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人 车行万里不迷航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十二年随师正法,我们夫妻俩一共在两个省做了二百多个村庄,发资料進村二百多次,有的村反复去。发《九评共产党》六百多本,邮信六百多封,摩托车总行程是四万多公里。在这其中我们给好多没名字的村庄起名叫:无名村、小桥村、加油站村、油路村、绿豆村、婚礼村等等。

我今年六十岁了,在六岁时父母离异后又各自组建了家庭。我和姐姐随母亲到继父家,在那里我每天吃饭都是低着头,怕继父,就这样我在继父的打骂声中长大了。后来有了工作成了家,可是由于身体多病,整天愁眉苦脸。就在九六年七月一日那天,女儿同学到我家,向我们介绍了法轮大法。我和丈夫还有女儿同时走進了大法修炼中,我真是久旱逢甘霖,沐浴在法轮大法修炼中,我当了本地炼功点上的辅导员。伟大的佛法洗去了我心灵的创伤,我再也不是没人要、没饭吃、随母改嫁的拖油瓶了(注:我们这把随母改嫁的孩子叫拖油瓶)。如今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我有师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了,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疯狂攻击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丈夫及女儿被单位抓走了,当时女儿正身怀有孕。第二天,我的单位非法把我带到单位,和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关在一起办学习班(洗脑班),一个个的逼迫发言表态,让签字脱离大法修炼,否则就送监狱或判刑,我由于放不下女儿,违心的签字不炼功了。那天我哭着回到了家,整个人就象掉進深渊一样,心里总是想着一个问题:我背弃了大法,背叛了师父,师父还能不能要我了,如果我真不修了还活着干什么?我又象小的时候坐在那里天天发呆了。有一天晚上我在睡梦中就感觉从天上掉下来,但是看到掉到地上是一个石头马,脖子上的光圈摔在一边。

我和同修说了这事,同修说我们都是带着光环从天上下来的,我刚才看见你坐在大圈里。我说:是吗?那你天目开了吗?同修说:没开呀,就是你来了我看见了。是师父用同修来点化我,让我好好修炼。从那时起我心想:我一定加倍补偿,随师回家。从那以后我抓紧学法炼功,心性在不断的升华着。一天,睡梦中我進了交通大学,那里人山人海,大家把我抬到讲台上,让我讲话。我一看下面无数张脸期待着望着我等我讲话,可是我说什么呀,于是我双手捂着脸下了讲台。梦醒后我心里明白,我的世界众生期盼我修好,带他们回去。

后来我和丈夫同修商量花了三千多元钱买了一台摩托车,当作我们今后救人路上的交通工具。从那时起,我们俩把单张传单或真相小册子叠好用塑料包装袋一份一份装上,我们就骑车下乡,每次我们都带上少说一百份真相资料,有时资料供应足我们就带一百五或二百份,我们進了村不走大街,走小巷,每到一家大门时丈夫同修把车放慢速度,我就把资料投到大门里或大门口台阶上,这样准确无误的一份不少的能被众生捡回家。

刚开始我见到百姓家门口有大狗,我就说:闭嘴不许叫。那狗真就不叫,后来我想那么大的生命也应该得救,以后再看到哪个农户家门口有狗,我就说:救你们来了,记住法轮大法好。从那以后农村百姓家的狗就象看不见我们一样,真是万物皆有灵性。

记得有一次,我们到资料点去取资料,在回来的路上下起瓢泼大雨,我在后面用雨衣把资料紧紧的包住,我自己却任凭风吹雨打,到了家我全身湿透,这时我深深感到开摩托车的同修多么不容易,他在前面挡风遮雨,我问同修:这么大的雨,你在前面能睁开眼吗?他回答说:为了救人,不能睁眼也得睁。

最艰难的是二零零七年,我女儿的丈夫被恶警绑架,邪恶又到处抓捕我们老俩口,无奈之下,我和丈夫同修又坐火车回到了老家,为了不给亲属添麻烦,我们俩借住了一户没有暖气的房子。在来的时候同修告诉我们,带几样真相资料当原件,如果联系不上资料点,就照原件抄写资料,就这样我们俩白天出去买纸、笔、信封,然后在这个城市到处去看有多少个邮局,邮编是多少号,我清楚的记的我们老家的邮局有三十多个。我们利用晚上时间盖着大棉被,戴着棉手套,用笔一封一封的抄写资料。就是在那寒冷的冰屋里,我们俩邮了几百封手抄真相资料。有一次我的妯娌来看我们,见我们在没暖气的屋里过冬,把我们数落一顿,我笑着对她说: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回去吧,我们挺好的,这里不冷。是啊,只要我们心中有师父有大法,我们不觉的冷。

后来我们在本市已经没有什么村可去做的了,那天我们开着车漫无目地的找村庄,在行驶半个小时的时候,发现有个村庄,那里象原始村庄一样,没有路标,没有村名,静静的,真不知这草原上还有人家,我们发了三十多份资料就准备出村,可是迷路了,看不到進村和出村的路,我们俩共同求师父,师父指指路吧,帮我们回家,到家后我们都奇怪,咱们怎么進的村呢,从哪出来的呀?真是奇怪,我们给那里送个名,就叫无名村。

二零一二年五月份,我们决定开车回老家去,中间跨省,我们骑着摩托车穿大街走小巷,跑高速公路,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公路两旁一排排树木从我们身边交错,一队队车辆从我们耳畔嗖嗖穿过。在我们歇息的时候,我们看到路边卖香瓜的小伙子在看《九评》,我们主动上前给他做了三退,看到路边成双结队的妇女我们就搭话,为她们做三退保平安,真是象师父讲的“一路风尘一路歌”〔1〕。

到了老家我们租了一户农村四间房,在那里我们联系上了资料点,我们每月交二百元资料费,同修每周给我们做二百份资料。就这样,我们每周出去一次,见到邻居问,我们就说看战友、到朋友家,等我们把资料发完买点菜就回来了。

有一天我们去一村庄发真相资料,快发完时我发现这家院里有几个人在说话,可是我把资料丢進院里了,这时我们出了怕心,我们赶快开车出村,可是车坏了,我们赶紧把车推出村口,好容易修好上了路,可是摩托车行驶到两个大山中间的公路上又坏了,这七、八月份的大中午,三十多度天气,我们大汗淋漓的修着车,修了二十多分钟也没修好,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们可怎么办呢?这时丈夫同修说:师父啊,快帮帮我们吧。说着他就脚踩离合器,车就发动着了,从那一刻起我们又一次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神奇,我们的师父无所不能。

这次老家行,我们又去了三十多个村庄。几年下来,我们俩配合的已经轻车熟路了,每次我们出门前都用师父《洪吟二》中的<如来>来鼓励自己“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2〕。回来时我们迎着风雪唱着大法歌一路顺风的回来。我要对师父说:我们会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请师父放心。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 《洪吟三》〈巡回歌〉
〔2〕李洪志师父著作 《洪吟二》〈如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