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年喜得大法的两位学员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下面是两位二零零五年喜得大法的学员的经历与体会。

(一) 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是零五年喜得大法的学员,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零五年那年秋天,我得了一场病,当时正当收秋季节,家里农活干不了,躺在炕上起不来,孩子上学,做饭也成了问题。因我丈夫在外地打工,打电话让他回来了,回来后带我到医院去检查,拍片子、化验血、做B超、说肺病,这个病,那个病的,病多了。那时候我还有附体,闹的挺凶的。这看那看的,吃了不少药,花了不少钱,也没好。

有一天我到外边去溜达,碰到我们那块儿的法轮功学员,她问我:好了吧?我说没好,这可怎么办啊,山上活干不了了。她说:学大法吧,她把《转法轮》给了我。我回家就看,看到31页,当时那动物附体很凶,对我说:你要学大法,我就闹得更凶。当时看了那么几页书,也不明白法理,吓得我把书送回去不看了,又躺在炕上。过了几天,我又碰到那个学员,她问我:好了吗?我说不好,她又说:学大法吧。我说学就学。晚上我就跟着同修去了学法点,她们就开始教我炼功、发正念,还告诉我学法、讲真相。

就这样我在大法中修炼了,当时法理理解的不深,悟性也低,师父就直接点化我:我会把你的病治好的,你放心,连说三遍,而且还给我下了法轮。炼功中出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通大周天的状态,走路轻飘飘。通过学法,把供过的狐、黄、蛇牌位也烧了,常年吃药的大药罐也扔了,身体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跟家里亲戚左邻右舍讲真相,到集上面对面讲真相。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从地狱里把我捞出来,给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修炼的机缘。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懂得做人的道理,在个人利益上不争不斗,做事替别人着想,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向内找,人生中不解的问题都在里面找到了答案。

前几年,修高速公路,要占地,我家也有地被占,我家一共得到四千多块钱的赔偿,村里就给了一个存折。拿回家后,我婆婆上我家说不行,得分给她点儿,还说些难听的话。这时我想我是修炼人,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我就对丈夫说:你把存折快给她,她爱支多少支多少。后来我丈夫把存折给了我婆婆,她又从我家存折里支出二千块钱。还有一次青苗钱下来了,婆婆早晨上我家告诉我说:晚上发青苗钱,让我在家等着。因晚上去了学法点,把这事给忘了。后来同修告诉我,你婆婆找你支青苗钱哪,我就去了。刚一進屋门口,婆婆就冲着我来一通:我让你在家等着,说晚上发青苗钱,你干啥去了?当时屋里十来个人,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我就说:你可别生气了,顺溜顺溜气吧,我就進屋了。村会计把钱给我,我婆婆说让你二爷爷给分分。我二爷爷说:这回给我们六百元,给婆婆五百元;下回你少要点,婆婆多要点(因青苗钱分两期给)。这回给一半,总共二千二百元。婆婆说那可不行。我说:这样吧,你说给我多些,就给我多些,我就把钱给她了。她说她还有外债。我说你要有外债就都给你吧。婆婆说那可不行,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最后给我三百元。还有一半没给,婆婆老上村会计那儿去要钱,后来剩五百元,村会计捎信让我去一趟,我就去了。村会计说:你婆婆把钱支的就剩五百元了,这五百元钱是你们的了。我说:会计,她再来支钱,你就给她吧,省得还跟你捣乱。还有我在村里打工钱三百五拾元也给她了……就这样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用法衡量,来要求自己,缓解了家庭矛盾,去掉了利益之心。

最近,学生期中考试结束了,要开家长会,我去给孩子开家长会,老师在班会上说孩子上课不注意听讲,学习成绩下降,挨打次数最多。我回家后对孩子说:你们老师当着那么多同学家长的面说你缺点最多,你这孩子怎么不争气,你看谁谁都超过你了,比你强,在小学都赶不上你,就你这样还想考大学哪?家长挣钱供你念书那么容易吗?对孩子发了一顿气,孩子也没反驳。第二天,就是星期六从早上到晚上四、五点钟才回来,我就说他几句,越说越气,还动手打了他。我就认为我是他的家长,打他管他是对的。到了下星期六,他又从早上出去,到晚上才回来,我就又说他一通,以为我教育他是应该的。晚上我坐在炕上想,以前这孩子可听话了,到发正念时他知道喊我一声,到点了,该发正念了,最近这孩子怎么变得这样了哪?我就学法向内找。师父说:“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1]师父还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找到自己有爱面子心,攀比心,显示心,求名心,争斗心,妒嫉心,希望孩子有出人头地的心等,还有教育孩子要用慈悲去感化他,不要用常人的思想观念要求他。找到这些心后,把这些心放下来,孩子自然而然就好了。

