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大家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妈于一九九六年初,为祛病健身而得法。此后在师尊苦心安排下,我们家从大妈到姑妈,从婆婆到堂姐,从丈夫到我女儿,有十五人相继修炼大法。这么一个大家族,如果要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修炼体会,恐怕十天也说不完,我只把我们的一些神奇的故事写出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一、母亲同修

母亲同修是我们家得法最早的大法弟子,在师父安排下,将大法传给许多人。直到现在,遇人有不高兴的事或疑难的病了,她就告诉人家,炼法轮功吧。经她介绍的人都很愿意修炼,很多人对法非常坚定,并能紧跟正法進程。

去年秋天,母亲送孙子去幼儿园,路上碰到一位老大娘,一把抓住母亲的手,激动的说:孩子,你有好长时间没送孙子念书了吧,大娘等着你呢,就是为了告诉你,你让我念“法轮大法好”,我每天没事就念,站着也念,坐着也念,睡觉也念,做饭也念,洗衣服也念,你看我的手全好了,现在我一闭上眼睛就清清楚楚看见满屋的鲜花,漂亮着呢,真是谢谢你啦!

母亲想起来很久以前,她看到这大娘手打摆子,一下也不能停,所以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这事早就忘记了。母亲告诉她要感谢师父,也要把这救命的真言告诉别人。

二、女儿同修

女儿还未出世,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她从小体弱多病,多灾多难,三天两头往医院跑,中药西药不知喝了有多少。可是她每次喝药都非常艰难,象让喝毒药一样声嘶力竭的哭。尽管我已经修炼三年了,却不能在理性上认识。后来我妈告诉我:女儿在你肚子里就开始修炼了,她一定是为法而来的,所遭受的魔难应该是师父为其消减业力。但当时她父亲还未得法,所以不吃药根本不认同。直到她八岁我丈夫得法后,我女儿才扔掉药罐子,从那以后,尽管消瘦,却很健康,她自己对法也很坚定,每每发烧我守不住心性的时候,她都会提醒我:妈妈你放心,师父在保护我呢。

女儿从牙牙学语时,我就教她背《论语》,背《洪吟》,与我一起学法。十多年来,每到关键时刻,她总是能在法上提醒我。但遗憾的是,到现在她也不能完整炼完五套功法。这里有我的责任,也有她的安逸心。

女儿上学的时候,我们都希望她能分一个好班。可是由于没送礼,所以看似分到一个最次的班级。但我知道在另外空间里一切都安排好了,分到哪一个班里都是缘份,一切随师尊安排。后来几经辗转,她们班换了学校乃至县里最好的老师。现面临着上初中,我坚决不给老师送礼,因为大法弟子的一切都要给未来人留下参照。我与女儿商定,每天学一小节法,一切交给师父,该去哪里就去哪里,大法弟子无论去哪里都是最好的。

去年初冬的一天,女儿去姥姥家的路上被一辆摩托车撞的不省人事,后被一辆急驰而过的汽车震醒。我接到电话后,想到师父讲到“好坏出自一念”的法,心就平静下来。当时女儿的样子有些惨不忍睹,满脸是血,下巴也裂开了,浑身泥土,血顺着卫生纸往出溢。肇事者已经逃之夭夭,我向过路帮忙的人道谢后,问女儿是否去医院。女儿放声的哭,但说妈妈我没事,我们回家吧。

回家后,我用清水帮她洗洗脸,把伤口上的土清洗掉,没缝合,没包扎,几天后伤口就好了,只有下巴裂开处留下一道疤痕。后来同修发正念时看到,女儿曾经欠过那骑摩托车和开汽车的人两条命,是师父为她解了这段怨缘,谢谢师父!

