后代积德。都希望你健康长寿,就用健康长寿这个名退了吧。父亲停了一下说:退了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