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我要多学法学好法,多救人,多去执著心,走好最后修炼的路,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二)修人的一思一念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是零五年秋得法的。由于开始自己对修炼没有一个坚定的正念,带修不修的,学法,炼功也不能坚持正常,炼功也不能天天坚持。由于学法少,对法理理解不深,思考问题没有正念,尽用常人的思想和观念去思维,所以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了困难。下面我就谈一谈自己的一思一念,给自己修炼带来的不同后果。

在几年的修炼中,在“忍”这方面做的很差,总是忍不住。无论别人做什么,说什么只要是不符合自己观念时,总是要争个对错,按照常人的理在事中说事。正如师父所说的:“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1]。事后自己为没忍住很后悔。就想这哪象个炼功人呢?下一次一定要忍住,可是再遇事还是忍不住。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有不让人说的心,遇事一定弄个谁是谁非的心。通过向内找,后来再遇事虽然是不跟人争了,但心里还是放不下,觉得委屈,忿忿不平。

几年来总这样,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就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啊,我为什么总是忍不住呢?“为什么?自己好好想一想”一句话打入我脑中。我立刻一惊,好好想一想,怎么回事?我就想啊,我终于想起来了。刚开始学法时,由于学法少,对法理理解不深,只是从表面上知道了修大法必须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我就想:“真我能做到,善我也能做到,忍可不好做,我做不到。”这时自己恍然大悟,是因为自己这一念不在法上,这是给自己定哪了。原因找到了,心里顿时轻松了。心想我是炼功人,一定要做到忍,就用法来要求自己。无论谁再说什么我也不争常人的理啦。“作为一个炼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为一个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了。”[1]

通过这件事我体悟到,修炼人的一思一念必须符合法,必须用正念,不然就会被邪恶钻空子,就会给自己修炼带来麻烦。“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

比如面对面讲真相,我有一个体会,就是第一念很重要。如果是用人念,想这个人好讲不?说些不好听的怎么办?试试探探的去给人讲真相很多时候都讲不退,有骂的,有说三道四的。如果正念强,就能讲的顺利。如有一次坐出租车,上车后我就想,这是有缘人,一定要救他,求师父加持。我就发正念,发完正念我就开始讲真相。我问司机师傅你听说过法轮功吗?他说听过,天天有讲的。我说你退了吗?他说没退,那有用吗?你们老说这个人家不愿听。我说老弟啊,你这样说不对呀,这是为你好啊!说着我心里有点发酸,并说看着世人在大灾大难面前不能为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着急呀。是我们师父叫我们来救人的,我们师父慈悲,不愿看着好人被淘汰。你没听说吗,贵州出了一块藏字石,上面天然形成“中国共产党亡”,共产党腐败,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还迫害好人。你知道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的被活摘器官。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善恶有报啊!炼法轮功的都是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与人争斗,这样做有错吗?他们(中共)这么迫害,迫害好人天理难容啊!如果入过邪党组织就是它的一份子,天要灭它时,你说能不受牵连吗?老弟啊,快退了吧!他说我明白了,你们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退,我入过团、队,你给我退了吧,就用真名退。我从心里说谢谢师父加持,一个好人又得救了。真是正念强就有好的效果。讲真相用正念,神念就能救了人。用人心就很难救了人。

我们炼功人无论做什么都的注意一思一念。如有一次切菜时一不小心一下把手切了个口子,出了不少血,我想我是炼功人,没事,找块布条就扎上了,再也没管它。洗菜、洗衣服照样干,该干什么干什么,两天就好了。我悟到作为一个炼功人必须改变常人的思维,改变常人的观念,用正念、神念思考事情,看问题,必须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

在这正法的最后的时刻,我会抓住这无比宝贵的时间,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修掉常人的一切执著,改变常人的一切观念。

层次有限,一点浅显的认识,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