三、丈夫得法

未得法前,我丈夫对我的修炼态度是不反对、不支持。他喜欢看海外的书籍,对中共邪党的本质早就看透了。因此在大法遭受魔难时,他明白是邪党又耍花招了。可是由于我讲真相不理智,被邪恶钻空子,单位给家人施加很大的压力,我丈夫也开始反对我证实法。在压力面前,我无数次求师父,让他得法吧。我无数次发正念,清除构成这个生命从微观到宏观的一切邪恶因素。那时是出于私心,只想要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而没有想到要救度他所代表的那一方天体众生。

但丈夫在我身上也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他家兄弟三人,只有他一人给多年有病的父亲陪床。许多年他未给家里挣过一分钱,也有许多时候顾不上照管孩子一下,我与女儿过着非常艰苦的日子,我有许多怨恨心、利益心、争斗心但从未向他表露出来,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懂得用法来衡量,修去它。当单位给家人施加压力,让他劝我不要炼功了,他却说,别的事可以商量,唯独放弃修炼不可能。亲属说闲话,他就说,是在我家炼,又不是去你们家。

丈夫接触大法是为了他得癌症无法医治的父亲。为了挽救父亲的命,他每天陪父亲一起听师父讲法录音,给父亲读法。我公公一度看到头顶上一个亮亮的圆形物一个小时之久,后来能够坐起来了。但他不相信是听了师父的讲法才做到这一步的,最后痛苦的离开人世。发丧其间,我丈夫就戒掉了酒,发完丧就学炼动作了。他常常感叹机缘,得法多么艰难,谢谢师尊的苦心安排!

丈夫得法后,通过切磋,我们认识到了旧势力在经济上的迫害,修大法都应该是有福份的,于是旧势力就放手了,在师尊安排下,我丈夫有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我也转成正式职工,不再为生活发愁了。通过切磋我们也认识到,好人不是好欺侮的人,不能再让不修炼的家人钻善良人的空子从而为所欲为犯罪,修炼大法的人是走在神的路上,所以是最值得尊敬的人;通过切磋我们还认识到,没有怕心不是不注意安全,所以我们都能理智、智慧的讲真相救人。

四、姑妈同修

二姑得法前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为祛病练其它功法,得法后非常精進。一次次突破病业关和家庭关后,二姑父也得法了。为救迷中世人,她每天出去讲真相,风雨无阻,山区里,乡村间,城市中都留下了她证实法的脚印。在邪恶迫害最猖獗的时候,邪恶让她去居委会签不進京、不出去讲真相的保证。二姑发出了一念,让所有参与的人都到齐了,我要救他们。一会儿这些人就相继来了,二姑给他们讲清楚真相就回家了。

二零零九年,我小姑妈同修被国保大队绑架。我大伯受恶党毒害,说你们炼功人太自私了,不管家人和孩子。我们说,我们不是自私,世上哪有一个自私的人肯放下自己的孩子去救度不相干的世人呢?这一切罪恶都应该算在邪党头上,如果迫害不发生,我们用走出去讲真相吗?

二姑在同修协助下,找到县国保大队,六一零,检察院,法院,司法局有关责任人讲真相要人。那一段时间我县同修真的形成了整体,解体了另外空间大量的邪恶。当有同修埋怨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不多时,似睡非睡时看到,在营救小组同修直接面对邪恶要人的时候,通往公安局的大街上站满了大法弟子,全都立着掌发正念呢。尽管小姑妈被判三年冤狱,但那一段时间,那些黑窝里很多人明白真相做了三退,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去年二姑在讲真相时被绑架,送到外地看守所,她立即向内找,找到了对妹妹情的执著,绝食四天后平安回家。期间让同一房间里的所有犯人明白了真相。那些人对大法弟子佩服的五体投地,当二姑回家时,一个小姑娘亲自为二姑穿鞋,她说:大娘我只给你穿鞋,我妈我都没有穿过。还有一个犯人从看守所出来后给二姑打电话,问二姑:法轮功老太太,你绝食那么多天没事吧。二姑说没事。她说:没事我就放心了。这些人也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的未来。

在修炼中我们还有不足,也阻碍了其他亲人得法。我们明白,把大法的美好和福德展现出来,就能救度更多的世人,让更多的亲人早一些明白真相。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